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36“奉天”承运  

2015-12-14 06:37:07|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奉天”承运

2500多年前的孔子在《易经·系辞》中这样对天地人之道进行了解析:“日往则月来,月往则日来,日月相推而明生焉。寒往则暑来,暑往则寒来,寒暑相推而岁成焉。往者屈也,来者信也,屈信相感而利生焉。”

这是圣人的历史视野。

1500多年前的周兴嗣在《千字文》是这样开篇的:“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这是一个哲思者的历史视野。

这些文字所说的,都是宇宙人事不断因时而变的大道理。

许多时候,自然界和人世之事就是这样,并不是谁就比谁更厉害,可能恰恰是那个“时”已不在,那个“运”已过期,便会出现“形势比人强”的局面,便形成了“人世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直系去了奉系来,菊花谢了梅花开。

北洋之代谢也是如此。

袁世凯时代相当于北洋之“春”,时令一至,小站坐大,催生北洋百卉荣,雨露滋润万物生。

皖系时代相当于北洋之“夏”,段祺瑞权倾朝野,炙手可热。

直系时代相当于北洋之“秋”,曹锟坐享秋实,吴佩孚性格之直,如秋菊之高洁。

奉系时代相当于北洋之“冬”,张作霖如关外朔风、冰天雪地一样杀伐决断、作风凌厉。

又如胡兰成在《禅是一枝花》中的“南泉斩猫”公案中,这样写道:

“凡事都是一个机。譬如四时节气,一旦夏天到了,春天就要一律收摊,不管有些花卉儿的开过与没有开过,来得及与来不及。又一旦秋天到了,便要大家都是秋天,一旦冬天到了,一旦春天到了,便要大家都是冬天,都是春天,其间各人的小理由都不能管。这就是天道的当机立断,所以老天爷也有被说是不公平。”

春季到来,冰消雪融,弱芽茁生;秋霜一至,肃杀百草,不生分别。这是大自然的“意志”与“息”,也是历史的“意志”与“息”。

就在这历史的“意志”与“息”的演进中,奉系终于走到了前台,走到了舞台的正中央。

当然,这样解析历史,只是从一个宏观的大格局角度出发的形象而言,绝不是说人的因素不起作用。否则,易经的“天、地”之中,就不会加进“人”的因素了。天、地、人合起来才叫“三才”。否则,孟子也不会说“天时、地利、人和”了。这就说明,人的意志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这样解析历史绝不是说张作霖只管躲在东北睡大觉,醒来后就能发现奉系成了中原之主。恰恰相反,张作霖的个人奋斗肯定起了极大的作用。

张作霖卧薪尝胆,而又纵横捭阖,通过第二次直奉战争,与冯玉祥联手推翻了直系,囚禁了曹锟,赶走了吴佩孚。接下来的事,当然是如何处理善后问题了。

时局的大变动,牵动了各方力量围绕这个轴心剧烈旋转、多方博弈。

张作霖和冯玉祥联手,把天捅了个大窟窿。然而到了瓜分战果的时候,这俩人心中却谁也不服谁,互相看不起,张作霖认为冯玉祥就是我奉系的临时“雇工”,冯玉祥认为北京城是我拿下来的,理应由我来分蛋糕,所以善后问题一时间僵持住了,无法解决。

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第三方出面协调了。谁能有此资格呢?

20141024日,北京政变发生后,冯玉祥、胡景翼、孙岳等人在北京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善后事宜。

就在会议的过程中,冯玉祥得知吴佩孚把他那支亲手调教的可怕劲旅第三师带回来了,其他各部尚有十几万直系大军可供驱驰。冯玉祥也知道吴佩孚肯定咽不下这口气,一定会拼死挣扎。在这个时候,横在津浦路上的山东督军郑士琦,横在平汉路上的山西督军阎锡山就成为非常关键的人物。而这两个人,都是依附于段祺瑞的。只要老段一挥手,他们支持吴佩孚,或者对直系的援军过境时不闻不问,那么顷刻之间冯玉祥就会遭到吴佩孚可怕的报复;但只要把老段争取过来,让郑士琦和阎锡山的力量为己所用,切断吴佩孚与其他几省军队的联系,那么,吴佩孚手下这支疲惫之师就发挥不了作用。

