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26重整旗鼓(一)  

2015-11-09 06:40:05|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整旗鼓(一)

在直皖战争、特别是第一次直奉战争之后,曹锟吴佩孚无限风光,孙中山无尽沧桑,段祺瑞虎落平阳,张作霖在水一方。

聚光灯下,虽然少了张作霖的身影,但张作霖却无一日不想重回万众瞩目的舞台中央。

我们再重新把目光投向东北,了解一下老张这阵子到底在忙乎啥呢?怎么不跟大家联系了呢?

老张在忙啥?

射虎不成重练箭,斩龙不断再磨刀。这老张,在练箭、磨刀呢。

第一次直奉战争以张作霖的大败而告终,张作霖闭起关来,宣布东三省自治。

老张的闭关,可不是闭关锁国之意,他是在发愤图强,苦练内功,整顿军备,发誓要报一箭之仇。

张作霖虽然不懂“军事就是政治的继续”这样的大道理,但他却明白,要想整顿军备,先要整顿内政。

整顿内政,就要招揽真正的人才,淘汰庸人。

张作霖又想到了为他立下汗马功劳的“千里马”王永江。

早在19206月的时候,王永江就担任奉天省代理省长兼财政厅厅长。张作霖早就想让王永江当省长,但王永江不同意。此次张作霖大败之后,痛定思痛,他知道,要把东三省搞活,为再次入关打下坚实基础,非王永江莫属。所以,19226月,老张也不管王永江同不同意,直接就把王永江擢任为省长。

老张告诉王永江,东三省的政事就托付给先生你了,我只要结果,不问过程,你尽管放手去做,需要由我来协调的地方,你尽管吱声。

有了老张的“尚方宝剑”,王永江便得以充分施展其平生所学,整顿吏治,振兴实业,发展教育,一心一意地为老张打理江山。

王永江确实不负张作霖所托,他善于从制度入手来解决问题,把奉天省治理得井井有条。比如在吏治问题上,19228月,王永江就主持制定并公布了《奉天省甄用文官章程》,把考选人才分为高等文官和普通文官两种,只要不是作奸犯科,不管你是本省还是外省,年满25岁的男子均可应考。在本国或外国大学修习政治、经济、法律三年以上的,用我们现在的话说就是大专以上的;或者培训一年半以上,有培训证书的,且办理行政事务三年以上的,均可以直接报考高等文官。在法政学校学习两年以上的,相当于我们今天说的具备中专文凭的,或以前有过文职资格三年以上的,都可以报考普通文官。这就保证了官员的素质。

在教育方面,张作霖接受王永江的建议,创办东北大学。张作霖声称,宁可少养五万陆军,也要办大学,育人才。19234月东北大学正式成立,王永江省长亲自兼任校长。老张不惜血本,高薪(比当时其他高校高出一倍多的工资)聘请名校教师,从国外购买先进设备,使东北大学在当时国内迅速成为首屈一指的大学。20年代末,东北大学己是国内学生最多的大学,学生达到3000人,当时的北京大学才有2000学生。

听说张作霖搞教育,日本人开始根本不相信,但亲眼见识了东北大学之后,鬼子在私下里也赞叹这位张胡子,了不起。

王永江注重实业建设,创办工厂,发展经济,仅用了一年,奉天经济就完成了复苏与猛增。1923年,奉天省的税收总额高达3000多万元,扣除各种支出,盈余820万元。

如果说王永江是帮着张作霖选拔能人,那么张作霖自己也下手淘汰庸人。

有一次,张作霖拿着官员花名册,把手底下的行政官员扒拉了一遍,眨巴眨巴眼睛,又闭目深思了一会儿,就直接把一位秘书长撤职了。

张作霖手下的师长姜登选等人想求情,又不敢直接捻虎须,只好旁侧敲击地问,那位秘书长哪方面违背大帅意愿了?为什么突然撤掉?

张作霖回答得很干脆:“我对他并没有什么,他也没什么错,不过他做了八年秘书长,没有跟我抬过一回杠,岂有我在这八年之中,连一件错事都没做过的道理?他只会奉承我,这样的秘书长,用他何益?”

