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203府院之争(五)  

2014-09-29 06:58:06|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府院之争(五)

月中下旬,孙洪伊按照自己的理想,大刀阔斧地整顿内务部,一口气裁员淘汰了祝书元、丁宝轩等28个人。这可就捅了马蜂窝了。

孙洪伊此举,真是有点儿太书生气了。你以为这政府机关是你家吗?这样做,一方面给人的感觉,是此人太清高,举世皆浊,唯你独清;另一方面,你也不想想,能进官场混的,哪个是省油的灯?谁的背后没倚着一尊“佛”?这样做是很痛快,但却给自己树立了更多的敌人。前台的、幕后的,都被你惹到了。

孙洪伊这样做的直接结果是:这些公务员以孙洪伊的做法不符合文官任免规定为由,集体上诉于平政院。

也有一说是徐树铮鼓动这28人上诉的。其实,还用小徐鼓动吗?谁会甘心国家公务员的金饭碗位置就这么丢了呀?所以,必然上诉无疑。

平政院是什么机构呢?这里有必要了解一下。

在中国古代几千年的社会中,官与民的社会地位是差距相当大的,而且绝不允许“民告官”。

如大清律例就规定,民告官,如子杀父,先坐笞五十,虽胜亦判徙二千里。

民告官,不管你有没有道理,先要揍你五十大板,给你做做松骨疗法。即使你小民告赢了官司,那你也要被判处发配两千里的徒刑。

在以往的朝代还有让小民滚钉床一说。不管你对不对,先要在刺猬一般的钉床上滚来滚去。滚死了拉倒,说明是你的不对,所以派老天来收了你。滚不死的话,再来接受你的状纸。这就是,民告官,不死也得脱层皮。

而且,就算进行“民告官”这个人福大命大造化大,平安无事,回到家乡,也会被官府视为刁民,被身边那些“善良的”百姓指指点点,以后的日子也好过不了。

晚清变革,西方资本主义法律制度开始传入中国,这一现象开始有所松动。1908年钦定宪法大纲中就说要在六年内设立“行政审判院”的构想。摄政王载沣控制不住改革马车的时候,于1910年提出改拟于宣统三年(1911年)颁布《行政诉讼法》,设立“行政审判院”。但是未及施行,大清朝便土崩瓦解了。

孙中山成立了中华民国,各项法律制度开始向西方靠拢。

中国首次以正式法律文件明确规定行政诉讼制度、并提出“平政院”这一词汇的应该是1912311日的《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其第10条规定:“人民对于官吏违法损害权利之行为,有陈诉于平政院之权。”第49条规定:“法院依法律审判民事诉讼及刑事诉讼,但关于行政诉讼以及其他特别诉讼,别以法律定之。”

留意一下,这个时间却颇有意味,1912311日,正是袁世凯正式就任大总统的时刻。也就是孙中山在卸任之前,为了限制袁世凯权限、改总统制为内阁制、修改临时约法,出台了一系列规章制度的时刻。

袁世凯就任大总统后,于191451日公布的《中华民国约法》第8条、第45条与《临时约法》的规定基本相同。至此,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行政诉讼审判机关——平政院正式建立起来了。

也就是说,在华夏大地上,首次以法律形式定下民告官的制度,居然是由袁世凯来完成的。历史很奇怪吧?

法学界更应注意的是,中国最早的行政诉讼立法是中华民国政府公布于1914721日的《行政诉讼法》――研究法律的人,可能更清楚这个时期的重要意义。老袁头很好玩吧?

据统计,平政院的存续期间自1914331日至19281117日,前后十五年时间内,共审理407起案件,平均每年受理28件左右。1925年鲁迅诉教育部就是平政院裁决的案件之一。

民间有部戏曲叫“杨三姐告状”,演绎的就是一桩真实的故事,即1918年旧历三月十三日,河北省滦县狗儿庄发生的一起命案。这部剧中,杨三姐先是到县里告,县官受贿,贪赃枉法,判高家赔款了结。杨三姐不服,又赴天津高等检查厅上告。最后终于沉冤昭雪。

这起案件中,杨三姐告状其实就有了一丝民告官的意味,虽然开始告的是高家,但到厅里上告的时候,这就是不服县里裁决,怀疑县官舞弊,其实也算民告官了。幸亏是发生在民国,要是早发生十年,杨三姐不死也得被视为刁妇,受到怎么样的处理还不知道呢。

当然,杨三姐这件事并不是平政院处理的,但是近代法律意思已经比较明显了。

孙洪伊裁掉这28人,就是直接上诉平政院,请求给予法律方面合理的解释和处理。否则,我们集体认为,孙洪伊就是以权谋私,就是胡乱用权。

平政院经调查后裁定:撤销内务部原令,准被解职人员仍回内务部供原职!

然后,倔强的孙洪伊认为,平政院编制令与《行政诉讼法》,都是根据袁世凯新约法而来,非由正当之法定机关发生,该院是否依法设立尚存疑问,更没有资格受理诉讼。

孙洪伊当时难道不知道,1912311日的临时约法定下的平政院么?

这下让段祺瑞和徐树铮抓住了机会。到底是谁“无法无天”?你不仅视临时约法于不顾,也视袁大总统的行政诉讼法于不顾,就你对?到底是谁“无法无天”?你敢保证,裁掉这些人,完全不是你的私心?你敢保证,你后续想使用的人不是你自己人吗?

