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41请求支援  

2015-12-25 06:38:55|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请求支援

不管是在生活中,还是政治上,都有一种既奇怪、又普遍的“鹬蚌相争、渔人得利”现象,当利益攸关的双方没法实现平衡的时候,双方争得还很眼红,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也休想得到。这时,第三方便会乘虚而入。

干倒了直系之后,由于张作霖和冯玉祥互不相让,局面没法摆平,所以作为第三方势力的段祺瑞出山已成定局。

就像一台戏演出时,主角出场前,总要一阵密集的催场锣鼓声。段祺瑞在将要出场前,拥戴其出山的电报像雪片一样密集而至。段祺瑞已经俨然以新主人自居了。他直接令参与政变的直隶省长王承斌、天津警务处长杨以德等人,迅速恢复秩序,维护治安。段祺瑞更在天津本宅设立了秘书、外事、财政、庶务四处,由自己的四名亲信姚震、孙宝琦、曹汝霖、李思浩分别主持。

重回权力中心,毕竟是一件荣耀的事。眼下所需要的,就是通过召开一次正式会议,把各方的权力和利益进行切割与划分。

会议在哪里召开呢?既不是东北,也不是北京,当然就得选段祺瑞隐居之地――天津了。

为了“更圆满地”解决善后问题,冯玉祥决定邀孙中山、张作霖齐聚天津,与段祺瑞一起,共商大计。

为啥要邀孙中山呢?除了孙中山参加反直三角联盟的原因,另外冯玉祥发现,张作霖和段祺瑞好像串通一气对付自己,自己非常孤立,而孙中山发出的声音,和自己有许多一致的地方(比如在对待溥仪问题上,别人都指责冯,而孙是力挺冯的)。冯玉祥必须寻找自己的盟友。

1110,冯玉祥抵达天津,在和段祺瑞通气之后,冯向孙中山发出了邀请。孙中山表示在数日之内即北上,共图良晤。冯玉祥邀请孙中山,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孙中山和冯玉祥都与苏联有密切往来。

历史学家唐德刚认为:“1924年秋第一个电请中山北上的原是冯玉祥。冯在幽禁曹锟之后,无以善其后。眼看他底‘首都革命’的果实就要落入张作霖、段祺瑞两大军阀之手,因而他就想起有盛名而无枪杆的孙中山。以冯的枪杆捧孙的牌位,岂非天作之合?加以冯那时已与赤俄的‘第三国际’早有往还。与一位‘以俄为师’的革命领袖相提携,也是最顺理成章之事。”(唐德刚:《段祺瑞政权》,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231页。)

而关于冯玉祥与苏联往来的电文,在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编的《共产国际、联共(布)与中国革命文献资料选辑(1920-1925)》中也有详细的记录。

张作霖同意冯玉祥邀请孙中山北上的原因,是因为老张与孙中山最近两年关系也不错。第一次直奉战争时,张作霖被冯玉祥打个落花流水,别人看着都抿嘴直乐,只有孙中山在桂林通电大骂“吴贼”不是东西。人在落魄时,别人些微的一个举动,都会感动的不得了,老张这东北汉子心一热,感觉孙中山真够朋友。而第二次直奉战争即将打响之际,孙中山为配合张作霖,不顾蒋介石等人的反对,不顾以陈廉伯为首的商团磨枪霍霍,执意北伐。“黄埔校长蒋介石和政治部主任周恩来等,均在一夕数惊下,向孙文连电告急,而此时孙之内战兴趣正浓,为着他那绝无可能之‘北伐’,他老人家广州也不要了,黄埔也不要了。远交近攻,联张反吴‘孤注一掷’(孙公致蒋函)而去。”“19249月、10月之间,孙中山在韶关的蛮干,在当时独守孤岛的黄埔蒋校长看来,可能是荒唐透顶,但是在北方的奉张父子眼光中,孙文还是够朋友的。”(唐德刚:《段祺瑞政权》,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232页。)

因此,张作霖也同意孙中山北上,自己还要与这位孙老哥喝几杯呢。

就在冯玉祥抵达天津的同一天,张作霖也乘火车从东北赶往天津,下榻曹家花园。皖系的卢永祥也同车抵达。

张作霖做事原本就张扬,如果挟胜利余威而来,更是威风凛凛。本来冯玉祥曾和其约定,政变后暂时“维持现状”,张作霖的军队不进关。

可是,不要说约定,就是白纸黑字写上,签字画押摁上,张作霖也根本不会受这些东西束缚。

老张的风格,就像瓦岗寨混世魔王程咬金的风格――要劫就劫皇杠,要抢就抢娘娘。要爽就爽透,要做就做大。所以,早在张作霖到达天津之前,奉军的两个师就已经开到天津驻扎了。没有军队保驾,老张说话能硬起来吗?

