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216张勋复辟(六)  

2014-11-03 06:43:45|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勋复辟(六)

张勋给黎元洪的三天期限已到,但张勋为什么没有立刻冲进京城呢?他也在权衡啊,这一步一旦迈出,那无非就是两个结局,成功的话皆大欢喜,不成功的话就是遗臭万年。

事情经常会这样:看热闹的人不怕事儿大。如果有人要跳楼的话,下面可能会引来一群人围观,打口哨,喊着赶紧跳呀,赶紧跳呀,光说不练假把式,我们等得好辛苦,我们等得好着急……

黎元洪三天没签,张勋举棋不定,看热闹的督军团们开始嘲笑张勋了:你这是雷声大、雨点儿小啊,带着这么多人浩浩荡荡地杀到天津就不敢动了,这么些人居然吓不住一个赤手空拳的总统,你这还能当武林盟主吗?你很像武林“萌”主哦……

张勋脸上挂不住了。算了,事情都走到这一步了,即使前方真的有陷阱,可自己的意图和目标已经大白于天下,干与不干都是一个结果。不等了,杀进城去!

12日下午,黎元洪接到天津传来的消息,说张勋已经不能再等待,当天晚上如果解散国会的命令不发表,那么他就带队回徐州,任由独立各省军队自由行动,他将不再负调停之责。

黎元洪立刻召开紧急会议,会议从晚上一直研究到后半夜,也没想到办法。

身为一国元首的黎元洪是又想哭,又想笑,于是,他就在哭笑不得之中,又堆起笑容,求起了北洋之龙王士珍。希望王士珍以京津警备总司令的名义,“劝”国会自动休会。

这回,轮到王士珍哭笑不得了。原来“哭笑不得”也能传染。王士珍说,我没有这个权力,也没有这个先例,还没有这个义务,更没有这个心情。

黎元洪说,那你就帮我个忙,代理一下总理如何?这样就有“权”副署了。

王士珍急了,你要再这么缠着我,我就辞职,什么我也不管了。

就在黎元洪彻底无望的时候,一个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传到了总统耳朵里:“好,我就来替总统解围,副署这道命令吧!”

真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呀。

黎元洪惊喜地抬头寻找声音的来源,原来是步军统领江朝宗。

步军统领怎样能够副署总统的命令呢?这很简单,只要任命他为代总理不就得了吗?

绝处逢生的黎元洪,简直都想给江朝宗作揖,你可真是及时雨江朝宗啊。

黎大总统抓紧时间,一气呵成,一连发表了派江朝宗代理国务总理和解散国会的两道命令。

此时,天已大亮。那不要紧,日期可以往前提一天嘛,这并不算超出张勋的最后通牒。

这样,总统令正式签发了。

黎元洪在总统令中绕着圈子为自己辩护了半天,说明时局的艰难,说明自己的为难。然后,很巧妙地指出,现在两院议员纷纷辞职,开会也不足法定人数,这无以慰国人之期望。所以,“本大总统俯顺舆情,深维国本,应即准如该督军等所请,将参、众两院即日解散,克期另行选举,以维法治。此次改组国会本旨,原以符速定宪法之成议,并非取消民国立法之机关,邦人君子,咸喻此意!”

江朝宗虽然打肿脸充胖子,但也怕挨骂啊。他在副署完命令后,赶紧通电辩解:现在时局乱到这样,总统为国家这么呕心沥血,我也尽到我的一点责任。我是为了国家安全稳定,才走出解散国会这一步棋的。

