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北洋觉梦录--008扬名  

2012-11-14 07:35:57|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扬名

袁世凯天生是领导材料,他头脑冷静,遇事果断,下手决绝,在平定“壬午兵变”中,他的组织才能得到充分展现,这不仅得到了吴长庆的重视,也引起了朝鲜国王李熙的注意。

国王看到,自己的禁卫军这么不堪一击,在清军面前简直就如同遇到老鹰的小鸡,他亲自到吴长庆的营中,要求借这位只有一年兵龄的袁世凯帮他训练国王的亲军。

兄弟单位,应该共建嘛。

11月,在征得李鸿章同意后,吴长庆派了袁世凯等3人帮助国王训练朝鲜新军。这也算是为他日后的小站练兵做一次预演。

袁世凯亲自挑选,组织新建亲军,并由清军拨给了一些枪炮,按照淮军的编练方法进行操练,未出两月,这支军队便指挥有度,进退得法,朝鲜国满意极了。

袁世凯春风得意马蹄疾,未忘当兵前的诺言,派人把在上海的红颜沈氏接来朝鲜。朝鲜国王和王妃又锦上添花,把王妃如花似玉的表妹金氏嫁给了袁世凯。袁世凯毫不含糊,精力过人,同时把金氏的两个陪嫁丫头收了姨太太,不过,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对这三个朝鲜女子,袁世凯不是按出身定的名分,而是按年龄,结果却是其中一个陪嫁丫头还位居王妃表妹之上。可怜的金氏,一生郁郁寡欢,只是为袁世凯生下了一个极聪明的儿子,就是号称具有曹植之才、民国四公子之一的袁克文。

清军在朝鲜平乱后,吴长庆即奉命留驻朝鲜,成立驻守朝鲜的清军司令部。在这个司令部里,吴长庆是最高统帅。他有文武两大幕僚,武的就是袁世凯,这时袁的年纪不过24岁,可是吴长庆所有的军事事务莫不由袁作主,等于是今天的参谋长地位;文的事务则由南通状元张謇(季直)作主,等于今天的秘书长地位。就像三国演义中的孙权“内事决于张昭,外事决于周瑜”一样,吴长庆的军中,内事决于张謇,外事决于袁世凯。袁世凯,这个小新兵,此时已经成了驻朝军队中,说话举足轻重的人物。

19世纪80年代,清朝被迫在朝鲜抵抗日本的压迫时,同时也在越南抵抗法国人的进攻。朝鲜和越南都是中国的藩属,可是大清帝国逐渐无力维护它的宗主权了,越南的中法军队已兵戎相见了两三年。因此,当光绪十年(1884年),中国和法国在越南争斗已达巅峰时,清朝不得不作紧急的应变准备,集中能够作战的军队以及能够作战的老将,于是驻韩军统帅吴长庆便由朝鲜召回,用以担任防守辽东海防的重任,朝鲜的军务分别交给三个将领负责,由袁世凯接统“庆字营”,其余二将是提督吴兆有和总兵张光前。

袁世凯成为了驻朝三主将之一!

一个年轻人,骤得大权,心态上也随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许多年轻人当个局长、副局长的,就开始向着“几千万元”的目标冲击,就是这个道理,因为他们没有经过历练,更没有体验过真正的生活,一开始就成功,对年轻人来说,绝非自身之福,也绝非国家之福。袁世凯掌权后,也再不像刚进军营时那样处处虚心学习了,说话口气也大了,仿佛天地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他和自己的老师张謇在这个时候也产生了重大嫌隙。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随着袁世凯地位的提高,“宁做百夫长,不做一书生”的心理开始膨胀,渐渐目中无人起来,看不起教书先生了,对张謇的称呼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从最初的“老师”、“先生”,慢慢地变成了“某翁”,最后干脆变成了“某兄”,这让张謇感到十分尴尬和生气,写了一封措词尖刻严厉的长信,虽然读书人骂人不带脏字,但对袁世凯这种“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的恶劣态度已经溢于言表,二人从此绝交了十多年,互不说话,再见面时,跟约定好了似的,一个人眼睛看东、另一个人眼睛看西,就擦肩而过了。

