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080冲突源自哪里(2)  

2013-04-01 07:21:08|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冲突源自哪里(2

思考之二:内阁制与总统制的冲突

把原来美国式的总统负责制改为法国式的责任内阁制,这是要新上任的袁世凯总统做“虚君”,用政治斗争的术语来说,就是要“架空”国家元首的权力。

可恰恰就是这么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小小的因人设职,可能就是让临时约法在中国产生重大毛病的原因。

参议院设计的这套混和内阁制,比总统制还不适合中国,实权集中在“二把手”的手里,“一把手”没有权力,成了橡皮图章,这对于习惯了皇权一言九鼎、领导权威重于一切的两千年专制帝国来说,这个设计势必引起一把手的最强烈反弹和最激烈反击。因为,大权旁落和架空这两个词汇,对于中国的领导者来说,简直就是弱智的同义语。

中国两千多年、四百多个皇帝中,除了亡国之君、天生就弱智之君、继位时是儿童的,有几个是虚君呢?而开国之君都是雄才大略,没有这个雄才大略他也开不了国,让他们当虚君可能吗?在中国的土壤上当时还产生不了,就是产生了,也会被部下给拱倒,根本就坐不稳这把椅子。别说是一个国家,就是一个小小的单位,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都会打它个头破血流。

政治学大师亨廷顿在《变革社会中的政治秩序》中有过这样的论述:

“不能想象,一个厉行现代化的君主——他曾竭力集中权力,不顾顽固派的强烈反对强行改革——会放弃自己的权力,自愿去充当摆设而没有实权。他会很自然地认为,他对于国家的秩序、统一和进步是必不可少的,没有他,似乎其臣民就会迷失方向。”

“任何一个厉行现代化的君主都可能具有同样强烈的父亲般的情感。”

所以说,这里既不是怀疑孙中山救国理想的赤诚,也丝毫不怀疑政治实践的残酷。出现这种情况,既是人性的必然,也是政治发展的必然。

换个角度来说,在皇权时代(包括皇权向民治转型的时代),只有皇帝凶巴巴的,有绝对的权力,才能镇住下面的封疆大吏不敢为所欲为,否则这些人就鱼肉人民。这就是马基雅维里说的,君主既要是狐狸,又要是狮子,有绝对的权威。你没看到下面的官员腐败时,谁来镇住他们?只有中央的权力直接插手才可以!电视里天天热播、让老百姓看的如痴如醉的汉武大帝、唐太宗李世民、唐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等,哪个不是有绝对权力?你冷不丁地让他们不掌权,就像兔子向老虎讲不要专横、要让兔子们也分点权力一样。

“朕即国家”,延伸下去,“老子的话就是法”,再延伸下去,“这个地方就我说了算”,再延伸下去,“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再延伸下去,“这个家就我说了算,我揍你个小兔崽子,让你顶嘴”……逻辑结构是一样的。

乌鸦落在猪身上,谁也别笑谁黑。

在中国的官场中,要是一把手不能行使领导的权力,这比在生活中说他不能行使男人的功能还让他受不了。

你可以说领导情商不行,你可以说领导德商不行,你可以说领导性商不行,但你就是不能说领导“官商”不行。

袁世凯要是三岁小儿溥仪也就算了,可他偏偏是一代枭雄,甚至可以说是那个时代的龙头老大。他不冲破这套制度是不可能的。

在权力场上,谁要是给领导身边硬性地安排个秘书,那都是犯了官场之大忌,坏了道上的规矩,这样制度化的、常态化的直接削权到一个曹操式的奸雄身上、古往今来在官场上的智商排名也不会排到前十名以外的袁世凯身上,这场架都是避免不了的。

更何况,孙中山当临时大总统时,没有实行内阁制;孙中山从临时总统位置上退下来了,临时调整为内阁制,这内外有别的两种做法,明显地给袁世凯穿小鞋了。

如果把你换做袁世凯的位置,你会乖乖地接受吗?

