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217张勋复辟(七)  

2014-11-05 06:46:09|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勋复辟(七)

《孔子家语·相鲁》中说:“有文事者,必有武备;有武事者,必有文备。”用民间的俗话讲,是既要有打手,又要有吹鼓手;用革命术语讲,是既要有枪杆子,又要有笔杆子。

复辟帝制这么大的事件中,以张勋为代表的武的角色已经呼之欲出了,那么,文的角色还没露面。这个神秘的幕后人,会是谁呢?

1917628,一列由徐州开往北京的火车缓缓进站,一位衣着朴素、戴个草帽、打扮得像个农民模样的人,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走出了火车站。而任何人也想不到的是,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康有为。

南海圣人康有为潜入京城做甚?

我们看他到哪里去,就知道他要干什么了:马车直接把康有为拉到了南河沿张勋私宅。

原来,康有为也是来参与复辟的!他就是这出复辟活动中的“文”的角色!

此前,康有为不仅通过弟子潘博从中牵线,而且康有为本人也已经在徐州张勋府上住了半年了,两人秘密筹划复辟大业。真是一文一武、珠联璧合。

吹喇叭、抬轿子的人都请来了,接下来,该做的事,就做了吧。

630傍晚,张勋与刘廷琛潜入清宫,与溥仪的师傅陈宝琛密谈,安排了复辟的具体步骤。

为了迷惑外界,张勋研究完大事后,又非常从容地赴江西会馆观看了梅兰芳的大戏。

台上的戏曲闭幕了,台下的大戏正式拉开了帷幕。

张勋回到住所,立即命人把京津临时警备总司令王士珍、副司令江朝宗和陈光远、以及京师警察厅总监吴炳湖“请”来议事。江朝宗和王士珍已知情况不妙,因为守门士兵接二连三地打电话汇报,外面的辫子军不停地在叫城开门。这时,张勋派来催驾的士兵已经到了,还没等王士珍和江朝宗琢磨明白是怎么回事,士兵就用汽车把他们俩拉到了张宅。

张勋在处理这件事上并不糊涂,他知道控制了防卫京城的王士珍和江朝宗,那么北京内城的大门也就打开了。只要辫子军进得城来,大业就即将完成。

因此,张勋在逼着王士珍和江朝宗下令开城、迎辩子军进城之后,随即宣布:“本帅此次率兵入京,并非为某人调解而来,而是为了圣上复位,光复大清江山。”并厉声质问,有不同意见的请站出来。

王、江、陈、吴四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事件弄得心惊肉跳。

王士珍问了一句:“各省及外交部接洽过吗?”张勋回答:“外交确有把握。冯国璋、陆荣廷均表赞意,并有电来催。各省督军也一致拥护。”

不过,张勋的话,骗别人或许可以,但对于北洋之龙王士珍来说,就不一定奏效。以王士珍的识见,通过段祺瑞躲在天津悄悄运作之事,他应该能猜出自己的这位师弟在下什么棋。静观其变吧,王士珍默不作声了。而在外人看来,王士珍自己的举动也是非常奇怪,他管理下的京城警察队伍不比辫子军要少,但没进行抵抗,只是眼睁睁地看着辫子军胡作非为。

71凌晨,张勋身穿朝珠蟒服,带着康有为、王士珍、江朝宗等人,入宫奏请溥仪复辟。正戏终于开演了。

人们常说,中国人很谦虚。这一点首先从《周易》六十四卦中的“谦”卦就能看出来。六十四卦中,各卦各爻基本上没有绝对的吉凶,多是吉藏凶、凶藏吉。但是唯有“谦”卦例外,六爻皆吉。所以才会有“谦受益”的成语。

而历来领导者在吹鼓手的鼓动下,又是最深明“谦”道的行家里手。君不见,《三国演义》中,曹操受王爵之时,推辞了三次,而皇帝的诏书却不许,非授不可,曹操这才受了王爵;曹丕秉承了他老子这一谦虚的美德,逼献帝下诏让位时,却在司马懿、华歆、贾诩等的指点下,死气白咧地推辞三次,然后才接受了禅让大位。司马懿说的最明白:“虽然诏玺已至,殿下宜且上表谦辞,以绝天下之谤”――谦让几次,就是为了做给老百姓看的,以免人说长道短。曹皇帝并从这件事中明白了几千年史书记载的尧舜禅让之事,恍然大悟地说:“舜、禹之事,朕知之矣!”

其实,早在曹丕之前的韩非就在其《韩非子?说疑》中已经颠覆了人们心目中的三皇五帝形象,说得更是直接:“舜逼尧,禹逼舜,汤放桀,武王伐纣,此四王者,人臣弑其君者也,而天下誉之。”韩非子认为三皇五帝禅让之事也是逼出来的,不是真让的。难道他们是“被”谦了?

