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037出乎意料的结局  

2012-12-21 07:50:07|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乎意料的结局

岑春煊,也是个官二代出身,父亲岑毓英曾在云南连续平叛有功,官至云贵总督。父亲死后,这位岑三公子借了老爸的光升任四品官。

不过,他的真正发迹是在慈禧逃往西安的路上,他装模作样地拿根棍子看门护院有功,从此青云直上,担任了陕西巡抚、四川总督等职。

1903年,岑春煊在任上查处大案,无意中得罪了案主的后台庆亲王,弄得双方都下不来台。后来庆亲王以处理边祸为借口,把他赶往云南。二人结下了解不开的疙瘩。

瞿鸿机把岑春煊拉进来,正是想利用这个矛盾,增加自己力量,打击嚣张的庆王和袁世凯。

部署完毕之后,瞿鸿机一方,由湖南老乡、监察御史赵启霖打头阵,向太后上了一道折子,把段芝贵、戏子杨翠喜、载振、袁世凯等事情,添油加醋地做了一道色香味俱全的满汉全席给端了出来。

紧接着,岑春煊亲自出马,在进宫给太后请安的机会,重重地参了袁世凯一本,把他如何幕后操纵政坛,安插亲信,排斥异己,以及这次东三省官员人选引起的议论,说得有鼻子有眼。

因为当年护驾有功,慈禧对这位岑大人非常有好感。而参奏的人又全涉及朝中显贵,不得不重视。故先把严重不够资格的段芝贵的巡抚拿掉,并立即派人到天津调查此事。

关键时刻,袁世凯的头脑还是冷静的。在陆续接到密报之后,载振和袁世凯商定了一个釜底抽薪之计。

抢在钦差大臣的调查组和工作组来到之前,袁世凯连威逼带利诱,强迫借给段芝贵银子的富商王益孙以自己娶翠喜的名义,把事情全部承担下来,把载振从事件的旋涡中抽出身来,摘得干干净净。

这个手脚做的虽然不怎么高明,但总是能解燃眉之急,即使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当事人死活不承认,又没有别的实际证据,谁也奈何不得。

只要载振贪不上事儿,庆王的位子就根本捍动不了,自己也就安全了。

只要先躲过这一劫,等老子喘过这口气儿,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袁世凯相信,只要有足够的钱和权,没有办不成的事儿。

于是,慈禧派人调查的结果是:查无实据。调查组的人生气了,你们在这里捕风捉影,听风就是雨,结果查出这么个答案,不是耍人玩呢吗?

这样一来,有理的一方变成了无理取闹,无理的一方变成了受人诽谤和诬告,整个事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满以为抓住了庆王和袁世凯七寸的瞿鸿机一方,正准备乐颠颠地收网捕鱼,却一下子从主动变成了被动,打头炮的御史赵启霖被撤职查办。

打蛇不死,接下来,就要反被蛇咬了。

庆王和袁世凯商定之后,决定出招,打它个漂亮的防守反击。

瞿鸿机当年以莫须有的罪名,把状元梁士诒、榜眼杨度给扯上康有为、梁启超,使得二人前程尽失。这次,袁世凯和庆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在一次庆王单独面见太后的机会,把戊戌年岑春煊与梁启超等人曾经往来一事给兜了出来。

管它呢,握个手,说句话,就算有往来;握第二次手,说两句话,就算是密切往来;握第三次手,说三句话,那就是熟人了。捕风捉影的事是最难说清的,它给别人以最大的想像空间。

慈禧太后最恨、心里最别扭就是康、梁这些人,跟他们扯上关系的任何人,心里都没法接受。

女人啊,还真是改不了偏听偏信偏爱偏恨的毛病,最高统治者也不例外。

这样,慈禧太后对岑春煊的态度就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刚刚授予岑春煊的国家邮传部尚书一职拿下,外放两广总督。

这真是莫名其妙,唱戏也没有这么快的情节转换。

事情来得太突然,又一次戏剧性的变化完全出乎瞿鸿机的意料之外,岑春煊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前几天太后还对自己热情有加,怎么一下子就给赶出京城?

瞿鸿机打死也不甘心啊。

他在面见老佛爷的时候,声泪俱下,反复强调着自己的忠心和袁世凯、庆王的奸诈。

慈禧太后作为最高掌权者,他也不愿意看到两派相争时、一派大获全胜的局面。加上庆王的所作所为,她也早有耳闻,也早有不满。

这点儿事,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只不过谁也不挑明罢了。挑明的话,那大清江山成了什么了,革命派更得百般攻击清政府的腐败。

她对瞿鸿机进行了一下暗示:这几年庆王也捞足了,合适时候也该让他“休息休息”了。

瞿鸿机大喜过望,自己的辛苦终于没有白费。把庆王撵走的话,那首席军机不就该轮到自己了吗?

人啊,经常是急流险滩能够闯过,却在一片平静的海面上、眼见得要靠码头时,因为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驰下来而出事搁浅。

瞿鸿机退朝后,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就把这句机密的台词儿,和自己的门生汪康年说了。汪康年也激动了,把这个消息无意中透露给了《泰晤事报》记者莫里逊。

两天后,这个“太无事报”居然把领导人谈话和下一步官员人事安排计划,给登出来了。

慈禧太后颜面尽失,勃然大怒:瞿鸿机,你这个混蛋!

庆王和袁世凯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参奏瞿鸿机交通报馆,授意言官,阴结外援。

这下子,罪名可就大了。

好在慈禧太后网开一面,也可能是人一上了年纪,就心慈面软、阳气尽消了。要是在当年,不给他卡嚓了才怪呢。她勒令瞿老头这个老糊涂,着令开缺回籍,颐养天年,该吃点儿啥就吃点儿啥吧。

袁世凯还不过瘾,当他得知岑春煊滞留上海、不愿去边陲赴任时,又在慈禧的火上浇了一把油。

袁世凯采用移花接木之计,贿赂照像师运用“换头术”,做了一幅岑春煊和康有为、梁启超等人照像的照片,将其呈给老佛爷。

这一招好毒。

慈禧太后哪明白这种高科技,她只相信眼见为实,一下子气得好长时间说不出话来。

岑春煊你个两面三刀的混蛋,你就是给我吃云南白药,也弥补不了我这颗受欺骗的少女之心!还想当什么两广总督啊,滚回家去吧。

这样,第二次政争中,险象环生的袁世凯获得了全面胜利,轰动一时的丁未政潮就这样告一段落。

徐世昌顺利出任东北三省总督,段芝贵任黑龙江布政使,相当于巡抚的副手。

  评论这张
 
阅读(532)| 评论(1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