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208府院之争(十)  

2014-10-15 06:52:18|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府院之争(十)

4月中旬开始,先后有安徽、湖北、直隶、山东、江西、福建、吉林、河南七省督军和察哈尔、绥远两都统抵达北京,其他各省督军没到的,也派了代表参会。

段祺瑞本想把冯国璋、张勋、陆荣廷三人邀来参加会议,可是,冯国璋上月进京时,清楚地知道了外交关系、府院关系的复杂矛盾,说啥也不想趟这个浑水了。老段一再发电报,老冯说,不行,我有病了,躺着起不来。其实,除了这个原因外,更有一重原因,是冯国璋、张勋、陆荣廷不来的理由,那就是,这三人是除了段祺瑞之外势力最大的地方实力派,有身份、有架子的人,岂是任你段祺瑞想召便召、想不召便不召的?召之即来,岂不成了狗腿子?岂不乖乖地成了你段祺瑞的配角?所以,这三个人是不会进京的,派个代表来就不错了。

在所谓的军事会议上,经段祺瑞及其亲信将“对外宣而不战、对内战而不宣”的奥妙说明之后,各省督军们恍然大悟。尤其是段祺瑞告诉大家,宣布参战,不仅不需要你们出一兵一卒,而且还能得到日本、美国等国家的借款,督军们喜形于色,摩拳擦掌,要求总理赶紧宣布参战,大家都等不及了。

我们并不打仗,我们只是打仗的搬运工。

在早已准备好的签名单上,上面写着“赞成总理外交政策”,25名督军或代表一致签名。然后,督军们还打算到协约国各公使馆联络感情。

按说,拜会外国公使,可不是督军们的职权范围,但督军们根本不懂得什么外交不外交的,只知道谁有权谁说了算。而各国公使为了让中国尽早参战,也不顾这些外交的基本常识,居然也设宴招待督军们。

各省督军态度的大转变,让黎元洪非常愤恨,他认为这就是段祺瑞一手操纵的结果。

这也没办法,谁让人家段祺瑞胳膊粗力气大呢,人家一个电报就能召来这么多要员开会。所以,黎元洪这阵子天天郁闷,越想越憋闷,这股情绪没控制住,督军们进京来拜见他时,他甚至把这股情绪撒向了督军们,那能得好吗?

安徽都督兼署民政长倪嗣冲进京开会时,首先到总统府拜见黎元洪。倪嗣冲并不是北洋嫡系,他想在黎和段的夹缝中多捞些好处。谁给的好处多,就多支持谁。

因此,倪嗣冲见总统时,态度比较恭敬,施礼完毕之后,希望黎总统能同意授他的侄子倪毓为陆军中将,授他儿子倪幼忱为陆军少将。倪嗣冲认为,黎元洪正应该拉拢自己,因此必须满口应允。

只是,黎元洪刚受完段祺瑞的气,正没处撒呢,这下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一向和气的老好人黎元洪嗷地一下子蹦起来了:“你到北京来就是为你的侄子、儿子谋取功名富贵的吗?他们配当中将、少将吗?”

倪嗣冲碰了一鼻子灰,羞得无地自容,悻悻离去。总统府的谋士们都认为总统的火发的好,树立了威信,杀一杀地方大员的气焰。孰不知,却又惹了一批人。自此,倪嗣冲铁心助段而反黎。

《吕氏春秋》在其卷二“仲春纪”单列了“功名”篇中有言曰:“大寒既至,民暖是利,大热在上,民清是走。是故民无常处,见利之聚,无之去。欲为天子,民之所走,不可不察。”哪里有好处,哪里能趋利避害,人们便往哪里走。作为领导者,这个规律必须熟记于心。黎元洪怎么连这个基本常识都忘了呢。

督军们从各国公使那里得到了明确的信息,在段祺瑞那里知道了参战的“奥秘”,又得到段祺瑞的怂恿和支持,不仅四处高喊要赶紧参战,而且更加无法无天,同时又成为段祺瑞与黎元洪争斗的重磅砝码。

一二三四五,我们等得好辛苦;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等的好着急。赶快,参战吧。

不过,凡是在政坛上混的,谁也不是省油的灯,黎元洪的人马也在暗中活动国会中的反段力量,这场较量的弦越拧越紧。

在这盘争夺已进入白热化的棋局上,段祺瑞拿起棋子,迎头炮,出边车,全线压境,使出杀招!

