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198从挽联赏英雄(二)  

2014-09-17 06:48:51|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挽联赏英雄(二)

其四,蔡锷的小师弟唐继尧的挽联是这样写的:

所至以整军保民为要图,众论之归,大将慈祥曹武惠;

平时惟读书致用相敦勖,公言不死,秀才忧乐范希文。

曹武惠,指的是北宋名将曹彬,不仅以败契丹、北汉为功,而且宽厚有恩,两次入蜀,秋毫无犯,军民相率畏怀。创下了鼎盛的战绩,当时没人比得过他。

曹彬曾经说:“自从我当了将领,杀了很多人,然而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恨他们而乱杀一个人。”他的住所坏了,弟子们请求替他修缮一下,曹彬却说:现在这个时节正好是冬天,墙壁与瓦石之间,有许多虫子在这里冬眠,修房子的话,就会伤害它们的生命。

所以唐继尧的上联,一方面是夸赞蔡锷的功绩,一方面是夸赞蔡将军治军之仁心。

唐继尧的下联,“秀才忧乐范希文”,说的是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为追求的范仲淹。其夸奖之意,自然不用细述,大家就会明白了。

其五,丁怀瑾的挽联:

成不居首功,败不作亡命,誓师二语,何等光明,故一旅突兴再造共和;

下无逞意见,上无争利权,遗书数言,如斯深切,问举国朝野奚慰英灵?

丁怀瑾是蔡锷护国讨袁时主管军队后勤的人,在护国军的补给方面立下汗马功劳。他目睹蔡锷在前方浴血奋战,所以写出的这幅联更是有浓浓的敬和爱的成分。联语并不深奥,文采也并不出众,但是细述了蔡锷的数件功劳,措词很是得体。

丁怀瑾也是蔡锷的知交好友。他一方面赞赏蔡将军“功成不居”的性格,另一方面还用实际行动来纪念好友。

蔡东渡前,丁怀瑾任四川富顺县长,闻蔡噩耗即辞去官职,闭门著书,常以蔡的人格和抱负勉励其家人子女,他称道蔡是真正开天辟地的人物。

其六,杨度的挽联,也是很引人注意:

魂魄异乡归,于今豪杰为神,万里河山皆雨泣;

东南民力尽,太息疮痍满目,当时成败已沧桑。

杨度是楹联圣手,他一生可传的挽联甚多,但这幅对联,一直让人不是很理解。

上联写的很有感情和气势,可是,下联的最后一句“当时成败已沧桑”,时人和后人感觉,像是与蔡锷起兵唱反调?

今天我们也无从得知杨度的意思,“太息疮痍满目,当时成败已沧桑”,究竟是想说因为蔡锷起兵反政府导致了“疮痍满目”呢?还是想说起兵之后,国家仍然是千疮百孔、进而“当时成败已沧桑”?

究竟是想褒还是想抑?实在不好从这几个字中探出味道来。但从上联来看,还是极力褒奖蔡锷的。

其七,蔡锷挽联中最让人叹惜和欣赏的,还是小凤仙的挽联。

今天许多历史工作者考察小凤仙其人其事其文,但多数人都相信这段温柔的插曲是真的,所以,野史记录中留下来的小凤仙的挽联,也列举一下。

据说小凤仙的挽联是衡州狂士王血痕所代撰,其联有二:

第一联是:

不幸周郎竟短命;

早知李靖是英雄!

上联把蔡锷比喻成俊彩星驰的周瑜大都督,自然是形象而贴切得很。而且,周瑜去世时,仅比蔡锷大一岁,也让人唏嘘不已。

下联更是意味深长。

李靖是唐代名将,年轻时即有大志,且熟读兵书战策。曾以一介布衣身份拜谒京中隋朝的两朝老臣杨素。当时杨素身后站着一个美人,手执一把红拂,屡屡对李靖含情注目,秋波暗送。

一席长谈,让杨素多次抚床长叹:他年坐在这张床的,必定是这个年轻人!

长谈之后,李靖回到寓所,灯下草拟策论。时至三更,忽有人叩门。开门见一美少年,进得屋来,少年脱去衣帽,露出一头秀发,原来便是杨素身后手执红拂的丽人。自报自己便是杨家的执拂妓,为李先生的长谈深为敬服,“丝萝不能独生,所以愿依乔木”。

识英雄于微末,追英雄于落魄,不为财、不为貌,只为敬你是个英雄,小女子无以相赠……

古代中国人的爱情真是既简亦纯,看似平平淡淡,却又轰轰烈烈。即使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爱情也是如此简单。正如吴秀波感慨“爱情”今非昔比时说道:那时候爱上一个人不是因为你有车有房,而是那天下午阳光很好,你穿了一件白衬衫。

就这么含情一瞥,注定了今生今世。

当然,红拂女看中李靖可能比这要更深刻一些,此女应该是色艺双绝、平日眼高于顶、傲视王侯公卿为粪土,却以其阅人无数的慧眼,深信穷书生李靖终非池中之物,这才视男女大防于不顾,抛开荣华富贵,演出一幕凰求凤……

如果说,李靖拜见大隋官员而不出仕,可称是“士伏处于一方兮,非主不依”,那么红拂女于万千人中独爱李靖,就可称为是“凤翱翔于千仞兮,非梧不栖”。

二人次日清晨出城,鸥游江海。乐躬耕于陇亩兮,吾爱吾庐;聊寄傲于琴书兮,以待天时。

后来李靖成为唐朝的开国功臣,所以说这位红拂女相人极准,还在李靖是一介布衣的时候,便早知李靖是英雄,以身相许,以心相随。那么小凤仙之于蔡锷,便也类似于此。虽于风尘中结识,但小凤仙早知蔡公非同常人,而是大英雄一枚。

第二联是:

万里南天鹏翼,直上扶摇,哪堪忧患余生,萍水姻缘成一梦;

几年北地胭脂,自悲沦落,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亦千秋。

这第二联更是情深意长,尤其是“桃花颜色亦千秋”一句,更是道出了小凤仙为结识蔡锷而终生不悔、千秋快慰的心情。

拜别蔡将军,小凤仙从此隐居他乡。

合上书卷,闭目深思小凤仙对蔡锷的深情,仿佛用语言无法形容得尽,思来想去,只得到李商隐的悼念亡妻的诗句,或许能部分表达出小凤仙的心思。

李商隐的夫人王氏没了之后,有人前来做媒,李先生辞谢了,并作《李夫人》诗:“一带不结心,两股方安髻。惭愧白茅人,月没教星替。”

一句“月没教星替”,暗喻“小星”岂可替皓月乎?这应该可以说明王氏在他心里的地位了。

小凤仙心中的蔡锷,大概可用“月没教星替?”一句反问来形容,是一个无人可替代的地位。

失去了你,得到世界又如何?

一曲弦歌伴君去,待等来世约白头!

读此,甚为可叹。

直至今天,当人们听到那句“将军拔剑南天起,我愿作长风绕战旗”的如泣如诉之曲,仍然是心神荡漾。

真是英雄知己!

据说,1982年的时候,云南大学教授石鹏飞回上海老家探亲路过长沙时特拜谒蔡锷墓,诗曰:“南天剑起一麾雄,湘水麓山唱大风。十万万人今共拜,知音岂独小桃红。”另有一番深意。

  评论这张
 
阅读(372)|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