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038明升暗降  

2012-12-24 07:48:36|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升暗降

经过几轮政治斗争,军机处的大臣走的走,退的退,朝中急需干部了。

19077月,袁世凯借清政府预备立宪之机,写了一封奏折,陈述预备立宪需要做的十项举措,以显示自己是深刻领会了太后新政改革的意图,并紧紧围绕在太后周围,绝无二心。

慈禧是个政治强人,从1861年执掌大权以来(那时袁世凯才两岁),把各路满汉大臣收拾得服服帖帖,谁要是受到她的丝许怀疑,那就绝没有好果子吃。清末新政是一改祖制家法的大事,下面的大臣不管是谁,不管你心理是同意还是不同意,但表面上都必须得听太后的,太后的权威绝不允许受到丝毫挑战。因此,朝廷发布精神,封疆大吏如果不跟着摇旗呐喊,怎么个意思?你还有自己的想法吗?难不成你比我还高明不成?是不想要脑袋上的红顶子呢、还是不想要吃饭的家伙了?

谁知道清末时期的封疆大吏到底懂不懂立宪?

哪个群体的人,都是鱼龙混杂。懂的人自然是不少的,但不懂的官僚也是大量存在的,在太后的威势之下,这些官员最要紧的不是懂得立宪的专业知识,而是懂得紧跟。上边喊什么,你就喊什么,打死也错不了。所以李鸿章就曾辛辣而又自嘲地说,天下最容易的事情就是做官,倘若连官都不会做,那也太愚蠢了。

要服从到盲从的地步,喊到像“等待戈多”那样,你的官场修炼火候就到了:

――虽不当真,你不妨说说看。

――说什么呀?

――说,我快乐。

――我快乐。

――我也是。

――我也是。

――我们都快乐。

――我们都快乐。……既然我们快乐了,现在该做些什么呢?

――等待戈多。”

其实,谁也不知道这个“戈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管他呢,跟着喊就是了。

喊得好的,提升的机会就来了。

而且,不管是明白、还是不明白太后改革意图的官员,不假思索地跟着摇旗呐喊,还有一个好处:可以把于己有利的政策规定大加利用,钻制度空子,把于己不利的规定给它淡化和弱化处理,上级想挑毛病的话,既挑不出来,也挑不过来,因为自己是绝对跟着上面精神走的,绝不硬对抗,这样通过“化骨绵掌”的软执行,把上面多么好的政策,在传达到基层的时候都会销于无形。

不过,这样做,只能是个庸官。在官场要想获得提升,跟着喊也要有技巧,要装作真心实意地喊,喊个抑扬顿挫,更要喊出个所以然来,这样才算真正理解了上边的指示精神哪。

袁世凯就达到了这个境界。同样是上奏折,拍马屁,只有他的文章引起了太后的兴趣。

这大概得益于袁世凯天天收集领导的口谕、诗词、小曲之类的文字进行仔细研究,用现在的话讲叫心理分析,这才能准确地号到老佛爷的脉搏。更何况袁世凯手底下还有杨度等这样一流的笔杆子给他写稿。

慈禧老太太拿过袁世凯的折子一看,写的太好了,太好了。人才啊!既然你这么有才,比练兵还有才呢,那还等什么?赶紧调到中央来研究立宪吧。

于是袁世凯被免去了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内调为外交部长(外务部尚书)、军机大臣,削去了兵权。虽然军机大臣对普通人来说,是个极为荣耀极为显赫的位置,将来可能封侯拜相,实现读书人的最高梦想。但是,对袁世凯来说,这明显就是清廷用明升暗降的手法,把自己调到了军机处,就是让他与自己的军队分离开来。

就在袁世凯调离军队重要岗位的前后,袁世凯的爱将,北洋之龙王士珍、北洋之虎段祺瑞和北洋之豹冯国璋,也先后被调离开带兵一线,“另有任用”。

早在1906年彰德秋操之后,王士珍因才能突出,先被“掐尖”,调任江北提督,1908年又升任兵部右侍郎,陆军部的副部长,一个有职无权的位置。

1906年,因为冯国璋练军有功,成绩显著,清政府任命他任贵胄学堂总办,专门给满族亲贵、八旗子弟、官宦人家讲军事。不过冯国璋为人谦和,所以在这个位置上倒结交了不少人,留下名声不错。19076月,冯国璋调任陆军部军谘正使,一个大参谋的位置。

