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246段祺瑞借债  

2014-12-18 07:06:58|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段祺瑞借债

大家都知道,打仗需要两个硬条件,一个是人,一个是钱。段祺瑞鼓捣一通,把奉军借来了,把曹锟拉过来了,人的问题解决了,那么钱的问题怎么解决呢?

当初袁世凯剿灭二次革命的时候,正逢善后大借款进帐,袁世凯才实现了自己的愿望。而段祺瑞在决定实行武力统一南方的时候,北洋政府穷的叮当响,他的钱从哪里来呢?

当然是借啦。

可是,朝谁借呢?

段祺瑞政府借钱的对象,不是别国,恰是宿敌日本!

许多人可能会大吃一惊,在日本逼袁世凯签订《二十一条》的时候,段祺瑞不是一个强硬的主战派吗?他怎么会与宿敌日本走近?

这里面的原因和搅入的事情颇为复杂。

先介绍一下为什么段祺瑞政府必须要借钱才能度日。

袁世凯得病身亡,中国近代资本主义发展的黄金期就此打断。段祺瑞接替北洋掌门人之时,北京政府的财政状况可用八个字来形容:捉襟见肘,度日如年,根本无力承担推行“武力统一”政策所需的庞大军费开支。

所以,段祺瑞政府才要借参战之机,换来国外援助,然后用以实现自己的统一宏愿。

1916721《字林西报》曾报道北京政府的财政窘况:“各省协济几已完全停止,铁路盈余又复尽为纸币,而盐税余款又仅敷外债之需……外国银行团无资可借,且非俟调查中交两行内容及中国政局安宁后,并不愿作借资之想也。”政府只能靠发行纸币过日子。

当时的保守估计数字是,大概要九千万元巨款,才能渡过政府难关。

对于借款这个“借”字,如果在几年前,像在袁世凯政府时期,要说借款,人们会立刻将其与“卖国”联系起来。可能是天朝上国时间长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以前再穷的时候,也没借过,像辛丑条约的几亿两白银,国人感觉也只不过是裤腰带勒紧一阵子而已。借钱,那可是耻辱的事。可是,经过了几年的折磨,以及与列强打交道的经验,到了段祺瑞时期,一般舆论都把借外债视为解决财政困难的不二法门。“借款二字,在五年前之中国人闻之,多趋而反对者;今则不惟无人反对,且稍有接近之消息,即群相走告,既祝其得成事实,又虑其或有他梗,一似非此即无以生活者”(《申报》1916911日)。

也就是说,这个时候,段祺瑞政府除借钱之外,别无他法。

下面再谈一下段祺瑞政府为什么必须向日本借钱。

19161917年前后,正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打得筋疲力尽的时候,多数国家都很难抽出钱来。

前文有述,段祺瑞决定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主要是受美国的影响。而段祺瑞的真正目的是想借参战之名,换来大笔钱款,用以实践自己的武力统一中国的计划。

经过段与黎、段与冯的诸多风波,这回终于把反对武力统一的声音压倒了,段祺瑞便与美国芝加哥银行进行500万美元借款的秘密谈判。

然而,就在段祺瑞真正说了算的时候,一战的形势和美国的形势却发生了变化,美国已经正式决定加入一战的战团,这就无暇顾及中国。而日本早就想独霸中国。美国和日本在一战问题上,处于同一阵线,美国并不想公开得罪日本。这样,在日本的要求下,美国不但责令芝加哥银行停止与中国谈判,而且还于191711月与日本签订了《蓝辛――石井协定》,承认日本在中国的特殊地位。

这个协定对中国的外交走向产生了重要影响,这表明,指望从美国得到援助的希望已经落空,而此时列强中唯一能指得上的,只有日本。

段祺瑞政府与日本走近,或者说突然奉行亲日外交,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这事要从国民党人说起。

段祺瑞执掌北京政府后,就把“武力统一”政策定为基本国策。但是,这一政策如果得不到日本的谅解与支持,就很难付诸实施。因为,国民党与日本的关系曾相当密切。

在袁世凯当政之时,国民党人想借日本力量来反袁,双方也签定过几个协定。日本与国民党方面有利益纠葛。

如果段祺瑞想要武力统一中国,铲除国民党人,假如没有日本的支持,极可能引来日本出面干预。

要想让日本支持段祺瑞,就只能是采取亲日外交,并让日本得到实际利益,那就是借款了。

而段祺瑞与日本走近,还有一个因素,就是日本方面的引诱与拉拢。

191610月,寺内正毅出任内阁总理大臣。寺内上台后,一改其前任推行的对华“威压”、“排挤”政策,极力鼓吹中日两国的“亲善”与“提携”。同时日本政府还拟定了《对华借款方针》。他们要以扶持中国经济为幌子,通过各种借款,把日本经济势力渗透到中国的交通、金融、邮政等重要领域,借以操纵中国的经济命脉。

