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03曹吴裂痕(一)  

2015-06-23 06:44:42|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曹吴裂痕(一)

真是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武昌起义黎元洪当旅长时,吴佩孚只是个营长;黎元洪当上副总统时,吴佩孚只不过是个团长、副官;黎元洪当总统的时候,吴佩孚至多是个师长。但没过几年,现在黎元洪虽然名义上还是总统,但当年的吴秀才已经跃升为太上皇了,凡事都得看他的脸色行事。

这次黎元洪重新出山、重新组阁,本想来个痛快的,展示一下自己的手段,可不知哪句话没说对,哪件事没办好,惹得吴佩孚一发威,就把颜惠庆内阁和唐绍仪内阁给掀翻了。

919,万般无奈的黎元洪,屈从于吴佩孚的旨意,正式提名吴佩孚瞩意的王宠惠为内阁总理,内阁成员为:

外交总长:顾维钧

财政总长:罗文干

司法总长:徐 谦

教育总长:汤尔和

内务总长:孙丹林

海军总长:李鼎新

陆军总长:张绍曾

交通总长:高恩洪

农商总长:高凌

从这份内阁成员名单来看,遭到吴佩孚当头棒喝的黎元洪终于清醒过来了,到底是明白了谁说了算。他不再倔强,把孙丹林从内务次长提升为内务总长。

早这样做不就结了吗?

这次安排,明显是彻底以吴佩孚为中心,孙丹林、高恩洪,这是吴佩孚的心腹,张绍曾是吴佩孚的儿女亲家(吴佩孚之子吴道时、实际上是吴佩孚过继其弟吴文孚之子,同张绍曾二女儿张义先结为夫妻),这就使吴佩孚完全操纵了内阁大权,这相当于来了一次最大规模的洗牌。

其他阁员中,徐谦是法学专家(未到任,由次长石志泉暂代),王宠惠、顾维钧、罗文干、汤尔和都是著名的海归,而且无党无派,专业才能突出,个人品质出众,所以这届内阁在历史上小有名气,被称为“好人内阁”。

“好人内阁”的口号,是由胡适提出来的,他认为当时中国搞不好的原因,主要的不在于外侵,而是因为没有好人当政。只要“好人”来掌权,中国就会好起来。

秀才出身的吴佩孚也喜欢用知识分子来当官,所以他的安排满足了英美派知识分子的政治诉求,社会舆论也普遍看好这届内阁,好人政府”的成立一下子被寄予了无限的希望。

吴佩孚对这届“好人内阁”的人选感到非常满意。他认为把选人用人方面安排好了,这回,可以一心一意谋求中国发展了。

然而,人世之事,却是如此难料。正如老子所说,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又如人的视觉有盲区一样,人们不管怎样思考和行动,总会存在着他自己的思考盲点和盲区。

吴佩孚虽然深明易经之道,却忘了刚不可过的道理,刚过乎中,已是过犹不及,亢龙有悔。

按正常说来,曹锟不是小气的人,他对吴佩孚确实是非常信任。而吴佩孚也投桃报李,忠心耿耿地辅佐自己的老领导,以报当年的知遇之恩。但是,我们不要忘了,在中国历史上,再铁的君臣关系、上下级关系,也会产生裂痕,这个裂痕产生的原因,可能有几种情况:

其一,领导觉得部属盖过了自己的风头,部属功高盖主,甚至功高震主,这个时候,领导部属之间的关系,即将走向终结了。

其二,领导身边的小人挑拨所致。

其三,有的时候,甚至不用小人故意挑拨,领导身边其他同僚的“正常进言”,也会动摇那种看似很铁的上下级关系。

曹吴之间产生裂痕,乃至整个直系分裂,究其原因,也大概就是以上这三种,简单说来,一是没给领导留面子,二是小人使坏,三是同僚妒。

首先,介绍一下吴佩孚怎样伤到了曹锟的自尊。

本来非常聪明的吴佩孚不知道,自己的行为过于强势,没有处理好CEO与董事长之间的关系,却给自己埋下了无形的祸患。由于用人问题,使吴佩孚和曹锟之间产生了隔阂和裂痕。

本来在上届内阁的时候,曹锟就想把自己的亲信高凌霨扶上当时的最肥差交通总长的宝座,但吴佩孚与他进行了电报协商,曹锟把这个人情给了吴佩孚,让吴佩孚的心腹高恩洪当上了交通总长,让高凌霨当了财政总长,高凌霨就非常不满意,自己不想干这个受气的活。

