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34满城尽带黄金甲  

2015-11-30 06:45:33|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满城尽带黄金甲

吴佩孚与冯玉祥交恶已久,他也不是没有防备冯玉祥之心,身为大将,固己防人乃是必备的素质,出征之时他并不想让冯玉祥担任西线总指挥,但曹锟出于平衡各方面关系的角度考虑,也由于冯玉祥是一员能打的战将,所以大力保荐冯玉祥。吴佩孚答应后,也做了防备,让胡景翼监视冯玉祥。但吴佩孚哪里知道,胡景翼与冯玉祥是一伙的呀。

吴佩孚坐镇北京,让李彦青非常不爽,因为李彦青的任何举动都暴露在吴佩孚的眼皮子底下,而吴佩孚从骨子里看不起这个搓澡工出身的人,所以李彦青是总想把吴佩孚给赶离北京,推向前线。

恰在此时,直军在前线战事并不顺利,直军的海军进攻并没发挥应有的作用;副总司令王承斌到前线代行指挥,也没见多大起色(实质上是王承斌早与张作霖有勾结,所以并不卖力);冯玉祥的行军慢慢悠悠;又出一个九门口前线的第十三混成旅哗变之事……所以,吴佩孚决定亲临前线,对奉军发起总攻。

按照吴佩孚的作战计划,他是要在山海关拉开架势,用自己的大旗吸引奉军主力,然后由冯玉祥部绕古北口出奇兵迂回捅刀,威逼奉军后方的战略要地锦州,再由海军军舰运载精锐部队从葫芦岛强行登陆,包抄山海关、九门口。如果这个计划得以顺利展开,那么奉军基本上是要翘辫子的,吴佩孚说半个月之内打垮张作霖,绝不是没有根据的。

然而,后人看战争,之所以兴奋,就因为它处处藏着逆转之机;后人观历史,之所以精彩,就因为它处处都有反常之势。一切都像不合理,一切又都在情理之中。一切都是因为有了人,有了那虽经历几千年进化、却也基本没什么变化的人性。

吴佩孚在京的一举一动,一直受到各方关注,尤其是别有用心之人,更是高度留意。冯玉祥布在北京的蒋鸿遇始终不停地把吴佩孚的情况向冯玉祥进行汇报,对于前线战局的进展情况,蒋鸿遇也都通过总统府接收的情报,一五一十地报告给了冯玉祥。

就在这一天,冯玉祥接到了蒋鸿遇的一封紧急电报,电报中说:“前方战事紧急,吴将长辛店、丰台一带所驻之第三师悉数调往前方增援!”

冯玉祥盼望已久的好消息、好机会,终于来到。

吴佩孚及其最精锐的第三师开往前线,意味着北京的防守已然空虚,其他的城防军队,冯玉祥根本不放在眼里,何况,与己有了攻守同盟的孙岳还是北京城防副司令。

吴佩孚到前线督战,通过一番调兵遣将,局势开始稳定下来,已然倾斜了的天平重新拉向平衡,在这个时候,吴佩孚认为,只要在己方的天平上加一重磅砝码――冯玉祥的生力军,那么,距离胜利就不远了。

吴佩孚命令参谋长张方严电催各军急赴前线、对奉军发动总进攻,他给冯玉祥也发来了电报,为了加强语气所以在电文后加了一句:“大局转危为安赖斯一举。”这本来是一个普通的强调句,但在不同人的眼中,它的份量就完全不同。尤其在局势微妙的时刻,对这句话的理解就出问题了。

冯玉祥虽然要倒戈,但他也不能不审时度势。如果直军在前线对奉军形成摧枯拉朽之势,像直皖战争和第一次直奉战争那样,不出一个礼拜就解决战斗,那他要倒戈则无异于自寻死路。所以,即使倒戈,也要在直军有了败兆之时才能动手,最不济也得双方形成拉锯战之时才能动手。如果不这样的话,万一他刚一动手,吴佩孚手下那支让世人恐怖的第三师迅速回京,那他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就在冯玉祥观望的时候,吴佩孚电报中的一句“大局转危为安赖斯一举”,却让冯玉祥以为直军撑不住了,万分火急了,失败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了,冯玉祥见时机已到,不容再缓。他决定,把自己军队的前方变为后方,后方变为前方,迅速回师北京,给火烧火燎的吴佩孚的大后方再放上一把大火。

就在吴佩孚发出催促急电之前的1019日,冯玉祥所属部队就已接到了冯玉祥在滦平发出的密令:

1、命鹿钟麟部自密云县秘密兼程回京,会同孙良诚、张维玺两旅驰抵北苑,再与蒋鸿遇旅会合入城,分任警戒;

