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04曹吴裂痕(二)  

2015-06-24 06:51:56|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曹吴裂痕(二)

另外,同僚的嫉恨、想与吴平起平坐、甚至取而代之的行为,也是离间曹、吴关系的重要推手。

曹锟手下,最嫉恨吴佩孚的人,是曹锟的弟弟曹锐;最想平起平坐、甚至取而代之的,是直系大将王承斌。

曹锐,曹锟的四弟,幼年时就在大沽做米生意,后来随着曹锟的崛起,曹锐就商而优则政。曹锐是曹锟最喜爱的弟弟,曹锐还把自己唯一的儿子过继给曹锟。1916年,曹锟任直隶督军。1917年下半年,曹锟借讨伐张勋得胜之机,向段祺瑞推荐曹锐为直隶省长,兄弟分掌军政大权。骤得大权的曹锐开始横征暴敛,他把直隶全省100多个县缺,按特、大、中、小等定价,小县8000元,中等县9000元,大县1万元,天津、滦县、清苑等要县属于“特缺”,这要临时议价,非三四万元不能到手,定期均为一年。从1918年到1922年这4年间,曹锐仅“卖且缺”这一项就收入几百万元,还不包括包办军用物资以高价卖给军队所获得的暴利。

这个没有文化的曹锐,和曹锟身边的小六子李彦青一样,据说其最大的爱好就是钱。曹锟的七弟曹瑛曾对人发牢骚说:“我们曹家最有钱的就是四哥(曹锐),三哥(曹锟)虽当到总统,还不如他。大哥(曹镇)、五哥(曹钧)也各有千八百万,就是我穷,干了这些年,不过二三百万,四哥财产已过千万,还嫌不够。”

曹锐既有钱,又与曹锟关系近,所以后来虽不当直隶省长,但居于幕后为曹锟奔走贿选大总统立下了汗马功劳。

吴佩孚看不上搓澡工李彦青,也看不起没文化的曹锐。曹锐不能继续做直隶省长,就是吴佩孚的主意。所以曹锐恨吴入骨,经常在哥哥曹锟面前说吴佩孚太霸道,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非骑到咱兄弟头上不可。

曹锐反复给曹锟催眠的理论就是:“部下虽亲,总比不上自己的兄弟亲。”

这就像《红楼梦》中黛玉吃宝钗的醋时、宝玉劝解黛玉的悄悄话:“你这么个明白人,难道连‘亲不间疏,先不僭后’也不知道?我虽糊涂,却明白这两句话”。

曹锟天天听到李彦青和曹锐――断背加手足的不停抱怨,疏远吴佩孚就是迟早的事儿了。

王承斌,辽宁兴城人,毕业于陆军大学,精通韬略,足智多谋,能征惯战,其功劳也非常大,在直系中仅次于曹、吴,坐第三把交椅。

本来,王承斌与吴佩孚合作多年,过从甚密,是吴佩孚的得力助手,大小战役,他几乎无役不与,原是吴佩孚肝胆相照的好朋友,但也因此引起了宵小的嫉视,四处挑拨吴、王之间的关系。

比如说,当吴佩孚想调王承斌的二十三师开赴保定的时候,有人就对王承斌说,你要当心了,听说吴佩孚想委派他的嫡系将领王维城为二十三师师长,他要夺你的权呢。

本来王承斌的功劳就不在吴佩孚之下,但风头全被吴佩孚盖住了,所以他一直不服气。听到有人散布吴佩孚要剥夺他权力的风声,他信以为真,觉得吴佩孚做得太过分了。

直皖战争时,吴佩孚在前线作战,王承斌端了皖系后路,皖系迅速失败;第一次直奉战争时,奉系李景林死守大城,王承斌九次冲锋,将大城收复;四次进攻,占领马厂,为直系获胜立下大功。

第一次直奉战争后,王承斌当上了直隶省长,就是以前曹锐的职位。

按说,风风光光的直隶省长,也算是一步登天了,但是,这里面的事却不是这么简单。

从理论上来说,省长和督军并立的时候,省长是不掌兵权的,至少没有督军那么强势。而王承斌是冲锋陷阵的战将,他又立有大功,心理上自然是期盼督军这个位置。而王承斌见到黎元洪发布的总统令并不是任命自己为督军,他就认为,这肯定是吴佩孚故意不给他这个重要位置,于是对吴佩孚的不满就更增了几分。

