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167投石冲开水底天  

2013-12-23 07:12:22|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投石冲开水底天

过了两天,蔡锷又来云吉班。

蔡锷明明看到,小凤仙的眼里闪出一道亮晶晶的光。如水?如玉?如月?如斯!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诗经·郑风·风雨》中的这句诗,就准确地表达出“看不见你时,心里都是晦暗的风雨”,“既然看见了你这坏人,怎能不喜悦在心”的情感。

不过,估摸着,此时小凤仙的心情,可能用紧随着《诗经·郑风·风雨》之后的《诗经·郑风·子衿》篇来形容,更为妥贴。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你那身着青衫的儒雅身影,早就融进了我心深处。我的心啊……即使我不去看你,你怎能不给我个音讯呢?你怎不赶紧来看我呢?

“挑兮达兮”,看见了你,心情可真是轻松。你可知,一日不见,如隔三月啊?

诗经,有时不是靠读,而是靠心的倾听和触摸。只有那样,你才能真正体悟到先民的喜与忧、哀与乐、爱与恨、胸怀与气度。“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到底是孔子的对诗经感悟的深,表达的透。先民,真的是无邪、坦荡。他们爱的那么真诚,恨的那么自然,其态如一泓秋水,又如三春桃李,更是万古人间四月天。

真真如同聆听禅语,直指人心。

所以,感觉只有那“思无邪”的句子,才能表达出这样阳光、纯真、烂漫而又娇憨的女儿心。

小凤仙故作娇嗔,你不是去攀龙附凤、追求荣华吗?怎么又来我这里?

蔡锷笑道:攀附荣华,有的是人排队等着,还轮不到我。

小凤仙自然慧心慧眼又慧舌:并不是轮不到你,是你不屑于去做吧,你休想瞒我。

千般旖旎,万种风情,都汇聚在四目相遇的一刹那,又瞬间转往别处,眼角下垂,面色微红。一切尽在不言中。

有人总结说,大凡聪明的男女,初相遇的时候,总是免不了起斗心,其实无宁说是起“逗”心。如果不对对方产生兴趣,哪来的“斗”和“逗”呢?

因此,宁肯相信蔡锷和小凤仙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的斗嘴,就是两个人产生兴趣之后的私下交锋。而今再相遇,二人便相视一笑,云开见日。心心相印,再无障碍。执手倾诉,不消细说。

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

自此开始,二人之间便是“桐花万里路,连朝语不息”。

用才女安意如的话形容便是“他是她的劫”,如穆桂英遇意中人杨宗保,如樊梨花遇意中人薛丁山,几番打斗之后,“兀自刚强,心底早缴了械,不堪一撩了。他的才,他的人,他与她之间的意趣不尽,都让彼此大生喜悦”。

而安意如形容张爱玲的另一段话,抄来形容小凤仙,也挺合适。毕竟,还是女人最了解女人的心:

“她不曾爱过人,便如一颗菠萝,浑身长着尖刺。遇不到那把让她低头的刀,除不下坚硬盔甲,窥不见柔软芳香的内核。要知道女子一旦爱了人,爱里便自有千般委屈,万般柔软。叫人乱了方寸却又欢喜芳心,容不得自尊的反抗。她其实只是一颗外表坚硬的寂寞菠萝。”

因此这便有了下一节:张爱玲把自己的玉照送给自己的“劫”的时候,在照片后面写下一行字,今天读的时候仍让人感叹不已:“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而以“爱书、爱酒、爱女人”著称的古龙大侠有一句妙语说得更有意思:“女人有时就像核桃,你只要能击碎她外面的那层硬壳,就会发现她内心是多么的柔软脆弱”。

那么,小凤仙与蔡锷初相见便“闭门推出窗前月”,不想恰恰就是这一“推”,却推到了蔡锷的心里。缘之起,也恰从这一推开始。感情开始揉搓、发酵,只待你蔡锷如何收割与品尝了。

今夜,佳酿,为你开坛!

醇厚的酒香弥漫,醉了江山如画。

斟一杯,送与君前,愿君千年的心事化作秋的果实,甘甜芬芳。

……

这里不妨再婉转地举两例。

据说,当年秦少游娶苏小妹,小妹想考验一下新郎倌儿的才气,在洞房内出联,如果少游答不出,晚上休想进屋。好“狠”的心!

苏小妹出了三幅联,前两幅秦少游都轻松过关,但第三幅的上联“闭门推出窗前月”,把秦少游难住了。在窗外转啊转啊,心里像小猫抓似的,就是想不出来,就是进不了洞房。

大舅哥苏东坡在暗处看着真替妹夫着急,又不能作弊,那显得妹夫多无能啊。便用动作语言来引导,将一小块石子扔进了花园的水塘。看着水面上荡起的层层涟漪,秦少游到底是大才子,灵感顿生,“投石冲开水底天”。

“嘎”,门开了。顺利过关。

又据说,曾国藩夜游秦淮人家,看中了名妓少如,便写一联,要把“少如”二字嵌入。上联写道:“能少住时且少住”,谁知这女孩子非常调皮,戏弄了曾大人一把,下联自己写道:“要如何处便如何”。

觉得还是中国古代这种对感情铺陈用含蓄式的表达为好,这才让人充分联想,回味无穷。这可不像现代人嗷嗷叫着“妹妹坐炕头,哥哥在地下走”,“只盼日头落西山沟, 让你亲个够”。这些现代主义直奔主题的方式,缩短审美心理距离,追求即兴冲动、同步反应的本能共鸣,结果手段却越来越贫乏,只能靠不断刺激的方式来表述,却像一只泼尽了水的碗,原来的震撼萎缩成浅薄和无聊。

蔡锷遇到了小凤仙,虽在他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是戏;

情理之外,意料之中,是计。

蔡锷和小凤仙,即将在风花雪月之中施展戏中计,联手演绎一场“双剑合璧”的萍踪侠影故事。

将军拔剑南天起,我愿作长风绕战旗。

将军呵,我只能在这个战场配合你了!

 

  评论这张
 
阅读(757)| 评论(9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