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240奉系崛起(三)  

2014-12-11 06:51:04|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奉系崛起(三)

连政坛前辈、曾当到总督位置的赵尔巽都认为长江后浪推前浪,自己要被别人拍死在沙滩上,那么,张作霖此人到底有何过人之处呢?

古人云,立非常功业之人,必有其非常过人之处。张作霖,一介武夫,又非小站练兵出身,不是袁世凯的嫡系,文不过三个月私塾,武不过保安队长出身,基层工作经历就是土匪,他却能崛起关外,在后袁世凯时代“三分天下”有其一,甚至问鼎中原,绝非等闲之辈。

对于张作霖的评价,世间众说纷纭,晚年张学良认为他是有雄才而无大略。老张到底有没有雄才大略,自然是见仁见智,但有一点要明确,老张虽然不比北洋龙头袁世凯那样开创时代,纵横捭阖,但其治疆治民的本领也大有过人之处。特别是他在主政奉天时的招揽人才,组建班底,整顿财政,加强军力……一招一式,很有章法,已经让时人和后人刮目相看了。这也标志着张作霖从最初绿林招安时以“升官发财”为目标向以成就一番事业为目标的转变。

这里主要介绍一下老张是怎样招人用人的,从这个侧面来思考一下老张是怎样在关外崛起的。

张作霖主政奉天后,励精图治,招揽人才。他虽然读书不多,但也拉出了刘邦得天下后重用书生陆贾的派头:马上得天下,不可以马上治之。必须要有视野宏阔的知识分子来辅佐。他手下的人才很多,有“绿林派”,也有“学院派”;有“老人”,也有“新人”;有“文治派”,也有“武功派”;有国内的,也有留洋的……

历史学家金毓黻在《张作霖别传》中记述张作霖在当上督军后对亲信说的话:“吾此位得自马上,然不可马上治之,地方贤俊,如不我弃,当不辞卑辞厚币以招之”。这就表明了老张的态度,只要各位人才不是看不起俺老张没文化,那我不惜低头、说小话、花重金来招揽人才,共成大业。这比那种自认为是“领导”的人,说出“离了谁地球都一样转”的浅薄、狂妄、无知而蛮横的话,其胸襟和气度要强之百倍千倍。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叫王永江的人进入了张作霖的视野。

王永江(1871-1927),字岷源,号铁龛,大连金州人。王永江是张作霖奉系军阀智囊团里不可或缺的重要成员,不仅是理财高手,而且是著名学者,又通政治,是不可多得的钻石级人才。在张作霖主政期间,王永江曾出任警察厅长、财政厅厅长、东三省官银号督办、东北大学首任校长、奉天省省长等职。虽然他是奉系的财神爷,张家天下的财政基础都是由王永江来奠定的,但他又一身正气,两袖清风。智者不谋名利,自然无失;仁者不近权贵,常处逍遥。王永江还有《读易偶得》等多部著作传世。精书法,东北大学校训“知行合一”匾额乃其手笔。著名的史学家傅斯年生前准备撰写一部民国史,并留下了大纲。在《循良传》一节中,仅仅收录三个人,王永江位列第一。史学家金毓黻评论:“论近30年东北政治人才,应以永江为巨擘,以其手眼明敏,长于裁断,具有近代政治家之风度为足多也”。(《吉林文史资料选辑》,第4辑,第255256页。)

王永江的祖上是山东蓬莱人,闯关东来到了大连,父亲王克谦从小就在金州城双兴货栈做学徒,忠厚老实。可喜两个儿子永江、永潮好学上进,全进了秀才。尤其是王永江聪慧过人,20岁时以县试第一考取优贡,与辽阳才子袁金铠等人结为学友。

父亲“打工”的雇主――双兴货栈的曹老板,很喜欢永江、永潮,知道这俩小子终非池中物,便把两个千金分别嫁给了两兄弟――这个自己手下打工仔的后代。曹老板还慷慨解囊,资助自己的亲家王克谦开设了一间杂货铺,名叫“永庆和”。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1897年,王永潮作为候补知县,因没钱没礼,一年多无音信,急火攻心,英年早逝。王永江的生意摊子也因为种种原因而一筹莫展。年轻时的王永江,虽然饱读诗书,但未得其时,也备尝了生活的艰辛。

王永江年轻时生意场上的遭遇,很难让人与日后张作霖帐下的“财神爷”联系起来。看来,正如《论语》所说:“君子不可小知而可大受也,小人不可大受而可小知也。”这样具有大智慧的知识分子,不可以用来管家理财,而可以治国理财。你让姜子牙去摆摊儿谋生,那他准得饿死!千里马不可以在磨坊间挥霍青春!