王宠惠正式组阁后,黎元洪、王宠惠完全秉承吴佩孚的意思,把重要位置全给了吴佩孚的人,只给高凌霨一个农商总长的闲职,张绍曾虽然与曹锟关系好,曹锟也同意由张绍曾担任陆军总长,但张绍曾毕竟是吴佩孚的儿女亲家,所以事实上,曹锟的人只得了一个农商总长的位置,这样的安排,曹锟怎么可能满意?

真是越是有病,越是有人来上眼药。617日,董康和高恩洪来到保定,要当面向吴佩孚汇报工作。此时正好吴佩孚和曹锟在曹家的“光园”(光,即戚继光)聊天,董、高这两个不懂事的家伙,居然让曹锟先退席,要单独向吴汇报。把曹锟气得七窍生烟:光园是我的地方,真是岂有此理。怒气冲冲地拂袖而去。

除了这两个不知深浅的之外,那个孙丹林也是个不省事儿的,他经常举着吴大帅的招牌来唬人,并且口口声声说天下事只要吴大帅一句话,至于理不理曹老帅,则一点关系也没有。

这些话、这些事,曹锟都是看在眼里、听在耳里、并慢慢渗进心里的,换了谁,也不能不起疑心啊。

其次,看一下曹锟身边的小人是如何挑拨曹吴之间关系的。

不管是小人挑拨,还是“正常进言”,为什么会影响到上下级之间的关系呢?这首先就要从人性的角度来理解。

《东周列国志》第89回中,有个布衣徐生劝魏太子申生时说了一句话:“夫一人烹鼎,众人啜汁。今欲啜太子之汁者甚众,太子即欲还,其谁听之?”

这句话的大概意思是说,一个人煮肉的时候,大家都想跟着分口汤喝。引申开来就是部属都想跟着领导享一份荣华。要不然为什么宰相蔺相如的门客受到廉颇门客的气时,都不理解、甚至想离开蔺相如呢?还不是都想跟着宰相沾沾光?如果沾不到光、天天光受气,那谁还跟你干?

曹锟身边的人,也是这样的心理。本来您是老大,可是现在大家只知有吴佩孚,不知有您曹大帅,这不就是欺负您吗?您看这次内阁任命,谁还把您放在眼里?长久下去,他不就成了无所不能的诸葛亮,而您……(部属当然不会说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就得从对方的“利益”着想)。

曹锟虽然开始时不相信吴佩孚会背叛自己,但架不住事情一桩连一桩,架不住小人进言一回又一回,众口铄金啊,特别是在内阁人员安排的问题上,吴佩孚确实太强势,做得过分了,让曹锟起了疑心,会不会真的如大家所说,吴佩孚自己想当总统?所以才拼命阻止我不当总统?

如果说这些还算是头脑比较正常的小人的话,那么曹锟身边还有心里比较阴暗的小人,虽称不上是小人中的极品,但也绝对是小人中的小人,那就是曹锟最喜欢的嬖人李彦青。

李彦青,小名六儿,人称李六,山东省临邑县李元寨村人,自幼闯关东,后当搓澡扦脚工,与曹锟相识在澡堂子,俩人一下子就对上眼儿了,曹锟就觉得李彦青伺候人的功夫比谁都好,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李彦青机灵透顶,善于逢迎,眉清目秀,一表人才,不仅搓澡修脚功夫好,而且善于揣摩曹锟心理,很得曹锟的欢心。不久,李彦青便被曹锟弄到身边当差专门为他搓背捏脚,成了“御用”搓澡工。从此以后,曹锟对其一夕不可离,桃菊一处开。李彦青就此而平步青云。他从副官、参议、干到处长、军需总监(后勤部长)等,曹锟对其言听计从,宠爱不衰,李六也就权倾朝野,简直就成了太后身边的小李子、李公公。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宋代易学大师李杞曾经说过,“夫物以顺至者,必以逆观,盖至顺之中,至逆所攸伏者也。阴之为物,以柔静为体,亦可谓顺矣。然而浸长不已,则将有剥阳之祸,其为逆也,莫大焉,是以圣人畏之,尝观自古小人之祸,其始莫不以柔顺为得君之计,而其终率以乱天下。”――这话用来形容既阴且柔的小人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尤其是这句“夫物以顺至者,必以逆观,盖至顺之中,至逆所攸伏者也”,说得太有道理了,在领导面前越是顺从的人,在别人面前就越是张狂。这些人就是“以柔顺为得君之计,而其终率以乱天下。”