黎元洪也不示弱,架士象,连环马,寻敌破绽,守中带攻!

51,国务会议正在进行时,督军和督军派的代表共二十多人突然闯进来,要求以军界代表身份列席会议。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看来肯定是受段祺瑞指使的,要不然这种违法之事是不可能大行其道的。

督军们在国务会议上纷纷发表言论,要求顺应“民意”,赶快参战。

这时外交总长伍廷芳已提出辞职、教育总长范源濂正在请假中,都未出席阁议,财政总长李经羲未就职,内务总长未补人,交通总长许世英因贿案被免职逮捕,因此参加阁议的只有海军总长程璧光、农商总长谷钟秀、司法总长张耀曾三个人。这三个阁员都没有提出不同的意见,对德宣战问题就这样在督军们的纷扰声中在国务会议上通过了。

会议一结束,段祺瑞立即带着阁员和其他人员来到总统府,面请黎元洪核准。

因为在请段祺瑞回来的时候,黎元洪有言在先――外交问题由段总理主持,所以黎元洪也不想硬抵抗。他说,责任内阁决议的方针,我自当尊重,如果国会能通过,我当然盖印发布。但国会方面有无把握?

段祺瑞碰了黎元洪的软钉子,知道黎元洪不会乖乖就范,只是现在把目标转移到了国会身上。那么,国会议员的态度就成了参战的关键。

段祺瑞决定先礼后兵。

53,段祺瑞在迎宾馆邀请两院议员举行茶会,一来是要摸摸底,二来是进行一下非正式的沟通,联络联络感情,希望通过对德宣战案。

参议院议长王家襄既不想得罪黎元洪,也不想得罪段祺瑞,他没有正面回答,很策略地说道:如果此案提到国会来的时候,我相信两院议员一定本着良心上的主张,来履行代表国民的神圣职责。

一般的官员都有这种本事,说着车辘轳话,既像说了,又像是没说。

段祺瑞听后,也没品出个什么味道来。

段祺瑞又请众议院议长汤化龙表示意见。汤化龙用手指搔着头皮,不知怎样回答才好。

老段明白了,看来你们真是想跟着黎元洪走,要跟我对着干是不?你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54,以王占元、曹锟、阎锡山、倪嗣冲及各省督军代表的联合名义邀请两院全体议员赴迎宾馆举行招待会,到会议员400余人。

督军们又出场了,这是一种半礼半兵的形式。

首先由一位善于词令的督军李厚基站起来,向议员们申明了这次参战的必要,希望大家给以积极支持。

议员由汤化龙代表两院议员致答词。汤化龙在段祺瑞面前没想好词,这次做了充分的准备,他的答词也非常策略:

“李督军的话,可供同人参考。军人与国会接头,这还是民国成立以来的第一次。这是一种可喜的现象,现在军人也居然认识国会,并且重视国会了。当然,国会对军人的意见也应予以重视。关于外交方针,全国应当一致,不能像一条头向东尾向西的蛇一样,蛇尾没有眼睛,是会把蛇身导向火坑的。此案未经讨论,我不能代表同人发表意见,但是我可以代表同人感谢各位督军认识国会和重视国会的盛意。”

不过,这些话语,明眼人一听就听出来了,还是不表态,甚至可以说不同意。什么叫“外交方针,全国应当一致”?到底一致的方向是什么?是一致同意参战、还是一致同意不参战?如果是自己人的话,早就爽快地答应了,而不是回答得像抽奖抽到“谢谢参与”那么婉转。

就在督军团招待国会议员的同时,段祺瑞又指使各督军到公府见黎大总统,继续利用督军团向总统施压。

倪嗣冲前几天受黎元洪一顿斥责,心里这口气咽不下,这次自告奋勇第一个出来,向黎总统申明参战的理由。他不信黎元洪敢惹这么多掌握兵权的督军。

  评论这张
 
阅读(363)|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