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192群龙无首  

2014-03-21 06:51:51|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群龙无首

小品王赵本山有句名言:人生就像坐飞机,不在你飞得多高多远,关键在于要平稳着陆。

茨威格《拜占庭的陷落》一文说:“在历史上,就像在人的一生中一样,瞬间的错误会铸成千古恨,耽误一小时所造成的损失,用千年时间也难以赎回。”

袁世凯就是这样。飞的挺高、也挺远,就是没有平稳着陆。不仅自己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而且百年以降,人们仍然不宽恕他。

曾经威风八面的袁世凯就这样凄凉地回到了洹上,走进了历史。

人常说“盖棺定论”,其实,盖棺就能定论吗?

有的人,没盖棺就能定论;有的人,盖棺即能定论;有的人,盖棺一百年了,却仍不能定论。

正如《三国演义》中曹操死时,罗贯中在小说中写入长诗的最后四句:古人做事无巨细,寂寞豪华皆有意。书生轻议冢中人,冢中笑尔书生气。

一百年来,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在骂袁,百分之一的人在赞袁,不管是多少评价,有几人能真正理解袁呢?

凤凰网袁世凯专栏有这样一段话,评价得比较中肯:“细想想,袁世凯并没有违反民族大义、卖国当汉奸,他的所作所为,只是不恰当地进行了一次政治体制的改革,开了惯常所谓的倒车而已,而且这个所谓的倒车,退得实际上也有限,绝非像后来人们批判的那样,退到清朝新政之前去,他的帝制不过是君主立宪而已。”

人民网的人民论坛专栏于2012516日刊载了民革中央办公厅蔡永飞先生的文章《袁世凯的贡献为何不被历史承认》,里面有一段话这样认为:

其实,如果说辛亥革命带来了民主的时代潮流的话,那么袁世凯所“逆”的是孙中山革命党人所倡导的民主的形式,而并没有“逆”其民主的实质。袁世凯的皇帝是“立宪皇帝”,这个“皇帝”和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皇帝的含义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洪宪皇帝”所受制约的程度并不亚于孙中山和蒋介石的“军政”、“训政”,至今看来也是十分难得的。

   不知这两段话,可不可以算做知老袁之音的话。

不管怎么说,我们在评价历史人物的时候,有必要重温两段话。一是列宁的话,二是习zong shu ji的话。

列宁指出:“批判历史的功绩,不是根据历史活动家没有提供现代所需求的东西,而是根据他们比他们的前辈提供了新的东西。”(《列宁全集》第2卷,第150页)

zong shu ji指出:“评价历史人物应该放在其所处时代和社会的历史条件下去分析,做到‘六个不能’,即:不能离开对历史条件、历史过程的全面认识和对历史规律的科学把握,不能忽略历史必然性和历史偶然性的关系;不能把历史顺境中的成功简单归功于个人,也不能把历史逆境中的挫折简单归咎于个人;不能用今天的时代条件、发展水平、认识水平去衡量和要求前人,不能苛求前人干出只有后人才能干出的业绩来。”

   这才是科学、理性、唯物、辩证的历史观。

人们终于把袁世凯骂死了,大家终于可以长出一口气了,天下终于可要太平了。

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要想了解一个人的存在有多么重要,他存在的时候看不出来,要等到他离去的时候,才能开始看出来。

可也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出来,甚至可以说,多数人还是看不出来。

美国“奥普拉脱口秀”节目的金牌主持人奥普拉·温弗瑞,她父亲曾经对她说过几句话,非常有哲理:“有些人让事情发生,有些人看着事情发生,有些人连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知道。”更有些人,不仅在为悲剧买单,买完单之后,还雀跃欢呼,以为看到了绝好的喜剧。

世间的事,就是这样,山中要是无老虎时,群狼就会四起,而受伤的永远是兔子。

但是,兔子却还傻乎乎地骂着老虎,盼着老虎死。因为,老虎太凶,老虎做过错事,他曾经吃掉过很多兔子。

可是,群狼横行的时候,又会死掉多少只兔子呢?

政治强人袁世凯死了,于国于民有什么好处呢?想一想,认真想一想,仔细想一想,美国人主导下的伊拉克和利比亚,人肉炸弹横飞,人命贱如草芥,生活每况愈下,百姓流离失所。其情其景,何其惨也?