190710月,段祺瑞被授镶黄旗汉军副都统,专意督办陆军各学堂。是个“副”都统,兼任军校教官。

把老虎放进笼子里,老虎还有什么杀伤力?乖乖地听话就是了。

在慈禧这样的于宫廷中斗了一辈子、练就独孤九剑、孤独求败、笑傲江湖的高高手面前,袁世凯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即使不写文章,他也知道自己早就被列入了黑名单,实权的剥夺是迟早的事。不这样,皇家的人连觉都睡不好。

用了杯酒释兵权的手法,没直接诛杀,已经是不错的待遇了。

看来今后凡事要小心了,树大招风啊,自己的袁家军到了关键时刻听不听自己的,谁也说不准。

与袁世凯一同调入京城的封疆大吏是在湖北练兵的张之洞。

慈禧调张之洞进京,是想收到一箭双雕之效。一则是把掌兵大员调到京城眼皮底下,二则是让张之洞来牵制袁世凯,实现汉大臣互掐的效果,谁让瞿鸿机老头这么不中用。

同时,为了安抚袁世凯,她批准了新任直隶总督由袁世凯推荐的杨士骧接任,也就是袁世凯一生中看得上眼的“三个半”进士之一。

慈禧作为国家最高掌权人物,她这么安排,有着她深远的政治考虑和深刻的人性思考。

把袁世凯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他即使是只虎,也得乖乖地装成大山猫任自己抚摸,还得故意憨态可掬,舔手心儿、蹭痒痒,一举一动也都在自己的监视之下,他掀不起来大浪。而且老佛爷相信,人一有了权力,就会变得六亲不认,部属有实权之后,也不会乖乖地听从以前的老领导。

啃着根骨头的时候,小狗也可能会冲旧主呲牙。

三字经横念,人、性、苟嘛。

听你的,是给你面子;不听你的,也是情理之中。

不管怎么说,把袁世凯调离了他经营多年的军队,授之以文职,朝廷就迈开了非常重要的一步。

袁世凯在晚清的政坛上,也开始走了下坡路。

历史发展到这个时候,距离慈禧太后归天就剩一年了。

慈禧太后虽然否决了内阁总理制,但形式上的立宪制仍在继续进行着。19087月,朝廷颁布《钦定宪法大纲》,以西方三权分立为立政基础,在古老的中华大地上,第一次产生了新鲜的政治生态,第一次提出限制皇权、承认民权的概念。同时宣布预备立宪期为九年,君主立宪制正式进入了筹备阶段。

后世的史书,一直诟病清末的预备立宪是假立宪,其实,扪心想一下,政治体制的改革,这种“预备”的渐进式,不是最稳妥的办法吗?即使想一下子立宪,也是完全、根本不可能实现立宪的呢。

中国人的心思也太躁了,简直想一下子超过英国、盖过日本,重新成为世界老大。

所以,当清廷1908年宣布预备立宪期为九年的时候,认为立宪能救国、强国的知识分子、士绅阶层却再也忍不住了,认为时间太长,认为这是清政府根本就不想立宪,于是,许多人投入了革命派的阵营。

历史有如过眼云烟,真假无从辩解,争论是非也没有什么意义。只是,我们不妨问一句:一项影响国运的改革,能视为儿戏吗?

由皇权政体向民主政体的过渡,九年期,其实是远远不够的,这将是一个漫长的阶段、一个复杂的设计、一个危险的过程。即使是一辆车,你想突然停下来,都不是容易做到的事,更何况是历史的巨轮要改弦易辙?

有几人真正从改革实践的角度,体验一下清末预备立宪的合理性呢?多数是站在道德审判的立场来指责、而不是进行理性反思。

这是对历史的最不负责任的态度!

今天,当我们把镜头回放时,重新反思清政府预备立宪这段历史,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从时机上看,清廷在本该改革的时候而没改革,为了维护一家族或一派系之私,必然失去民心,失民心是从失去人民对政府的信任开始。过了这个时机,改革与否已经不重要,只是在等待着那个爆发时刻的来临。

改革的举措,从理论上和技术层面上来看,凭心而论,也不失为先进的举措,但已经得不到人民的信任。即使你此时真的是为百姓,但百姓已经对你失去了耐心:算了吧,不要再玩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21)| 评论(1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