在政治斗争中,既要对于对手做绝,又不能做绝,这分别对应着两种不同的情况。在不能做绝的时候,就如《菜根谭》中说,径路窄处,留一步与人行;滋味浓时,减三分让人尝。咸鱼也能翻身,煮熟的鸭子都可能飞了,他不知道他的底牌多大,他的靠山是谁。在没有把握和机会置对手于死地的时候,大家一定在表面上要和气。对于对手做绝,是政治斗争的关键时刻,你握有了绝对的把握,以狮子搏兔、君临天下的态度,这就要让对手再也不能有翻身的机会。否则,打蛇不死,反被蛇咬。

袁世凯在车、马、炮、象、士、兵全在的情况下,你想一招将死他,除非老天爷帮你在他吃饭时噎死他,在他睡觉时一口气没上来憋死他。否则,没有可能将死对手,自己的王牌亮出来了,你就再也没有牌可打了。那就只能武力解决。

而且,从这个临时约法规定来看,对于总统权力的限制,远远超过了英、法国家的内阁制。规定一切国务员都得事先提交参议院、并得其同意后方可任命,参议院永不被解散等。

在老虎还没有被驯服、甚至没有被驯的时候,人们就充满无限期望地说:老虎啊,你来笼子里吧,你看,我给你设计的笼子有多漂亮!还是从美国进口来的呢!

老虎摇摇头,我不进去,你慢慢享用吧。

人们于是乎大骂:你这个禽兽,你这个没人性的东西……

真的不知道,是应该为人的天真感到悲哀呢?还是为老虎的不驯服而感到悲哀?

在政治较量时,你手中的武器始终是柄双刃剑,在你进攻的时候,要把各种可能条件全部考虑清楚,你认为自己出的是绝杀,但在你的对手面前,却可能会被轻松化解,这个时候,你就要有自己足够的防护力。如果没有这个免疫力和防护力,却拼尽全身之力上手就要一招制敌,你极可能被反弹回来的刀剑把自己碰伤,你的优势也就成了你最大的劣势!

思考之三:美国法律和制度是“O型血”吗?是万能输血者吗?放之四海而皆准吗?

如果结合具体国情再来思考,一部本应非常先进、领先时代意识潮流的约法,到底适合不适合中国的土壤。要回答这个问题可能比较难,我们毕竟远离了当时的历史现场,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我们不是民国中人,怎么知道约法到底适合不适合民国?因此,后来许多史家一直在思考、反复地追问另一个问题:美国的民主共和制适合今天的中国吗?那么适合不适合一百零一年前的中国?

退一步思考,即使美国宪法是万能血型,而临时政府又加进了“内阁制”这个法国式的体制构架,这又多了一种血型输入了中国。我们虽然不知道中国应该是什么血型,测不出来,但是,大致的会知道:应该与美国、法国的不太一样吧?

1789年的法国革命来看,它是受了1776年美国革命的直接影响,因此它想来个一步到位的,咔嚓一下把国王推向断头台,实行民主共和。从此以后,大家大打出手,拿破仑很快称帝,1848年法国革命再起,建立第二共和国,拿破仑的侄子再称帝,1870年法国又革命,建立第三共和国。81年间就是这么打过来的。

如此看来,制度安排如何,对于国家和社会稳定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古希腊历史学家、苏格拉底的弟子色诺芬在《苏格拉底回忆录》中说的一句话:“一切事物,对它们所适合的东西来说,都是既美而又好的,而对于它们所不适合的东西,则是既丑而又不好。”奥古斯丁更是指出:美在适宜;如鞋子适合于双足。

适不适合呢?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答案只会有一个。

思考之四:到底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还是用“上层建筑”来扭转“经济基础”?

历史学家唐德刚先生非常直接地指出了宪法运行的“社会基础”问题:两千年帝王专制的政治传统,决然不能转变于旦夕之间。因此,他袁世凯纵想做个真正的民主大总统,不但他本人无此智慧条件,他所处的国家也没有实行民治的社会基础。

唐德刚先生指出的社会基础问题,就像在新中国刚成立的时候,实现不了共产主义一样,在中华民国刚成立的时候,也不可能运行得了美国式的民主共和制。其实这也就是马克思早就提出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不是上层建筑来扭转经济基础。

此二者的关系,大家从小就烂熟于胸,在此就不多费笔墨。

  评论这张
 
阅读(551)| 评论(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