不过,尽管黎元洪费尽心思忙乎半天,但是,实际效果,却根本不起作用,因为张勋给黎元洪提出的问题,绝不是你总统解散国会就能解决得了的。

张勋的目标只有一个,复辟。不管你做什么,他还是这个目标,复辟。

紧接着要发生的事,对于黎元洪来说,其实就是自己的防线被撕开一个大口子,很快就会全线溃退;对于张勋来说,那就是“步步为营,得寸进尺”。

614下午,张勋偕同李经羲、张镇芳、段芝贵、雷震春等人,乘专车到了北京城。张勋对黎元洪说,大总统你可看仔细了啊,看老夫的手段如何。

国会解散了,黎元洪更加被动了。只不过,黎元洪已经别无良策,只有死马当做活马医,就要看张勋怎么进行“调停”了。

为了巴结张勋,黎元洪在场面上做足了功夫。列队迎接,黄土垫道,军警戒严。更加难以置信的是,黎元洪居然打开中华门迎接张勋。

中华门,就是皇城的正南门,最为尊贵的“国门”。

在北京顺着皇城的中轴线,从南往北依次为,永定门,前门箭楼,正阳门,中华门,天安门,端门,午门,紫禁城。也就是说,其位置在在正阳门北侧,现人民英雄纪念碑南边、毛主席纪念堂一带。此门曾是明清两朝的国门象征,平常日子不得开启。

从民国成立以来,中华门为了迎接贵宾只打开过三次:第一次袁世凯迎接南京政府派来的宋教仁等五专使,第二次迎接孙中山先生,这是第三次。

也就是说,黎大总统本人都没有走过此门。

头戴瓜皮小帽,脑后拖着大辫子的张勋,大摇大摆地从此门走了过来。

这一天,大概是张勋个人声望到达顶峰的时候。

不过,谁都知道,孔雀开屏的时候,它的屁股也会露出来。

黎元洪就是热脸贴上了张勋的冷屁股。

黎元洪给了张勋这么大的面子,张勋却根本不买帐。黎元洪本想把张勋迎到公府,好来谈论公事,可是张勋却直接回到了自己在南河沿的私宅。只说自己风尘劳顿,要回家休息,其他的事第二天再说。

15日的一大早,黎元洪就派夏寿康等到张勋的府上邀请。张勋架子端得足够大,一直折腾到上午9时,这才乘着汽车出来。

不过,他出来的第一站,仍然不是总统府,而是拜访了北洋元老王士珍,而后才驱车来到总统府。这个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尽管黎元洪把北洋元老王士珍、名义上的总理李经羲、临时代理总理江朝宗邀来作陪吃饭,但张勋在席上仍咄咄逼人地抛出了解决时局的五条办法:

一、组织责任内阁;二、召集宪法会议;三、改良国会规制,减少议员名额;四、赦免政治旧犯;五、摒退公府佥壬。

张勋还在口头上补提了三个条件:

一、请将优待清室条件列入宪法;二、请订孔教为国教;三、请批准定武军(辫子军)增招军队二十营。

黎元洪一面小心地陪护着这位大爷,一面也提出了自己的四项条件:

一、独立各省取消独立;二、天津总参谋处撤销;三、各省军队撤回原防;四、各省不得扣留中央税款。

措词平淡的四项条件,其实也不简单,明摆着是伸手向张勋和督军们要政权、军权和财权。

自己没有军权,还想迫使别人交出军权,黎元洪真是傻得可爱。

见完总统之后,老张又“堂堂正正”地乘车到清宫,拜见溥仪,行了跪拜大礼,奴才恭请圣安。溥仪赐座,并赏其在紫禁城骑马。此间张勋对溥仪又说些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随后,老张又来到东交民巷使馆区,遍访各国公使。

黎元洪对张勋演的这出戏,时而明白,时而糊涂;时而开心,时而揪心。看起来,张勋遍访要员,拜会外交使节,是在为了时局调停?可他拜见溥仪干什么?黎元洪哪知道,张勋在同时玩着明、暗的两手棋。

表面上,张勋是在尽力解决时局,在总统、总理、各省督军之间穿梭,而私下里,他却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复辟大业。他进京可不是为了黎元洪的座位稳定来的,而是为了爱新觉罗的江山来的。张勋心中知道哪个是主要目标。

所以,就在王士珍、江朝宗鼓动徐世昌、段祺瑞等人通电要求各省取消独立,大家的眼球都在盯着这些事的时候,张勋却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加紧做好复辟的最后准备工作。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