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235借力打力  

2014-12-05 06:51:40|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借力打力

中国古代思想家荀子有句话说:“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君子是善于借用外物的力量来实现自己理想的。这句话仔细品品,还真是蕴藏着大道理。

比如,毛宗岗读三国,就品出了味道,看出了“借”字的奥妙。他对于曹操和诸葛亮善于用“借”有非常清醒的分析和认知:

“曹操一生,无所不用其借:借天子以命诸侯;又借诸侯以攻诸侯;至于欲安军心,则他人之头亦可借;欲申军令,则自己之发亦可借。借之谋愈奇,借之术愈幻,是千古第一奸雄。”

“孔明用计之妙,善于用借。破北军者,既借江东之兵;而助江东者,即借北军之箭:是借于东又借于北也。取箭者,既借鲁肃之舟;而疑操者,复借一江之雾:是借于人又借于天也。兵可借,箭可借,于是乎东风亦可借,荆州亦无不可借矣。”

看来,一个简单的“借”字,不同的人使用起来,确实起到完全不同的效果。北洋时期的小扇子徐树铮也非常会用“借”。

段祺瑞身边有了小扇子徐树铮,可帮了他大忙了。虽然小徐太锋芒毕露,坏了很多事儿,但也给老段成了好多事儿。

徐树铮把曹锟从直系四督中分化出来,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要做的,是如何把曹锟真的拉入皖系阵营,为段祺瑞所用,借曹锟的力量来制约冯国璋。

徐树铮果然不简单,他多次跑到天津来游说,凭其三寸不烂之舌,陈之以理,晓之以情,动之以利,说动曹锟要与段站在一起,并许诺将来皖系召集新国会选举副总统时,曹锟就为不二人选。

徐树铮还告诫曹锟,直系的长江三督,以李纯为首,如果南北和平实现,那么李纯的政治地位必然大大提高,在将来竞争更高位置时,一定没有你曹督军的份儿。

徐树铮更直接告诉曹锟,在南方几省的眼里,大帅您可是袁家旧将,袁老大对您宠爱有加,您的北洋第三师是袁大总统嫡系的、赫赫有名的“赵子龙师”,那么议和后,南方几省必然排斥您。

徐树铮不愧是号称“北洋军师”,想必一定熟读《战国策》和《三国演义》这样纵横家的谋略学。记得《三国演义》中,张绣走投无路,拿不定主意是投奔曹操(张绣与曹操是仇敌,曹操把张绣的婶婶“睡服”了)还是袁绍时,手下谋士贾诩向他说了三条建议,其中第二条是“绍强盛,我以少从之,必不以我为重;操虽弱,得我必喜”。意思是说,现在袁绍比曹操强大,以我们这点儿兵力投奔袁绍,袁绍肯定不拿我们当回事儿。而曹操势力较弱,得到了我们,势力大增,一定是大喜过望,也会拿你“当盘儿菜”结果张绣投降了曹操(曹操当然大喜过望,占了张绣的婶婶,又收了张绣,得了“夫人”又得“兵”。所以曹操拉着张绣的手说:“有小过失,勿记于心。”)毛宗岗老头读到此也看出了门道,在嘲笑曹操“乱其叔母,乃曰‘小过失’,亏他这副老面皮”时,特意批注一句,告诫后人:“今之锦上添花者,好向富厚处纳款,不乐向寡乏处通情,请听贾诩之论。”

徐树铮的这些话很有力量,说到曹锟心里去了,自己正不满处处出风头的李纯呢,他凭什么坐直系的第二把交椅?曹老三心下不住地点头称是。

曹锟当然明白时局,知道国会是被皖系控制,此时帮皖系,皖系将来选他当副总统,没有任何问题,这不是空头支票。而此时帮直系,那么,占据富庶省份的长江三督,从经济上就比自己财大气粗,从心理上他们三个也与老冯更近,莫不如帮着老段。而且,不管是黎元洪还是冯国璋,能当上总统,都是段祺瑞点头的。段祺瑞的皖系没有直接指挥的人马,此时帮段,将来应该是得利甚厚。

曹锟的心思逐渐活动起来。又经过徐树铮的一番运作,让冯国璋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122,在参加完王士珍就任总理的典礼仪式后,突然间十余个督军集体失踪,原来他们是悄悄跑到天津去了。以直隶督军曹锟和山东督军张怀芝为首,山西、奉天、黑龙江、福建、安徽、浙江、陕西七省和察哈尔、热河、绥远三个特别区的军阀代表,以及上海卢永祥、徐州张敬尧,除了西南各省和长江三督没有代表参加外,都派人或自己亲自抵达天津孙家花园开会。这里既是曹锟的地盘儿,又是段祺瑞组织秘密串连的地方。这样,段祺瑞运筹帷幄,徐树铮煽风点火,曹锟和别的督军往里加柴,这把火就熊熊燃烧起来了。

徐树铮的活动能力还真是强。上一次段祺瑞和黎元洪总统打起来时,他就是鼓动督军团到徐州张勋那里开会,把张勋当枪使,赶走了黎元洪,然后段祺瑞挥师出山赶走了张勋;这次天津会议又是徐树铮鼓动起来的,用以对付冯国璋总统,这次的领头人物是曹锟。

这么多人被徐树铮拉来捧场,曹锟当然高兴啦,谁不想当老大呀。当不成老大的话,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那感觉也是不错的。所以,会议很快就达成一致意见,对南方,必须主战,实行武力统一,一定要让他们尝尝北洋军人的厉害。