这把冯玉祥气的,即使有天大的理,跟张胡子也没法讲。在出门见张作霖之前,冯玉祥把胡子剃光了(民国初年留胡子是一种时尚),手下人不解,问这是何故,冯玉祥恨恨地说:“胡子不能要,非去不可”。以此表达对张胡子的严重不满。

1111日,段祺瑞宴请冯玉祥、张作霖。段祺瑞先是致词夸奖二位在这场大战中劳苦功高,你们辛苦啦。

张作霖接过话头,先是谦虚了一下,保卫国家是军人的职分所在,芝老(指段祺瑞,因为老段字芝泉)夸奖,自觉惭愧。随即话里有话地说:“不过咱们收买的人,不能与起义的人相提并论”。这其实就是明显指向冯玉祥,且非常看不起他。

不仅如此,张作霖还在宴会未结束时,借故离开,使这场重要的宴会吃成了夹生饭。

没办法,谁让人家老张赢了呢?身份不一样了,岂能随意听你的指挥?

宴会过后,段祺瑞拉着冯玉祥一起去拜会张作霖。总算是在面子上使冯张二人和好了。这才开始召开天津会议,讨论时局。

1112日,三巨头开始磋商。

张作霖当然是想让自己的地盘越大越好,且绝对不会偏安于东北一隅,他要往富庶的南方进军。所以他认为当下应该继续进兵长江沿线,彻底铲除直系势力。

段祺瑞既需要张作霖的支持,但也不希望张作霖的势力太壮大到无法无天的地步,且老段也有自己的小九九。老段跟随袁世凯多年,深知军队的重要,如果没有自己的军队,那他就什么也不是。老段不赞同张作霖继续铲除直系势力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南系许多将领来通电支持段祺瑞,二是老段想趁机收编直系残余为己所用。因此老段主张,长江沿线的直军势力已经通电答应不帮助吴佩孚了,我们就不必兴师动众,大家都是北洋系的老人,不能做的太绝,应该通过政治手段来解决问题。

张作霖心里虽然不情愿,但他已然和冯玉祥产生了矛盾,不能再把段祺瑞开罪了,那样就会把朋友推到对手的阵营了。

就这样,通过一番讨论,几个人达成了初步协议:

第一,对东南不用兵。

第二,准予吴佩孚和平下野,对其不发通缉令。

第三,冯玉祥的国民军沿京汉线向河南发展。

第四,张作霖的奉军沿津浦线进到德州为止。

第五,召集全国善后会议,讨论组织政府和一切善后问题。

可是,张作霖可不是规规矩矩的主,他可称得上是亦正亦邪。在招揽人才时表现得非常“正”,从不吝惜金钱,大有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气概;可在抢占地盘、争夺利益时有时又非常“邪”,匪气十足,蛮不讲理,即使是苍蝇抱粒米他都恨不得追回来的那种。

张作霖和冯玉祥几乎同时进入天津,尤其张作霖,从大东北千里迢迢地赶过来,动作还这么神速,一点儿也不像五十岁人的老腰。他和冯玉祥争着往天津跑,是要干什么呀?巴结段祺瑞?才不是呢,他们俩是抢着收编直系人马。而且这哥俩眼睛瞪的乌眼儿鸡似的。

抢东西这事儿,土匪出身的人最在行,不用教,本能。张作霖一声令下,手下人那简直撒开欢儿似地向前跑着抢啊。尤其那个张宗昌,他就擅长搜罗残兵败将。一边往前跑,一边喊着“山东人不打山东人”,把吴佩孚手下那么多的山东兵,给划拉过来一大半儿。他和李景林俩人收编的直系人马就达到4个旅左右,简直是实力暴涨。

冯玉祥也不甘示弱,自己本来就是直系大将,眼看着直系的人被别人抢去,近水楼台后得月,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他指示王承斌,赶紧竖起直系大旗,把吴佩孚的旧部招过来。

可是,他们俩哪有张作霖腿长、手快、心眼儿多啊。张作霖像一个武林高手一样,彼不动,我不动;彼若动,我先动。还没等王承斌出手,奉系李景林部已经抢先下手了,和王承斌在天津大张旗鼓地抢兵抢马。

这还不算,张作霖一边开会,一边暗中对奉军下着行动命令,他那土匪的心眼儿又活动起来,酝酿着更惊人的事儿。

直奉战争前,张作霖以老乡身份多方拉拢王承斌,劝其反水,许以高官,可是目的达到后,老张开始卸磨杀驴了,绿林中人,最看重的是忠义二字,他从心眼儿里看不起冯玉祥、王承斌这样的背主之人。像三国演义中的吕布似的,开始跟着丁原,然后杀了丁原跟董卓,再杀了董卓跟王允,这在传统人的眼中最是让人看不起,张飞每次见到吕布都会大叫他是“三姓家奴”。

