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07罗文干案(三)  

2015-06-27 06:27:22|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文干案(三)

罗文干和王宠惠的后台老板吴佩孚此时大意了,他没仔细想一想,众议长直接指证这件事,如果没有人指使,他们敢在吴佩孚这里捻虎须吗?既然有更大的幕后黑手,那这只黑手是从哪里伸过来的,还用费神去猜吗?当然只有曹锟才能伸出手来。

正因为疏忽大意,没有及时协调关系、解决矛盾,才使这起案子很快就急转直下。

23日,直系大老板曹锟突然发表通电,历数罗文干私签承认奥债合同罪状,痛骂其丧权辱国,纳贿渎职,建议组织特别法庭,彻底追究。

紧跟着曹老大电报的,是11个省的将领王承斌、齐燮元等的联名力挺。而且,还有群众性的集会声讨罗文干、黄体濂,要求严惩、逮捕王内阁其他成员孙丹林、高恩洪、顾维钧等人。

23晚,疲惫不堪的黎元洪正准备睡觉时,吴景濂、张伯烈又带了20多个议员,敲开了吴佩孚家的大门,手持曹锟电报,要求总统申斥吴佩孚干政。

吴景濂告诉总统:“事情已经很迫切,如果不发出这通电报,以齐燮元为首的直系将领,将有联名电报发出,这一来总统就陷于孤立了。

黎元洪听后又没了主意,乃在那张电报上加了一个“梗”字(23日)发出去。

很明显。曹锟发怒了,而且怒得不轻,他把一段时期以来对吴佩孚的不满一下子全释放出来了,其目的应该是以罗文干为突破口,推倒王宠惠内阁,教训吴佩孚。

历朝历代,君主和将帅之间的关系是极难协调的。(曹锟虽然此时还不是总统,但放眼国内,已经没人和他抗衡,他就是事实上的老大了。)刘邦与韩信、汉景帝与周亚夫、宋高宗与岳飞,等等,这些有大功的将帅都是没有顾及到老大的面子,得到了兔死狗烹的结局。我们不要以为曹锟没有文化就不会这些,越是没有文化的,才越会这一套。他能宽厚地对待功高震主的吴佩孚,已经是相当不容易的了。他也能放手使用吴佩孚,这个胸襟和气度还确实是让人竖大拇指的。试问有几个领导能做到这一点?顾维钧在回忆录中赞他是天生的领袖,绝不是无缘无故的。

眼看着吴佩孚越来越强势,吴佩孚的手下越来越不懂规矩,曹锟最初还是宽以待之,毕竟,吴佩孚既能干,又从无叛他之心,这与别人是有本质区别的。别人打的小报告,加起来能有几麻袋,曹锟也没发脾气。此次吴佩孚一手扶持起来的王宠惠内阁,把重要位置全给了他吴佩孚的亲信,这已经开始犯忌了,特别是当这笔借款全数拨给洛阳,保定方面没拿到一毛钱,事实在这儿摆着呢。曹锟马上派人到交通部查账,结果查出半年来交通部转账拨款清单,一共有5099万元拨充洛阳军费,至于拨交保定的,仅有2424万元。各种问题积累到一起,曹锟真的发怒了。

曹锟这才相信他左右所说的话,吴有取他而代之的心。

你们这群兔崽子,是真没把老子放在眼里呀。

既然你们都不懂规矩,那我就给你立立规矩。

要让吴佩孚懂得到底谁是老大,那就先要把他扶持起来的王宠惠内阁推倒,而要倒阁,就得抽调王内阁中的支柱人物,罗文干、孙丹林、高恩洪等人都是很好的靶子,那就看谁是出头鸟了。正好发生了向外借款一事,罗文干先冒尖了,那就掐他。于是,主持借款的罗文干便成了各方面集中攻击的目标。曹锟也看不上高恩洪,他认为高是吴的走卒,过去是碍于吴的面子而没发火,在内阁中抢了交通部的好位置,这次,连同高,也要一起痛扁。最终,要把训吴、倒阁、驱黎三件事一起做,来个秋后大算账,自己当总统。

有人说过,在小事上不计较的人,在大事上说话才有份量。曹锟在小事上就轻易不发言,随属下去做,但这次他不仅发言了,而且是公开发言,带着手下的将领一起发言,吴佩孚终于明白,自己过分了,老板发威了。