如果从历史事实和现实状况中,你并没有完全明白,那么,这里再引用一下美国政治学大师亨廷顿的《变革社会中的政治秩序》中的经典之论:人当然可以有秩序而无自由,但不能有自由而无秩序。必须先存在权威,而后才谈得上限制权威。在那些处于现代化之中的国家里,恰恰缺少了权威,那里的政府不得不听任离心离德的知识分子、刚愎自用的军官和闹事的学生的摆布。

   在那种强人管理体制下,由于某种原因使链条突然断裂,由此而带来失衡的后果和“报复性反弹”现象是非常可怕的。

以国人所熟知的《红楼梦》中故事为例,当王熙凤身体不好,贾探春出来主事时,那些丫环小子老妈子之流,哪个是省油的灯?哪个不想欺负她几下?哪个不想“民”“主”?如果没有一个镇得住局面的人出来主事,结果会是什么?那贾母、王夫人等人为老太妃送灵而不在家时,整个一座贾府的下人们折腾成什么样?正如鲁迅先生曾经尖锐地指出:“底层的人们,也会互相伤害的。他们是羊,同时也是凶兽;但遇见比他更凶的凶兽时便现羊样,遇见比他更弱的羊时便现凶兽样……”(《华盖集·忽然想到七》,《鲁迅全集》第三卷,第46页)

这个例子和鲁迅的比喻,如果用在“后”袁世凯时代,是再恰当不过的了。休要说那些一方诸侯想自己说了算,就是最底层的阿Q们,也会趁机打打吴妈或小尼姑的主意,“和尚动得,我动不得”?

也许有人会轻松地说,这有什么,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大乱到一定程度,肯定会走向大治,这是历史发展的规律。

其实,这种抽象的社会进化论的论调,根本就没动脑子。花一块钱就能买一个鸡蛋,你非要花一亿买来,还认为最终摆平了,你知道付出的代价有多大、有多惨重吗?

当然,这里绝不是推崇旧制,只是想说明,当你看见别人住了新楼、而你还没有能力去建的时候,千万别嫌自己的茅草屋破而把它拆了,那就“流离失所”了。拆房子容易,几分钟就可以使其倒在尘埃,但要建起来,却是一枝一叶都费极大心血的。

这也就是博弈论上那句著名的“两害相权择其轻”理论。

袁世凯在的时候,给大家吃馄饨,大家不高兴,因为美国人吃的是“牛排”,吃的很有“档次”,很有“文化”。于是,大家把不会做“牛排”的袁世凯大厨给骂死了。

可是,骂死了袁大厨,后来的几位“厨师”们,要么就是把美式“牛排”烧个“一分熟”,血淋淋地端了上来,要么就是把中式的馄饨皮儿与馅儿搅在了一起,整个局势就成了一锅碎粥了,全成馄饨糊了。甚至,连糊都没有了。锅都砸碎了,还得花十几年新铸个锅。

袁世凯是不好,是有毛病,但是当时缺了他,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没有任何一派势力镇得住大局;袁世凯的死去,不仅君宪死,共和亦死。已无人有能力再从头、收拾旧山河。北洋世界,自此天下大乱。

镜头不妨再向后延伸一下,为什么西安事变的时候,再恨蒋介石,也不能杀蒋介石,道理就在这里。当时除了蒋介石,谁有能力维系中国不乱?谁有能力统率国民党群蛇与日本鬼子一决高下?这也是“两害相权择其轻”。

这就是辩证法。

萧功秦教授对于袁世凯的死和当时中国的局势发展,有这样一段精辟的论述:

袁世凯权威政治天折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他的突然死亡。他在四面楚歌中重新恢复了总统制,本来他仍然有可能在帝制失败后继续做他的终身总统,至少当时的政治反对势力还没有足够强大到能直接推翻他的统治。他得了尿毒症不治而死使中国迅速进入了群龙无首政治真空时期,庇护制度下的组织结构的特点是“恩主”与“受庇人”之间的纵向的私人效忠关系。各受庇人之间并没有横向的聚合力。一旦袁世凯逝世,袁世凯手下那些具有不同政见与利益的部属之间,如段祺瑞、冯国璋、张勋之间由于缺乏解决冲突的妥协机制。以发生矛盾时,极易走向武力冲突与抗争。

梁启超先生在其宏著《李鸿章传》开篇的第二段中,对李鸿章曾这样惋惜地叹道:“吾敬李鸿章之才,吾惜李鸿章之识,吾悲李鸿章之遇!”那么对于乱世枭雄袁世凯,是否也可以套用这三句话来形容一下呢?尽管许多人不情愿这样比喻,但应该说,这三句话用给老袁,也不为过。

翻阅北洋史,每次读到袁世凯的死这段历史时,心里都会莫名地涌上无限悲哀。不仅是为袁世凯的死悲哀,也不仅仅是为他的心思不为人所理解而悲哀,而是诸多阴差阳错、误解连环、错上加错,看得让人揪心,读得让人心堵。就在随后的历史上,不仅赔上了数以万计的普通百姓的性命,中国也差点儿被那个一衣带水的邻邦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唉,大人物的悲剧,也正是那个时代的悲剧。

两台大悲剧一起演奏,就是古希腊的“悲剧之父”埃斯库罗斯也编排不出此等人世间的悲剧。

悲剧的大幕既然已经拉开,那就开演吧。

雄霸舞台多年的老牌演员没有了,那些跃跃欲试的演员纷纷抢着登场亮相,黎元洪、段祺瑞、冯国璋、徐世昌、曹锟、张作霖等,终于捞着自己表演的机会了。

呛呛呛呛呛呛呛,你方唱罢我登场。

  北洋的乱戏,正式开始……



  《北洋觉梦录 袁世凯卷》正式告一段落。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1628)| 评论(19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