段祺瑞政府明知是饮鸩止渴,但也不得不喝下这杯毒酒。

这样,日本寺内首相的私人代表西原龟三就成了奔走在日中之间的穿线人。通过一系列运作,最后中国向日本共借了三亿八千六百万日元。中国的盐税、烟酒、钢铁等进一步受到日本的控制。

与此同时,段祺瑞政府还与日本签订了让人一直诟病的《中日共同防敌军事协定》。

191710月,十月革命爆发,列强对其干涉,日本也趁机出兵,并诱使中国与之共同出兵,“共同防敌”,更要借此据北满、煽外蒙、占西伯利亚。

对于借款和军事协定,一百年来,一直是段祺瑞亲日卖国的铁证。

我们不禁要问:借款就是卖国吗?也不应该这么武断吧。如果一个政权在初立、无法运转,“各省协济几已完全停止”的情况下,除了借款,还能有何路可走呢?

与近代中国借债史上的其他借款相比,“西原借款”有着低利息、无回扣、少担保的特点。所以一些历史学者认为“西原借款大体上不失为差强人意者”、“诚借款条件之优者矣”(王芸生辑:《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第七卷,三联书店1981年版,第109页)的评价。

亲日就是卖国吗?可能不应该这么武断地定论吧。君不见,国民党人,包括孙中山,也曾与日本有长期且多次的秘密往来,而且还有一系列至今仍让人感到不解的协定。这叫爱国、还是叫卖国呢?

当然,段祺瑞与日本的这两个协定,确实给以后带来了诸多麻烦,经济上和军事上都受到了日本的控制。尤其是以正式换文的形式肯定了日本占领济南和青岛的合法性,为一战后巴黎和会上日本要占领山东埋下了祸根。

但是,我们仍不能笼统而武断地直接认定作为国家实际执掌者的段祺瑞就是卖国。

段祺瑞也有自己的原因和考虑。

据《北洋人士话沧桑》一书中当事人回忆:

一天,细雨初晴。冯国璋打电话到国务院,约段祺瑞到公府去,有事面谈。恽宝惠告诉段时,段说:“好,咱们去,开开柜子,带着点钱,大概是冯老四又想赢我几个。”他认为是冯约他打牌。当恽陪着段到了公府见到冯后,才知不是那么回事!段刚一坐下,冯就说:“现在外面都说你竟向日本借债,打内战搞武力统一,你要慎重啊。”段问:“谁说的?是谁在发这种不利于国家的谬论?”冯说:“你别管是什么人说的啦,事情不是明摆着吗?”段说:“政府经济拮据,处处需要钱,入不敷出,不借债怎么办?打内战搞统一,谁愿意打内战?可是你不打他,他打你,就拿湖南的情形来说吧,是我们要打仗,还是他们要打我们?主持一个国家的人,没有不想统一的,难道说你当大总统,愿意东不听命,西不奉令,跟中央对抗吗?”冯说:“可是债借多了,将来怎么还哪!打仗又没有必胜的把握,枉使生灵涂炭,实在叫人痛心!我看还是都慎重点好。”段说:“慎重是对的,可是不能不干事呀。咱们对日本也就是利用一时,这些借款谁打算还他呀,只要咱们国家强起来,到时候一瞪眼全拉倒。至于仗嘛可以不打,只要西南一伙听从命令,尊重中央就行,但不知两广、云贵和国民党的人能否听你的话?”冯沉吟了片刻说:“别只顾眼前,要高瞻远瞩,多加考虑,你别把事情看得太简单了,日本小鬼也不是傻子,要谨慎,要想法和平。”(王毓超:《北洋人士话沧桑》,中国文史出版社,1993年版,第45页。)

这段当事人的回忆,记述的对话内容非常精彩,从一个侧面揭示了段祺瑞的真实想法和打算。

也就是说,“主持一个国家的人,没有不想统一的”,因此,他必须要通过打仗实现武力统一;要打仗、要统一,就必须有钱;中国穷,没有钱,那就只能借点儿;借钱的对象是鬼子,他们以前从我们手里抢的钱多了去了,我们把钱先借来,等我们强大了,我不还了,拍拍屁股走人了。

这就是段祺瑞的逻辑。

这个想法对不对呢?从国际法角度,这种赖帐方式是不对的。但从借钱对象的角度来看,他们从中国抢的东西太多了,他们太坏了,老段以无赖的方式对付无赖,听着还挺解气!

如果真能实行得了,估计会有很多人鼓掌。

所以,不妨以一句话来说明老段是否卖国:事出有因,查无实据!

不管怎么说,老段自己设定的目的,暂时算是达到了。

冯国璋已经无法阻拦段祺瑞武力统一的决心了,老段既有兵了,又有钱了,那还等什么?开战吧。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6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