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125权力由分散向集中的集体转向(7)  

2013-07-01 06:39:14|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权力由分散向集中的集体转向(7

这里不妨再把孙中山日后的政治抉择先做一下简要交代。上世纪20年代前后,孙中山在总结经验教训、结合多年思考的基础上,正式设计了“军政、训政、宪政”的政治路线图。1923129日,孙中山于《申报》五十周年纪念专刊上发表《中国革命史》一文,称:“从事革命者,于破坏敌人势力之外,不能不兼注意于国民建设能力之养成,此革命方略之所以必要也。余之革命方略,规定革命进行之时期为三:第一为军政时期,第二为训政时期,第三为宪政时期。”

军政时期即“以党建国”的暴力革命时期,训政时期即“以党治国”的建设时期,宪政时期即“还政于民”时期。

鉴于辛亥革命后中国不仅没有走向民主共和、相反却走向了军事强人独裁政治之路的历史实际,孙中山认为其原因就在于“由军政时期一蹴而至宪政时期,绝不予革命政府以训练人民之时间,又绝不予人民以养成自治能力之时间,于是第一流弊,在旧污未能荡涤,新治无由进行。第二流弊,在粉饰旧污,以为新治。第三流弊,在发扬旧污,压抑新治。更端言之,第一为民治不能实现,第二为假民治之名,行专制之实。第三,则并民治之名而去之也。”

1924年孙中山发表了《国民政府建国大纲》,集中阐述了他三阶段的政治主张:“在军政时期,一切制度悉隶于军政之下。政府一面用兵力扫除国内之障碍;一面宣传主义以开化全国之人心,而促进国家之统一”;“凡一省完全底定之日,则为训政开始之时,而军政停止之日”;

孙中山认为:“不经训政时代,则大多数之人民久经束缚,虽骤被解放,初不了知其活动之方式,非墨守其放弃责任之故习,即为人利用陷于反革命而不自知。”

至此,我们才能明白,中国的政体选择,不应该用某个人或某个党派的私心来形容,在那选择的背后,是有一双巨手在拨动的,这双巨手就叫历史发展规律。在这片土壤,在当时的条件,只能诞生那样的产物。

再次引用伏尔泰的名言,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归根结底,大家可能不相信,支撑起这个政体的,是时代条件下的每一个人,每个人都有责任。

比如,我们都厌烦有权人滥用权力,可是当每个人遇到事儿时,我们先想到的是动用关系,而不是诉诸法律。社会是一个大的系统,每个人都是在推动系统运转的一个动力。

在这个系统中,换了你上去,也一个样。在一个腐败的系统中,你坐上那个位置,也一样贪;在一个集权的系统中,你坐上去,也一样集权,否则在那个系统中,你不可能生存下来。

如果不信,不妨亲自试试。

另外,对于各国应该采取什么政体、国家发展才能最好?政治学大师亨廷顿在《变革社会中的政治秩序》开篇第一句话,便开宗明义地指出:“各国之间最重要的政治分野,不在于它们政府的形式,而在于它们政府的有效程度。”这句话可以说是亨廷顿关于一个国家应该采取何种政体问题的总纲。

其实,比亨廷顿更早的晚清严复指出:“制无美恶,期于适时,变无迟速,要在当可。”只不过,中国人一直认为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而已。而严复的观点因为其太超前,在当时不仅不被人们所理解,还被当作保守、落后而遭到批判。

不管是亨廷顿还是严复,核心观点都认为:制度和政体,本没有善、恶之分,关键在于适合本国实际情况。只要那样管理有效,便是有效能的政体。

亨廷顿研究亚非拉国家实行改革或革命而不切实际地以欧美先进国家为模板之后,多数陷入了无休止的冲突、内斗甚至战争之中。他认为,与这些国家缺乏仪器、文化、教育、财富相比,他们面临更严重的短缺,那就是“缺乏政治上的共同体和有效能的、有权威的、合法的政府。”

只有有一套适合本国国情的有效的制度,政府才能享有公民的忠诚,从而有能力去开发资源,征用民力,创制并贯彻政策。

亨廷顿告诫各国改革者,传统的东西绝不能一笔抹杀,它们有着巨大的合理性和可资利用的价值。“传统性和现代性并非此消彼长的两个对立物,它们之间的关系是复杂而多面的,传统性不但具有顽固性,而且会吸收现代性的某些成分或层面从而获得新的生命力,譬如等级制度、种姓制度、家族因袭、裙带关系和门阀政治等就是如此。这些传统的东西实际上构成了相当多数新兴国家的特定国情。问题不是去消灭它们,而是借助它们来实现社会动员和整合,从而最终导致现代化。”

面对欧风美雨的冲击和洗礼,各后发国家力图走向现代化,这些国家中,日本是成功的典范,日本转型的最快,而日本的传统性保留得最完好。这恰好与政治学大师的观点合拍。

据《菊与刀》一书记载,19世纪80年代,宪法的草拟者伊藤博文公爵就日本目前遇到的问题,向英国学者斯宾塞求救。经过深入了解,在写给伊藤的意见中,斯宾塞写道,以大和民族的心理为核心的日本等级制,是其他任何国家都无法比拟的经济腾飞的基础。民众对“长辈”的尊重和服从,对天皇的绝对忠诚,这种无法撼动的等级关系是一笔可贵的资源,是日本政府应该加以引导和利用的,它可以为日本的复兴提供一个契机。

日本近代社会的发展,确实与此项重大举措关系很大。

明白了这些历史经验和政治学原理,此时再来反观袁世凯和孙中山在二次革命后的行为举动,相信定会更加客观、理性。

到底是用先验预设的抽象理论作为治国之道,还是从历史和社会客观实际出发而提炼总结出的经验理论作为治国之道,此二者哪个符合世情、国情、民情?读者心中自会得出答案。

  评论这张
 
阅读(764)| 评论(7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