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226倒是谁的错  

2014-11-25 06:53:49|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倒是谁的错

然而,孙中山把事情考虑得太简单了。

晚清著名谴责小说《官场现形记》的作者李伯元(李宝嘉)在其另一部名著《活地狱》中提了一句赤裸裸的名言:千里当官只为财!

用老百姓的话讲就是:没有好处,谁当官啊?

老百姓之言,话俗理不俗。百姓看到的是现象,但如果从政治学角度来进行一下分析,我们可以透过现象进行推理、并得出这样的结论:

当官追求的是“权力”,而当不上官的普通人追求的是“权利”。“权利”是平等的,“权力”是不平等的!在皇权社会中,在那个崇尚权力、以追求权力为事业成功标志的时代里,不可能实现人与人之间的真正平等。追求权力的背后,遵从的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所以,谁的地位越高,谁的权力就越大,拥有的特权就越多;所以,人与人之间不是追求平等的权利,而是想获得高人一等的特权、强权。权力就是他们的命根子。而狂热追求权力的现象背后,其逻辑其实是每个人在狂热地追求着“不平等”,从而成为人上人。即使有“良心”者,名曰有了权力之后可以为大家办好事,也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恩赐”状态。

孙中山满腔热血地到广东进行护法大业的时候,缺乏宦海经验的他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到来,让有些人很不高兴。孙中山想给人民以“权利”,但引起了追求“权力”者的抵触和反弹。

广东,是谁的地盘?是你孙中山的吗?

谁同意你在这里建政府、切蛋糕了?

你有什么资格来当老大?你有兵吗?有人吗?有钱吗?没兵、没人、没钱的“三无”人员,你愣充什么老大?

你没有兵,还敢在我的地盘成立政府,这不是当好靶子让北洋军前来进攻吗?到最后糟蹋的不还是我的地盘吗?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要搬个椅子当老大,还轮得到你吗?我们不会?

退一步讲,你占我的地盘当老大,我们有什么好处?

也就是说,护法军政府的成立并没有得到西南六省军人的支持!

因为,在陆荣廷和唐继尧看来,孙中山举旗的目的姑且不论,但手段却是再直接不过的了:无非就是借西南势力,对抗北洋势力!此乃借鸡生蛋、借花献佛的招式。

你孙中山没兵没钱,还想干这么大的事?假如成功了,功劳归你,费人费力的事归我们;假如失败了,你拍拍屁股走人,费人费力的事还是我们的。你以为你很聪明吗?

正因为这样,非常国会虽然一厢情愿地“选举”了唐继尧和陆荣廷为元帅,但是,云南唐继尧不理不睬,桂系陆荣廷更为冷淡。

非常国会选出唐继尧为元帅后,唐继尧直接拍电报过来告诉大家,我本事太小,资格太低,这个元帅我当不了,你们另请高明吧。

孙中山派章炳麟等人携元帅印前往昆明请唐继尧,唐继尧也不理。孙中山又任命唐继尧为川、滇、黔三省靖国军总司令,又把唐继尧手下的大将、滇军师长张开儒任命为护法军政府的陆军总长,唐继尧仍然不合作。

在非常国会选出陆荣廷为元帅的当天,陆荣廷也直接拍电报过来,明确宣布,我只支持黎元洪总统复职,反对另组政府。同时通电全国声明“以后广东发生任何问题,概不负责”。

对于连袁世凯都惧三分的陆荣廷,非常国会当然不敢闹翻和谴责。且于93日补作一项决定,迎接黎元洪南来继续执行职权,孙中山也通电表示迎黎的态度。

广东的地头蛇陈炳也特别强调,你们成立军政府,我不赞成,可我不干涉,但是你们休想让我的广东人民负担军政府和非常国会的经费开支!

正因为这些复杂的情况,护法军政府从一开始便矛盾重重,孙中山又没有自己嫡系的军队,更给段祺瑞执行既定的“武力统一”方针找到了直接的借口。

有人会疑惑,既然孙中山制订的约法是美国的泊来品,与中国的国情并不是很适合,且各省实力派都不遵守,那么孙中山为什么还要一遍遍地护法、甚至作为革命斗争的旗帜呢?

其实,如果说孙中山最初制订约法时,或许没有意识到这种“淮桔成枳”现象的话,那么经历了民国成立后这几年的折腾,孙中山自己也有所察觉,认为这个制度并不完美。但是,孙中山自有他自己的一番考虑:

“余对于临时约法之不满,已如前所述,则余对于此与革命方略相背驰之约法,又何为起而拥护之?此读者所亟欲问者也。余请郑重说明之……故《临时约法》者,南北统一之条件,而民国所由构成也。袁世凯毁弃《临时约法》,即为违背誓言,取消其服从民国之证据,不必待其帝制自为,已为民国所必不容……余为民国前途计,一方面甚望有更进步、更适宜之宪法,以代《临时约法》,一方面则务拥护《临时约法》之尊严,俾国本不因以摇撼,故余自六年至今,奋然以一身荷护法大任而不少挠。”(孙中山全集第七卷,中华书局1985年出版,第6970页。)

这收录在《孙中山全集》中的一段话,发表于1923年,里面有几个关键词,大家要注意一下。孙中山已经认识到了,这部约法,其实是“与革命方略相背驰之约法”,但因为这部约法是“南北统一之条件”、“民国所由构成也”,是民国建立的基本依据,所以才要一遍遍地护法,“拥护《临时约法》之尊严,俾国本不因以摇撼”,同时也希望有“更适宜之宪法”的出现。

虽说对这段话的理解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孙中山也基本上说出了当时的实情。

不适合国情,大家闹矛盾,这也算是情理之中的;而为了使国本不动摇,坚持护法,也是题中应有之义的。

这,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而是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冲突的问题。当然,这种冲突,对国家、对人民的影响,却是非常大的。

正如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说:“用一种不合理的新制度,去对付另一种不合理的旧制度所造成的弊端,这样不合理的制度空间越来越扩张。结果法治越来越不可能,人权越来越得不到保障,政府和人民之间的矛盾越来越严重,整个社会也越来越难以治理。”

这可能也是北洋这团乱麻缠斗得越来越紧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吧。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