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187袁世凯托孤  

2014-03-10 06:57:31|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袁世凯托孤

二陈汤催命药到后,袁世凯的结石病骤然转为尿毒症,下面不通。这大概就合了民国命理大师林庚白给他算定的:“项城命中,厥禄太多,禄可比之于食,肠胃有限,而所进过量,不能消化,积滞日久,必致胀死。”

尽管袁世凯极不喜欢西医,但此时的病情已由不得他了。大公子袁克定作主请法国医生贝希叶诊治,贝希叶为其导尿,仍未能转危为安。

据袁世凯的女儿袁静雪回忆,在给袁世凯导尿时,贝希叶大夫在袁世凯后脊梁扎了一针,接着便用五个火罐在后腰部位往外导尿,但是,导出来的不是尿,而是血水(可能是夹杂着血的尿)。

看来,袁世凯的病,多半是二陈加一汤的催命电报给气出来的。否则,这可真称得上是一个身体壮如牛的人啊。

《古红梅阁笔记》载,袁世凯以前身体好的时候,早餐时是要吃掉20个鸡蛋,外加一蒸笼蛋糕的。彼情彼景,堪比天蓬下凡。来访客人看到这一场景,惊得目瞪口呆,私意叹曰:“余食之可供十日,无怪其精力过人也。”袁世凯还喜欢吃清蒸鸭子、红烧肉、肉丝炒韭黄,还有蹄膀和肘子。可是自从二陈汤给气到后,曾经拥有如此惊人饭量的袁世凯,其实已经水米难进,根本吃不动了。

一代枭雄袁世凯已经熬到了油尽灯枯之时,上帝开始给他数秒了。

袁世凯喝完中药,肠中乱鸣,忙令人扶到厕所。那个年代没有坐便器,袁世凯蹲坐不灵,竟一头摔入厕所,浑身沾满污秽。众多姬妾,只有平日寡言的第八妾叶氏不嫌脏,给老袁擦洗干净。

袁世凯老泪纵横,悲从中来,看来,真的不行啦,老天爷要召见自己了。

众姬妾和子女请安问疾,结果,几个儿子又吵起来了。

事情是这样的:

儿子们退出后,袁克文看大哥袁克定满不在乎,老爷子都这样了,他居然还这样没心没肺,便十分气恼。

袁克文问袁克定,大哥,你知道老父的病从何而起?

袁克定答:无非寒热相侵,因有此病。

袁克文本来没想当着病中的老父的面吵架,可袁克定这么回答,袁克文的火当时就上来了。他指着袁克定发怒:要论病源,你就是祸首。父亲从事帝制,都是你怂恿起来的。而今帝制失败,各省纷纷独立,处处冷嘲热讽,父亲花甲之年,英明一世,怎能经受得住如此打击?

袁克定回答道,我曾禀告父亲,切勿取消帝制,他不听我的。结果让革命党人得寸进尺,现在又反对父亲做总统。这是父亲自己不明,与我何干?

这时袁克端也忍不住了,他对袁克文说,大哥素日无骨肉情,二哥你说他还有什么用?

袁克定也怒了,他说,你们两个是孝子,那你们就奏请父亲把我杀了,将来袁家你来打理,财产你来继承,这下你们高兴了吧?

袁克端毫不相让,回敬道:皇天有眼,假如父亲做了皇帝,大哥做了太子,恐怕我等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哥几个恶狠狠地在屋里吵,几乎要动起武来。病榻上的袁世凯拼力吼骂:我尚未死,你们便吵闹不休,你既害死了我,还要害死兄弟们吗?

骂完之后,便好一阵咳喘捣气。兄弟几个这才止住声,闭口退了出去。

本来,袁世凯病情虽然很重,但他仍坚持着在卧室里看公文,偶尔还会见一些重要的来客。可是,到了旧历五月初,老袁已经不能下床、不能办公、不言亦不食,昏昏然失去了知觉,一会儿醒、一会儿睡地过了一两天。正如袁静雪回忆:“他病得最严重的时刻,不过四、五天……”

到了六月五日早晨,老袁忽然醒了过来,回光返照了。

他让袁克定赶紧把徐世昌叫进宫来。

袁世凯要托孤了。

托孤寄命,在中国有很深的传统。

能够托孤寄命之人,那都是平生最信得过的人,那也绝对是人品道德极高的人才有此殊荣。像刘备白帝托孤,把幼主刘禅托给诸葛亮,就是此例。

《论语·泰伯》中记述曾子的话说:“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与?君子人也 。”

人生中最大的事,莫过于生死二事。

晋代陆机在《吊魏武帝文》序中,这样说:“夫始终者,万物之大归;死生者,性命之区域。是以临丧殡而后悲,睹陈根而绝哭。今乃伤心百年之际,兴衰无情之地,意者,无乃知哀之可有,而未识情之可无乎?”

纵使是奸雄,在其临终的时候,也和常人无异,多半考虑的是妻儿子女问题。

人们常把曹操和袁世凯相比,而成语“分香卖履”说的就是曹操临终遗命的故事。

《三国演义》第78回中写曹操临终前,取平日所藏名香,分赐诸侍妾,且嘱曰:“吾死之后,汝等须勤习女工,多造丝履,卖之可以得钱自给。”

曹操《遗令》也有正式记载:“吾婢妾与伎人皆勤苦,使著铜雀台,善待之。于台堂上安六尺床施帐,朝晡上脯备之属,月旦、十五日,自朝至午,辄向帐中作伎乐。汝等时时登铜雀台,望吾西陵墓田。余香可分与诸夫人,不命祭。诸舍中无所为,可学作组履卖也。”

还是陆机在《吊魏武帝文》序中说的好:“爱有大而必失,恶有甚而必得;智惠不能去其恶,威力不能全其爱。”即使你再怎么爱生命,最终还是要失去;即使你再厌恶死亡,结果死亡还是要来临。再有智慧的人,也不能抛掉他厌恶的死,再有威力的人,也没有办法保全他贪恋的生命。

真如曾子所说 :“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威风凛凛一辈子,也抗衡不过自然规律。

正如胡兰成说过,人生就是这样,度得过是节,度不过是劫。

袁世凯的最后时刻,就要到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641)| 评论(9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