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190黎大总统就任  

2014-03-17 06:34:25|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黎大总统就任

黎元洪这个人,就是这么怪,想必就是有传说中的“官运”?只能是再次引用一遍隋炀帝那霸气的宣言来说明了:我本无心求富贵,谁知富贵迫人来!

当初武昌起义时,他开始并没想支持革命军,直到把他从桌子底下拉出来让他当都督,他都不干,口里说着“莫害我,莫害我”。结果阴差阳错地成了首义元勋。

这次他不想当有名无实的大总统,可结果,总统职位偏偏要让他坐。

看来,应该替黎元洪说句名言:我对官位本无兴趣,可官位却对我兴趣甚浓啊。

张国淦受黎元洪之托,匆匆赶到国务院的时候,虽是午夜,可国务院却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忙得不亦乐乎。尤其是总理办公室,坐满了北洋系的军人,也不知在议论争吵些什么。

段祺瑞看张国淦过来了,知道他的目的,就把张拉到另一间小屋里。张国淦急着对段祺瑞说:“副总统要我过来问问这边情形”。

段祺瑞傲慢而坚定地说:“我姓段的主张姓黎的干,我说了就不改变,不管有什么天大事情,我姓段的可以一力承担,与姓黎的不相干。”

张国淦看了看段祺瑞办公室里的其他北洋军人,一脸茫然地回复黎元洪去了。

张国淦赶回东厂胡同黎元洪公寓的时候,黎元洪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张国淦把段祺瑞支持他当总统的话复述了一遍。黎元洪略略放下心来,不过也是非常茫然。他知道北洋系将领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平常一向看不起自己的段老虎这是念的哪门子经啊?放着总统宝座,他自己不坐,非给别人坐?他自己助人为乐?买麻花看着不吃――要的就是这个“劲”儿?

整个晚上,黎元洪就躺在沙发上半睡半醒地度过了。

对于北洋系这些气焰嚣张的军官们,段祺瑞的话既不能说的太露骨,那样自己的私心就暴露了,又不能说的不明不白,那样大家就更不明白了。这可真是为难了一向话少、只择重点说话的段祺瑞了。他费了好半天唇舌,总算让大家明白,不管谁当总统,实权仍在我们手中。他黎元洪不是当总统了吗?那我们干脆来个“责任内阁”制,由总理说了算不就行了吗?

终于,这一夜平安度过,什么也没发生。

67上午十点,部分阁员来到黎元洪的东厂胡同,黎大总统的就职典礼就在这里举行。

不知道这算不算段祺瑞有意安排的。总统就职,在他自己住的公寓?怎么听着,都不对劲。这种故意降低格调的仪式,那不是故意给人难堪吗?来参加就职仪式的人也不多,仪式上也就是在厅里挂了几面小红旗。

而这样的一件大事,对于普通市民来说,“几不知其为新总统就职之日也。”大家不知道除了袁世凯去世之外,还有新总统就任这一码事儿,因为对外界来说,根本没有看到什么就职仪式。

黎元洪就是这样戚戚惨惨地发表就职演说,成为了大总统。

话不说不透,理不辨不明,许多事如果不点破,虽说是仅隔着一层窗户纸,可人们仍然是看不透。

黎元洪继任,不管怎么说,这项人事安排,是袁世凯临终前做的一件非常英明的事。为什么这样说呢?

因为,历来权力交接、王位更替,都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遍查中国几千年历史,王位能够顺利交接的朝代,少之又少,有的时候是表面平静,而内里翻江倒海;有的时候干脆就箭上弦、刀出鞘,杀它个血流成河方才罢休。

特别一提的是,袁世凯去世之前,中国已经陷入内乱,南北拔剑相向,刀兵四起,北洋系内部也四分五裂,各自按照实力自然形成山头,尤其是段祺瑞和冯国璋,北洋系的虎豹双雄,铆足了劲准备冲击总统宝座。此时的权力交接,形势非常凶险,这是极易给国家造成巨大动荡的时刻。

袁世凯非常清醒、非常巧妙地使出了一招四两拨千斤,手下的几员大将也立刻明白了这一招式的厉害和精妙之处,接受了老领导的最后安排,至少在权力交接时刻,使国家保持了稳定,这一点,历史是不能忽略和遗忘的。

要说事情还真是奇怪,袁世凯在位的时候,大家因为权力问题而离心离德,领导和部下闹崩,带头大哥和跟班小弟闹崩,虽然没明着打起来,但暗中的较量却也非常激烈。

可是袁世凯死了,这些北洋旧将、尤其是跟袁世凯已经闹崩的段祺瑞和冯国璋,却对老领导表现出了足够的尊重,对于这一点,后文中从袁世凯的丧葬安排上会进行具体描述。

段和冯对袁的尊重,一是确实打天下时的多年积累的感情,二是猜测一下,从政治权谋上说,要想北洋系不倒,还得有一杆大旗竖起来,这杆旗上面的大字,既不能是段的,也不能是冯的,只能是袁的。只有袁才有这个凝聚力和号召力。给下属们看,既尊重了领导,表达了旧情,又取得了凝聚人心之效。对于一个玩政治的人来说,这一点不可能想不到。

再一个猜测,就是有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之感。因为老冯虽是老袁的下属,他们其实是同龄,老段也比老袁小不到几岁。人常说,不管什么样的官员或普通人,只要拉到两个地方去转转,必定深受教育,一是监狱,二是火葬场。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段和冯眼见着威风凛凛的老袁晚景尚且如此凄凉,心中不可能不百感杂陈。

而黎元洪,这个饱受袁世凯精神折磨的人,也对袁世凯表示了足够的尊重。

民国时期,社会氛围还是非常宽容的。当初清帝退位时,袁世凯就没有像历代改朝换代时血流成河积尸如山那么残忍,而此时袁世凯去世,黎元洪也没有像伍子胥对待楚王那样鞭尸,而是给了这位民国缔造者以最起码的尊重。

黎大总统上任就发布了一道命令:“民国肇兴,由于辛亥之役,前大总统赞成共和,奠定大局,苦心擘画,昕夕勤劳。天不假年,遘疾长逝。追怀首绩,薄海同悲。本大总统患难周旋,尤深痛怆。所有丧葬典礼,应由国务院转饬办理人员,参酌中外典章,详加拟议,务极优隆,用副国家崇德报功之至意!”

当然,黎元洪这么做,自然有他的考虑,他已经失去军权和自己的子弟兵了,只是一个总统的空壳、或者说是一个牌位。不管他怎么恨袁世凯,而此时,即使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骂袁世凯,那北洋系的官兵们非吃了他不可。

君不见,《三国演义》中,曹操每次死个谋士或部将,都会大哭一通,祭奠一番?为什么呢?还是毛宗岗看出了要害,在毛宗岗批注的三国中写道:“操之哭典韦,非为典韦哭也。哭一既死之典韦,而凡未死之典韦,无不感激。此非曹操忠厚处,正是曹操奸雄处。”一句话,如何对待死者,是给生者看的。政坛的太极高手黎元洪此举,不可能没有这番考虑。

另一点,我们也不能只从权谋角度来思考问题,从黎菩萨自身来说,他是个随和而宽厚的人,面子上的与人为善,是他的特点之一。这一点不是臆测和夸他,因为他在任上做过许多让人首肯之事,包括大胆起用非自己党派的蔡元培任北大校长,都不是一般的领导能做到的。如果没有宽广的胸襟,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

发布完对袁世凯的褒奖评价之后,接下来的事,就该处理袁世凯的后事了。

  评论这张
 
阅读(727)| 评论(7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