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206府院之争(八)  

2014-10-10 06:36:27|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府院之争(八)

这场政潮争斗的双方虽然分别以黎和段为主,但是牵涉进来的人员却非常广,牵扯的国内背景和国际背景又都非常深,连相关国家都扯进来了。

黎元洪因为没有兵权,所以他借助的是国会力量以及各界名流,借助的是笔杆子和嘴皮子;而段祺瑞借助的力量主要是各省督军,借助的是枪杆子。

然而,国内政坛各派力量的反应,也与各国暗中鼓动密不可分。

段祺瑞为了对德绝交,密电各省军政大员,征求他们的意见;黎元洪也密电全国名流,广泛咨询。结果,各地的答复,多数主张反对对德绝交。不光是孙中山、唐绍仪、章太炎等人反对对德绝交,就是各省军政大员也反对,像冯国璋、张勋、倪嗣冲等人,都主张延续袁世凯的政策,保持中立。

因为此事关系重大,所以此时冯国璋以副总统身份特意抵京商谈此事。

黎元洪希望正、副总统一心,反对参战;段祺瑞认为老冯与己有北洋袍泽的情谊,自然不会胳膊肘向外拐。而到京后的老冯经过与老段交流后,仿佛明白了些什么,态度也逐渐转变,由反对参战转向了赞成对德绝交。这对老段来说,就是个莫大的支持。

国际上,各国争相游说中国。

美国方面,派驻华公使芮恩施与中国伍廷芳联络。段祺瑞虽已定下参战的决心,但他也想从美国这里为中国争得更大的利益。他让外交部向美国公使芮恩施提出四点询问:

(一)美国政府能否保障中国陆海军和兵工厂不受外国势力的控制?

(二)美国政府能否保障中国得出席战后的和平会议?

(三)协约国规定不得单独媾和的伦敦协定,与其他未参加协定的参战各国具有何种关系?

(四)希望美国借款给中国,使中国能够担负起对德绝交的各项任务。

28,美国公使答复中国外交部说:“美国必将设法援助中国,使中国能负起对德绝交的责任,而不致影响中国对于军事设备及一般行政的统制权。”这就给段祺瑞吃了定心丸。

美国发现黎总统与段总理在出兵问题上的不合之后,决定出面协调。于是,美国公使芮恩施在伍廷芳陪同下,专门谒见了黎元洪总统。在希望中国出兵的同时,美国向黎元洪承诺,关于中国要求停付各国庚子赔款、增加关税、撤销领事裁判权、撤退各国驻兵等问题,都好商量。

这个好处应该是不小了。但黎元洪知道,好处越大,握有实权的段祺瑞得到的好处就越多,很有可能是他段某人名利双收了,而自己还是坐冷板凳。这怎么能行?

所以,不管美国人怎么抛橄榄枝,黎元洪就是不点头,这可把美国人搞糊涂了。

美国人可理解不了中国官员的逻辑,就像马歇尔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蒋介石一样。好处不就是好处吗?这么大的好处也不要?真是搞不懂。

日本向段祺瑞政府表示,中国参战只派华工即可,作为回报,日方既向中国政府提供借款,又向北洋军提供军火。同时日方还派人做中国社会名流如徐世昌、梁启超的工作,希望通过他们来影响政府。

德国政府也听到了风声,驻华公使辛慈拼命在中国活动,希望中国不要和德国绝交。

英、俄、法、日、比、意、葡七国的驻京公使,一起与中国外交部进行蹉商。

……

既然大家都希望中国参战,那中国无形中也有了身价,可以提点儿有利于自己的要求啦。

于是,中方向各国提出了如下条件:

(一)逐步提高关税,中国方面改订货价表后,关税由原有的值百抽五增为值百抽75,裁撤厘金后,再增为值百抽125

(二)缓付庚子赔款,除德国赔款永远撤销外,协约国赔款缓付十年,在此时间内不加利息;

