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06罗文干案(二)  

2015-06-26 06:31:26|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文干案(二)

很快,内阁总理王宠惠、外交总长顾维钧、内务总长孙丹林、交通总长高恩洪就得到了罗文干被抓的消息,这简直是太岁头上动土,是何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他们一起赶到警察厅来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宠惠是法学大家,中国近代法学的奠基人,耶鲁大学法学博士,他太熟悉法律了,连说梦话都能蹦出法学术语来,打个饱嗝都是法条。他一听这个程序就不对,当即指责黎元洪,总统直接下令逮捕阁员,这是非法行为!堂堂财政总长说抓就抓,总统眼里还有没有法律?

熟悉法律的都会明白,此事在执行过程中,众议院议长和总统都犯错误了。

从众议院议长角度来说,吴景濂携带众议院公函向总统告发阁员贪污,本身就违背法律程序。按照《约法》的有关规定,阁员有问题,要在国会通过查办案。在查办案没通过之前,议员也好,议长也罢,都没资格以公函的形式直接致函总统。如果以私人身份告发也可,但吴景濂来告发时,却是盖上了国会的大印的。

从总统角度来说,即使阁员真的违法,那逮捕令也要经内阁同意才能生效。根据《临时约法》第十九条十二项的规定,对于失职、渎职的国务员,只能提出弹劾而不适用查办。即使是弹劾案,也须要参众两院同时通过,才能咨交总统执行。黎元洪此举,不仅是权力越位,而且是对内阁的严重践踏,并直接违反了约法。

当部下把抓人的事和王宠惠等人来警察厅要人的事一起向黎元洪复命报告时,黎元洪突然明白了,自己又摊上大事儿了,顿时感到压力山大。自己这样做,确实不合法呀。

黎元洪赶紧发通知,对此二人,暂缓移交法院,以免事态扩大。

牛津大学的法学硕士罗文干不干了,他开始叫板,你们倒是审呀?有能耐就赶紧审呀?我身正还怕你影子斜?脚正还怕你鞋歪?

第二天,也就是19日上午,内阁总理王宠惠率领全体阁员,浩浩荡荡地来到总统府,要求总统必须给个说法。否则的话,你们想抓谁就抓谁吗?住东厂胡同养成毛病了吧?

顺便补充一下小知识,黎元洪住的地方叫东厂胡同,这正是明代令人谈虎色变的东厂、锦衣卫旧址。

还没等众人开口,意识到自己犯错误了的黎元洪就先低头了,连声说自己考虑不周,违法了。

王宠惠说,财政总长是我的属下,属下有问题,我责无旁贷,干脆你把我们都逮起来得了,我们送上门儿来了,来,你先把我抓起来,一起移交法院,省得你费周折了。

黎元洪这才叫难受呢,左一个道歉,右一个说好话,甚至表示愿意亲自去接罗文干出来。

黎元洪主动低头,是想息事宁人,不想继续把事情扩大,否则,不知会把谁给牵扯进来呢。

可是,内阁却死活不答应。内阁认为,吴景濂、张伯烈这俩小子居然想对内阁玩儿阴的,那我们也绝不能饶了他们俩。如果总统想摘清责任,那就请总统通电全国,说明吴、张二人胁迫总统下令逮捕阁员的详情。

黎元洪当然是想让自己尽快抽身出来,他便起草通电,准备签署。就在这个时候,吴景濂、张伯烈率国会中的一些议员也赶到了总统府,眼睛瞪得乌眼儿鸡似的,威胁总统不可盖印签发。

吴景濂告诉黎元洪,国会即将对罗文干正式提出查办,进入了法律程序了,现在就得交由法庭依法处理。

而此时罗文干仍然不依不饶,你想让我来就来、想让我走就走?我又不是泥捏的,没那么简单。有风方起浪,无潮水自平,谁是谁非,咱们必须对簿公堂,当面锣对面鼓地把话说明白。

黎元洪顿时又没了主意,既然已经进入了法律程序,那人也别放了,电文也别签了。

1120,罗文干案由京师地方检察厅开庭审理。

华意银行代理人出庭作证,该行所付出的3万镑和 5000镑两张支票,都是意大利人所拿的手续费,与罗文干无关。另外8万镑是由财政部公开领收,并不存在谁中饱私囊的问题。

而此时控方的告发人、华意银行副经理徐世一却没影了,不敢出庭作证。京师地检票传吴景濂、张伯烈出庭对质,结果这俩人也抗传,说是此案由总统交办,他们俩并不负责。

控方的人都不敢出面,这不明摆着罗文干受贿案就没法成立了吗?

22日,英国和意大利公使致函外交部,声明展期合同并无手续上的不妥。

京师地检宣布,罗文干无罪释放。

这个时候,总统府的一号专车(红牌一号)开到检察厅门口,有专员前来接罗文干到总统府,黎元洪总统要亲自为罗文干压惊、洗尘、赔礼道歉。

黎元洪做出这样的举动,一方面是他觉得自己真的理亏;另一方面,也是吴佩孚施压的结果。

内阁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内阁怎能不向吴佩孚汇报并求救?所以洛阳吴佩孚早就得到了消息。

1120,吴佩孚致电黎元洪,指责他捕罗行为是非法的。“罗文干是财政总长,并未免职,亦尚未确定罪名,即交法院,殊属不成事体”。

吴佩孚发来的电文,据说是孙丹林在京拟好、送给洛阳、吴佩孚转发的,其中最后一句“殊属不成事体”的口气,本来是皇上对臣子、上级对下属训斥时常用的口吻,吴佩孚却用这样的口气来对黎元洪,把黎元洪气得浑身发抖。

黎元洪立即让秘书拟就长达万字的电文,对此事进行申辩,“既‘属不成事体’,正宜别立贤能,朝选替人,夕还初服,但使无弃国如遗之责,亦可抱洁身先去之心……”

结果不知怎么搞的,或是被谁给算计了?这封电文居然没有发往洛阳,却直接在报纸上登出来了,这种矛盾的公开化让吴佩孚勃然大怒。

黎元洪又一次陷入严重被动,只好处处认错,一再转圜。这才有了黎元洪派自己的座车去接罗文干的举动。

罗文干非常气愤,如果我无罪,那逮捕我的军警长官就有罪,他们这是践踏人权。

黎元洪这时就想让罗文干满意、从而让吴佩孚满意了,他赶紧把步兵统领聂宪藩、警察厅长薛之衍找来,要他们向罗赔礼。

可是,聂、薛这俩小子不仅不给总统面子,而且直接揭总统的老底。他们说,我们是遵照总统手谕办事,并没有错,为什么要向罗道歉赔礼?要错、那也是总统决策的错,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这一皮球踢回来,把黎元洪弄个大脸。只好让聂、薛二人离开,自己给罗文干赔不是。

罗文干由阶下囚变成总统座上宾,人生的大起大落来得太快,实在是让人不适应。

然而,罗文干没想到的是,他坐完了总统专车,很快就换成了过山车。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