老张要的是人才,而不是庸才和奴才。

这回别人都不敢吱声了。

行政上的事儿,有王永江打理,张作霖一百个放心,他把全部心思,都放到整军经武上了。

不吃亏不长见识,这是正常的人;吃了亏还不长见识,这是愚蠢的人;吃了亏,长了见识,那才是聪明人。这样的人,亏也不白吃。

一时的吃亏总比一时的占便宜结果要好得多。

第一次直奉战争后,有两件事给张作霖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一是张作霖招来的绿林队伍平常挺横,但一遇败仗,一溃到底;二是张学良和郭松龄麾下的军校毕业生,平常文质彬彬,但关键时刻真不含糊。

张作霖感叹,当吴佩孚军队在后边猛追的时候,没想到在山海关石门寨被王文升团长硬给顶住了,不仅吴佩孚那小子没想到咱们手下有这么强悍的军队,我老张也没想到我手下还有这么强的兵。虽然王文升阵亡了,全团损失惨重,但终于守住了咱们的一亩三分地,让吴佩孚不敢再前进一步。

张作霖终于明白了“兵在精、而不在多,将在勇、更在于谋”的道理,所以他下决心整顿军队,造一支雄师劲旅。

张作霖此次整顿,以直系为假想敌,以张学良、郭松龄所属的第二旅和第六旅为样板,大力进行军队整编。

老张在整编之时,心明如镜。比如,在直奉战争上,原奉系陆军第一师由张景惠率领。这个张景惠是绿林老人,但在开战前就不积极,开战后率军观望,兵败后撒丫子先跑,简直丢尽了奉军的脸。而老张看到第七混成旅旅长李景林在马厂、信安、胜芳及栓关各地,打得威风凛凛,战绩卓著,老张全看在眼里。所以,把张景惠的第一师残部,与李景林第七旅合并为新的第一师,由李景林为师长,驻守绥中,为奉军防卫之前线。张作霖的把兄弟张作相在战场上也表现不好,兵无纪律,将不用命,败退时还焚烧掠掳,连张作霖都禁止不住,惹得老张大怒,在战场上就亲手击毙张作相麾下一名团长,将该团解散,另由军官学生朱继先、刘伟等人来当团长,重新招募军队,对张作相的信任度也大大降低。

老张整顿军队,可是动真格的了。据《甲子内乱始末纪实》(甲子年,即1924年)记载:“综记奉、吉、黑三省裁汰之军队,凡二师七旅之众,兵数约六万九千余人。汰去者约三分之一,添招者约三分之一,其旧兵存留者,约仅七万余人。可谓巨矣。”(《近代稗海》第5辑,四川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218页。)

张作霖在裁汰军队的时候,他认真研究了张学良和郭松龄部队的特点,除了重用军校毕业的军官外,好像在编制上旅的作用比师要更好一些,指挥顺畅,打仗顺手。所以,“定五省军队完全以旅为单位,删去师长之职,所以独立营、独立团,一律编入他旅,免参差不齐。旧日不识字之官长,则以军官学生代之。”(《近代稗海》第5辑,四川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213页。)

老张在淘汰庸将弱兵共2个师7个旅之后,把自己的陆军部队整编为3个师、27个旅,骑兵5个旅,并扩编了两个炮兵独立旅和一个重炮团,另外还有工兵四营,辎重兵三营等,共计有25万人的兵力。

老张和小张很早就重视空军建设。1921年秋,张学良应邀赴日本参观,当他看到日本先进的技术、精良的装备、高超的训练后,痛下决心一定要建起自己的空军。于是,回到奉天后,他就对父亲张作霖说:“此行感想有二:一是气愤,二是发奋。日本当局有意炫耀日军威仪,蔑视我们中国人。不过,他们有些方面,如武器、军纪确实比我们要好,文化也比我们高些。我们东北军在这些方面要赶上去,而且要力争超过他们。”张作霖当然也早就认识到,要巩固东北非建立强大的空军不可。(转引自《昙花一现的奉系空军:260架飞机全部被日军缴获》,《人民政协报》20111002日)。

第一次直奉战争中,直系的空军虽然并没有发挥很大作用,不算是真正的空战,但老张听从了儿子和军事顾问的劝告,大力加强空军建设,设立由张学良主管的东北航空队,向法国购买最新式飞机两批各20架,还逐渐向德国、意大利等国购买飞机。张作霖还斥巨资购买了30架轰炸机,从国内外聘请优秀的飞行教官,加强飞行员的训练,也选派飞行员到国外学习(到上世纪20年代末的时候,奉军空军的作战飞机达到了250300架)。奉军的空军建设,无论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在当时都是令人瞠目结舌的,即使当时全国各军阀部队的飞机加起来,也比不上奉军飞机的一半儿。