会议决定,如果南军退出湖南和解散非常国会,就可以和谈,否则一切免提;如果总统不采纳,督军团将以对付前总统黎元洪的手法对付冯国璋——各省宣布脱离中央而自主。

会议还决定了三项内容:(一)各省分别出兵,自筹军费。(二)推直鲁两省督军(曹锟和张怀芝)为主帅。(三)排斥长江三督。会议还讨论了各省出兵的分配问题。

126,会议结束。曹锟、张怀芝、张作霖、倪嗣冲、阎锡山、陈树藩、赵倜、杨善德、卢永祥、张敬尧等十人联名通电,请冯国璋总统迅速颁发明令,讨伐西南。

这一下子,形势逆转,轮到冯国璋手足无措、章法大乱了。原以为是直系自己人的曹锟都站到皖系这边了。

段芝泉,你太狠了。

冯国璋的阵线开始全线崩溃。

就在冯国璋还在派代表进行南北和谈的努力时,长江三督的湖北防线也出了问题,湖北督军王占元怕皖系主战派和西南护法军两面夹攻,为生存计,还是投奔北洋系稳妥,主动滑向了主战派。

在督军团的威逼之下,进退失据的冯国璋已无力控制住局面,连直系内部也控制不住了。1215日,冯国璋也低下了高傲的头颅,收起了那颗想独掌天下的心,邀请段祺瑞和王士珍到总统府举行会议,希望北洋这三驾马车取得一致意见,避免北洋分裂。

段祺瑞一如既往的霸气,告诉冯总统,除了下令讨伐南军之外,别无他法。

冯国璋原以为合自己与王士珍之力,说动段祺瑞让步,没想到涵养极深的北洋之龙王士珍,态度很少有鲜明的时候,段祺瑞的霸气让冯国璋不觉中败下阵来。

1216,冯国璋被迫发表电令,任命曹锟为攻湘鄂第一路总司令,张怀芝为第二路总司令。

1218,冯国璋任命段祺瑞为“参战督办”,主持武力统一事宜。任命与老段关系极好的“小段”段芝贵为陆军总长。同时下了一道手令,凡是关于参战事务均交参战督办处理,不必呈送府、院,也就是说军事上的事由段祺瑞全权处理,总统冯国璋和总理王士珍全不过问。

这样一来,冯和段就划定了势力范围,对外问题由段处理,对内问题由冯处理,希望从此兄弟二人和平共处。

而段祺瑞也比较高兴,一来是冯国璋服软了,二来担任了参战督办,军权在握,其他就不担心,还可以借着参战督办之名,对内暗中建立和扩大自己的军队,对外直接取得外援。

冯国璋任命段祺瑞为参战督办,“凡是参战问题,均交参战督办处理”,其实是想让段祺瑞做恶人、背恶名,自己置身事外。

果然,冯的电令刚一发表,各路诸侯纷纷前来索饷,要求发放南征的军费。不来索饷的,也在自己的地盘上截留税收,招兵买马,壮大自己力量。这就是官僚政客们经常做的――以合法名义干着非法的勾当,以国家利益的名义捞足私人利益。

但是,冯国璋此时可能还没完全明白,这一划分,自己的亏就吃得太大了,军政实权完全落到段祺瑞手里,想剥夺段祺瑞权力的一切努力都化为乌有。钱的问题与权的问题相比,当然是权重要。钱没有,可以借嘛,也可以先开空头支票嘛。

冯国璋为人随和,不像段祺瑞那么霸气,总是思来想去,做事追求稳妥、完满。他一面不得已宣布武力相向之后,一面派代表到广西武鸣会见陆荣廷,说明自己的苦衷。陆荣廷表示“颇为见谅”。

冯国璋之所以如此,据说是直系和桂系之间曾有密约:直系在北方推翻段祺瑞内阁,桂系则在南方推翻孙中山的护法军政府;直系在北方取消临时参议院,桂系则在南方取消非常国会。双方这样“二一添作五”之后,各自都取得了南北的势力范围,然后南北合流召集新国会,推举冯国璋为大总统。这就是冯国璋的“和平统一”的真相。

所以,冯国璋无奈宣布武力统一之后,自己属于“违约”,这才派代表来陆荣廷处解释。

为使自己“违约”带来的损害降到最小,冯国璋还建议陆荣廷,取消两广自主,那样的话,主战派便师出无名,这样自己也有理由从中斡旋,实现南北和局。

陆荣廷当然不是那种不知深浅的政客,也不是只知赌气的孩子,面对北军的杀伐之声,此提议让陆荣廷颇为动心。只不过,为了那仅剩的一点点面子,陆荣廷坚持提出,请北京政府先下停战令,作为不进攻南方的保证,然后桂军就从湖南撤回两广,并取消自主。

实质上,陆荣廷已经软了,算是已经取消自主了。只不过,他坚持要他最后一点尊严而已。然而,段祺瑞却异常强硬,他提出的是与陆荣廷相反的要求:南军先取消自主,然后北军才停止进攻。

双方的条件一样,只是先后顺序不同。也就是说,双方所争的,只是一个先后问题。而谁都不让这一步,结果就是看起来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最终却因为面子问题而没有很好解决。

不过想想也是,休要说这种国家大事和政治人物的面子,就是日常生活中的小事,即使是亲密如夫妻之间,多数时候吵得不可开交,也是因为这个面子和先后问题。连夫妻之间都不好让步,何况是段祺瑞和陆荣廷了?

双方都赢得了面子,却输掉了解决问题的最佳时机。

这也正应了历史的经验以及对“和平统一”还是“武力统一”的分析:指望“谈”出和平,是很难实现的。

因为,中国人都深谙曾国藩的“挺经”之道――谁能“倔”到最后,谁就可能胜利。

不过,人们忘了,这种想“倔”到最后,是指双方势均力敌的情况下,如果双方实力不对等,弱者之“倔”就是找挨揍的先兆。

动口解决不了,那就准备动手吧。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