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209府院之争(十一)  

2014-10-17 06:53:19|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府院之争(十一)

从心理学上讲,一个人的内心要保持平衡,才是正常状态。如果一个人长期受到压抑,那么他一定会在某个时间、通过某种形式释放出来。否则,不在压抑中变坏,就在压抑中变态。哪怕是和某人倾诉一下,说出来,也是一种释放,心理咨询的功能便是引人说出内心的感受。在中国传统社会没有心理咨询这一业务时,算命术就默默地填补了几千年心理咨询的空白。

黎元洪受袁世凯压制多年,在官场上的事,找谁倾诉去呀?现在面对和自己差不多的对手段祺瑞,他肯定要争一争,但段祺瑞兵权在握,黎元洪仍然是处于下风,此时便是双重压抑。那么安徽督军兼民政长倪嗣冲跳出来,正是黎元洪内心压抑要释放之时。所以,黎元洪一改自己平时黎菩萨的形象,变成了怒目金刚。

黎元洪没等倪嗣冲说完,便一拍桌子:宣战媾和是本大总统的特权,你们责在守土,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

倪嗣冲毕竟是一介武夫,他不明白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当他辩解说“各国公使都希望我们参战”时,更让黎元洪抓住了把柄,大声怒吼:“你是省长,凭什么资格和外交大使说话?”

倪嗣冲还不服气,说这次到北京是奉命参加军事会议的。黎元洪继续吼道:“你是省长,凭什么资格参加军事会议?”

这是北洋军人首次受到严厉喝斥,连老袁头都没这么吼过他们,大脑一下子有点儿短路。倪嗣冲竟忘了,他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说自己同时还是兼着督军呢!居然被黎元洪吼住了。

倪嗣冲被镇住了,但督军们也不全是窝囊废。吉林督军孟恩远上前与总统对话。他说,对德参战,涉事体大,首先受到影响的当然是督军们,所以大家才不能不关心。即使在清朝皇帝的时候,遇事还要咨询封疆大吏,现在是民国,督军发表意见,不能视为干政。更何况,在民国初年的时候,大总统您时任鄂督,不也是发表过个人意见吗?

这一番话,软中带硬,守中带攻,有理有据,把黎元洪给堵住了。双方各输一阵,无果而散。

当天晚上,黎元洪的总统府举行小圈子秘密会议,讨论怎样对待专横跋扈的段祺瑞。大家一致认为黎大总统今天的火发的好,今后就应该继续坚持原则,拿出一把手的范儿。

与此同时,督军团也在北京府学胡同段祺瑞寓所举行秘密决议。

督军们认为,如果总统不盖印,就驱逐总统;国会不盖印,就解散国会!

当然,这种市井无赖的打法,段祺瑞是不会同意的。再怎么说,堂堂段总理也是有身份的人,不会做出与自己身份不符的事。

事情要做,但又要做得不那么露骨,怎么办呢?

这不难,照猫画虎,依葫芦画瓢,这个本事老段还是会的。前面不是有袁师傅教嘛。

当年袁世凯对付国会的手段,便是让军警化妆成平民,以“民意”的方式围住国会,不通过满意的答复就不放出来,这是“人民”不答应。然后,当年老段还直接穿军装进入国会进行威胁。这一幕幕都是段祺瑞亲历的,怎么会忘呢?

对,实在不行的话,就得这么办!段祺瑞有了主意。

56,段祺瑞偕同各阁员再一次来到公府,请黎在内阁通过的“对德宣战提交国会案”上盖印。这本是交国会审议的正当程序,黎元洪稍稍浏览一下,便交监印官盖印。

不料,世事真是难料,节外又生枝节,监印官唐浩镇(黎元洪长子黎绍基岳父)认为参战必败,不肯盖印。

自从脱离了皇权社会,公文盖印只是一道程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权力。但在皇权社会,司礼监掌印太监,那可是太监品秩中位置最尊最显赫的位置。

与段祺瑞同来的范源濂怒不可遏,指着唐浩镇的鼻子喝道,你是什么东西,你想不盖印就不盖印?

说罢,怒气冲冲,摔门而去,因用力过大,把门上的玻璃都震碎了。

段祺瑞也生气了,站起身来,连给总统最起码的礼节都不施了,甩袖出门。

黎元洪见事情要闹僵,不说一句话,只好亲自盖印,让张国淦带回国务院。

并不甘心的黎元洪立刻找司法总长张耀曾单独到公府谈话。黎问他:“如果国会不通过参战案,他们能不能解散国会?”

张回答说:“即使解散国会,也应召集新国会,通过宣战案后,才能公布执行。但是《约法》并无解散国会的规定,违反《约法》就等于谋叛。”

这句话,让黎元洪重新看到了希望,他把最后的心思就寄托于国会了。

黎元洪与段祺瑞对抗的本钱主要就是在国会,而且国会中有不少议员与黎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众议院议长汤化龙便是黎元洪的湖北老乡。同时,黎元洪也知道,段祺瑞的外交方针在没提交国会之前,先在军事会议上与督军们商量,且让督军四处胡闹,引起了国会议员的极大反感,那么,自己再让人从中说上几句,看上去参战案很有可能在国会通不过。

57,段祺瑞把参战案提交国会。

58,国会开始讨论,各派意见不一,各方争执不下。

北洋之虎段祺瑞再也忍不住了,礼已尽到,该动“兵”了。他决定仿照老领导袁世凯的办法,将军警化妆成百姓,以“民意”逼迫国会。

510,众议院举行全院和会审查对德宣战案。

这天早晨,众议院门前忽然集聚了数千群众请愿者,这些人分别隶属于各色名目的团体之下,有“北京学界请愿团”、“海陆军人请愿团”、“政学商界请愿团”、“五族公民请愿团”、“北京市民请愿团”等,手中挥动着小旗,嗷嗷叫着,声称国会必须顺应民意,通过对德参战案,否则“人民”就不客气了。

