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00炮轰总统府(一)  

2015-06-18 06:23:55|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炮轰总统府(一)

不管怎么说,邓案的发生,是陈与孙彻底分裂的导火索。邓案发生后,双方的疑忌日渐加深,终至不可排解。

事件一旦进入暴力思维和暴力体系,就会变得无法控制和挽回。――就像两个人撕破脸皮,非得打个一塌糊涂方可收场一样。

49,孙中山令在桂各军一律返粤。“这次回广东,事实上是‘潜师回粤’,瞒着陈炯明,秘密进行的。直到部队到了梧州,陈炯明才知道。这种作风,当然不是相见以诚。”(《李敖大全集》卷七“孙中山研究”,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0年版,第69页。)

一种巨大的不信任感,横亘在陈炯明和孙中山之间。

孙中山让廖仲恺转告陈炯明:一、陈炯明参加北伐;二、筹措500万元的军费。

孙中山为什么要的这么急?有说法是趁邓案逼陈炯明低头,其实此时是北方直奉战争要爆发了,孙中山参加了反直三角联盟,要从南方进兵给直系施加军事压力。

陈炯明仍然不改初衷,他坚持联省自治不变,拒绝北伐,更不想从自己治下的广东抽这么多钱给孙中山当军费。

416,孙中山抵梧州,电召陈炯明来。在这种巨大的不信任气氛中,陈炯明岂能前来?

“事实上既然三月二十六日蒋中正主张讨伐陈炯明在先,并且秘密班师,‘假途灭虢’,自然可信。据章炳麟‘定威将军陈君墓志铭’:‘十一年,孙公谋北伐,君以兵力未充辞,孙公疑君有他志,随令部将以手枪伺君,其人弗忍,事稍泄。’可见孙中山准备用手枪干掉老同志陈炯明,早在领袖召见时,就已萌凶兆矣!陈炯明后来写信给吴敬恒,说:‘唯有一事,至今我所不解者:南宁劳军之日,即欲演烹狗之剧,事后闻之,毛发俱悚,我诚无状,然至今想不出获罪至此?’在陈炯明自感被利用完毕兔死狗烹的情况下,再要他前来送死,岂可得乎?”(《李敖大全集》卷七“孙中山研究”,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0年版,第70页。)

结果,孙中山下令,免去陈炯明粤军总司令、内务总长、广东省长在内的一切职务。训令陈炯明、林永谟:“所有广东总司令所属陆、海各军直辖于大元帅”。(陈锡祺:《孙中山年谱长编》下册,中华书局1991年版,第1442页。)

陈炯明撂下一句“既然孙先生要我走,我走就是了”,回到了惠州老家。

孙中山此举,本想在北伐之前,清理门户,让己方无后顾之忧,再行北伐,但确实有些欠思量了。一个祖籍是广东、却没生活在广东的“外来户”,把广东的实力派、地头蛇、有钱有兵的陈炯明给免了,粤军顿时翻了天,局势根本就控制不住了。

4月下旬,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孙中山免了陈炯明之后,正要出师策应,南北夹击直系,让吴佩孚首尾不能相顾,但没想到仅一个礼拜,吴佩孚就把张作霖打回了关外,南北夹击的计划,化为泡影。但孙中山一心筹划的北伐,却如弦上之箭,不得不发了。

59,孙中山在韶关誓师,“出师宗旨,在树立真正之共和,扫除积年政治上之黑暗与罪恶,俾国家统一,民治发达”。然而,“当孙中山谋求与奉、皖结盟时,已经把北伐降格为一次普通的军阀战争了。”(叶曙明:《1922年的陈炯明与孙中山》,《南方周末》,2003417日。)

第一次直奉战争结束后,吴佩孚不让曹锟立刻登上大位,耍了个花样,从政治上再一次谋“势”,恢复旧国会,迎接黎元洪,逼走徐世昌。

仅此一招,就使直系占据了主动,使孙中山陷于被动。

南北舆论近乎一致认为护法运动目的已实现,广东的护法军政府已经没有了存在的法理基础。请孙中山出于国家大义,尽快下野,放弃北伐,实现国家和平统一。更何况你孙大总统本人也曾早就一再发表声明,只要徐世昌下,你也会下野。此时不下,更待何时?

62,徐世昌辞职。

63,蔡元培、胡适、高一涵等两百多位各界名流,联名致电孙中山和广州非常国会,呼吁孙中山实践与徐世昌同时下野的宣言,可见这个要求在当时是颇得人心的。(叶曙明:《1922年的陈炯明与孙中山》,《南方周末》,2003417日。)

电报称:“今日,北京非法总统业已退职,旧国会已恢复,护法之目的可谓完全达到,南北一致,无再用武力解决之必要,‘敢望中山先生停止北伐,实行与非法总统同时下野之宣言。”(陈锡祺:《孙中山年谱长编》下册,中华书局1991年版,第1456页。)

