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227府院再斗  

2014-11-26 06:43:52|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府院再斗

正如运动是事物的根本属性一样,斗争则是政治的根本属性。

如果要停止了斗争,政治也就不存在了。换句话说,只要政治存在,斗争就不会停止。

段祺瑞第二次组阁后,一心要完成他武力统一中国的梦想,在他看来,这将是在功业上能够超过袁世凯的唯一亮点。

要想统一,主要目标就是西南六省,以唐继尧和陆荣廷为首的两大山头。而今孙中山主动冒出头来,新立政府,那就顺便把孙中山也削平。

段祺瑞要武力统一中国,他还有一个没有说出的隐秘目的,就是借机削弱直系冯国璋的势力,因为段本身没有太多直接掌管的军队,而一旦说服冯国璋执行武力统一计划,那段祺瑞便会名正言顺地派直系人马冲锋陷阵,以直系制约西南的计划便可以实行,待到直系和西南打得筋疲力尽的时候,自己再出来收拾残局。

如果发动战争,离前线最近的恰恰是冯国璋在长江沿线的部队。

冯、段二人分任总统和总理后,为了重振北洋雄风,曾表示要互相尊重对方的权力。但二人很快就发现,这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根本不可能实现的幻想,也是一个真实的谎言。为了权力、为了地盘、为了人事安排等,作为内阁总理的段祺瑞总想总揽大权,而手握重权的冯国璋岂能甘当盖印机器?中国很快就陷入了新一轮的府院之争中。

对于这一问题的分析,传统的历史观是从权力争夺和个人品格(比如,认为段祺瑞刚愎自用是主要原因)角度来切入的,其实已经落入了就事论事的窠臼。

因为,从袁世凯总统与唐绍仪总理的不和,到黎元洪总统与段祺瑞总理不和,再到冯国璋总统与段祺瑞总理的新一轮不和,这绝不是个案,也绝不能为了解释的简单直接一目了然,而斥之以某个人的权力欲来解释,这个问题的根源,仍在于总统制下设总理制这种不伦不类的体制所导致。

这一体制说白了,就是让人打架的体制安排!

这一体制的要害,就是让二把手凌驾于一把手之上。

这一体制是典型的理想主义,它希望一把手和二把手能老老实实地在划定的圈子里用权,可是,这不仅是幼稚的想法,而且是愚蠢的想法,更是不着边际的想法。

由于这一体制的理想主义安排,它就必然带来现实主义的打架后果,换了任何人上来都会是如此结果。如果单纯指责某个人(如袁世凯)权力欲过强,或指责某个人(如段祺瑞)刚愎自用,那不仅没有抓住问题的实质,而且是典型的“双重标准”。

袁世凯时期是总理干不过总统,所以就指责作为总统的袁世凯权力欲强?那么黎元洪时期总统干不过总理,按正常来说,人们应该高兴才是呀,最初设计内阁总理的时候,不就是为了限制总统权力的吗?为什么反过来骂段祺瑞而不责黎元洪?这不是判断问题的双重标准吗?

权力主要掌握在总统手中时,大家骂了一百年;权力主要掌握在总理手中时,大家仍然骂了一百年!静心想一想,大家到底在骂什么呢?按照这个逻辑来看,全世界谁坐到这个位置上来都不对,只有骂人者才是绝对正确的了!

难怪尼采曾说,这世上没有真理,只有解释。一切都按有利于自己的方向进行解释。

记得在2007年第22期《读者》杂志中登了陶短房的文章《为什么总有人那么偏激》,里面对此种不负责任的谩骂行为提出了批评:

“事实上,做一个偏激的挑剔者的成本是最低廉的:第一,不需要真正了解历史,只需记住几个口号;第二,不需要思考、分析和辨别,只需不断重复那几个口号;第三,不需自己动手做什么,只需反对别人做任何事,可以说要多容易有多容易,但他们对历史真相的贡献,却永远比不上实干者万分之一。当前有些人姿态偏激、语言激烈,动辄指责别人‘卖国’‘汉奸’,或对一些干实事的人横加挑剔、百般攻击,其实他们根本没弄清事情的原委,也不懂得什么才是真正的民族利益,更不见他们自己为澄清历史真相、捍卫民族利益做哪怕一点点有价值、经得起时间和历史考验的事情。”

