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296南南不合作  

2015-06-12 06:35:36|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南不合作

段祺瑞之后的北洋局势,就像春节放炮一样,西家落,东家起,此起彼伏,接连不断,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看热闹的甚是过瘾。

  就在北洋系内部直奉两军炮声隆隆的时候,南方国民党阵营内部也出了事,孙中山和陈炯明拔刀相见。这可真是“北北阵营”和“南南阵营”的捉对儿厮杀。

这还真有点儿像大型运动会比赛,先是自己内部人PK,选出最优者,再由各队优胜者代表本队出战,争夺总冠军。

孙中山和陈炯明之所以闹僵,前文已有所述,开始时主要是二人的理念不同。

陈炯明是一个热衷于美式民主的、有思想的军阀,他见民国初年南北多次较量却不能实现全国统一的局面,提出联省自治,赞成民治,然后以美国式的联邦制来实现国家统一。

陈炯明的想法很好,貌似接地气,但还是以效仿美国为主,脱离了中国的传统和实际。这些孙中山早在民国初年就实践过并遭到了惨败。

而孙中山经历了民国初年一系列坎坷,发觉美式民主中的分权模式在欲行建国时根本行不通,必须进行权力集中方可进行,于是决心以武力实现国家统一,成立一个正式的中央政府。

孙中山先生在多次失败中逐渐看清了解决中国问题的方向和出路,但是就是没有实力。他虽是广东人,可从小就受西式教育,并长年居住在美国,与陈炯明等人相比,孙中山只相当于广东的“客人”。

所以,翻阅《孙中山全集》,可以发现,就在孙中山率领人马从上海来广州时,言辞很恭敬,行事很低调,不仅没说要实行武力统一,相反,倒说了许多联省自治的好处,这难道就是革命的策略?希望广东以陈炯明为首的实力派顺利接纳?

“提议联省组织,尤其卓识。窃念我西南各省、各军,以护法救国为职志,支撑数载,艰险备尝,以现在人民自决,潮流所趋,吾人正宜本真正之民意,革故取新,推广平民教育,振兴农工实业,整理地方财政,发展道路交通,裁撤无用军队,实行地方自治。我护法各省,联合一致,以树全国之模范。”(1920119日《致护法各省各军电》,《孙中山全集》第5卷,中华书局1985年版,第404页。)

“陈总司令此次为粤人光复广东,<>代表粤人致谢。……吾辈此次归来,即本斯旨,于广东实行建设,以树全国之模范,而立和平统一之基础。”(19201128日《在广东省署宴会的演说》,《孙中山全集》第5卷,中华书局1985年版,第429页。)

19201128,正是孙中山率队登上广州码头的日子。在当时宴会上讲的这段话,不仅说广东是陈炯明总司令光复的,而且说自己此次归来也是要在广东实行建设,并希望和平统一。

孙中山的助手戴季陶整理的中山先生这份演说稿,同时附录在《孙中山全集》中,更是直接说:“至于谋中国的统一,只有两条路:一条路是用兵力去征服各省;一条路是用文治去感化各省。用兵力统一中国的事,绝对做不到,也绝对不可做,这是人人晓得的了。用文治感化来统一中国,就是要靠宣传,却是宣言的宣传,是没有真实的力量的。我们现在是要把广东一省,切切实实地建设起来,拿来做一个模范,使各省有志改革的人,有一个见习的地方。”(19201128日《在广东省署宴会的演说》,《孙中山全集》第5卷,中华书局1985年版,第431页。)

而且,孙中山此次南下广东时,是在向陈炯明作出“粤事由陈君主持,中山回粤不过回复前日被逐之颜面”的保证的(转引自齐廉允:《谜一般的人物陈炯明》,《文史天地》2011年第6期),意思是说,以前我是从这里被人家赶走的,我这次不过是找回个脸面,请您成全。

但是,孙中山携带大批属员,踏上广州的码头之后,没过多久,就要成立军政府与北方分庭抗礼,重提武力统一,这让粤系人马非常不满。你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呢?这还怎么取信于人?

