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北洋觉梦录--011独挡一面  

2012-11-17 07:52:42|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挡一面

天津条约签订后,清日两国相继从朝鲜撤军,热闹的半岛骤然冷清下来,给了第三方以可乘之机,北极熊发现了猎物!

沙俄的势力开始渗入朝鲜。

而朝鲜看见清朝这个主子的软弱不可靠,也有心与沙俄往来。

清朝的和局出现了重大纰漏,主持北洋事务的李鸿章又一次面临困局。

袁世凯的思维是很灵活的,袁世凯的嗅觉是很灵敏的。在国内的他也没闲着,他知道李鸿章大人对他的印象不坏,他也知道只有牢牢靠住这棵大树,自己才能得到更大的机会。

在政治上,真正得一人之心者,可得天下也。反复投靠不同的主子,虽然可能一时有利用价值,但最终会被所有人不信任。

他一面通过叔叔袁保龄积极结交李鸿章身边的各类人物,使他们能在无意中向李大人说起自己的好,一面把自己在朝期间的所思所得,以及当前的半岛局势问题,写成条陈,上达李鸿章,自己俨然成了朝鲜问题研究专家,且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和阅历。其要点大致如下:

第一,朝鲜臣民本来就受日本人蛊惑想独立,而今天我们的兵将全撤,再也没有人能扼制独立派;

第二,朝鲜国王本来就生性懦弱,最易受人蒙蔽,沙俄势力的进入,使其很容易受到俄国人的愚弄。因此,必须考虑在朝设立监督机构;

第三,我们现在在朝鲜只设商务委员一职,由陈树棠担任,当遇到外交事务时进退不得,这样的自缩权力,为各国所轻视。所以应该仿效元朝故事,派大臣监国;

第四,应该把扣在国内的大院君送回朝鲜,他有智谋和雄才,通过政治平衡,能够阻挡闵妃集团投靠俄国的倾向,如果能晓以大义,充分利用矛盾,那么朝鲜局势的稳定对于清国是有利的。

处在不利局面之际,袁世凯适时得体的展现自己才能,终于给自己重新赢得了受李鸿章关注的机会。

这个主意提的不错,李鸿章动心了。

李鸿章与众人商议之后,决定先把大院君送回朝鲜,而护送之人,非袁世凯莫属,只有他才熟悉各方事务,且有权威向国王、闵妃、大院君三方施压。

18859月,李鸿章在与大院君充分谈话之后,又向袁世凯面授机宜,派袁世凯送大院君回国。袁世凯在大院君面前极力说明自己在李鸿章面前的大力保奏,并让大院君盟誓,这才向朝鲜进发。

到达汉城后,袁世凯又经过了一系列矛盾排解和斡旋活动,至少在表面上不能让闵妃把握的朝鲜排斥大院君,这才回国复命。

只是,让李鸿章和袁世凯始料未及的是,大院君已经不再对清朝感激和听命了,而是心怀怨恨,因此,这一策略并没有阻挡朝鲜脱清亲俄的步伐。

李鸿章也感到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于是,在袁世凯圆满完成任务回国后不久,他就向总理衙门保奏袁世凯,让袁世凯“办理朝鲜交涉通商事务”,“交涉”两个字就是要“预闻外交之意”,比以前的驻朝商务委员权力大多了。

1030,清政府正式任命袁世凯为“驻朝总理交涉通商事宜”的全权代表,加三品衔,从此,袁世凯成了清政府驻朝最高领导,其实质就相当于他在上书李鸿章中说的“监国大臣”。

这一年,袁世凯刚刚26岁。如果从其兵龄和资历来看,只相当于军队中的一个初级士官,或者一个连排级干部。

这个提升速度是火箭级的,在近现代历史中,除了袁世凯之外,大概只有林彪和他的儿子林立果是这个速度。林彪18岁进入黄埔军校,23岁当上军长;他的儿子、“老虎”林立果,一年兵、二年党、三年副部长。袁世凯差不多就是这个速度。

有了尚方宝剑、又掌握实权的袁世凯,携西文翻译唐绍仪,正式在汉城成立公署,走马上任。

唐绍仪,广东人,1859年生,1874年首批赴美幼童留学生,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在政坛上,跟随袁世凯而得到发展和重用。后来,袁世凯当上总统时,唐绍仪是民国第一任内阁总理。

此时的朝鲜局势,比袁世凯当营官时要复杂得多。

许多事情,当你没入局中的时候,看着非常简单,所以我们中的多数人天天指点江山,批评这个无能,骂那个做的不对,感觉自己把握了全部真理,参透了全部政治、历史与人生。可是,当你进入局中,自己亲自来做这件事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事情是这么的难。

唐代魏征在谏太宗皇帝的《十渐不克终疏》中说道,非知之难,行之惟难;非行之难,终之斯难。说的就是这个道理。知道一件事并不难,难的是去做这件事。做这件事也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把这件事很好地做完,有始有终。

袁世凯的职务变了,不是从前的营官了,这才发现朝鲜半岛的国内政治力量争权夺利,国外势力进入之后的勾心斗角,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想,难度系数陡然提升了五个数量级。

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

民间百姓更是直接指出: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不过袁世凯是一个不怕挑战的人,困难越大,自己的才能越会得到充分激发的那种。

本来朝鲜的离心力已经很强了,以前也从没有过监国似的清国官员,加上袁世凯没有真正当过政府中的行政官员,诸多事务的过问,比婆婆问的还细,让朝鲜高层很不适应。

在朝鲜国内,因为袁世凯看不上朝鲜国王的无能,因此,国王与袁世凯的关系也不好;大院君与闵妃的矛盾是由来已久的,袁世凯表面是调停,实则拉偏架,偏袒大院君,所以,闵妃集团也对袁世凯不满。这就加剧了闵妃集团与俄国勾结的步伐。

在国际方面,日俄都想染指朝鲜,以扩大他们在朝的利益。

日本看清国设袁世凯监国一事,又让清国占了先机,无奈,只得一面暗中准备侵略,一面明里修好,争取国际舆论。于是电告清政府,让袁世凯访问日本,以商量和平事宜。袁世凯抵东京后,伊藤博文等劝袁世凯勿伤害朝鲜主权,要助其自强自立,袁世凯不为所动。虽然原则问题是坚持了,却没想到日本人在此中打的舆论战。在国际宣传方面,对日本很是有利。

俄国加紧了与朝暗中往来的进程,朝鲜秘请俄国出兵保护。俄国久欲寻找东方出海口,大喜过望。不料此事被袁世凯布的内线得知,告诉了袁世凯。

袁世凯一面与李鸿章通电,秘密做好运兵准备,一面趁着朝鲜国王尚未正式发文向俄求助之前,诘问朝鲜国王。国王见事已败漏,只得把责任推给他人,处理了几位大臣了结。

朝鲜局势稍稍稳定下来。

朝、日、俄三方,对袁世凯是又恨又怕。

此人不除,好事难成啊。

  评论这张
 
阅读(679)| 评论(10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