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40颠沛流离(二)  

2015-12-23 06:42:20|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颠沛流离(二)

1112吴舰由吴淞入长江,14日过南京,齐燮元恳邀吴佩孚登岸,吴佩孚不肯,齐燮元便登舰与吴一晤。

就在此时,南通状元张謇派专人送上一封慰问信:

“子玉将军麾下:将军为国家而战,为主义而战,战不足为将军罪。将军之败,败于内奸与外谋,败不足为将军辱。下走平日雅重将军,今以将军之败,愈增敬爱。时难方殷,愿将军为国珍重,少饮酒勿任气,将军幸甚。国家幸甚。”

信末还附一诗云:“壮语招时忌,斯人实可嗟,一舟成敌国,四海欲无家。治易刘中垒,能军李左车,盈谦有消息,尺蠖即龙蛇。”

张謇在吴佩孚最为艰难的时刻,寄来一封高度褒奖的信,这可真是雪中送炭。信中说你吴佩孚将军战是为国家而战,多大的战争也不为罪;败不是因为你能力不行,而是缘于内奸。何况你在失败中还这样选择,舍生取义,我张謇对你是更加敬重。所以希望你不气馁,别破罐子破摔,少喝酒、别任性,冷静下来。这不仅是于你有益,只要你存在,更是国家之幸。

尤其是张謇所附诗中中后四句,更是让吴佩孚动容。治易刘中垒,是夸吴佩孚在易经方面的高度造诣,简直可比西汉大儒刘向。李左车,秦末汉初人,战国时期的赵国名将李牧之孙。曾辅佐赵王歇,为赵国立下了赫赫战功,被封为广武君。此人精通兵法,深晓谋略,就连韩信都曾向他问计,以师礼相待,才使韩信收复了燕、齐之地。李左车还给后世留下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之名言,并还著有《广武君略》兵书一部。李左车在民间声望非常高,被尊为雹神。就连《聊斋志异·雹神》中,还记述了他降冰雹于章丘,落满沟渠而不伤庄稼的传奇故事。

“盈谦有消息,尺蠖即龙蛇”,语自《周易》:“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龙蛇之蛰,以存身也。精义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过此以往,未之或知也。穷神知化,德之盛也 。”南朝文学家鲍照的《尺蠖赋》中也有“智哉尺蠖,观机而作,伸非向厚,诎非向薄”的诗句。告诉吴佩孚,现在屈无所谓,有你伸展之日,仍然可化龙蛇。

正如《孽海花》中隐喻地描述威毅伯的小女写诗评价庄纶樵(实为张爱玲的奶奶李菊耦与爷爷张佩纶)时说的:“从来文字姻缘,感召最深磁电相交,虽死不悔。”曾经的状元公张謇以这样的名儒、名将来勉励落魄中的吴佩孚,钢铁硬汉吴佩孚禁不住流下了两行热泪:“季老真是穷途知己。”

1117,吴佩孚一行抵达汉口。

此时直系将领齐燮元等已宣布独立,不服从政变之后的北京政府,所以吴佩孚一抵汉口就通电组织护宪军政府。他满以为自己一手提拔的湖北督军萧耀南会听从指挥,联合长江各省(大概包括苏、浙、鄂、陕、皖、赣、闽、豫、川、粤十省和海军)对抗北方,然而,人在背运的时刻,真是喝凉水都塞牙,就像吴佩孚没想到直军窝里反一样,他万万没想到萧耀南会不听自己的指挥。

萧耀南发出暗示,这是我的地盘,不欢迎你吴佩孚留在武汉。原来,就在吴佩孚抵达汉口的前的一个礼拜,萧耀南已经通电拥护段祺瑞为临时执政,并宣布他的政策是保境安民。这个政策一公布,就意味着四川杨森、湖南赵恒惕想派军队过境援吴佩孚已经变得不可能。看来,让吴佩孚过境,已经是给老领导面子了!

这个面子,给的份量可真够足的。寒风吹在脸上,让吴佩孚吃够了刀削面的感觉。

吴佩孚长叹一声,人心,何以至此?

1119吴佩孚黯然离开了武汉,乘京汉火车经郑州径返洛阳。

然而,残酷的事实再一次让心力憔悴的吴佩孚受到了打击。回到洛阳没几天,反吴势力认为这是纵虎归山,绝不能让吴佩孚在洛阳重整旧部。从前对吴佩孚巴结备至的陕西督军刘镇华,以及刘手下的师长憨玉琨,一面向吴佩孚发出最后通牒,限二十四小时内离开洛阳,一面联合山西军队直逼洛阳。

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受犬欺。吴佩孚只好匆匆离开洛阳,转往郑州。

刚到郑州,吴佩孚又接到确切消息,冯玉祥派胡景翼率部尾随过来。

吴佩孚只好南下信阳,此时,湖北督军萧耀南又打来电报,拒绝吴佩孚一行人等进入湖北地界。萧耀南声称,如果玉帅出洋,他愿意提供路费……

天地虽大,却没有曾经威风八面的玉帅落脚之处。

行迈靡靡,中心如噎。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吴佩孚只好在河南、湖北交界处的鸡公山停了下来,借住他部下第十四师师长靳云鹗的别墅。

古有伍子胥过昭关,一夜之间,须发皆白的事故。而吴佩孚经此一役,胜败他倒不挂在心上,关键最让人恼火的是,英雄不是败在战场。这么多直系将领,为了一己之私,倒戈哗变;这么多直系将领,危急时刻,只顾自保,甘愿被人各个击破;这么多曾经的旧部暗中使绊、捅刀,怎么不让人郁闷填胸?旬日之间,吴佩孚的头发也是白了许多。