中国民间有句俗语叫“强龙不压地头蛇”,“强宾不压主”,而孙中山恰恰在这上面没注意到,这就触犯了广东人的“利益”。双方矛盾逐渐加深。

19216月,孙中山任命陈炯明为援桂军总司令,开始第二次粤桂战争,准备平定两广之后,安心出师北伐。

我们在历史书上所说的――孙中山利用军阀打军阀,在此时此地的具体解释就是,他要利用陈炯明的部队,来打桂系军阀,而且还任命“自己人”蒋介石担任粤军中的要职。我们可以想见,既然不是自己打造的嫡系军队,却要安插“自己人”,那就必然会引起粤军的普遍反感。后人大可不必愤怒,这就是人性。如果用人问题上都宽容大度的话,那政治上的纷争早就不存在了。

陈炯明的军队与桂系交火了,也胜利了,但陈炯明却根本不想北伐,一方面是因为这完全违背他联省自治的理想,另一方面他知道,战争是要承担巨大开销,而这些开销,完全是从他兢兢业业治下的广东省和广东人身上出。

当时虽然实行了广东自治,人民休养生息,但广东的财政状况因为战乱不息,也是捉襟见肘。

凤凰网关于《重读孙中山——体味革命者的理想与执着》的历史专题中,于20090626日刊登一文:《为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孙中山借钱革命借遍世界》,这里面给当时广东算了一笔帐,里面这样说:

“陈炯明不同意孙中山北伐,主要是因为广东省库空虚,无钱接济,当时广东省一年的税收是1600万元,每年的支出需3200万元,赤字竟达一倍。仅驱桂一役,就用去粤库800万元,如再继续北伐,钱由何出?不光陈炯明不支持北伐,北伐途经的湖南省人民也反对北伐军入境,当北伐军进入湘桂边境后,湘省居民拒绝接受孙中山的军用票。”

孙中山要求陈炯明拨给北伐军费400万,陈炯明说,攻打桂系,耗资甚世,能动用的钱差不多都投进来了,哪还有那么多钱?即使刮地皮地搜,也只能大概凑200万,而且不是现款,你带北伐军边北上、我边给你拨。

不知陈炯明所说是不是属实,但陈炯明却是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你们赶紧带上队伍,走人吧,我宁可白给你们报销200万,广东不能这样折腾了。

陈炯明釜底抽薪、又开门送客,让孙中山极为愤怒。192110月,孙中山一面派汪精卫回广州筹饷,一面亲自督师,治桂林北上。他愤然表明:“我已立誓不与竞存(陈炯明字)共事。我不杀竞存,竞存必杀我。”遂有把手枪交给黄大伟,令其刺杀陈炯明之举。(参见叶曙明:《1922年的陈炯明与孙中山》,来源:《南方周末》,2003417日。文中还说“此事亦经黄大伟本人撰文证实”)而此杀手当时不忍心下手。(见章太炎:《定威将军陈君墓志铭》)

对于当年广东的这种状况,历史学家唐德刚有段评论:

“所以,在那一段‘做广东人的悲哀’时代,真正能为‘本省人’说话的,反而是那些主张‘粤人治粤’的陈炯明、陈廉伯(广州商团总办)等反革命的‘叛徒’。──孙中山先生虽然说得满口的广东话,对当地广东老百姓来说,他所搞的却是一种令本省人不能睡觉的‘外来政权’啊。──所以那时广东省内真正的黎民百姓实在厌死了孙中山,就是因为中山好大喜功,召来了无数省内省外的虾兵蟹将,把广东弄得乌烟瘴气的缘故。──笔者作此大不韪之言,深知两党史家都会口诛笔伐的。但是执简而往者总应以史实为根据嘛。”(唐德刚:《段祺瑞政权》,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74页。)

又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加上响应反直三角联盟,192223日,孙中山决定取道湖南,出兵北伐。但是,湖南的战乱比广东还频繁,更加厌战,湖南赵恒惕也是坚定的联省自治者,所以拒绝北伐军从湖南假道。

就在孙中山准备改变进军计划,要从桂林回师广东,再从江西进兵时,广州发生了一件凶杀案,此案可以说是陈与孙彻底闹僵的导火索,那就是粤军参谋长邓铿被刺。

由于此案关系甚重,所以这里多着笔墨,叙述一下此案的来龙去脉。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