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31四照堂点将  

2015-11-23 06:43:55|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照堂点将

张作霖六路出关的消息传到北京,京津地区一片混乱,一夕数惊。不光是曹锟睡不着觉,其他官员、将领等心里更是没谱,许多人已经悄悄地转移财产,把家眷也托可靠的人送出京,躲到偏远的地方避乱去了。

军情十万火急,曹锟数次电召吴佩孚入京,主持对奉作战之大计。这就把不想开战的吴佩孚硬推到了前台。

曹锟为了让吴佩孚赶紧出来,给吴佩孚做足了面子功夫,在派人轮番请驾的同时,把当年慈禧太后从西安回銮的花车重新打扮了一番,雕龙附凤,金壁辉煌,赴洛阳接子玉老弟进京。又下令把直系范围内各铁路所有头等车厢,全集中洛阳作为吴佩孚的行进总部。

一方面是不想开战,另一方面却心念故主,义不容辞,914日,吴佩孚率领自己的北洋第三师,乘车北上。

北京城内,欢迎盛况也是前所未有,从国务总理以下,文臣武将列队迎接,人员多达数千,汽车二、三百辆,前呼后拥、浩浩荡荡地把吴佩孚接到了总统府。

汽车刚一进门,曹锟就从里面迎了出来,满脸堆笑,握住吴佩孚的手:“子玉老弟,一路辛苦了。你来了就好,你来了就好。”

曹锟把吴佩孚让到正堂,吴佩孚再狂傲,也不能不懂规矩,坚持让曹锟坐在中央,自己侧在旁坐。

各路将领分立两厢之后,曹锟当场宣布,任命子玉老弟为讨逆军总司令,王承斌为副司令。同时声明,国务院衙门业已全部腾空,移作吴佩孚的总司令部。一切以当前作战为主。

曹锟宣布完后,吴佩孚接着闲聊了一段家常话,然后说,我在洛阳就听说,奉军入关,北京人心浮动,不知是真是假?大战当前,最忌人心不稳,所以此次进京,我把家眷带来了,希望能起到稳定人心之效。

吴佩孚这一番话,让底下许多人低下头来,暗自惭愧。曹锟见此,接过话头,厉声喝道:战端未开,民心先散,成何体统?传我令去,就说子玉的部队已经到达,即刻布防,大家不要轻信流言,同仇敌忾,一致对奉。

说到此处,曹锟站起来,诚恳地握住吴佩孚的手说:老弟,我老啦,现下就辛苦你了,请你行使陆海军大元帅职权,一切政务军事都由吴子玉便宜行事,连我也听从调遣。

曹锟这个人很有意思,你说他没什么能耐吧?但他知道谁有能耐,而且能放手使用这个有能耐的人,而这个人自始至终也没拥兵自重、反了自己,你说,这算不算很高超的领导能力?

君不见,三国演义中,四世三公的袁绍,“空招俊杰三千客,漫有英雄百万兵”,手下有这么多豪杰却不能用,曹操都叹道:“河北义士,何其如此之多也!可惜袁氏不能用;若能用,则吾安敢正眼觑此地哉!”还有“名称八俊,威镇九州”的刘表,虽然“善善、恶恶”,但正如徐庶在投奔他之后,失望地评价其是“善善而不能用,恶恶而不能去”,所以他必然失败。

仔细想来,单就从这一点来说,曹锟绝对具备高超的领导力,而且还具备非常宽广的胸怀。

常胜将军吴佩孚直到京城,给京津地区的军队和百姓打了一剂强心针。吴佩孚在布置城防的同时,针对百姓怕张作霖以飞机“问候起居”的恐惧心理,让专业人士发表谈话,证明奉军飞机由于载油量有限,不可能飞到北京再飞回去的道理,让人听了为之一振。军心、民心这才真正安稳下来。