1907年,已经36岁、却还一贫如洗的王永江,突然接到时任辽阳警务提调的好友袁金铠的一封信,请他帮助考察一下旅顺、大连等地的日本警察制度。

这件事听起来滑稽,让一个在生意场上的落魄书生来考察警察制度,但袁金铠知道王永江的才能。王永江也不负老友托付,四处收集资料,登门向华籍警察请教,写了一份洋洋洒洒的调查报告。袁金铠大为赞赏,推荐他去辽阳警务学堂当老师。

这位王老师以日本警政制度为蓝本,结合中国实际,自己编写了多种讲义,得到校方肯定。不久,王永江被提拔为辽阳警务所长、警务处处长。

由王打工到王老板、王老师,再到王所长、王处长,王永江的生活虽然有了起色,但他的才能还没发挥出十分之一呢。主要也是这匹千里马没有遇到让他展骥的伯乐。

1913年,袁世凯以大总统名义通令各省选拔人才,王永江受到奉天省的推举。不过,关外苦寒之地的人才,到底让袁世凯没怎么太放在眼里,特令“为记名内务部存记道尹”,让国务院备案,知道有这么个人儿而已。

王永江后来虽然进入了张作霖的视野,但中间却经历了诸多曲折。

从政治学上来说,权力的本质是不平等的(“权力”与“权利”不同,权利的本质是平等的)。谁的地位越高,谁的权力就越大,拥有的高人一等的特权、强权就越多。

打个比方,有权力者可以用低于普通人十倍、二十倍甚至五十倍的价格,买到高于普通人十倍、二十倍甚至五十倍的住宅;可以有远超过普通人十倍、百倍的发展机会;可以把普通人用青春皓首的时光集体做成的蛋糕端过来分,想分给谁、想分给谁多少,都由自己决定;可以让子女享受最好的教育资源;可以让无数人前来求着、捧着、供着……

因此,掌握权力之人,不管是掌大权者,还是握小权者,为了让那些权力比自己小的人充分认识到自己的相对“优越性”,必须要“运用”权力或“享受”权力,否则,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这一点,在社会各个阶层都表现得淋漓尽致。现实生活中的事例,大家非常明白,无需赘述。这里还是举历史上人所熟知的事例。

以《水浒传》为例,犯人到了发配充军之地的时候,如果没有银子孝敬,入门便是“一百杀威棒”,打你个七死八活;如果有银子孝敬,便会以“有病”为由免了这顿棒揍。不管是林冲发配、武松发配、还是宋江发配,皆是如此。这就是小吏用权的百态。而最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宋江发配江州时,牢城里管理的节级(节级,宋朝军事机关中低级军佐的总称正是后来梁山泊大名鼎鼎的神行太保戴宗,人人钦佩的“戴院长”也是这个脸谱。开始宋江没送孝敬银子、而戴宗也不知道吴用捎来口信要关照时,见到宋江同样是这个态度:“你这黑矮杀才,倚仗谁的势,不送常例钱来与我?”宋江顶了几句话,戴宗便要打他“一百讯棍”。

同样,即使是《西游记》中佛祖所在的西方“净土”,唐僧师徒四人没送给阿傩、伽叶二尊者“人事”打点时,仍然是得了一堆白纸。告到如来那里时,如来也只是以“经不可轻传,亦不可以空取”相袒护。最后奉上唐王赐予的紫金钵盂,才算换来了有字真经。

这,其实就是权力的展示,也是成为“人上人”的优越感的张扬。

张作霖统领重兵驻扎沈阳时,为奉天实力派人物,各方面都前来巴结,只有这个书生出身的王永江不来,上班做事,下班回家读《易经》,让草莽出身的张作霖很是不满,一心要折折这读书人的傲气,给他一通“杀威棒”。

才气逼人却又不肯低头的王永江大概忘了,对待上级领导的态度,决定了一个官员的晋升或贬斥速度。就连李白这样的人才都因为恃才傲物而一辈子不得重用,你王永江能行吗?