在奉军的海军建设上,张作霖除了在东北保安司令部下设航警处、负责东北江防舰队外,又在葫芦岛炮台山设航警学校,培养海军人才。张作霖又在海参崴购得旧俄军舰6艘。奉军的海军拥有大小舰只21艘,达32200余吨位。

此外,张作霖把原奉天兵工厂大大地扩建,全厂工人约3万人,年预算为200万元,每年能生产大炮(其中包括山炮、野炮、重炮等)150门,炮弹20万发,步枪6万余支,枪子1亿至1. 84亿粒,轻重机枪1000挺以上,而且迫击炮的生产量也很大。东北兵工厂规模之宏大,设备之完备,堪称全国第一,日本人甚至称东北兵工厂为“‘东方第一’的兵工厂,大量购买了德国机器,建立了拥有最新式装备的部队。”(猪木正道:《吉田茂传》上册,上海译文出版社1983年版,第291页。)

除了本土自产的武器装备外,张作霖还与日本联系,不仅从日本得到大宗借款及各种援助,还从日本得到大量的武器弹药:192210月,张作霖就以100万元购得日本存于海参崴的军械子弹,内有步枪2万支,还有炮弹、炸弹、飞机等。19232月,日本把购自意大利的军械(步枪1. 3万支、炸弹800颗、大炮12)一并转卖给张作霖。19238月,日本又将价值369万元的军械(2. 2万件)运入奉天省城。(以上数据,参见来新夏:《北洋军阀史》,南开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786788页。)

当然,日本鬼子不做无利的买卖,他们乘机向张作霖索要开原至朝阳镇、吉林至敦化、长春至大赉、洮南至齐齐哈尔等四条铁路修筑权。经过一番周折,最后老张付出的代价是把吉林至敦化的铁路修筑权让给了日本。上面说的东北兵工厂,其实也是在日本人的帮助下建立的。但老张也怕受日本控制太深,所以请日本人的时候,却不让他们在兵工厂当家,而且高薪聘请德国、捷克、俄国等国的高级工程师,又从国内其他兵工厂挖人才,免得被日本垄断。

军队整编的基础上,张作霖更大力加强军官的培养。

在奉系大败之前,张作霖眼中这些军校出身的军官,思想复杂,难以驾驭,只适合当参谋、当教官,不适合带兵打仗。直到在战场上张作霖亲眼见到了绿林出身之人的散漫和军校出身之人的严谨,张作霖承认,自己错了。

这次整编军队的同时,张作霖设立东北讲武堂,自任堂长,张学良兼总督,并由日本陆军大学毕业的萧其煊以教育长名义代张学良负责。

张作霖要求,全军各师旅的参谋长均改由军官学校出身者充任,毕业于国外军官学校和讲武堂的人,尤其是东洋留学生,优先选用。

针对第一次直奉战争中指挥混乱的情况,张作霖又加强了奉军的交通和通讯建设,张作霖在各军都设置了与司令部直接联系的电信线路,并在沈阳、哈尔滨、锦县等地建立无线电台,各军都设有无线通讯班。这些在当时的中国军队来说,从理念上到设备上,都是非常先进的。

这些应该说都是张作霖专门为吴佩孚量身订做的。

仅一年多的工夫,张作霖就使奉军从战败的气氛中走出来,并且脱胎换骨,重新焕发了生机。

这里把郭松龄的简要情况补充说明一下

郭松龄(18831925),字茂宸,祖籍山西,据族谱记载说是唐朝名将汾阳王郭子仪的后裔,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东陵区深井子镇渔樵村。1905年就读于奉天陆军速成学堂,1910年加入同盟会。1913年秋,郭松龄考入中国陆军大学,毕业后任北京讲武堂教官。1917年,郭松龄投奔孙中山,参加护法运动。护法运动失败后,郭松龄返回奉天,任东三省陆军讲武堂战术教官,在这里结识了正在讲武堂学习的张学良。两个人惺惺相惜,互相帮助,谱写了“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的传奇。

郭松龄长得白白净净,身材高挑,头脑灵活,治军严谨,能征惯战,人送外号“郭鬼子”。经张学良的推荐,张作霖先是任命郭松龄为参谋长、团长,又于1921年任命郭为旅长。第一次直奉战争中,幸亏张学良、郭松龄这两个旅的部队顶住了直系,这才给老张在战败中保存了面子。第二次直奉战争中,也为奉系大胜立下大功。可惜的是,后来因为内部纷争问题,举兵反奉,兵败身死。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