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287梁士诒内阁(一)  

2015-06-01 06:08: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梁士诒内阁(一)

局势变化得如此之快,躲在保定的曹锟终于按捺不住了,自己再不露面,麻烦就更大了,这要是让张胡子一个人可着劲地撒欢儿,还不知捅出什么乱子来呢,于是曹锟赶紧来到北京与张作霖会晤。

可是,曹锟还是来晚了,张作霖和徐世昌关于新内阁之事,已经达成默契,他们俩同时相中了旧交通系的梁士诒。

梁士诒一直躲在香港,静观时局。徐世昌刚当总统时,大谈和平口号,这与梁士诒的意见相同。徐世昌感觉,旧交通系不仅实力雄厚,还与自己的思路合拍,如果启用旧交通系来代替处处与自己意见相左的靳云鹏,局面一定会大有好转,更能大大解决财政问题。徐世昌认为,当时没有比梁士诒更能摆平财政问题的人选了。于是,徐世昌屡次征求梁士诒出山的意见。

自从袁世凯帝制失败,旧交通系随之失势,梁士诒痛定思痛,总结经验,他知道一个没有实权的徐世昌总统,在当时的中国根本起不了作用。当徐世昌请他时,他认为“北方则两大军阀对峙,中部则长江各督不一致,西南又另立总统,此时出而问政,殊非易易也”,所以他婉言谢绝了。

当靳云鹏排挤旧交通系而第三次组阁的时候,旧交通系的人马生气了,不给你点儿颜色看看,你还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旧交通系的目标不仅要重新杀入内阁,而且要当上内阁总理。他们一面在金融上动手脚,一面开始回应徐世昌,同时更是去探听张作霖的动静,当得到张作霖的支持后,旧交通系的人知道,离组阁成功只差一步之遥了。

为什么说离组阁差一步之遥?这是因为,要想组阁,张作霖和曹锟这两个人,任何一个人反对,那这事儿也办不成。而远在洛阳练兵的直系吴佩孚已经发觉梁士诒要与张作霖结盟,并非常清楚这一结合会对直系造成诸多不利,所以吴佩孚加紧联络各方势力,企图阻止梁士诒的钱与奉张的枪结合起来,阻止梁士诒组阁。

比如吴佩孚密电卢永祥时就说:“前此梁士诒赴粤,与陈炯明接洽,亦与孙文有所晤结,此次拟出组阁,将合粤皖奉为一炉,垄断铁路,合并中央,危及国家,殊堪懔慄。第恐奉张不察,深受其愚,则梁阁实现之日,即大局翻腾之时。”也就是说,吴佩孚没敢直接批评奉张,只说梁士诒的不好,怕张作霖被梁给愚弄了。

其实,吴佩孚最怕自己的老领导曹锟被愚弄了。他赶紧给曹锟拍了一封电报,声称“燕孙(梁士诒,号燕孙)组阁,长江各督均不赞成,并望聘老担任,如不就,则以颜久代”。吴佩孚希望把北洋之龙王士珍重新请出来,如果不来,就用颜惠庆代理,反正是不能让梁士诒组阁,因为他与张作霖走的近。

可是,一是因为曹锟没有充分重视吴佩孚的电报;二是因为形势发展过于迅速,等曹锟来到北京时,徐世昌和张作霖已经策划得差不多了,除非曹锟撕破脸皮硬性反对,否则已经阻止不了了;三是因为梁士诒工作做得好,麻痹了曹锟。梁士诒知道,如果打不通直系这一关,自己也不可能上台,因此他四处放风,声称自己组阁后,将运用自己的理财专长,迅速发放直军的军饷。加之张作霖对曹三哥花言巧语,说他们两人应该合力筹款维护中央财政。曹锟对此都信以为真,而吴佩孚又不在身边,所以曹锟答应了张作霖,暂时先让梁士诒试试。梁士诒的理财能力在民国时期堪称一流,否则不会有“财神爷”和“五路财神”之美誉。万一他能解决财政问题,那何乐而不为呢?

