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236左右为难  

2014-12-06 07:36:11|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左右为难

其实,就在南北双方往来交涉、直皖内部争吵不休的时候,大家背地里的小动作也一点儿没减少。

还在段祺瑞下野期间的1126日,段祺瑞就任命(其实是许诺,因为段此时在“下野”)驻在海南的两广矿务督办龙济光为两广巡阅使攻粤(实质是要他把陆荣廷打跑,然后他便是两广巡阅使),以牵制粤桂联军北上援湘。1210日,龙济光果然起兵,率部由海南进犯广东。

这一举动,大大刺激着南方各路人马的情绪,也刺激着与段祺瑞唱反调的长江三督的情绪。大家都是丘八,谁怕谁呀。你会的招数,我们也不是不会。

就在督军团天津会议之前,王士珍就任内阁总理的时候,驻扎在湖北的第一师师长石星川在荆州宣布自主。

而同时,这样的事反过来更刺激了主战的督军们,使参加天津会议的各督军态度更加强硬。双方陷入了恶性竞争和恶性循环。主战派与主和派、南军与北军,越搅越乱。

1216,襄阳镇守使黎天才宣告自主。

1221,郭坚在陕西凤翔宣布独立,自称陕西护法军西路总司令。

191814,王天纵在河南通电自主。

……

荆州和襄阳发生自主事件,这让长江三督之一的湖北督军王占元非常为难。在自己治下居然有石星川和黎天才与南方直接呼应的事。剿吧?简直是替段祺瑞作嫁衣裳;不剿吧?躲在宜昌的段祺瑞小舅子吴光新肯定趁机前来攻打,那样对自己就更不利。

荆州和襄阳发生自主事件,同样也给桂系带来了烦恼。尤其是援湘的联帅谭浩明,因为湘西的民军纷纷要求开往鄂西和自主军打成一片。可是,如果湘西军民开往湖北,那就犯到了湖北督军王占元的利益,而王占元本来隶属于直系的主和派,他一旦受到刺激,怀疑湘西军是别有用心,那就直接把王占元推向了段祺瑞武力统一的阵营。因此,谭浩明一面阻止湘西军民,一面致电北京政府:如果北军攻荆、襄,则南军也会进攻岳州。

这种情况,无疑给段祺瑞的武力统一提供更多更充分的借口。“衅自彼开”、“调和无望”。冯总统啊,你都看见了吧?你还想替他们说话吗?这可是他们先挑的头,如果我不打他,都有点儿对不起他。

段祺瑞命令驻扎在山东的北洋军由津浦线向南征讨,会合倪嗣冲所抽派的安武军二十营,通过江西进攻湘东;曹锟派吴佩孚率领精锐第三师由京汉路南下,会合张敬尧的第七师,通过湖北进攻湘北。

此时,又一个举动更加刺激了段祺瑞和主战派。

北军南下的两路人马,都要经过直系长江三督的地盘儿。冯和段闹得这样僵,长江三督当然不愿借道给主战派了。

直系第二把交椅的李纯,请冯国璋把调在浦口的冯玉祥旅归自己调遣,用以拦住主战派的去路。而冯玉祥的舅舅陆建章,是直系倒段的幕后人物。陆建章也是北洋系老人,当年袁世凯时代担任军政执法处处长,也就相当于“锦衣卫”的头。所以冯玉祥帮着直系人马,是理所应当之事。

段祺瑞是非常霸气的人物,越是有人阻碍其行事,越是激起他的反弹。属于“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性格。此次出兵,见长江三督不配合,还拦住去路,更加恼羞成怒。

你南军不是要我别进攻荆襄吗?我偏要打荆襄这两个“自主”的。如果这个出头鸟不给打下去,接下来我还怎么在北洋地界上混?

段祺瑞决定开打之前,还没忘了拉上冯国璋。想让我老段赤膊上阵,你老冯当老好人?这怎么可能?

你老冯不是在名义上同意武力统一了吗?那拿出点儿实际行动来吧?你想让我独自背恶名?我偏要拉你下水。

皖系不断向冯国璋施压,同时放出风来,如果冯国璋坚持不下讨伐令,那咱们也不必客气,直接把总统推翻得了,再换个听话的人上来。

冯国璋有些心虚,如果真的这样的话,那可很不爽了。

人往往就是这样,自己选择离开的话,不管是对是错,都愿赌服输;如果被别人赶走,那是很屈辱的事,更何况是堂堂国家一把手了?

这就像是两个人谈恋爱谈崩了,如果自己主动提出来分手,那是“我甩了他”,听起来很牛的感觉;如果是别人把自己踹了,那就很没面子了,无论何时想起来,都会有“我被人甩了”的羞辱感。

冯国璋看到自己的小九九被段祺瑞窥破了,看来无论如何也不能置身事外了,可要真正全面开战的话,又心有不甘。冯国璋思来想去,既然自己的属下、长江三督之一的湖北督军王占元正处在窘境,他的治下有在荆襄搞自主的,这也给自己的和平统一政策出了难题,就拿他们下手吧。这样,不是全面讨伐,而是局部讨伐,既顾及了陆荣廷了面子,也给自己方面和段祺瑞方面都有一个交代。而且,荆、襄自主军本来不是属于西南势力范围,而是地方上的抗命部队,北军进攻荆、襄只是解决“内部”问题,而不是对南用兵。

所以,冯国璋决定,讨伐荆、襄。这样一来,老大发话要打了,长江三督就不好拦路了。

不过,冯国璋仍然不想用“总统命令”的形式,19日,他以参战办公处奉大总统谕对前方军队发出电令:“凡抗命者均以土匪论”。

命令发出之后,冯国璋怕桂系误会,派人向桂系解释,荆、襄问题是湖北内部问题;同时也派人向岑春煊解释:“局部讨伐令决不会影响南北的和局。”

冯国璋这个总统当的,真是累呀。

1月中旬,主战派取道广水,大举进攻荆、襄。进攻荆、襄时,段祺瑞拉上冯国璋还不罢休,又向湖北督军王占元叫板,你本是北洋系的人,现在问你,你是帮着南方,还是帮着北洋军?给个话。

王占元当然无法拒绝,即使北洋系内部有矛盾,可他也不能帮着南方军队呀。

在这种情况下,湘桂联军于118日开始进攻岳阳,27日占领了岳阳。

12225日,荆州、襄樊在主战派凌厉攻势下,相继失守。

冯国璋苦心维持的南北和局轰然倒塌。

然而,冯国璋的苦心,却根本没有被各方所理解,相反,不管是主战派还是主和派,都对冯国璋的信用产生了怀疑,并强烈不满。南方军民说冯国璋是两面三刀,北方主战派说他是姑息养奸。

冯国璋本想来个刀切豆腐两面儿光,可结果却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冯国璋的心都碎碎的了,他越来越对自己来京当总统一事感到极大的后悔。

真应了那句话,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怎样才能脱离北洋之虎的“虎”穴,全身而退,回到北洋之豹(也有称“狗”)的“狗”窝呢?

冯国璋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