李彦青这样的人,很像《水浒传》中第一个出场的人物高俅。高俅“自小不成家业,只好刺枪使棒,最踢得好脚气”。他这个人“吹弹歌舞,刺枪使棒,相扑顽耍,亦胡乱学诗书词赋;若论仁义礼智,信行忠良,却是不会,只在东京城里城外帮闲”。这个模样,简直就是一副游手好闲之人的标准嘴脸。就因为偶然机会认识了对于“浮浪子弟门风帮闲之事,无一般不晓,无一般不会,更无一般不爱”的端王,即后来的宋徽宗,而这个结识的机缘,就是因为端王的踢到了高俅身边,高俅乍着胆子,“使个鸳鸯拐”,估计和我们踢毽子时腾身而起玩儿个花样差不多,引得端王大悦,留在身边。两个月后,端王登基变成了徽宗,又过半年,皇帝帮高俅运作,寻了个经历,有了“基层工作经验”,便重新调回身边,当了殿帅府太尉。

可见,会玩儿,是当时选干部的一条重要标准。高俅的精彩人生,就从鸳鸯拐开始;北宋的悲剧历史,也从这个鸳鸯拐开始。

所以金圣叹读水浒时叹道:“不容他在家,却容他在朝”!这能不是朝中的悲剧吗?

李六之事,也便如此。

这种经历的玩意儿晋升到官位,除了能给领导“办事”耧钱,自己再大把耧钱之外,你还能指望他去干什么?

这种天天进行人体表皮研究的人,一旦有机会去刮了地皮,那简直是广大悉备、无“微”不至。

当时,除了洛阳吴佩孚所要的军用物资他不敢截流之外,其他任何部队请领的军饷军械,不仅要经李六的手,而且是雁过拔毛,必须交付贿赂,据说每个师都要扣两万元作为大帅的报效,杂牌军还更多一点。李六说给大帅的孝敬,别人谁敢问哪。那时候,直系的正规军是二十五个师,仅此一项收入就是五十万大洋。

姓李的如此嚣张,曹家账、李家管,这件事地球人都知道了。借用《水浒传》里武松在快活林要收拾蒋门神之前,问酒保的话:“你那主人家姓甚麽?”酒保答道:“姓蒋。”武松道:“却如何不姓李?”谁要是不来孝敬李六李大人,那办事儿就别想顺。

李彦青气焰熏天,但他非常怕吴佩孚,因为吴佩孚嫉恶如仇,最看不惯这种溜须拍马的奸佞小人,所以从不给李六好脸色看,连正眼都不瞧他一下。

李彦青一方面对吴佩孚畏之如虎,另一方面也就对其恨之入骨,经常有意无意地在曹锟那里给吴佩孚穿小鞋。

这个嬖幸之人,在曹锟那里的份量,有时比枕边风还吹得顺。

我们经常说,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得罪了君子,影响还可挽回,而一旦得罪了小人,那倒霉和晦气将与你如影随形。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刚正的吴佩孚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小人的暗箭射中了,正中靶心,十环。

小人当道之时,实在是可恨可恼,果然如孔子所说:“恶紫之夺朱也,恶郑声之乱雅乐也,恶利口之覆家邦者。”又如元代贾仲名《对玉梳》第三折:“据此贼情理难容,伤时务,坏人伦,罪不容诛,一心待偎红倚翠,论黄数黑,恶紫夺朱。”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