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09吴佩孚与冯玉祥  

2015-06-29 06:58:09|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佩孚与冯玉祥

第一次直奉战争后,吴佩孚继续驻兵洛阳,苦练精兵,准备用武力实现国家统一。

练兵洛阳,自然离不开经营河南,而这时与另一位直系大将冯玉祥便有了交集和矛盾,而吴佩孚和冯玉祥的矛盾和纠葛,不仅改变了整个直系的格局,其后的一系列重要事件,如曹锟个人事业跌入深渊,吴佩孚第二次直奉战争失败,等等,都由冯玉祥引起,可以说是影响了整个中国近代史的进程。

故事说来话长。

冯玉祥(1882116日-194891日),字焕章,原籍安徽省巢县,生于直隶青县(今属河北沧州市)兴集镇。幼时家贫,只读了1年零3个月私塾。入营当兵三年后,提拔为哨长(排长),与舅舅陆建章旅长的内侄女成婚,得到陆的提拔,从此在军营中迅速成长起来。

孙中山发动护法战争时,段祺瑞派冯玉祥等人的军队南下,因为冯国璋与段祺瑞在斗法,冯玉祥隶属于直系,南下途中便通电主和,惹恼了段祺瑞,要将其撤职。徐树铮枪杀了陆建章后,为了安抚冯玉祥,封其为湘西镇守使。冯国璋去职之后,冯玉祥被曹锟收入帐下。

1922年,冯玉祥接替阎相文的位置,成为了陕西督军。

19224月,直奉战争爆发,吴佩孚命冯玉祥率军赶往河南,看住河南督军赵倜。

就在张作霖和吴佩孚打得难分难解之时,河南这里却上演了一幕笑剧。

张作霖还真挺会玩儿,他一边和吴佩孚厮杀,一边派人不停地向各地发出自己打赢的电报,希望持观望的势力在后面捅直系的刀。

54的时候,张作霖又给河南传来一份大获全胜的电报,而赵倜派在北京的探马也报告说“吴佩孚业已阵亡”,赵倜信以为真。于是他又是谴责吴佩孚盘踞洛阳,又是说吴佩孚勒派地方税捐,又是骂冯玉祥听从吴命,侵入河南,请赶紧解除武装,否则我们不客气了。赵倜的兄弟赵杰还派兵破坏京汉路的一段铁轨。兄弟俩忙得是满头大汗,不亦乐乎。

幸好冯玉祥在河南英勇作战,大破赵军,稳住了直系的大后方,为直系获胜立下大功。

结果,赵氏兄弟乐极生悲,原来是吴佩孚赢了,张作霖惨败。这下,河南彻底被动了。

第一次直奉战争结束后,闯了大祸的赵倜督军位置被拿下,在曹锟的授意下,冯玉祥被任命为河南督军。

正常说来,吴佩孚刚把张作霖打败,吴和曹的关系也正是好的不得了的时候,曹锟不应该猜忌吴佩孚才是,但任命冯玉祥为河南督军,是曹锟没和吴佩孚商量的情况下就任命的。这里面有两种可能,一是曹锟完全没在意,只想论功行赏,稳住河南的功臣,给个督军,顺理成章;二是摆在洛阳吴佩孚附近的另一股力量,似乎有牵制的嫌疑。

吴佩孚很想把自己的把兄弟、二十四师师长张福来任命为河南督军,却不想被冯玉祥给占了先。那吴佩孚能满意吗?

吴佩孚开始拆冯玉祥的台。在调张福来为河南省长的同时,吴佩孚开出一纸名单,整个督军公署中科长以上的僚属全由吴佩孚派定,只有秘书长一职让冯玉祥自己安排,这就让冯玉祥变成了光杆督军。

冯玉祥也是有性格的人,凡是吴佩孚推荐上来的,自己一个也不用,这就让二人的矛盾公开化了。

吴佩孚和冯玉祥两个人互相不喜欢,谁也看不上谁,这里面,既有历史因素,又有现实问题。

从历史因素来讲,二人年轻时同时起步,资历差不多,经历也相像。这样的人,成为朋友倒好,如果成为对头,那便会互相看不起。

吴佩孚和冯玉祥在清末当兵时,同在东北驻防,当时吴在第三镇,冯在第二十镇;

袁世凯称帝时期两人又同是旅长,吴是北洋精锐第三师第六旅旅长,冯是第十六混成旅旅长;