所以,府院之争的问题,不是通过骂人就能解决的,也不是更换一个总统或是总理就能解决的,根本问题就在于体制安排出了大问题。

我们今天回望历史时,争论谁对谁错已经没有意义,重要的是对当时的事件要进行客观而理性的思考,以后不至于走弯路、或尽量少走弯路。因此我们必须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当乱象频仍时,我们要不停地反观,查找并思考到底是哪个环节的设计上出了大问题,才导致了如此乱局,这才不至于陷入就事论事的狭隘陷阱。

记得战略管理学家魏斯曼说:“一个问题的解决,总是依赖于与问题相邻的更高一级问题的解决。”也就是说,问题决不可能在它出现的那一层面得到根本解决。“很多时候,我们遇到一些问题不能解决,并非因为下的功夫不够,而是习惯性盯着问题本身,却未意识到要着力于解决问题的更高一级。”

打个比方,日本“311地震”时期,不知是哪里传出的思想理论,引起举国上下的普通百姓哄抢食盐,一时之间,连咸鱼都抢光了。可是,如果逻辑地思考一下,即使发生了灾难的后果,难道家里只拥有食盐就能生存了吗?到底是“民以食盐为天”还是“民以食为天”呢?其实“更聪明”的想法,应该是抢方便面才对,既有了“食”,又有了“盐”,一举两得,更是从“更高一级”站位来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的途径。

一定要记住哦!

明白了这个体制问题和产生问题的“土壤问题”,再回头来看民国时期的府院之争现象,或许更能抓住问题实质了。

军队,对于国家政权来说,它是稳定的基石;而对于别有用心的人来说,它也是自己生存的命根子和向别人叫板的本钱。抓住军权,不管是对一个聪明的领导者,或是对于军阀,都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

冯和段结成搭档后,如果按照体制构架,应该是“总理负责制”,对于这一点,冯国璋可以心理也有一定准备,毕竟他非常了解段祺瑞的行事风格。但是在对于军队的控制方面,二人却谁也不肯让步了。内阁总理段祺瑞长期把持民国的陆军总长位子,对军事大权看得非常重。而冯国璋以前长期执掌禁卫军,对军权的理解更是不言而喻。

冯国璋就任不久,就提出要在总统府设立“统率办事处”,这实际上就是想恢复袁世凯时期的“大元帅陆海军统率办事处”,要把军权集中在自己手里。――所以,我们不要骂袁世凯,屁股决定脑袋,谁坐到那个位置,都会思考军权问题的。

段祺瑞一听就恼了,立时想起袁世凯怎么用这个机构剥夺自己兵权的事了,因此坚决反对,誓死不从,这是根本性的原则问题。

冯国璋一看段老虎反应这么强烈,口气上先软化了,让人捎口信来说:请芝泉不要多心,总统毕竟是军队统帅嘛,对军事不闻不问,那岂不是失职?

段祺瑞也不是不给面子的人,看冯国璋比较心平气和,而且也有一定道理,便也耐心地坐下来,与冯国璋协商这件事。

经过双方协商,两个人对府院的权限作了进一步规定,内阁必须定期向总统汇报军务,阁员有义务接受总统的质询。

然而,总统、总理的府院之争,既然是个制度性的问题,那它就绝不是通过一两件事就能彻底解决的,双方更大的冲突还在后面呢。

段祺瑞想武力统一中国,但动机又不纯,想趁机削弱直系力量。冯国璋的智商也不低,他完全能看得出段祺瑞的招数,哪招是虚的,哪招是实的,他非常清楚。

更何况,纯从技术操作层面来说,你段祺瑞提出的主张要是实现了,受益最大的当然是你,功劳轮不到我冯国璋,我忙乎半天岂不是替他人作嫁衣裳?所以,你提“武力统一”,我就提“和平统一”,看谁的支持率更高?

不用想,西南军阀实力再强,也强不过北洋军呀,如果真刀真枪地干起来,双方付出极大代价之后,最后的胜利肯定是北洋军的。

鉴于此,冯国璋的“和平统一”肯定会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这样,在谋略上,老冯就先胜了一筹。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