其后,直隶省长王承斌紧跟曹锟,发表通电,要求对罗文干公开审判,以正纲纪,其他直系将领纷纷通电响应。

其实在我们身边也经常发生这样的事,越是强势的人,越是“进步快”的人,越会引起周围人的不满,当这个人“出事”时,大家终于找到了出气口,会群起而攻之。官场上像曾国藩那样深明盛衰之理、处处低头克己的人,毕竟是太少了。

面对曹锟的当头棒喝和各省督军一哄而上的指责,吴佩孚招架不住了。

1124,吴佩孚发表通电,声称自己与王宠惠并无私交,更无偏袒罗文干之意,表示今后对罗案不再干预,并表态一切遵从曹大帅的旨意办理。

吴佩孚软化下来并迅速表态,曹锟总算找回了一点面子和自尊。曹锟还是很会做领导的,他顺水推舟,见好就收,原谅了吴佩孚,并公开对外宣称,以后不许任何人再提保洛两个字,保洛就是铁子,就是一家,就是掰不开的脚丫瓣儿。

但是,双方裂痕已经产生,又岂是几句话所能弥合的?曹锟自己心里的疙瘩就解不开,他已经认定:子玉不如以前那么听话了。

接下来的事,不用说也知道了,1125日,罗文干又被请回了京师地方检察厅,王宠惠的“好人内阁”全体辞职。

后来,有人写了一首打油诗来讽刺这件事:“干倒罗文阁已空,一声混蛋滚匆匆。早知王宠难为惠,从此高恩竟不洪。”

保定、洛阳、总统、国会、内阁五方大角力,最后曹锟赢了。但是,直系由此盛极而衰,并逐渐分成“洛吴派”和“津保派”,而津保派中,王承斌也在悄悄形成自己的势力,所以实质上的情形是,保定曹锟、洛阳吴佩孚、天津王承斌,鼎足之形已悄然形成。

正如十二消息卦中的五月“姤”卦,方当五阳强盛之时,而一阴已伏于下。

政坛之争,其实和军事斗争一样,交战各方没有真正的赢家、输家。再扩展开来,对于国家来说,政坛的纷争,究竟谁是输家呢?其实,政客们的斗争,不管谁赢谁输,都是过眼云烟,而真正的输家,永远是百姓,这才是最大的悲剧。想来真让人一声长叹。

为了把罗文干案叙述完整,这里再把镜头向后延伸一下。

有了大老板的冲冠一怒,京师地检不敢懈怠,认真地依照法律程序对罗文干案重新进行调查。

不幸之中的万幸是,当时的中国,已经有了一定的司法独立观念,检察官们既比较专业,也比较敬业,他们“当时都认为司法独立,应本独立不羁精神,尽其职责”,所以在调查审讯的过程中,没受太多的权力与个人恩怨的干预。在这种情况下,又经过两个月的调查,京师地检依然未找到罗、黄有受贿及其他犯罪证据。

1923111,京师地检出具了长达1万字的《京师地方检察厅侦查罗文干等办理奥国借款展期合同一案不起诉处分书》,认为借款合同事出有因,收受贿赂查无实据,不予起诉。罗、黄二人,交保释放。

然而,那个时候的国会,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会,而是一群失意政客的集散地。在大家互相较劲的时候,这里面掺杂着权力之争,利益之争,还有意气之争。

国会的人一看这个不识时务的京师地检,居然整出一份“不起诉书”,那意味着什么?那不就是意味着我们错了吗?他罗文干是对的?

你妹的,内阁在我们面前都说倒就倒,你小小的京师地检却来给我们上眼药,你们真是不识好歹。吴景濂等人无论如何咽不下这口气。

1923117,众议院不仅通过重新查办罗文干的决议,而且要求查办京师地方审检厅的检察官。就连新上任的教育总长彭允彝,在阁议中也提出再办罗文干。

国会以“法律”形式,合法地进行着意气之争和权力斗争,刚刚获得自由的罗文干,第三次被羁押,负责审罗案的各检察官也纷纷调离岗位。看来,国会不仅要求重新审理此案,而且要办成铁案。

罗文干的三进宫,引起全国一片哗然。北大校长蔡元培看教育总长彭允彝也掺进这场权力之争,愤然辞职,我不跟你这样的人共事,丢脸。法律界也因为司法独立原则遭到践踏而纷纷指责和反弹。东三省特别法庭也通电北京政府的司法部、大理院、法律馆、总检察厅、高等检察厅和律师公会,抗议罗文干案再审。其他各省的正义之士也群起响应。

此案一直折腾到1924年,最终还是没查出罗文干贪污的证据。19242月,罗文干、黄体濂二人无罪释放。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