1918年二人同在湖南对南方作战,但吴已升任师长,且是曹锟手下头号悍将,其他几个旅事实上都由吴来统带,吴成了直军事实上的总指挥,而冯玉祥仍为旅长,且差点儿被段祺瑞给撤了。从此,吴佩孚开始遥遥领先,冯玉祥望尘莫及。

吴佩孚以超人的战绩,一败皖系段祺瑞,二败奉系张作霖,成为当时中国武将第一人。而冯玉祥则成了吴佩孚的直属部下。

吴佩孚是个传统型的军人,崇拜戚继光,以关羽、岳飞自居,而冯玉祥却不新不旧、不中不西,还信基督教。尤其是冯玉祥进入河南时,进占庙宇,驱逐僧尼,在尊重传统文化的吴佩孚看来,此举是旁门左道,异端邪行。

这些不同和差距,都让二人逐渐产生了隔阂。

从现实矛盾来说,吴佩孚手下的阎相文师长不明不白地“自杀”一事,让吴心里一直感到冯玉祥有问题。吴佩孚驱逐赵倜时,曾拉拢豫军第一师长宝德全,令他留在开封维持秩序,并保荐宝德全为河南军务帮办,顺便监视冯玉祥。但冯玉祥到开封后,没有请示吴佩孚,没有宣布宝德全的罪状,就直接把宝德全给杀了。更让吴佩孚不满的是,冯玉祥在未得吴佩孚同意的情况下,在离吴佩孚洛阳不远的开封,悄悄招兵,低头练兵,冯的部队在一个师的基础上,又迅速扩编出三个混成旅。

吴佩孚说,冯玉祥屯兵自重,颇有野心。于是对冯的戒心与日俱增。

吴佩孚开始暗中收拾冯玉祥。从编制上来说,你冯玉祥只有一个师的在编人马,其他新招的人,军饷问题,我们概不负责。对于你不打招呼就招兵买马,居心何在?我不收拾你已经不错了,更不可能给你开多余的军饷。不仅如此,你既然当了河南督军,自然要为我洛阳练兵提供军饷,好让我们直系执行武力统一的方针。

这就等于掐住了冯玉祥的脖子,不仅河南官场没有冯玉祥的自己人,而且辛苦攒起来的军队也这样受折磨,还要给别人“输血”,那还能干下去吗?

吴佩孚一面给冯玉祥使绊子,一面向内阁张绍曾建议,请把冯玉祥调走。曹锟看到手下两员大将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经过一番考虑,便把冯玉祥调到北京南苑,提任位高而无实权的陆军检阅使,也就是当初给那位八十多岁的姜桂题养老的位置。总之是调出了河南,既安抚了冯玉祥,让他兼着第十一师师长,也以此让吴佩孚专心练兵,准备以武力一统天下。

冯玉祥离开河南时,吴佩孚只许冯带其所部第11师到京,把新招的三个混成旅留下。但是,冯玉祥却趁着夜色,悄悄地集中车厢,把一师三旅全部带跑了。吴佩孚没追上,二人自此结下大怨。

冯玉祥赶赴北京的途中,先到保定见了曹锟,向曹哭诉所受委屈,并请曹锟给自己作主。

兵多饷少的冯玉祥到了北京郊区之后,亏得曹锟照顾,得由崇文门税关和京绥铁路局两处每月合拨15万元,才使冯玉祥的人马生存下来。

然而,阎王好过,小鬼难缠,困境中的冯玉祥虽然得到了曹锟的关照,但曹锟却不知道,他自己最宠着的小六子李彦青却给他惹祸。

李彦青吃惯了嘴,对于除吴佩孚以外的任何部队都吃拿卡要,否则别想领取军械物资,这对于本来就处于困境中的冯玉祥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曹锟做梦都想不到,正因为是自己最喜欢的小六子敲竹杠,自己最得力的头号大将吴佩孚对冯玉祥的不喜欢,才使得张作霖钻了空子,花大洋收买了冯玉祥,使冯在第二次直奉战争时突然倒戈,回师北京,囚禁总统曹锟,直系天下就此土崩瓦解。

这位小六子李彦青也是做梦都想不到,祸因恶积,福缘善庆,他在经常敲别人竹杠的时候,这些钱却成了他走向地狱门前的铺路砖。冯玉祥后来发动政变,第一道令就是把李彦青逮捕,押赴天桥枪毙。可见其积恨之深。

这些自然都是后话了,但其因却早就深深埋下。

  评论这张
 
阅读(360)|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