据载,当时张勋劝溥仪复位时,溥仪也很“谦虚”:

“(五年前)隆裕皇太后不忍为了一姓的尊荣,让百姓遭殃,才下诏办了共和,谁知办得民不聊生……共和不合咱的国情,只有皇上复位,万民才能得救……”

12岁的溥仪在“末代帝师”陈宝琛的指点下谦让地说:“我年龄太小,无才无德,当不了如此大任。”(镜头蒙太奇一下:曹丕辞让帝位时就“自称德薄,请别求大贤以嗣天位”。)

张勋立即赞颂:“皇上睿圣,天下皆知,过去圣祖皇帝也是冲龄践祚嘛。”

溥仪便连忙按照陈宝琛的嘱咐说:“既然如此,我就勉为其难吧!”

《三国演义》中,这样反复推辞的事件能发生十余起,弄得毛宗岗也懒得一一注评,索性一言以破之:“辞之愈力则受之愈稳。大英雄人,往往有此算计,人自不知耳。”

像溥仪这样推辞一遍就接受的事,已经是非常少见的了。

于是,12岁的溥仪又当上了“大清帝国”的皇帝――你还别说,大清朝的末代皇帝溥仪还真有皇帝“命”:清末当一次,被张勋推出来当一次,后来的伪满洲国也是溥仪上位。

张勋通电全国,希望参加徐州会议的督军团赶紧来响应他这个武林盟主的号召。同时溥仪也发布“即位诏”,宣称自即日起“临朝听制,收回大权,与民更始”。并恢复宣统年号,改民国六年七月一日为宣统九年五月十三日,通电全国改五色旗为黄龙旗。

71早晨,北京街头的警察挨家挨户地敲门,命令悬挂黄龙旗。一时之间,黄龙旗店供不应求,许多居民只好先用纸糊的旗子来应付“检查”。成衣店里赶紧缝制蟒袍朝服,没有发辫的赶紧去戏班子找,有的人家把前几年剪掉的辫子偷偷保存起来的,这回派上了大用场,也有的用马尾制作假辫子。这让商人们大赚了一笔。

与此同时,溥仪还颁布了若干早已准备好的“上谕”,对有关人员进行封官赏爵。

封现任大总统黎元洪为一等公;封复辟的大功臣张勋为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内阁议政大臣;封冯国璋为两江总督兼南洋大臣;封徐世昌为弼德院院长,康有为当副院长;陆荣廷为两广总督;曹锟为直隶巡抚,张作霖为奉天巡抚……

也就是复辟这天凌晨,黎元洪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张勋就派代表前往总统府,带着小皇帝赐封黎元洪一等公的诏书和康有为预先代写的“黎元洪奏请归还国政”的奏折,叩开了总统府的门,请黎元洪在上面签字。

黎元洪终于明白什么叫“如梦初醒”,终于明白什么叫“引狼入室”,终于明白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以前他不明白,但耐心的张老师让他细细地学习体验一番。

搞政治的人最怕自己被对手涮,那样显得自己“玩不过”人家,智商严重偏低。这是极伤自尊的。

黎元洪羞愤交加,他“黎菩萨”的老毛病又犯了。在严厉训斥来者之后,索性闭上眼睛,既不签字,也不说话。

来人只得悻悻而去。

免除段祺瑞总理职务后,眼见着局势一天比一天乱,自己还无力摆平,黎元洪知道闯了大祸,但直到71日这天,他才真正知道自己的祸闯的到底有多大。

借用胡兰成的一句话就是:“如内丹未成,未能变化游戏,却走火入魔,诸邪纷乘。”这几句话用来形容此时的黎元洪,可真是太形象了,真是“内丹未成”导致了“诸邪纷乘”。

黎元洪紧急派人前往天津,问计于张国淦。

张国淦劝总统:民国是您首创,现在一招出错,致使民国中断。为今之计,能够收拾局面的,还得是袁总统身边的两员大将――冯和段。因此最好的办法是请南京冯副总统代行总统职权,同时起用段祺瑞,责成他出师讨逆。他们出手,必能成功。一旦成功,这运筹帷幄、遣将用人方面,自然少不了您的功劳。不然的话,恢复民国的功劳就是段总理一个人的。希望您不要囿于成见,放下身段,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吧。

黎元洪琢磨了一下,终于明白过来了。

为了挽回自己的清誉,不至于成为历史的罪人,自己收拾不了请来的这位魔王,那不等于别人也降伏不了。我请不来南海观世音,我还请不来降龙罗汉吗?

抱定了这个想法,黎元洪不再犹豫,决不能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6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