不仅如此,徐树铮在此时更是主动出击,他决定一步步地逼孙洪伊犯更大的毛病,并以此试探黎元洪的态度。

徐树铮赶紧草拟一份平政院的裁决书的命令,来到总统府,要求盖印。

孙洪伊认为,该命令未经国务会议讨论,我孙某人拒绝副署。孙还建议黎元洪呈请国会讨论,想通过他们在国会中的势力与段祺瑞和徐树铮一决高下。

黎元洪支持孙洪伊,就这么做。干就干呗。

徐树铮轻轻一招,就让藏在孙洪伊身后的“老帅”露了脸儿;黎元洪的拒绝盖印,就使自己也走到了斗争的前台。

段和徐一看,果然不出所料,确实是你姓黎的在这里搞鬼。那就别怪我们手下无情了。

在接下来的十多天里,府、院之间就盖印问题发生了尖锐的争执。府方坚持“交院再议”,院方认为总统必须盖印,否则就是不信任内阁、破坏责任内阁制的一种表现。就这样,双方吵到了十月中旬。

段祺瑞火了,黎元洪,我的忍耐力是有限的!你不要蹬鼻子上脸。

1018,段祺瑞和徐树铮亮出了更狠的一招:小徐手持“孙洪伊着即免职”的命令,请黎盖印。

黎元洪又惊又怒,你们说的算话,我说的便不算话吗?这么大的部长的任命权,就你一手遮天、想用就用、想撤就撤吗?我坚决不盖,你能怎的?

就这样一个礼拜之内,徐树铮先后四次进府要求盖印,但均遭到黎元洪的拒绝。

双方的弓弦,越拉越紧,越拉越紧……

孙洪伊自己认为,既然捻了虎须,必须抗争到底。哪怕被虎咬死,也不能在这时服软。他自己咬定了一个死理儿:“政治家就要硬干,无论若何牺牲,决不辞职。”因此,这阵势就越拉越大。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曾经在报界呼风唤雨的孙洪伊?他非常懂得舆论的力量,也懂得拉进各种势力为己所用。

孙洪伊一面与总统府秘书长丁世峄联手,向国务院秘书长发起冲锋,一面极力争取国会的同情与支持,同时也动用舆论的力量,把这件事越搞越大,这趟水越搅越浑。

孙洪伊的策略奏效了。

先是国会议员王玉树等提出对政府的质问案,认为要罢免一个总长,应该由国会提出弹劾,而不能准许国务总理一个人独断专行;紧接着,冯国璋、许世英等政界大佬也致电段祺瑞,你应该管管你那秘书长啦,不行就免了他吧。还有许多人认为徐树铮累及你段总理,你替他袒护又何苦呢?

可是,段祺瑞这个人,一向吃软不吃硬,况且从政治上考虑,他此时也绝不能退却了。因为那样一来,不仅意味着黎元洪等人赢了,压他一头,更意味着他段祺瑞这么多年的权威将受损,此后还怎么立足?

你们不是仗着人多势众吗?我倒要看看究竟谁是老大。要是连你们都干不过,我这么多年不是白在江湖上混了吗?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1024,段祺瑞一反常态,亲自出马,直接来到总统府,铁青着脸,要求黎元洪在罢免孙洪伊的命令上盖章。

黎元洪既然骑虎难下,他的倔脾气也上来了,拒绝,就是拒绝。

段祺瑞决定使出杀手锏。他告诉黎元洪,你这样做,就是对责任内阁的不信任。既然如此,你不想免孙洪伊,那你就把我总理一职免了吧,这样你的日子就好过了。

给你最后一个选择,是免孙洪伊,还是免我?请回答。

不用转眼睛了,我数五个数,请马上回答,我有许多事要处理呢,没功夫和你在这里闲扯。

黎元洪被彻底逼到绝路了。

黎元洪非常清楚,他要是敢动段祺瑞一个手指头,那自己的位子也坐到头了。段祺瑞发出最后通牒的“单项选择题”太狠了,而且段老虎亲自出马,他肯定也是做了“决斗”的准备,自己一点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

黎大总统无奈,低头吧。谁让自己就这命呢。

不过,黎向段提出个建议,别直接下免职令了,让孙洪伊自己来辞职吧,这样面子上好看些。

老段同意了。

可是,孙洪伊的倔劲也上来了。他说,除非总统亲自下令免职,否则,我绝不辞职。要么就来个内阁全体辞职,断无我一个人辞职之理由。

黎元洪这总统当的,可真是低三下四,怎么净遇到这种比粪坑里的石头还又臭又硬的主呢?我是协调不了了,请高人帮忙吧。

他请来北洋元老、龙杰王士珍到孙洪伊家做说客。王士珍提出个折衷办法,孙洪伊的总长一职不免,暂时派孙出洋“考察”,由次长代理部务,以便缓解政潮。

孙洪伊说,我就不辞职,我就不出洋。有能耐你们把刀子架我脖子上吧!

这可真是开水煮鸭子――肉烂嘴不烂。遇到这种嚼不动、蒸不烂、煮不熟、锤不扁、炒不爆、给多少春风和阳光也不开窍的铜豌豆,就连龙杰王士珍这样的高人也没有办法。

黎元洪又提出个办法,如果孙洪伊同意免职,保全了段总理的面子,可以考虑让孙担任全国水利总裁,或外放孙为一省之长、封疆大吏。

黎元洪为了把这位爷请走,赔本儿的买卖都认了。

可是,孙洪伊说,我啥官都不要,给个玉皇大帝也不干,我就要我的人格。

段祺瑞见孙洪伊这么死扛,不辞职,不出洋,不外调,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怒气冲冲地说道:很好,那我们大家全辞职,让孙洪伊一个人干吧。

黎元洪又一次被逼进了死胡同。

  评论这张
 
阅读(387)|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