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239奉系崛起(二)  

2014-12-10 06:50:55|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奉系崛起(二)

张作霖得到任命状,心中窃喜的同时,他在盘算着怎么处理好与冯麟阁之间的关系,让他接受自己奉天王的地位。

张作霖演戏上瘾了,找到演戏的窍门了,而且自己是导演兼演员的那种大腕儿。他决定继续演下去。

张作霖召集了一帮绿林朋友聚会,宴会上痛哭流涕,对灯发誓,说自己绝无私心。袁世凯这样安排,一定是段芝贵使出的离间计,让我和冯麟阁大人二人不睦。

为了表明自己心迹,张作霖马上派人向北京发报,自己坚辞不受,力荐冯麟阁任盛京将军。

张作霖的表演,蒙蔽了绿林朋友,但骗不过袁世凯。袁世凯暗笑,这小子,平常老来送礼,不就是要当奉天王吗?现在居然装模作样地坚辞不受?我要是真的把这个位置给了冯麟阁,你小子不得闹到天上去才怪,说不定捅什么篓子呢。

既然你想玩儿,那老子就陪你玩儿玩儿。

袁世凯回复,不准,请执行命令。

张作霖一看,老袁不愧是老袁,真是只老猿,真明白俺的心思。那我再推辞一次,把戏做全。张作霖又推辞了一次,老袁照例回复,不准。

绿林的弟兄们都看不过眼了,既然总统主意已定,您就当这个盛京将军吧。

面子功夫做足了,上边、下边都有交代了,张作霖这才坐上这个将军宝座。不过,冯麟阁拒不合作,仍然是个麻烦事儿。张作霖派吴俊升和马龙潭两位镇守使去劝说冯麟阁屈就军务帮办,但冯根本就不见。

张作霖很是恼火。

然而,张作霖就是张作霖,他咬咬牙,自己的目标远不是这个奉天王,小不忍则乱大谋,继续忍耐,继续演戏。不管怎么说,自己已经是奉天省的一把手了,自己的头越低,忍的越多,越显出自己的胸襟和气度,获得的道义支持就越多。你冯麟阁越傲气,世人眼中所见的,你的胸襟就越窄,气度就越小。

想那舞台上,蔺相如的资历浅,头也压得最低,那又怎样?不照样是上卿、宰相么?宰相肚里能撑船嘛。

你冯麟阁想闭目养神?那我就多给你上点儿眼药。

就这么办!

第二天,张作霖换上便服,亲自登门拜访冯麟阁,面对着冷冰冰的冯麟阁,张作霖低声下气地说了许多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话。

冯麟阁只是冷笑,他再也不上张作霖的当了。他向张作霖提出自己就职的条件:要另设军务帮办公署,其组织和军务督办公署一样,要有骨有肉,设参谋长及四课,编制和经费也要完全相同。

张作霖没办法了。一来这个要求确实过份,二来自己也决定不了。张作霖只好向袁世凯请示。

袁答复张说:“成立帮办公署于体制不合,未便照准,但军务帮办办公费准月支15万元。”不过冯麟阁根本就不接受,还率兵返回了自己的原防广宁。看来,张作霖此次把他耍的太伤自尊了。

如果袁世凯在年轻精力充沛时,还能出手摆平这件事,但此时袁世凯已经焦头烂额,重病上身,无力来管东北之事,让张和冯二人自己处理吧。

因为冯麟阁的势力与张作霖不相上下,张作霖不敢轻举妄动,只好继续施展忍者神龟的本领。张作霖派二十五旅旅长孙占鳌带现款30万元和大批礼品,到冯的驻地广宁犒军,恳请冯回省城就职。

冯麟阁回来了,不过却是率领马、步、炮兵五个营耀武扬威地回来的。

张作霖以为冯麟阁回心转意了呢,赶紧来二十八师拜访,并邀请冯晚上到张的将军署赴宴,为前辈接风洗尘。

冯麟阁根本就不来。一则,如果来了,就等于承认张作霖的地位了;二则,怕张作霖这小子使坏,当年杜立三就是被张作霖设鸿门宴砍了脑袋。

张作霖见冯麟阁拒不出面,索性不生气了。为了继续陷冯麟阁于不义,张作霖大张旗鼓地让人把酒席从将军署抬到二十八师,并出钱召歌舞伎助兴。冯麟阁仍然不为所动。

你爱动不动,反正俺老张做的一切,外界都看见了。不管怎么说,俺是国家正式任命的奉天一把手。

不过,从道上规矩来说,冯麟阁的表现确实自陷不义了,而张作霖给外界看来是仁至义尽。有的人开始埋怨冯麟阁“不懂事”、“倚老卖老”了。

从面子上来说,张作霖是越来越低了;但从政治上来说,张作霖是越来越高了。张冯二人之间的斗法,已经开始见出高下了。

但冯麟阁仍然继续在给自己的政治上“减着分”。

此次回省城,冯麟阁要财政厅拨给他50万元现款,作为二十八师的军费。仍然要求在北镇设立他的帮办军务办公署,所需财物一律由奉天将军拨付。然后自己又离开省城、跑回北镇去了。