918,吴佩孚在中南海四照堂召开军事会议,布置作战出兵事宜,史称“四照堂点将”。

曹锟把国务院腾出来作为吴佩孚的总司令部办公处,这里原是逊清醇亲王府邸,奢华壮丽。醇邸的主厅就叫“四照堂”。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因为它的周围是用玻璃围建的,四面的光全能照射进来,形成一座琉璃殿。在那个化学工业还不发达的年代,玻璃是稀罕之物,就像拿破仑曾用最尊贵的铝制餐具(而不是黄金器皿)来庆功招待将领一样。

执掌兵符印信,调兵遣将,那可是一件极庄严的大事,因为这意味着元首把身家性命和整个国家的安全都托付给统兵大员了。这要是在古代,皇帝会筑坛会众,赐白旄苋钺,印绶兵符,并叮嘱道:“阃(特指城郭的门槛)以内,孤主之;阃以外,将军制之”。

不要说这种关系国家的大事,就是市井街头赌钱搏戏之时,也都是很郑重的。就像《红楼梦》里老祖宗和大家行酒令时,贴身丫环、相当于老祖宗“办公室主任”的鸳鸯出面代替行令时说的:“酒令大如军令,不论尊卑,惟我是主。违了我的话,是要受罚的。”还真是法相庄严。

吴佩孚的作战计划,是前线兵分三路,后援分为十路。

吴佩孚自任讨逆军总司令,副司令为王承斌,并由王承斌兼直省后方筹备总司令。

前线第一军总司令彭寿莘,下辖三个师,约12万人,这是主力部队,集中对付山海关一带的奉军张学良部。

中路第二军总司令王怀庆,兵力辖一师两旅,向朝阳方向抵拒奉军李景林部。

西线第三军总司令冯玉祥,辖一师三旅,由古北口出承德、赤峰。

后援军总司令为张福来,曹、胡景翼、张席珍、杨清臣、靳云鹗、阎治堂、张治功、李治云、潘鸿钧、谭庆林分任十路援军司令。孙岳代理京畿警备总司令,曹锐为军需总监。

海军部队以杜锡之长江舰队和温树德之渤海舰队合组而成,倾其全力向辽东湾活动,以大沽口为根据地,秦皇岛为战区,葫芦岛为前线。并拟利用海军征集商船,运输陆战队及他路援军驻安东、营口,由南满铁路进扼沈阳之背。

空军方面编成四队,由敖景文担任航空司令。下边四队:第一队驻北戴河,第二队驻滦县,第三队驻朝阳,第四队驻航空处。合计储存于南苑、洛阳、保定、清河及停止京戴、京津航空线所得之飞机共有七、八十架。

吴佩孚的这次四照堂点将,从下午2时一直忙碌到深夜12时,最后刚签署总司令吴佩孚几个大字时,总统府全部电灯突然熄灭。这本是例行的每晚12时正换电,可是不巧在吴点将的最后时刻,点到他自己名字,眼前一片漆黑,顿时让人联想到这是不祥之兆。

是不是不祥之兆,后来自有验证,而此时的吴佩孚,却正是坐在万人中央,感受着无上荣光,其名头可谓如日中天。不仅代表着整个政府的直系看着他,就连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人也在注视着他,注视着这场即将到来的第二次“华山论剑”。

就在四照堂点将前十天左右,一个中国人出现在192498日美国《时代》杂志的封面上,照片下面有两行说明:

GENERAL WU ”(吴将军)

Biggest man in China ”(中国最强者)

这位执掌直系兵权的吴佩孚,成为登上美国《时代周刊》封面的首位中国人。

美国人之所以关注他,一方面是因为他四年前单挑段祺瑞,两年前又单挑张作霖,真可谓,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另一方面,吴佩孚在国内有人气,爱国将军的光环还罩在他头上。如此看来,如果不出意外,吴佩孚极有可能成为未来中国的领袖。上海的英文报纸《密勒氏评论报》的主编,美国人约翰·鲍威尔甚至直言,吴佩孚比其他任何人更有可能统一中国,鲍威尔的话其实也代表了列强的普遍看法。

看热闹的拉开了架子,试看此日中国,到底会花落谁家!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