19211224,梁士诒出任内阁总理,开始组阁。

我们先看一下梁士诒内阁的成员名单:

外交总长颜惠庆,内务总长高凌,财政总长张弧,陆军总长鲍贵卿,海军总长李鼎新,司法总长王宠惠,教育总长黄炎培,农商总长齐耀珊,交通总长叶恭绰。

我们再对这份名单进行一下简要分析。

在梁内阁中,奉系入阁的有鲍贵卿和齐耀珊,特别是鲍贵卿当上陆军总长,确为破天荒之举。因为历来执掌陆军部的,均为北洋正统派,奉系并非北洋正统,不是袁世凯小站练兵起家的,而是地方保安队。谁都知道枪杆子的重要性,而陆军总长是最重要的一职,当年段祺瑞担任内阁总理时,陆军总长一职多由自己兼任,不会交给别人的。所以鲍贵卿能当上陆军总长,可以说是张作霖的最大胜利。

直系入阁的有高凌、张弧。内务总长一职虽然很重要,但不如陆军总长显赫。而张严格说来属于准交通系,或者说是新交通系人马(旧交通系以梁士诒为首,新交通系以曹汝霖为首)。虽说颜惠庆、王宠惠属于亲英美派而接近直系,但明显直系是吃了大亏,没捞到真正的实权。

旧交通系的首领梁士诒当上总理,本系干将叶恭绰当上交通总长,加上张弧属于准交通系,交通系人马彻底控制了内阁中的财政金融大权。

梁士诒就职当天,各省纷纷发来贺电,把他当成了解决当时财政问题的最大希望。梁士诒虽然有些飘飘然,但还没到头脑完全不冷静的程度。到了晚上,他静下来时,翻遍了所有贺电,唯独没见到洛阳吴佩孚的贺电,这让梁士诒如坐针毡,此事非同小可,他赶紧派人去疏通,但吴佩孚根本就不理他。梁士诒无奈,只得去找张作霖。张作霖虽然知道吴佩孚厉害,但也并没把他放在眼里,老张把胸脯一拍,你放手干吧,本大帅完全支持你。

梁士诒这才放下心来。

梁士诒上任时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调整人员,安插亲信。19211231日,国务院秘书厅按照梁士诒的意思,以裁撤“冗员”为名,裁了180余人,随即就把自己人安插上来。梁士诒重新启用了新交通系的曹汝霖、陆宗舆,他们虽然在五四运动期间被骂个狗血喷头,但梁士诒组阁后,此二人一个作了“实业专使”,一个作了“北京市政督办”。然而,这二人在1919年时名声实在是太臭了,许多人强烈反对他们复出,曹汝霖只好在“老父病重”为由躲开了,不敢上任。

梁士诒上任时所做的第二件事,是大赦安福系战犯。1922年元旦伊始,梁士诒与徐世昌上演双簧戏。先由总参谋长张怀芝呈报大总统,称被查办的各员多自北洋小站练兵出身,或劳勤卓著,或治军有声,他们曾经为国家立下许多功劳,虽然做错了事,但一年多来,他们能闭门思过,所以应该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徐世昌立即予以批复。就这样,段芝贵、曲同丰、陈文运等数名战犯得到特赦。

也不知梁士诒到底是怎么想的,吴佩孚打败了安福系,并把其要员关押起来,而梁士诒却这样大张旗鼓地给释放出来,这不明摆着是与吴佩孚对着干吗?得罪了吴佩孚,即使有张作霖全力支持,那还能安稳吗?

梁士诒上任时所做的第三件事,是大举借债。能不能筹到款子来度过时艰,是北洋历届政府能否得到各省支持的关键。梁士诒上任后,开始施展他的特长,筹集款项。

梁内阁上任伊始,全国各地仍然是一片索薪要饷之声。据19211220日的《民国日报》刊载,教育部已罢工月余仍未领到欠薪,甚至北京公立小学因经费无着而一律停课。

刚上任的财政总长张弧四处奔走借钱,可是,北京银行公会说北洋政府根本没有整理财政之计划,只有四处借钱之能事,因此向政府宣布不得再以盐余向中外各银行号及无论何处抵借款项,或充作担保。他们还把中国银行、金城银行、劝业银行等31家银行联合起来,共同签名。这实际上就阻断了梁内阁向国内举债的道路。

这个时候,中国人最隆重的传统节日春节已经临近,如果不能筹措到足够经费、让大家过不好年的话,那梁内阁的信誉度自会大打折扣。

怎么办?那就只有借外债一途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