然而,鸡公山仍然不是吴佩孚的落脚之处,胡景翼在北京政变之后,已经接了河南都督大印。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岂容老虎酣睡?所以他在占领郑州之后,继续南下,占领信阳,把吴佩孚的残部缴了械,同时向吴佩孚发出最后通牒,请速速离开鸡公山,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吴佩孚手下,此时只剩下李卓章一支孤军,在忠心护卫吴佩孚。为了不作不必要的牺牲,吴佩孚下了鸡公山,可是,萧耀南做得太绝了,为了不让吴佩孚进入湖北,他干脆派人把平汉铁路拆掉一段,更不惜派兵阻截。

前有拦截,后有追兵,就在这危急时刻,吴佩孚的老友四川杨森、湖南赵恒惕再次派来信使,欢迎吴佩孚入境,不管是湖南还是四川,都热烈欢迎玉帅。而且主动替吴佩孚去找萧耀南游说,劝其念念旧恩,别把事情做绝,为人这样不厚道,是要遭报应的。

萧耀南表示自己也很为难。他一方面怕胡景翼借机进入湖北,另一方面,是因为有段祺瑞派人坐镇这里看着他,要他把吴佩孚捉住押往京城。

所以他的做法是:一面承诺自己绝不做冯玉祥第二,同时派手下师长寇英杰持着段祺瑞发出的“严拿吴佩孚”的电令,去办理捉吴事宜。萧耀南以此来个公谊私交幸获俱尽。

寇英杰本身就与吴佩孚关系近,即使萧耀南真的下令捉拿吴佩孚,他也不会执行。所以寇师长在这里反倒是千方百计地保护了吴佩孚的安全。

从鸡公山到汉口,本来是几个小时的路程,却因为铁轨被拆,折腾了三天才到。此时萧耀南不仅不见,而且派人传话:请玉帅住进法租界,卫队缴械,并请玉帅发表声明,自此不问政治。

这真是欺人太甚。

吴佩孚的夫人都心慌了,苦求吴佩孚,要不然就依了他?

吴佩孚断然拒绝。我的部下绝不能缴我的械,我绝不进入租界,我过不过问政治,用不着为谁发通电。

双方僵持的时候,吴佩孚怒气冲冲地对来人说,你转告萧耀南,我双脚不沾他湖北的地,你们把汽车开到月台上,我直接登决川舰离开。

吴佩孚到了黄州之后,有诗抒怀。

其一:戎马生涯付水流,却将恩义反为仇;与君钓雪黄州岸,不管人间且自由。

其二:人生切莫逞英雄,万事元知一理通。虎豹还须防獬豸,蛟龙最怕遭蜈蚣。小人行险终得险,君子固穷未必穷。百尺楼船沉海底,只因使尽一帆风。

吴佩孚在黄州住了月余,此时段祺瑞派新任安徽督理王揖唐来,请吴佩孚出山,实质是要求与段合作,共同对付冯玉祥、张作霖等。因为段祺瑞手下无兵,感觉被人挟制似的。

但吴佩孚再一次表示,自己绝不背叛曹锟,也不可能与段祺瑞合作。

段祺瑞决定派海军第二舰队司令许建廷率八条军舰,开赴黄州,活捉吴佩孚。

这个时候,湖南赵恒惕再次打来一封情真意切的电报,“湘为旧游之地,盍兴乎来,愿扫榻以待”。

吴佩孚在穷途无所归的时候,接到这样的电报,深为感动,“炎午真够朋友”。于是,他决定赶往湖南岳阳。

因为在吴佩孚心中,岳阳是他的福地、发祥地。

第一次入湘时,汤芗铭一个不经意的举动,使他脱颖而出,原以为北洋新星;第二次率军入湘时势如破竹,所向无敌,举国瞩目,在北洋军中一枝独秀;第三次入湘时,则逼赵恒惕军签定城下之盟,率军回师;现在是他第四次入湘,虽说是无路可走,但说不定还是借着这块福地而重整旗鼓。

吴佩孚来到了岳阳,受到赵恒惕的热烈欢迎,赵恒惕还发表通电:“国内互争,皆缘政见偶异,并无恩怨可言。子玉果已解除兵柄,不妨随地优游,何必迫之侨寓租界?既非国家爱护将才之至意,尤乖政党尊重人格之美德。”

吴佩孚虽然受到热迎,但他不愿寄人篱下,拒绝登陆,只住在自己的舰上。

湖南一直提倡联省自治,半独立状态使其与北京不离不合,完全可以不答理政府的命令。所以吴佩孚在这里算是安定地住了下来。

1925330(农历三月七日)是吴佩孚52岁的生日,虽与两年前在洛阳“八方风雨会中州”的气象完全不同,但仍然有许多代表前来祝寿,连张作霖也派了代表。

赵恒惕送吴的寿联是:

平生忧乐关天下;

此日神仙醉岳阳。

吴佩孚甚觉欣慰,不愧是平生知己。

723(农历六月初三)是吴的夫人张氏四十整寿,朋友部将汇聚一堂,来给张氏祝贺,还请了戏班子。

说白了,给夫人祝寿是假,让吴大帅高兴是真。

平剧上演前请吴点戏,吴拿起笔写《过昭关》一剧。大概是有感而发,希望自己像伍子胥过昭关一样,随后会重出江湖,报仇雪恨。

吴的部属用湘绣给吴送了一块匾,上写“东山再起”。

果然,吴很快就东山再起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