其实,这些所谓的“公民”是段祺瑞的亲信花大洋雇来的乞丐、车夫、地痞等无业游民,也称得上是“最基层”的民众了。

到了下午,请愿“群众”已经牢牢把众议院围住了,看见议员走过,就把各种“请愿书”和传单递上,如果议员拒不接受,则冲上前一顿老拳,当场挨打的议员就有邹鲁、田桐等10余人。

“公民团”又推举代表张尧卿等找到议长汤化龙,要求列席旁听,遭拒之后恼羞成怒,直接威胁国会当天必须通过对德宣战案,否则“公民团”将对国会和议员采取激烈手段。

此时,众议院周围已经布满了荷枪实弹的警察,禁止议员外出,“公民”们权力较大,可以随意进出。

“公民团”的恶劣行径,让议员们极大愤慨,他们一致决定,暂不讨论对德参战案,提请内阁总理、内务总长、司法总长三人到会接受质询,质问北京秩序能否维持?

于是议长赶紧打电话,告诉这边已经停止研究对德参战案,必须请内阁总理、内务总长、司法总长到会,方可继续讨论。要不然,我们就“罢工”。

下午5点,兼署的内务总长范源濂来到会场,但他根本维持不了秩序,既说服不了“公民团”,也指挥不动军警。大家只得盼着段祺瑞赶紧到来。

直到晚上7点,段祺瑞和京师警察总监吴炳湘才终于露面。

议员们一看总理来了,情绪激昂,尤其是下午被揍的这些议员,要求严重肇事者。

段祺瑞不紧不慢地说,我们对“公民”应该温和开导嘛,怎么能动辄动武?“彼等系国民一分子,来院请愿,情亦可原,不能不予以和平劝导。如果用兵力解散或致伤害人命,恐怕还有人说话。”

这种情况下,还没吃上饭的议员们、挨打没处撒气的议员们也急眼了。

外面“公民”们围议员,议员们便围住段祺瑞总理不放。被“公民”打了的邹鲁甚至说道:“公民打得我们议员,我们议员为什么打不得总理?”撸胳膊卷袖子要冲到休息室揍段祺瑞,被大家拉住了。

“公民”包围国会的问题一直僵持到晚上9点,还是没有得到解决。竟有一些公民向议院内投掷砖瓦,意在恫吓议员。不料一块飞石击中了跑到国会来采访新闻的日本记者,段恐因此引起外交事件,才命令吴炳湘从电话中招来一队骑兵把“公民团”驱散。

这样又一顿折腾,已经是晚上10点半了,议员们再也没有心情继续讨论,当天的会议就此结束。

《吕氏春秋》卷二“仲春纪”的“功名”篇中说:“强令之笑不乐,强令之哭不悲。强令之为道也,可以成小,而不可以成大。”用强这种手段,可以做小事,不可以成大事。

段祺瑞的本事到底不如老袁,这件事居然没有摆平。

事情就是这样,你不管用什么手段,摆平了就会大事化小,摆不平就会小事变大。段祺瑞这种处理问题的方式,消息传出,舆论哗然。

孙中山、唐绍仪、岑春煊等纷纷通电,要求严重肇事主犯。当然,惩治主犯的目的,不是单纯的惩治,而是要揪出幕后的北洋之虎。

冯国璋也发表通电,希望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问题。

与此同时,国民党系的内阁阁员伍廷芳、程璧光、张耀曾、谷钟秀四人,也不知受没受国民党的指使和鼓动,他们提议内阁全体辞职,以示政府与这件事无关。段祺瑞不同意,四人便以个人身份分别辞职了。

这样,国民党人开始在段祺瑞治下的内阁拆了台子。

段祺瑞这届内阁一共八人,本来就有交通总长许世英因贿案免职,财长李经羲一直没有到任,这回一下子走了四人,就剩下段祺瑞和范源濂两个人了。(范源濂于20日也呈请辞职。)

不知道这一招是不是黎元洪使出的一计杀招,反正这样一来,就剩下段祺瑞光杆司令,段内阁已经名存实亡了。

这是段祺瑞完全没有想到的事,一招失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太尴尬了。

这个时候,院秘书长张国淦劝段祺瑞暂时引退,避开风头,以退为进。

段祺瑞考虑再三,有点儿动心了。便让张国淦写份辞职,自己修改修改,准备避风。

然而,当天晚上,老段要辞职的消息被刚刚回国的徐树铮知道了,小徐跑到张国淦家里大骂:你小子是不是受了黎元洪的指使,压迫段总理辞职?如果总理辞职,谁来维持大局?北洋军人要是闹起来,你能得住?还是黎元洪能控制得住?那样一来,你张国淦就是千古罪人。

怒气冲冲的小徐把老段的辞呈撕个粉碎,甩了张国淦一脸。这样,听了小徐的话之后,老段也决定不主动辞职了。

第二天,老段装作没事人一样继续上班,内阁就剩下自己了,也上班,很忠于职守。不仅如此,他还连连催促众议院赶紧通过对德参战案。

这个时候,本来处于守势的黎元洪开始洋洋得意了,我看你光杆司令支撑到几时?他把各阁员提请的辞呈都批了“交院”二字,由段祺瑞处置,想迫使段祺瑞知难而退,自动下野。只有对伍廷芳的辞呈留中不发,准备将来取段而代之,当听命于自己的内阁总理。

府院之争的棋局到这个时候,已经渐入佳境,双方的老帅就要“对脸儿”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