东三省总督非常欣赏王永江的才华,想让他担任奉天民政局长,但遭到张作霖的反对。赵尔巽无奈,授意王永江进张公馆“坐坐”,“拜访拜访”,“汇报一下思想”。王永江硬着头皮去了,但却是空着两手去的。张作霖听说此奇葩是这样“拜访”后,故意不出来接见,让王永江自己干坐半小时。王永江那知识分子的牛脾气上来了,我不干了能怎么着,起身拂袖而去。

当天晚上,王永江向赵尔巽声明,自己身体有病,干不了这省城的差事,辞职回了金州,并留下了一首讽刺诗:“士元竟以酒糊涂,大耳如何慢凤雏?才得荆襄宁志满,英雄通病是轻儒! ”

这首诗是三国中的典故,“士元”、“凤雏”指的就是“伏龙、凤雏,得一人,即可安天下”的、与诸葛亮齐名的庞统,“大耳”是“双耳垂肩”的刘备。庞统因为相貌粗陋,还有些傲慢,鲁肃介绍给孙权的时候,孙权不喜欢。后来投奔刘备时,当时孔明不在场,刘备也不喜欢庞统,只给他一个小小县令。庞统整日饮酒不做事。直到张飞来该县要审查整日泡在酒里的庞统时,庞统才露了一手,“将百余日所积公务,都取来剖断”,“统手中批判,口中发落。耳内听词,曲直发明,并无分毫差错。民皆叩首拜伏。不到半日,将百余日之事,尽断毕了”,连猛张飞都看呆了,额滴那个神呀,当场拜伏于地,回去向刘备汇报,正好诸葛亮也回来了,告诉刘备说“士元非百里之才,胸之中学,胜亮十倍”,这才让刘备如梦初醒。

张作霖开始掌权时,也犯了怠慢知识分子的错误,不过好在老张胸怀大志且又善于用人,所以很快就把自己的错误弥补了过来。

19164月,张作霖当上了奉天督军兼省长。作为主政一方的封疆大吏、奉天的军政一把手,张作霖深感自己能力的不足,于是决定不惜重金招揽各色人才。

这样,既在张作霖帐下作谋士、又深深知道王永江才能的袁金铠面见张作霖,并向张作霖强烈推荐王永江:“永江乃天下奇才,将军幕下诸君无出其右者。请将军直释小嫌,以就大业。”

张作霖一下子记起来那个不肯向自己低头的读书人。张作霖虽然没领教过王永江的才能,但既然袁金铠把话说得这样“满”,把“天下奇才”和自己“幕下诸君无出其右”这样的大帽子都给了那个读书人,这倒勾起了老张的兴趣。因为,袁金铠本身就很了不得,张作霖很是看重。时人评论:“金铠起自诸生,讲学闾里,已慨然有以天下自任之意。值清季多敌,遂以办团卫乡起家……其佐作霖治奉,位处宾师,言听计从。”(金毓黻:《袁金铠别传》,第1页。)袁金铠能这样推荐一个年轻人,实属罕见。老张决定派人备礼去请王永江。

王永江还在为上次自己在张作霖府上受到的粗鲁对待而耿耿于怀,他告诉来人:“张将军门前戈戟森列,我这个小小的芝麻官到了门口,可是诚惶诚恐啊!”同时也是怀疑:我是秀才你是兵,你张作霖小学一年级没毕业的水平,能真正用好我吗?

张作霖没弄清楚王永江传来的话是什么意思,只好去找袁金铠。经过袁金铠的分析,老张大笑,这个秀才,跟俺兜什么圈子呀,不就是个面子吗?我给他。

第二天,王永江如约而来,张作霖亲自出府相迎,满脸堆笑,拉着手进入自己的办公室。同时为了表明自己对王永江的器重,特意大声吩咐副官:“告诉外边的人,我今天有贵客,谁来了也不见!”

张作霖这一举动,与三国演义中曹操迎许攸时的动作颇为相似呢:“时操方解衣歇息,闻说许攸私奔到寨,大喜,不及穿履,跣足出迎,遥见许攸,抚掌欢笑,携手共入,操先拜于地……”

张作霖和王永江谈了整整一天,老张感到十分满意,说:“你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人才啊!”并任命他为奉天省警务处处长兼沈阳警察厅厅长。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