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075东北往事(2)  

2013-03-19 07:27:29|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北往事(2

等三姨太醒来后,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屋内。她听见外面有人说话谈论,自己便悄悄地听。

她哪知道,外面的人一直观察着她呢,这番谈话是张作霖导演出来的,就等着她醒来后好戏开演呢。

她听得外面有人问道:大当家的,咱们今天做的买卖可能太大了,这位像是官家太太,这不摊上事儿了吗?一旦官府较起劲来,弟兄们扛不住啊,这个窝迟早得被端了。我早说过,这是个灭门诛九族的营生,能趁早收手就趁早收手。

只听一个声音说道(这个人就是张作霖):兄弟们说得有理,吃黑饭风险太大,天天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没几个有善终的。我也想金盆洗手,可咱们不做这个买卖,还能干点什么呢?

刚才问话的人说:不如被朝廷招安了吧,听说盛京将军增祺收抚了不少绿林人马,如果我们也能被招安就好了,这样兄弟们也能安定下来,也能有个固定的家。

大当家的叹了口气:我倒是想啊,但是盛京将军门槛儿太高,我们身份太低,中间隔的太远,咱们根本没有可能与将军搭上关系。

三姨太是属于胸大无脑的那种,正担心在土匪手里会不会受辱呢,一听这些话,感觉自己活命的机会来了,立刻来了精神。从屋里搭上了话:各位好汉,只要你们真的有心向善,要见盛京将军增祺又有何难?

张作霖跳将起来,故作吃惊地问:“你是何人?与增祺将军是什么关系?”

三姨太此时已不像被抢劫时候那么害怕了,正了正身子说道:我就是增大人的家眷,不信你问我的随从便知道了。

张作霖倒头便拜:在下张作霖有眼无珠,无意中冒犯了增大人的宝眷,冒犯了夫人玉体,真是罪该万死。

连忙吩咐弟兄们,把刚才带来的贵客都请过来,备酒压惊。

这些惊魂未定的人,男的正担心性命安全,女的正担心贞节不保,在妖精洞般的土匪窝里居然还能受到如此礼遇,劫后余生,不禁惊喜万分。

席间,张作霖坦率地说出了自己的身世,说明自己加入绿林只想混口饭吃养家糊口,绝非贪财害命之徒,并表示如有机会,愿意为朝廷效力。

百般招待、千般恭维、万般好话之后,把增祺的三姨太打发得舒舒服服,张作霖又派专人护送,送到最安全的地方之后,才挥手告别。张作霖的江湖义气让三姨太非常感动,三姨太让大家放心,她一定会说动增祺前来招安。

有道是,枕边风是最厉害的风,增祺本来就对这个三姨太的话是言听计从,又听说有这等奇事,自己境内正愁匪患不净呢,决定招安。

张作霖为了提高自己的身价,除带上自己的200弟兄之外,又临时网罗了其他股约100人加入,一共300多人,增祺将其编为游击马队一营、步队一哨。

从此,张作霖摇身一变,当上了清军地方保境安民的保安队的营官。像孙涛的小品一样,逢人便抖:我骄傲。咱也是穿制服的了。

后来,张作霖进省城“谢委”的时候,时任东三省总督徐世昌的总参议周树模问张作霖:“当年你为什么接受招安?”张回答:“回禀大人,我想升官发财!”

小品王赵本山说过一句话:很多时候,真话就是幽默。你说一句真话,下面哄堂大笑。

张作霖如此直率的性格和回答,弄得堂上之人哈哈大笑。大家从此记住了这个敢直接说出自己想升官发财、留着小胡子的东北汉子。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清政府宣布中立,日本和俄国双方都极力争取东北各地的胡子、地方保安队为己方做事。张作霖不做赔本儿的买卖,他坐在山头观风向,日本人强了,他就和日本人好;俄国人强了,他就和俄国人好。然后不停地从双方手中要东西,以此壮大自己的力量。

日俄战争的投机,使张作霖的势力大大增强,到1906年的时候,张作霖已经统率5个营了。

而后,盛京将军赵尔巽设立巡防营处务,任命张锡銮为总办,把全省地方队伍编成八路巡防营,张作霖的五个营编为右路,与他的绿林前辈冯德麟(已被编为左路)平起平坐了。

张作霖能够如此受重视,全得益于他把顶头上司张锡銮巴结的好。

张锡銮为人,性格清廉果敢,有武士之风,骑术枪术均称精绝,抗击日军时打出赫赫声威。

精通送礼的人都知道,每个人都有性格弱点,不怕你爱好啥,就怕你没爱好,摸不清对方的爱好,是最难送礼的。喜欢钱的,那就用金块子砸;喜欢女人的,那就用漂亮女人将你击倒,一个不够来俩,两个不够送仨;是孝子的就攻他妈;文化气息重的,就送古董字画;……反正只要是人就肯定有自己的爱好的。

张作霖知道张锡銮喜爱良马之后,他的兽医本领又充分发挥了出来,他花了很多天,在自己的战马中选中一匹最好的,献给张锡銮作坐骑,并利用自己的医马、相马知识,与张大人谈得甚是投机。加上二人均姓张,“五百年前是一家”,张作霖认张锡銮为义父。

张锡銮离开新民回省城,张作霖知道官场中人最讲究前呼后拥的排场,尤其是张锡銮这种清廉的官员,最重名。张作霖嫌义父的行仪不够气派,召集手下人,从中选出二百五十名身材高大、长相英俊的帅小伙组成骑兵队,十个人一排,排成二十五行的马队,自己亲自带队,以时局不稳、保护大人安全的名义,浩浩荡荡、风风光光地把张锡銮送往省城。

这样的干部不用,还能用什么样的人呢?张锡銮回省城后的三天,一纸任命书就送到了张作霖手里,任命张作霖为巡防营第五营的统带官兼中营营长,其他的几个营官也全是张作霖一起闯江湖的小兄弟:汤玉麟、张景惠、张作相、邹芬,张作霖成了实际上的右路统带,营长干了团长的活。

  评论这张
 
阅读(555)| 评论(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