孙中山骑虎难下,使自己置于了舆论的对立面。

此时,拥护陈炯明、主张联省自治的粤军将领,本来就对孙中山把陈炯明免职一事极度不满,如今是南北和谈的大好时机你还不利用,干脆,赶走得了吧,开始酝酿发动兵变了。

其实,如果说邓铿被刺案的发生,预示着孙中山与陈炯明的分手是不可避免的,那么孙中山免了陈炯明的职务,已经标志着兵变的必然发生了。

当粤军听到陈炯明下野的消息后,军营立时就炸了锅,许多人撸胳膊卷袖子要找这些外来户算账。

58,孙中山委任陈炯明的部下叶举为粤桂边督办,想拉拢一下粤军,以示对其信任仍在,但叶举根本不买账。叶举也是惠州人,是陈炯明的老乡,对陈炯明一直忠心耿耿,唯陈炯明马首是瞻。在叶举看来,这一任命,纯属存心不良,你是想把陈炯明的嫡系部队调到远离省城的地方啊!真是岂有此理。

所以,518日,叶举率领六十多营粤军,提出“清君侧”等口号,突然开入省城,对象直指胡汉民、廖仲恺、许崇智等人。局面顿时紧张起来。

520,叶举率将领联名致电孙中山,要求恢复陈炯明广东总司令的职务。

汪兆铭、马君武等紧急赶往惠州面见陈炯明征求意见,陈炯明说的很策略:“我为了党谊和人格起见,绝对不会反对中山先生,对于部下行动亦必负完全责任,倘有不听命令而反对中山先生者,我只有自杀以谢国人。”

局势越来越难以控制的时候,各界吁请陈炯明回省的函电,铺天盖地,见诸报端;前往劝驾的使者,接二连三,踏破门槛。但陈炯明却没有动,想必也是在负气?

人可能都是这样,解铃尚须系铃人,该来的人没来,心里的疙瘩没解开,陈炯明怎么会动?

这就好像两个人闹了矛盾,错误的一方来道歉时,好话说了一箩筐,对方却没动心,因为没说到自己的心坎上。他其实是在等着心里期待的那一句最关键的话语,只要那一句说出来,就会像钥匙插在锁里一样,“啪嗒”一声,心锁即开。否则,拽了半天,也解不开锁。

62,孙中山在总统府设宴招待粤军将领,竟没有一个高级军官应邀前来,只来了几个中下级军官。他对那几个小军官说:“告诉你们的长官,不要以为据守白云山,便可胡作非为,我立刻上永丰舰,升火驶入东江射击你们,连你们的根据地也一并铲除!现在东江水涨,永丰炮舰可以直行驶入陈炯明的老巢!”孙中山一连拍了三封电报,要求陈炯明立即到广州面商一切,又派人到惠州催驾。但陈炯明拒绝在这个时候到广州。他说,在省城军队撤出之前,他都不打算到广州。(参见叶曙明:《1922年的陈炯明与孙中山》,《南方周末》,2003417日。)

就这样,局势继续恶化,双方越来越谈不拢,弦绷得越来越紧,谁也不肯相让。叶举已经开始宣布广州戒严了。

据丁中江的《北洋军阀史话》中记载,612日,孙中山召集广州各报记者举行谈话会,表示对“陈家军”的态度:

“我回到广州已有十多天,而陈竞存和他和部下没有一个人前来见我,却用兵力威胁,向我索讨军饷。他们口口声声说我不应当罢免他们的总司令。各位都知道,废督裁兵是我回到广东定下的大政方针,总司令是变相的督军,陈竞存没有反对裁撤总司令的任何理由,何况总统有用人行政之权,任何人都不应反对。我今天委曲求全,派陈竞存以陆军总长兼办两广军务,算是仁至义尽。而陈系军人却继续张牙舞爪,我回广州如果自己没有把握,决不会投入陈系六十营军队的大包围中。我为了保全广州秩序,今天特请舆论界来讲讲道理,希望你们在十天内将陈系军人不法行为尽量揭露,告诫他们全部移驻广州城外三十里,听候宽大处置,否则我一定顺从民意,加以驱逐。有人叫我孙大炮,我以前用炮打过莫荣新,今天将以同样的大炮去打这些不听命令,目无法纪的陈家将!”

1922619日的《申报》上关于孙中山对报界谈话更是说得让人瞠目结舌(1922614日《华字日报》也进行了同样的刊登,同时也在《孙中山年谱长编》里也有完整收录):

“我下令要粤军全数退出省城30里之外,他若不服命令,我就以武力压服他。人家说我孙文是车大炮(讲大话),但这回大炮更是厉害,不是用实心弹,而是用开花弹,或用八英寸口径的大炮的毒气弹,不难于三小时内把他六十余营陈家军变为泥粉。但残害六十余营的军人,且惊动全城的居民,不免过于暴烈,但我不如此做去,他们终不罢休。我只望报界诸君,主持正义,十天之内,做足工夫,对于陈家军,加以纠正。陈家军若改变态度,即不啻如天之福,万一无效,就不能不执行我海陆军大元帅的职权,制裁他们了。”(转引自2008929日凤凰历史综合上的文章《陈炯明反孙中山,源于他不理解“训政”必要性》)

这话听着很霸气,但不要忘了,1922年的孙中山,还是空头总统,本身并没有实力。

身在陈系六十营军队包围之中的孙中山,在没有实力的情况下,此时却发表如此讲话,无疑是公开宣战了。等待着他的,必然是一场悲剧。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