(三)废止《辛丑条约》关于军事的部分,即废止天津周围20里内不得驻扎中国军队,中国不得在大沽口修建炮台,各国得在使馆区域及京奉路马家堡至山海关之段驻兵等条款。

(四)关于义务方面,根据日本政府的指示,中国不派兵到欧洲,而只担任以原料及劳工供给协约国。

各国对此原则上赞成了,并催促中国政府赶紧考虑对德宣战的具体措施的步骤。

  凭心而论,如果真的由于中国参战而兑现了这些条件,那对中国的财政问题将是一个很大的缓解,应该说算是一件好事。

有了这么多国家的支持,于公于私又有了这么多好处,段祺瑞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该沟通的也沟通了,该运作的也运作了,可以上会研究了。

191731,段祺瑞召集全体阁员举行最高国务会议,正式讨论对德绝交问题。段祺瑞又邀请参众两院议长和国会中各政党领袖举行座谈,说明出兵的必要,这次,列席者都没有表示不同意见。

33,国会会议通过了对德绝交案。第二天,段祺瑞偕全体阁员到总统府,请黎大总统在政府向国会提出对德绝交案的咨文上盖印。

段祺瑞信心满满地以为,有这么多友邦支持,自己也做通了参众两院的工作,黎元洪会同意盖印了。可是,热情的老段被当头浇上了一盆冷水。

黎元洪对段祺瑞说:“这是一个有关国家命运的重大问题,我们不可草率将事,因此要多加考虑。”接着黎又强调:“各省军人都反对对德宣战,对德绝交就是宣战的先声,应当先统一全国军人的意见,然后才能决定。”

段祺瑞鼻子都气歪了,他说:“协约国方面不止一次地催促我们对德绝交。”

黎元洪从逻辑上抓住了段总理话中的漏洞,他激动地说:“如果我们听从协约国的命令,我们就不是一个有自主权的独立国了。根据《约法》,大总统有宣战媾和的特权,我今天既然是总统,就该对一切负责任。”

这一下子,浓烈的火药味儿就出来了。

教育总长范源濂是支持段的,他一边拍桌子,一边言词激烈地抨击黎元洪:“总统虽有特权,责任则在内阁。总统既不对国会负责,又可推翻内阁的决议案,这样的总统,简直像专制皇帝一样了。”

段祺瑞也生气了,总统既然这么不信任我,国会又处处找我麻烦,这样的国务总理,我不干了。你不是厉害吗?你自己玩儿去吧。

段祺瑞站了起来,很绅士地向黎半鞠躬,转身傲然退场,全体阁员也呼呼啦啦地也跟着总理一块儿退了出来。只扔下黎元洪呆坐在椅子上。

这天(34日)晚上,段没有通知任何人,即乘专车离京赴津。冯国璋赶到车站留也没留住。

段祺瑞的负气出走,让总统府的人乐不可支。幕僚们鼓动黎元洪,不如趁机换一个能合作的总理上来。

黎元洪本人也深受段祺瑞霸道之苦,也希望换个总理,他把目光瞄准了徐世昌和王世珍,希望此二人中能有一人愿意出任总理。他们的资历既和段祺瑞不相上下,为人又随和,肯定能和自己和得来。

可是黎元洪也太理想化了,徐和王这两个人,怎么会跳火坑,而且是表明了要与段祺瑞对着干,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段祺瑞出走以后,协约国集团对此表示了严重关切。黎元洪赶紧派陆征祥到各国使馆进行解释,请各国放心,民国对外友好政策是不会变的。

按照黎元洪本来的想法,是真的不想请段祺瑞回来,段的那张脸太难看了。他想将错就错,另换总理。既然徐世昌和王世珍不想当总理,黎元洪就想在内阁阁员中扶一个总理上来,然后就会听自己话了。

黎元洪的幼稚病又犯了,他忘了自己的总统位是谁给推上来的了。在当时情况下,只有他段总理摆弄黎总统,根本没有黎总统想甩开段总理自己执掌朝纲的机会。

段祺瑞既然能把这么一个没有兵权的人推上来,他就有能力把这个人给推倒。段的出走,无非是向黎元洪警告:没有我段祺瑞,你根本就玩不转。即使你想玩的转,我也会让你玩不成,不信你就试试。

段祺瑞传递的信号,黎元洪不是不明白,但他非常想当一回真正的总统。他大概是想:我就不信了,没有你段祺瑞,民国真的玩不转?

老夫就铁定心来试一试,如何?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