这些不满,没有得到及时的疏通,便越积越多,越积越深,王承斌自立门户、分庭抗礼之心日重。

而此时,躲在关外猛舔苦胆的张作霖也悄悄地来搅这池水。他不断地派人来联络王承斌这位辽宁老乡,针对王承斌壮志难伸的心理,称男子汉大丈夫生于天地间,不可仰人鼻息,能自立时当自立。张作霖还直接告诉王承斌,只要你愿意回家乡来,我老张担保你坐上第二把金交椅,东三省的保安副司令,并成为奉系的继承人。

应该说,历来动人心者,无外乎功名利禄、金钱美色。张作霖虽没学过心理学,但却很会琢磨人的心理,一句“男子汉大丈夫”的英雄形象,一句“不可仰人鼻息”的刺激,就直接扎中了王承斌的心。

这就像《三国演义》中,几次劝吕布反水时,都是用的这般话语。比如,李肃劝吕布反丁原时,说的是“贤弟有擎天驾海之才,四海孰不钦敬,功名富贵,如探囊取物,何言无奈而在人之下乎?”毛宗岗对这句话的批注是“恶极”;貂婵看吕布怕董卓时说道:“君如此惧怕老贼,妾身无见天日之期矣!”毛宗岗批注“妙极,恶极”。而吕布仍然犹豫不决,貂婵便直接刺激他“妾在深闺,闻将军之名,如雷灌耳,以为当世一人而已。谁想反受他人之制乎!”一句话说得吕布羞惭满面,回身搂抱貂蝉,我这么厉害,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吗?看见董卓我不怕不怕啦;王允劝吕布反董卓时说的更狠:“太师淫吾之女,夺将军之妻,诚为天下耻笑。非笑太师,笑允与将军耳!然允老迈无能之辈,不足为道;可惜将军盖世英雄,亦受此污辱也!”毛宗岗批注“更恶,更妙”。

诚如毛宗岗所说,这样的话,实在是太恶毒了!

张作霖也用这样的话来刺激王承斌,王承斌能受得了吗?

当然,王承斌未必真的投奉,但有一点他是清楚的,他也要利用张作霖的示好之机,不断壮大自己的力量。只有属于自己的,才是真格的东西。

在这种情况下,当吴佩孚发怒、唐绍仪内阁垮台、王宠惠组阁后,曹锟的不满情绪也表面化了。所以,先是“保洛分家”,进而保定的曹锟、洛阳的吴佩孚、天津的王承斌“三家分晋”的形势已渐趋明显。

王宠惠内阁本来就是吴佩孚一手推上来的,所以亲洛色彩太浓。而黎元洪此时也屈服于吴佩孚的压力,完全按吴佩孚的意思行事。这些都引起了保定曹锟的强烈不满。

王内阁坚持了一个多月,也基本上撑不住了,得罪了大老板,那能有好日子过吗?

1012,王内阁提出要辞职,实在没法干了。

而“好人内阁”从一开始成立,就与国会不合,所以在这期间,王宠惠与众议长吴景濂之间的矛盾也时有发生,因为吴景濂是得到曹锟的大力支持,处处与王内阁作对,到最后发展到公开场合破口大骂的地步。

1115,顾维钧在外交大楼举行宴会,全体阁员和国会中重要人士都参加。不知怎的,吴景濂和王宠惠在酒桌上吵了起来。大概平常就互相看着不顺眼,此时借酒撒疯。

吴景濂问王宠惠,国会要你下台,你为什么赖着不走?

王宠惠大怒,难道你就是国会?真是笑话!你算老几?

吴景濂翻脸大骂,你是个混帐!我议长就代表国会,要你下台,你就得滚。

王宠惠气得发抖说:“这成什么样子?堂堂国会议长,竟说出了这样下流的话来。”吴景濂挥着拳头说:“我就是这个样子,要你滚蛋。”

这样,本来应该是内阁与国会之间的公事,却演变成了私人恩怨。

就在这个时候,又发生了轰动一时的“罗文干案”,久怀不满的曹锟终于要在这个案子上大做文章,挑起了一场倒阁风潮……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