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202府院之争(四)  

2014-09-26 06:55:13|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府院之争(四)

孙洪伊,字伯兰,直隶天津人,早年入袁世凯幕府。民国成立后,先后组建共和统一党、民主党、进步党等。二次革命后,日益与孙中山及国民党接近,遭到北洋系的嫉恨。段祺瑞组阁时,由于黎元洪的提议,段祺瑞才不得不把孙列入。历任教育总长、内务总长等职。

孙洪伊担任内务总长时,也看不惯徐树铮的专横嚣张,对段祺瑞一手遮天也非常反感。而他自己又自视甚高,不肯低头,因此很快就卷入府院之争的政潮中。他与徐树铮几乎无事无时不在冲突。

徐、孙之间的第一次大风波,是由于徐树铮以国务院名义擅发电令、催促粤、闽、湘、赣四省军队会剿驻粤滇军李烈钧部引起的。

这件事说来话长。袁世凯去世后,广东龙济光在未经西南护国军政府同意的情况下,宣布取消广东独立,投向段祺瑞怀抱。当时正值李烈钧部准备借道广东返回江西,龙济光不同意,双方发生冲突交火。而此时陆荣廷也不服从段祺瑞的安排,从湖南衡阳进军广东。段祺瑞还没来得及援助龙济光,龙济光便败了。

段祺瑞无奈,想通过人事安排来挽回局面。他以陆荣廷在湖南驻兵为借口,让陆荣廷暂时留在湖南,但命令上仍是广东督军,欲以此稳住老陆。而以龙济光在广州为借口,让龙济光暂署广东督军,想造成既成事实。

陆荣廷多聪明呀,他根本不听这一套,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呀?给我个开空头支票就把我拴在湖南?他下令,直接进军广东。

段祺瑞一看,这群狐狸太狡猾了,怎么着你也得让我计谋得逞一次吧?真不地道。老段眼睛一转,打起了李烈钧的主意,他想调李烈钧来京任职。李烈钧知道离开自己军队的下场意味着什么,拒绝服从命令。

段祺瑞的自尊心太受伤害了,你们就不能比我笨一点儿吗?哪怕就笨那么一点点也行啊?

无奈之下,段祺瑞、徐树铮只好召开会议。常委会不行,咱来个扩大会,老段想通过会议的形式,借北洋其他将领之口,来激起反对陆荣廷的情绪,同时也研究怎么对付李烈钧的问题。

在这次会议中,徐树铮提出,李烈钧这么不听话,应该速调闽、赣等四省兵力会剿李烈钧,让他知道一下,反抗老大的后果是什么。

可是,徐的提议遭到了许多原为国民党籍的阁员的反对,国民党出身的阁员和孙洪伊等人主张和解,这也得到了多数人的赞同。

徐树铮一看,扩大会议也行不通,那干脆就不要会议了。开个会,知会一声,是给你们面子。我要是不开会,直接来个霸王硬上弓,你能怎么着?

所以,徐树铮根本不理会议上国民党议员这一套,会后他竟然私自草拟了一份令四省讨伐李烈钧的命令,还大摇大摆地找到总统黎元洪,要他在上面盖章。黎元洪非常生气,拒绝盖印。徐树铮更“牛”,他居然直接把电令发出去了。

这样,不管从程序上还是法律上,徐树铮都违规了。

按照法律规定,国务院秘书长只可列席国务会议,没有发言权与表决权,而徐不仅在会上指手划脚、大包大揽,在会后还不顾国务院决议,更置总统的意见于不顾,擅自发出电令。种种行为,都让别人无法忍受。

内阁的阁员们直到四省复电国务院,才知道徐树铮密电四省会剿的事。

内务总长孙洪伊一下子抓住了徐树铮的小辫子(这么大的事,都应该叫“大辫子”了),当面指斥徐树铮违法;徐树铮反唇相讥,指斥孙洪伊私通报馆,泄露院中机密。这么大的事,你故意让报界知道,是什么意思?你不懂保密规定吗?双方言辞激烈,互相攻击。

从此,二人之间从业务上的不和演变成了个人之间的是非恩怨和意气之争。孙洪伊说徐树铮“日在总统府中指挥一切”,并对徐树铮送往府中盖印的文件指摘挑剔,横删竖减,而徐树铮则通过《公言报》,天天以骂孙洪伊为必修课,嬉笑怒骂,无微不至。

8月中下旬,徐和孙之间又发生了第二次大风波。这次风波是由任命郭宗熙为吉林省长和查办福建省长胡瑞霖案引起的。

按照民国时期官制规定,对于这种省部级高官的荐选和任用,须由国务会议讨论通过,再交由大总统盖印,由总统正式发布任命。然而,对于吉林省长郭宗熙的任命,徐树铮是在没通过国务会议讨论的情况下,直接草拟并私自送总统府盖印的。

而另一件涉及人事的问题,是部分议员对福建省长胡瑞霖提出查办的提案,揭发胡瑞霖任湖南财政厅长时的种种贪贿行为。因为胡瑞霖投靠了皖系,徐树铮未经国务会议讨论,更没有征询主管部总长孙洪伊的意见,就以国务院名义咨覆国会,为胡瑞霖辩护开脱。这不仅严重违反了制度,而且直接侵越了内务总长孙洪伊的权力。

孙洪伊忍无可忍,直接向段祺瑞质问:凡与各省民政长及有关的问题,内务总长是否无权过问?院秘书长是否有权擅自处理?既然不把别人放在眼里,把权力都给他家算了,让他当皇帝得了。

段祺瑞无言以对,只说了一句:又铮(徐树铮,字又铮)荒唐!

段祺瑞吩咐把胡瑞霖一案的咨文追回,但国会已经印发了出去,追不回了。

孙洪伊气愤已极,试看今日院中,竟是谁家天下?

830,孙洪伊愤然辞职。

段祺瑞自知理亏,且小徐做得实在过分,便派交通总长许世英亲自到孙洪伊家里说合,把其辞呈退回。与此同时,黎元洪也派人前来劝说,要其共克时艰,不要辞职。

孙洪伊因辞职而得理不饶人,他提出了旨在限制国务院秘书长职权的国务院办事办法五条,作为其复职条件:

(一)凡答复议会之质问书,须由主管部起草;(二)颁布命令须由国务员副署;(三)院令须经国务会议通过;(四)阁议通过者,秘书不得擅改;(五)各项法令非经总理及主管部总长副署,不得发出。

段祺瑞被迫答应。

孙洪伊有了两巨头给的面子,便也压下这口气,重新回来上班。

然而,徐和孙之间的争斗仍然没有结束。

经此一役,徐树铮的权力和面子都受了重创,他却咽不下这口气,必欲去孙而后快。

而孙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倔强会带来什么后果,仍然强势出击,更加惹恼了北洋政坛上两个最飞扬跋扈的人。孙自己并不知道,段祺瑞的让步,并不等于真的向孙和总统府服软,而是一种以退为进的防守反击策略而已。

很快,段和徐反击孙的机会就来到了。

  评论这张
 
阅读(479)|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