张作霖还不生气,他知道,冯麟阁已经输了。为了让他继续输下去,张作霖命人大肆修缮二十八师驻省办公处,办公条件和自己一个样,然后派人请冯麟阁来省就职。

66,就是袁世凯归天这一天,冯麟阁带大队人马回到省城。向张提出了三个“起码”条件:(一)帮办的权限和盛京将军完全相等。(二)全省用人行政彼此互相咨询。(三)财政厅指拨20万元为第二十八师添购飞机之用(原索50万元)。

张作霖又来拜访冯麟阁,可是冯已经挡驾不见了。张作霖忍无可忍,向北京发报,自己要求辞职不干了。

但这个时候,正是袁皇帝归天之时,已经无人理会东北了。

北京的主人,换成黎元洪和段祺瑞了。

趁着黎段二人争夺权力、无暇顾及东北,冯麟阁再次向张作霖提出条件:

(一)用人行政需征同意;(二)奉天军政各费,不许超出预算,万不得已时须协同办理;(三)张作霖亲率廿七师全体营长以上的军官齐赴廿八师办公处正式道歉。

冯麟阁原以为自己提出的条件比较苛刻,张作霖不会同意,结果没想到,张作霖听到奔走在他们二人之间调停的吴俊升汇报后,小眼睛眨巴眨巴,说:“一切照办”。

你越不给我面子,我越多给你面子,不仅让弟兄们觉得是我委屈了,而且拉上弟兄们一起来受委屈,看到最后谁挨骂。不要忘了,从行政上,俺老张才是老大,你只不过是摆老资格。

张作霖亲率二十七师营以上军官到二十八师登门道歉。

这下子,轮到冯麟阁慌乱了。不管怎么说,自己的这个要求有点儿过分,让绿林同道中人怎么看呢?伸手不打笑脸人嘛,冯麟阁这才手忙脚乱地出迎,冯张之手握在了一起,面子上的事,算是缓和下来了。

由于此时北京换了主人,张作霖和冯麟阁下半场的争斗,一方面由公开转到了“地下”,另一方面演变成了府院之争的加长版。

威猛先生冯麟阁打了几次刚猛的少林拳,却都被张作霖运用太极手法以柔克刚地化解了。冯麟阁不好明着打架,于是就暗地里使劲儿。

冯麟阁回到自己的驻防地广宁之后,把张作霖委任的各县警察队长,一概拘禁起来,要他们交代花了多少钱买来的官儿,不说就皮带蘸盐水伺候。打得这群警察队长鬼哭狼嚎,乖乖签字画押。

冯麟阁以此为证据,向北京告状,要求追究张作霖责任。北京的段祺瑞和黎元洪上任伊始都无暇顾及,冯麟阁就要挟自己和二十八师全体将士要“总辞职”。

张作霖问冯麟阁,你到底要什么,说吧。冯麟阁说要以军务帮办的身份兼奉天省长。

一山不容二虎,张作霖的忍让也是有限度的。你要是当省长了,手底下还有一大股军事力量支撑,那还有我老张的好日子过吗?

张作霖知道,这件事要真正解决,单靠自己是不行了,还得有北京的靠山伸手。张作霖思考了一下,决定向北洋之虎段祺瑞求援,希望他来摆平这件事,好尽快稳定东北。

段祺瑞根据以往与张作霖打交道的经验,决定支持张作霖。于是,他想面召冯麟阁进京商议,但冯麟阁深知“鱼不可脱于渊,猛虎不可出于山”的道理,对段的命令不理不睬。

段祺瑞也很头疼。

段祺瑞想到让张作霖和冯麟阁的老领导、曾任过东北总督的赵尔巽出面调停,可白胡子老赵到东北后,发现当年这两个小老弟已经羽翼丰满,不再听自己招呼了。他所开的调停会,不是冯麟阁拂袖而去,就是张作霖当面蹦高高。

唉,段总理呀,老夫朽矣,天下是年轻人的啦。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