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252诸神的争吵  

2014-12-24 06:39:25|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诸神的争吵

徐树铮在战场上不顺,但在政局的操控上却如鱼得水。

本来冯国璋已经在段祺瑞面前招架不住了,陆建章的离世,让冯国璋更无力与段祺瑞进行或明或暗的争斗。

段祺瑞和徐树铮决定利用这个大好时机,加快建立自己的直接武力,免得凡事都借助别人的力量。

所以,段祺瑞命令小徐到当年老袁和老段的发迹地――小站,成立三个混成旅的新军,其训练的名义就是“参战军”,为上欧洲的战场准备,实际上是段祺瑞想编成绝对听命于自己的段家军。这样,小徐开始为了老段而一心一意地搞起了新军训练。

然而,小徐注定是不甘寂寞的,注定是要搞出点儿事来的,哪怕是让他编练参战军,他也非要弄出点儿动静来。

这个“动静”的发生,是与奉系张作霖联系在一起的。

1918年七月底,张作霖、曹锟等人到天津开会,研究下届总统问题和北军南征的问题。

关于总统问题,各派莫衷一是。冯国璋当下就任的总统,其实是代理大总统,这是由天坛宪法草案中规定而来的:“总统不能行使职务时,由副总统代理”。也就是说,冯国璋没有经过国会正式选举,也就没有转正。

直系以长江三督为主的力量,当然是希望冯国璋就任正式大总统,冯国璋本人热心卖力地调和南北,想在政见上推倒主张武力统一的段祺瑞,也是想为自己就任大总统做准备。但代理这一年,冯与段在政见上和权力分配上闹出了诸多不愉快,段祺瑞已经非常不喜欢这个“四哥”来当总统了。

为此,段祺瑞和徐树铮除加强军队控制外,又开始操纵国会,从军事与政治两方面向冯国璋展开进攻,使冯国璋节节败退,不得不对外界一再表示自己不愿当选总统。

如果冯国璋被迫退出总统选举,那么总统候选人就只有两人:段祺瑞和徐世昌。

但是,直系的实力派人马绝不答应冯国璋下台,那样只会让皖系更得势、而直系更是元气大伤。退一步讲,即使冯国璋不当总统,那也绝不能接受段祺瑞当总统。照此局势发展,一旦冯下、段上,那北洋系可能会立刻分裂,必然挥戈相向,这是谁也不愿看到的局面。

就这样,北洋两大军事、政治集团拔河角力到了分不出高下的时候,或者,到了一旦分出高下就是虎豹双雄两败俱伤的时候。

政治形势的发展,即将把一直躲在幕后的北洋元老徐世昌推到台前。

军事形势的发展,也把一直躲在东北深山老林里的东北虎张作霖推到了台前。

如今的张作霖,那可是兵强马壮了,加之是老段和小徐请他出来助阵的,自然身价就不一样,他不仅想有自己的发言权,而且想在这乱局中,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张作霖动了个心眼儿。因为会议要研究下届总统问题,张作霖一听,在京城憋闷坏了的冯国璋已经明确表示自己不参选总统了,他立刻建议,应该推举徐世昌为下届总统,推举段祺瑞为副总统。

张作霖这个小心眼儿,可真是想费尽心思地为自己考虑。推举徐世昌,是要在当年的东三省总督、自己的老领导面前买好。张作霖当然知道,推不推举得成,还不是段祺瑞说了算?

而张作霖推举段祺瑞当副总统,这明摆着的事,老张知道段祺瑞肯定不会去当那个副总统,内阁总理才是实权在握呢。如果段祺瑞不去,那老段很有可能就看在老张此次出关的功劳上,推举自己当副总统。别人当副总统可能无权,但俺老张可就不一样,俺的东三省,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到时候,问鼎中原可就不再是幻想喽。

就在老张得意在扒拉自己的小算盘时,有个声音发话了,给他来了一瓢凉水。

说话之人是安徽督军倪嗣冲。倪嗣冲建议,副总统人选暂时先不定吧,留待对南方作战有特殊军功的人,如何?

倪嗣冲的话,其实不是他自己的意思,而是徐树铮授意的结果。

小徐想玩儿“对缝”的招数,对张作霖、曹锟双方都开了空头支票。尤其在曹锟面前,他说老段已经许诺要把副总统之位给他。可小徐也不敢把张作霖惹毛了,这位张胡子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当时连袁世凯和段祺瑞的命都敢硬抗。小徐看出来了,老张有问鼎副总统的野心。既然张和曹都想,那自己就很为难了,而且对这两位爷,谁都不能得罪,这才想出借倪嗣冲之口表达自己不能说出来的话,以副总统之位,引诱张作霖和曹锟更加卖力地对南作战,然后再以功定赏。