这次会议很快达成了一致意见,就是要请段祺瑞出山。在他们眼中,老段就像三国演义中的袁绍家族影响力: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天下。

1026日,冯玉祥、胡景翼、孙岳联名致电段祺瑞,请其出山就任国民军大元帅。“万恳俯念国难方殷,国民属望,即日就职,命驾来京,表率一切。”

1028日,冯玉祥、胡景翼、孙岳又联名通电,申明政府维持现状。“政府暂维现状,企免国务纠纷。此特为过渡之初步,并非最后之办法。当兹军兴国乱之际,自不免有多少求全之处,此则不能不乞国人谅解者也。”

这两封看似不起眼的电报,“国民军大元帅”,“政府维持现状”,冯玉祥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呢?

这里面很有学问。

第一封电报,是想把段祺瑞请出来,与己方联手,这样就能切断吴佩孚的援军,否则自己极有可能遭到吴佩孚的可怕报复。为了让段祺瑞出来,就得给他个头衔,大头衔,威风凛凛的,所以,要让他当“国民军大元帅”。

但是,政治上的事,不仅要看他说什么,还要看他没说的是什么。冯玉祥这第一封电报所没表达出来的,就是只让段祺瑞当军事上的头领,其他职务是没有的。

第二封电报,表面上很为难,当前太乱,因此要平稳过渡,维持现状。什么叫现状呀?现状就是我冯玉祥控制了北京,你们还是得以我为主。没表达出来的意思就是你段祺瑞先别想得到政治上的头衔,不要想当政治上的领袖。包括你张作霖在内,给我听好了,当前也要听我的,你少动用你的花花肠子,呆在东北,就是你的“现状”。

可是,段祺瑞和张作霖是谁呀,那都是修炼成精的人,啥事不明白?啥场面没见过?冯玉祥想说、做啥,这俩人都看得透透的。

张作霖一见冯玉祥的电报,什么狗屁现状?凭你也想给别人排座分果果?你不是要维持“现状”吗?现状就是吴佩孚的军队还没收拾掉,我奉军就源源不断地入关追击。这是张作霖在军事上的考虑。

在政治上,张作霖更有自己的打算。现在看来,冯玉祥的势力壮大了,在还没有与冯玉祥翻脸的时候,最好找一个资历压得过他的人出来,目前只有段祺瑞有此资本。

你冯玉祥不是只想让他当国民军的军事“统帅”、而不想让老段当政治上的领袖吗?我偏要推他当政治领袖。而且还是借着你敦请老段出山的机会,我再给你加把火、上眼药。

1026日,张作霖会见记者团时直接声明:“北京政府之收拾,当令段老当之。余将取消东三省之独立,与冯玉祥共辅佐段老。”

看见没?张作霖语气极为尊敬地称段祺瑞为“段老”,而且还说“与冯玉祥共辅佐段老”,这就把冯玉祥硬拉来陪绑了。更是告诉冯玉祥,你没资格收拾北京政府,有段老呢。我都尊敬他了,你敢不尊敬?那就是站到我和“段老”的对立面了。

1028日,张作霖公开通电,大概就是以恭恭敬敬的口气,出卖冯玉祥,力邀段祺瑞。张作霖说,冯玉祥、胡景翼、孙岳推段老出山一事,我非常非常赞同,眼下“义师初起,名号互殊,不可无一统辖之机关,以便指挥,而资统一”,您老出山后,我们全都听您的。

张作霖没学过逻辑哲学,但他在这里很会偷换概念,把冯玉祥给段祺瑞的“定义”外延扩大了,内涵就变了。

张作霖、冯玉祥这种强势人物都通电力邀段祺瑞出山了,其他人还能有什么意见?段祺瑞的旧部更是希望老段出山,重振皖系雄风。山西阎锡山,四川刘湘、刘文辉,陕西刘镇华、甘肃陆洪涛等纷纷发表通电“一致拥段”。直系的许多将领也发电拥段,他们是想趁机自保,免受张作霖等人的军事打击。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