2、命李鸣钟旅自古北口趋长辛店截断京汉、京奉交通;

3、电停兵于喜峰口之胡景翼部南旅,占滦州、军粮城一带,截断直军之联络,并防吴佩孚率兵西向;

4、通知孙岳秘密监视曹锟的卫队及吴佩孚的留守部队;

5、命承德之张之江、宋哲元等旅克期返京,并派员联络热河教统米振标采取一致行动。(上述命令见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华民国史研究室编:《中华民国史资料丛稿·大事记》第十辑,中华书局1986年版,第182页。)

20日晚,冯玉祥军队开始有计划地脱离战场,大步后撤。

你别看这支军队在往战场开进时像扭秧歌一样慢,但在往北京城进发时,那才叫一个神速,发挥了长途奔袭的特长,以一昼夜行程140里的最快速度杀了回来。22日,先头部队第二十二旅就抵达京郊北苑。

在这里,回城部队与守在这里负责接应的蒋鸿遇会合,商议之后,决定先派一个团乔妆之后,化整为零,秘密入城,来个里应外合。

随后,冯玉祥的另一个内应、北京城防警备副司令孙岳早就等候在安定门,见到冯军开到,立刻命令大开城门。

大部队进城后,立刻按既定的任务安排冲向各自的目标,接收了全城防务,守住交通要道,占领了电报局、电话局等重要地方。

就这样,夜幕下的京城一夜之间就兵不血刃地完成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大事,而红墙里的曹锟却还在睡梦中。

睡觉分两种,一种人睡在床上,一种人睡在鼓里。曹锟这个觉睡的有点儿特别,既在床上,又在鼓里。直到沉重而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异样的声音才终于惊醒曹锟。待曹锟披上睡衣,拉开窗帘一看,才发现总统府卧室外边围满了持枪的士兵,自己非常信任的“九门副提督”孙岳已带人冲进了总统府……

谁的江山,马蹄声狂乱。

我一身的戎装,呼啸沧桑。

天微微亮,你轻声地叹。

一夜惆怅,如此委婉。

……

记得唐末黄巢有诗云:

待到秋来九月八,

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

满城尽带黄金甲。

天亮时分的北京城,放眼望去,也是“满城尽带黄金甲”了。

此时冯玉祥也回到了北京。曹锟既已被囚,冯玉祥咬着牙根下了另外两道命令:一道命令是逮捕曹锟的红人李彦青,另一道命令是扣押前财政总长王克敏。因为冯玉祥觉得军饷被扣就是这俩人做的怪。不料王克敏比较狡猾,搜查士兵一看他家四门大开,卧室也敞开,以为这小子溜了呢,实际上就躲在附近。士兵没有继续全方位的搜寻,便让王克敏躲过了一劫,只捉到一个还在床上做美梦的李彦青。

这位李六很惨,连衣服都没让穿,用毛毡一裹,塞上车就给押走了。

从来处来,向去处去,这还真不失年轻时搓澡工的本色。

被冯玉祥抓住的,还有曹锟的弟弟曹锐。

曹锐当过直隶省长,与曹锟关系最好,还把自己的独生子曹士藻(曹少珊)过继给了曹锟。这个人捞钱也是把好手,不仅卖官鬻爵,还直接垄断军需物资,从中攫取暴利。

冯玉祥这时穷的叮当响,他逮捕曹锐目的是要曹锐吐出贪污赃款,报销一批军费开支。

而曹锐还真是奇葩,一说是误以为冯玉祥要杀他,还有人认为他是要钱不要命的主,所以选择了吞生鸦片自杀这条路。

那位李六、李彦青,也真有点儿意思。冯玉祥的人审问他,要他把钱吐出来,他只是交出了本人财产45万元,却拒不交出曹锟公府的财产。真没有辜负曹锟平日对他的好。

李彦青与冯玉祥结下的梁子太深,交不交财产,他的死都是必然的了。所以,审问之后不久,李彦青就被绑赴天桥枪决,终于为自己的贪婪无度付出了代价。这也应了那句话: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有的人一觉醒来,发现阑尾没了;李彦青一觉醒来,发现命没了。

都怪这梦太好,做的时间太长了。

莫嫌光景太匆匆,都在南柯一梦中。

此刻,配合着“满城尽带黄金甲”的,还是周杰伦那首“菊花台”更符合彼时彼情彼景。

你的泪光,柔弱中带伤。

惨白的月弯弯,勾住过往。

夜太漫长,凝结成了霜。

是谁在阁楼上,冰冷地绝望……

菊花残,满地伤。

你的笑容已泛黄。

花落人断肠,我心事静静淌。

北风乱,夜未央。

你的影子剪不断。

徒留我孤单在湖面,成双……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