不过,除了这些小节之外,袁世凯在朝鲜的表现还是非常值得竖大拇指的。

而且,接下来袁世凯身边要发生的事,虽然处理起来非常艰难,但在小袁的周旋下,都为他日后进入政坛加足了分。

壬午兵变后,朝鲜政坛上层公开分化为亲清的稳健派和亲日的独立派,稳健派以闵泳翊、金允植等为首,主张维持与清政府的传统关系;独立派以朴泳孝、金玉均等为首,主张依附日本支持,使朝鲜独立。两派明争暗斗,势同水火。在清军主力撤出朝鲜后,独立派在日本的支持下,加紧酝酿新的政变。

一个更大的危机摆在了袁世凯的面前!

而这一次,袁世凯将以主角身份亮相!

1884年冬,朝鲜都城设立邮政局,独立派就要在邮局落成典礼宴会的时刻,发动军事政变。

朝鲜人、日本人和中国人思维习惯差不多,都喜欢在吃饭时候搞点儿事儿。

既然中国古代有“鸿”门宴,干脆咱在朝鲜邮局来个“绿”门宴得了,这在以后的历史上记录下来该有多热闹。

按照预定计划,亲日派准备在1015日邀请清军三营的营官前来喝酒,然后在席间扑杀三位清军将领。

想来肯定是朝鲜人和日本人没少听中国的评书,在他们的脑子中,勾画了一幅鸿门宴的妙景,“埋伏五百刀斧手于帐后,以摔杯为号!”然后,学着《水浒传》的语气客气地问一下:你们是想吃馄饨还是吃板刀面?

只是,他们没想到对手是谁。

中国人,天生就有一种对自身生命的危机感,以及对别人的不信任感――防人之心不可无嘛。

三位营官根据事态的发展,早就猜到了这个可能的进程。不过,袁世凯的胆子更大些,不爱读四书五经而爱读三国演义的人,都知道关云长单刀赴会的豪气。

于是,亲日派的朝鲜人和日本人惊喜地看到,其他两个清军营官守着大营没动,而袁世凯却提前一小时出现在宴会,让这些还没来得及布置完会场的想搞暗杀的人手足无措。

袁世凯就这样大摇大摆走了进来,当然他怀里揣着利器,又大口喝了几口酒,随即像李云龙腰上捆着手榴弹、手中紧扯着楚云飞一样,拽着朴泳孝的手,有说有笑,指指点点地走出了刀光剑影的大帐,从容纵马回到了军营。

清军将领没杀成,场子倒被砸了。

不过,既然双方没有真正撕破脸皮,那这场戏的戏台都搭完了,必须得接着演下去。

亲日派在日本人的怂恿下,并没有善罢甘休。

17日,邮局落成当天,邮局总办遍邀政府大员、外国使节以及中国驻朝商务委员陈树棠赴宴。日本公使竹添进一郎却没来,实际是等着宴会起事后,他好带兵入宫。

宴会进行到一半儿,政变开始,稳健派大臣措手不及,闵泳翊被刺,外面放火为号,政变正式开始。

由于政变蓄谋已久,金玉均进宫谎称清兵作乱,逼迫国王下诏让日本公使率兵保卫。因此,日本公使带兵直闯朝鲜王宫,说是受“韩王之请,入宫守卫”。在内线的指引下,顺利占领了朝鲜王宫。独立派还矫诏处死了稳健派的六大臣。

袁世凯听闻兵变,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一面发报向李鸿章请示,一面准备带兵救朝鲜国王。

这一次,没有吴叔叔在身边撑腰,袁世凯知道,真正考验自己、检验自己平时所学本领的严峻时刻到了。

  评论这张
 
阅读(844)| 评论(10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