而且,当时许多人对冯玉祥有意见,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冯玉祥把溥仪赶出紫禁城这件事。

本来袁世凯逼清帝退位的时候,不管是北洋系还是革命党人,都同意签订了对皇室的《优待条例》,许下的承诺是包括大清皇帝尊号不废,民国政府待之以外国君主之礼;民国每年拨四百万元供皇帝支出;皇帝暂居宫禁,日后移居颐和园;清王室的宗庙陵寝,永远奉祀,并由民国派兵保护,等等。民国成立后,无论国家穷到啥样,不管是袁世凯,还是段祺瑞,谁都没打过皇室的主意,没打过皇家财产的主意,这不仅是对清朝皇室的大信,更是人世之大信。但冯玉祥却破坏了这一规矩,把皇族赶走,强占了紫禁城……他自己说没动皇宫里的金银珠宝,可是谁信呢?天下人都是傻子吗?

正如李卓吾评《西游记》时,在孙悟空看管蟠桃园那节所作的批注:“着他管蟠桃园,分明使猫管鱼,和尚守妇人也。”其间将会发生什么,自己想去。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不仁者见不仁,弱智者见弱智。

就在1112日开会这天的晚上,张作霖对李景林下令,思想再解放一点,胆子再大一点,办法再多一点,步子再快一点。出了事儿怕什么,我兜着。

李景林立刻心领神会。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12日夜幕降临的时候,李景林在天津把王承斌好不容易收编的吴佩孚残部、亦即新组成的第二十三师全部包围缴械,王承斌成了光杆师长,逃入英租界。

有了这个榜样,其他人胆子就大多了,这就是犯罪学和心理学上的“破窗效应”。冯玉祥刚收容过来的吴佩孚两旅及第二十师孙权宇部,也被奉军吴光新部解散改编。

吴光新暂时依附于奉系,而他实际又是皖系段祺瑞的小舅子。又有张作霖怂恿,又有段祺瑞撑腰,难怪他胆子这么大。

张作霖开始明目张胆地欺负冯玉祥了。张作霖想,我不打你,就是你烧高香了,你肯定不敢打我。我就欺负你了,怎么着吧?怎么着吧?

把坏事儿做完了,便宜占尽了,老张这才露出笔脸,这些事的发生,都是误会,误会,是手下人眼睛瞎,还不懂事儿。不过您大人大量,我们也没必要在这点小事上计较是不?远处的直军残部多的是,地盘有的是,我们划定范围,保证这样的事不再发生,如何?

就这样连抢带忽悠,冯玉祥和张作霖终于没有破裂,握手言和。鉴于当前的形势,非段祺瑞不能收拾残局,因此决定推举段祺瑞出山,主持大局。

对于重出江湖的段祺瑞,给予一个什么称呼,大家又商讨了三个小时。叫统帅?大元帅?这都是军事时代的称谓,不足以概括国政,且与和平的主旨不符,最后决定公推段祺瑞以“中华民国临时执政”名义,统率一切。

1115日,张作霖、冯玉祥等人联名通电,正式拥护段祺瑞出山,担任中华民国临时执政。

张作霖和冯玉祥拥段出山的电报发出后,段祺瑞并没有正式表态,他还需要更多省份的支持。这既是自己宝座稳定的需要,也是面子的需要。即使邻家嫁娶、生子还要请亲朋好友前来热闹一番,拿着红包来祝贺,要是少了这个环节,岂不是人缘儿太差了?

让段祺瑞自己都没想到的是,除了皖系将领、山东督军郑士琦发来的拥电外,他居然收到了意外的一份大礼包,那就是直系各省督军发来的通电。

吴佩孚南下抵达汉口的时候,原以为自己一手提拔的湖北督军萧耀南会支持自己,于是吴大帅在汉口这里发出拥护曹锟宪法、组织护宪军政府的通电,没想到却被浇了一盆冷水,萧耀南不仅不同意,还暗示老领导赶快离开湖北。与萧耀南意见差不多的还有齐燮元、孙传芳,他们为了保住自己的地盘和既得利益,都做好了投靠新主的准备,赞成段祺瑞出山,让局势赶紧稳定下来,不希望继续与张作霖开战。

至此,段祺瑞认为出山的时机已经成熟,1121日发表通电,就任中华民国临时执政。

这样,这一牌局的结果是,直系曹锟吴佩孚输得很惨,“保本儿”都没做到,连带着以前赢到手的全倒出去了;奉系张作霖赢了个钵满盆盈;皖系段祺瑞也赚了不少;本属直系的冯玉祥本应赢得很多,却暗中被张作霖和段祺瑞“换牌”给涮了。

冯玉祥急了,本来就三缺一,你们俩还这么不讲牌德,这桌麻将还怎么玩儿。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