曹锟这时也比较为难。一方面舍不得副总统的职位,另一方面,因为段祺瑞赏罚不公,前线吴佩孚已要求主和、不再南进。而天津会议上,张作霖这只东北虎,又虎视眈眈地盯上了副总统的宝座,可大家又都鼓动曹锟继续往南打。

这个局面,有点儿乱,还真得理一下头绪。

曹锟虽然没有张作霖那么诡道,但脑袋转的也不慢。大家把球踢给了俺,俺也不能这么吃哑巴亏呀。你少拿那孟婆汤来忽悠俺,谁不明白谁呀?于是,他提出,南进可以,但我有三个条件。

第一,中央要拨军费给我,我才能开拔,要不然,将士们调动不起来积极性;第二,要把四省经略使的位置先给我(副总统是以后的事,俺老曹可不能成为那被一根胡萝卜牵着走的驴子,先要个实际位置是真格的)。第三,现在军火不够,应暂由奉天借拨,然后,要把德州、上海、汉阳三个兵工厂的管理权要交给我。

满足了这三个条件,我的军队才能继续南进。

曹锟之所以提这么狠的硬条件,因为他发现,自己被段祺瑞和徐树铮当猴耍了。打下湖南,我们只得个军功章,实际位置却给了根本没出力的张敬尧;当初明明答应副总统之位给我,现在却打哈哈,让我和张作霖这小子拼命来争。而我要真的南下,张作霖这小子肯定是削尖了脑袋要进北京。那样,俺就亏大了。

这三个苛刻的条件,如果段祺瑞答应了,更好,我就不亏了;如果不答应,那我就有理由不派兵南下了,是你们不想满足我。

坐镇北京的段祺瑞一看,曹锟这小子行啊,不是当年那个卖布时只赚吆喝、赔多挣少的曹三傻子了,肚里有点儿弯弯绕呢。段祺瑞想派豪华的花车把曹锟接到北京来面谈,曹锟摇头不干。别净玩儿虚的,给咱来点儿实惠,比啥都强。否则,你就是拿宇宙飞船来接我,那也没有用。

天津会议讨论对南作战时,在谁先谁后的问题上,大家也是在玩太极推手。大家一起忽悠张作霖,哎呀看你们东北兵强马壮,东北兵都比南方兵高一头呀,一旦挥师必然所向无敌呀,张大帅你就大胆地往前走吧,给直系前线军队吴佩孚“打个样儿”,如何?

虽说东北人“虎”(莽撞)吧,但张作霖可一点儿也不“虎”,那可是修炼成精的人物,他不忽悠大家就已经很仁慈的啦,岂能被这群人忽悠了?

张作霖说,用兵之道,最后决定胜负的关键在于战略预备队,也就是古代作战中责任重大的“诸路接应使”,我愿率东北健儿做大家的总预备队、总消防队,随时应援各路兵马,如何?

大家想让张作霖的兵马当炮灰,张作霖却反手一推,让大家往前冲,自己在后面坐收利息。真是一切尽在不言中啊。

就这样,热热闹闹的天津会议从731日开到89日,却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唯一取得了高度一致意见的是:伸手要钱!各省都伸手向北京要饷,其数目之巨,加起来大概要1500万元。

天津会议之后,各省督军们陆续返回,张作霖留在了天津。就在张作霖琢磨着想方设法多要军饷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了军费中的一个重大问题,自己被涮了!

按照皖、奉双方的秘密约定,徐树铮请张作霖率兵出关,是有条件的,条件之一就是徐树铮要负责报销奉军的军费开销。然而,张作霖突然发现,从325日段祺瑞第三次组阁时起,帐面上显示徐树铮领到奉军军费550万元,但奉军只得到180万元,只领到了三分之一,那其他的三分之二呢?那可是整整370万哪。

张作霖大吃一惊,火往上撞,血往上涌。妈了个巴子的,查,给我一查到底,我看看到底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老子头上动土。

事实很快查明,原来是小扇子徐树铮玩“假报销”,他把那370万元用在编练新军和组织新国会的选举问题上了!

徐树铮,你他妈的还是不是人呐。早就听说你恃才傲物、猖狂霸道、飞扬跋扈、狗仗人势、作威作福、欺上瞒下、两面三刀、妄自尊大、得罪同僚、心狠手辣,但也爱惜你是个人才,如今你竟敢耍老子,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所以,张作霖本来就没把关内这些人放在眼里,现在就更没必要和段祺瑞打招呼了。他直接下令,先撤了徐树铮“奉军副司令”的职务,再从天空抛过七个字儿:把钱给我吐出来!否则,我老张来教教你怎么样才叫翻脸不认人。免费教哦。

  段祺瑞吓了一大跳。吴佩孚已经撂挑子了,张作霖这里再出事的话,那统一大业就彻底崩溃了。老段赶紧让小徐亲自见张,负荆请罪,不管说什么样的小话,必须要稳住张作霖。并承诺一定在最短时间内把这笔款子交给奉军。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