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293偷梁换柱  

2015-06-09 07:01:04|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偷梁换柱

奉军大势已去的时候,大总统徐世昌于55日就下令,奉军退回原驻防地,听候中央命令。

同时徐世昌下令惩办罪魁,说此次战事,皆因叶恭绰、梁士诒、张弧等构煽酝酿而成,着令褫夺此几人之职,交由法庭办理!

吴佩孚一看,你什么脑子啊,就你心眼儿多?明显是避重就轻,不敢惹张作霖,罪魁明明就是张胡子,你不知道吗?在这绕什么弯?

在吴佩孚的一再催逼之下,徐世昌于10日下令,解除张作霖东三省巡阅使、蒙疆经略使、奉天督军及省长等各项职务,听候查办。吴俊升任奉天督军,袁金铠署理奉天省长,冯德麟署理黑龙江督军。这是吴佩孚挑动奉系内部矛盾的一个计策。

同时,吴佩孚趁着对奉张的得胜之势,抢占河南地盘。因为河南赵倜没有坚定地和吴佩孚走在一起,吴佩孚便将赵倜免职,派冯玉祥为河南督军,由亲直系的刘镇华兼署陕西督军,把陕、豫两省收入直系囊中。

然而,张作霖压根儿就没把徐世昌和吴佩孚放在眼里,你以为你是谁啊?想收拾我?多余了吧?别看我老张这次败了,但根本不伤体力,顶多就是肌肉拉伤而已,我凭什么听你的?

的确是这样,张作霖虽然败了,但只是损失了关内地盘,他的实力还在,主力部队也没遭受严重损失,东三省完好无损,没人能动摇得了他。哪个不要命的敢来东北这里就任督军试试,老张不剁了他才怪。

张作霖根本就不理徐世昌的命令,你不是免我职吗?那我做给你看。

512,张作霖宣布东北自治,通电独立,“东三省一切政事由东三省人民自作主张”。同时在滦州、昌黎一带竖起大旗,招集溃散的旧部,重整旗鼓。

64,张作霖又以省议会的名义宣称自任“东三省自治保安总司令”,再一次发表“闭关自治”的宣言,并声明拥护“联省自治”的主张。

不过。张作霖的闭关,可不是真的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出来了,他是在积蓄力量,准备撒马再战。

关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

第一次直奉战争后,奉系退回关外,直系不仅完全控制了中央,而且从长城以南、南岭以北的广大地区,基本上都处于直系控制之下。吴佩孚的个人声望也达到新的高峰,人们开始称呼他为“吴大帅”,就连军事天才蒋百里先生也说吴佩孚是“中国武将中最杰出之将才”。

此时,踌躇满志的曹锟已不甘心当一个幕后指挥,他要谋求最高权力了。

第一次直奉大战之后,内阁总理、财政总长等要角都没了,剩下的也基本不来上班,这种凄凄惨惨的局面,持续了一个月,可算是破了民国成立以来的纪录。

在这期间,有两个人最心急。一个是徐世昌,一个是曹锟。

徐世昌为什么着急呢?因为,凭直觉,他能感觉到吴佩孚并不喜欢他。早在徐世昌刚当总统时,小小的吴佩孚在衡阳打电报过来,就没有称呼“总统”,而是直呼其名“东海先生”;直皖战争结束时,吴佩孚就明着要解散安福国会,暗里却是要扫掉他这位由安福国会选出的大总统。其他还有林林总总的许多事,都让徐世昌感觉,吴佩孚一直在悄悄拆他的台。

直奉战争结束后,北京这里成了直系一家的天下,直系的大老板是曹锟,但曹锟事事都听吴佩孚的,吴佩孚就成了太上皇的太上皇。

徐世昌是袁世凯的结拜大哥,袁世凯小站练兵时,徐世昌、袁世凯是曹锟的老领导,而曹锟又是吴佩孚的老领导,徐、吴之间属于“师爷”和“徒孙”辈;徐世昌是进士出身,吴佩孚是秀才,也算是“徒孙”辈。如今咸鱼大翻身,小泥鳅掀起了冲天巨浪,这让徐世昌非常尴尬。

现在徐世昌担心的是,曹锟看中总统宝座了,吴佩孚会不会真的把自己扫地出门?徐世昌自己还不可能直接问这个问题,所以,他想换个方式,先请示曹锟,由谁来组阁当总理。如果大家一起来议定总理,那可能就意味着暂时不会动总统,自己也就放心了。

徐世昌着急的事,可以理解。可是曹锟是这场战争的大赢家,他有什么要着急的呢?

有啊,当然有,曹锟着急的是,自己能不能当上大总统。

北洋时期的总统,其权力与古代皇帝有天壤之别,但国家元首的光环,仍然吸引着各路诸侯为之前仆后继。特别是有兵马、有地盘的军阀,如果取得了总统之位,那就不会任人摆布,仍然是自己说了算。

现在,历史把这个机会摆在了曹锟面前,曹锟能不心动吗?

曹锟去找吴佩孚商讨政治问题,他问吴佩孚对于今后国家大计如何厘定。

曹锟一方面也是从心里上不喜欢徐世昌,另一方面是从利害关系上考虑要赶走徐世昌,吴佩孚当然知道曹锟想要做总统的心思,但他认为应该考虑个万全之策,既能统一全国,又能堵天下悠悠之众口。否则,不也和胡子一样了吗?

就在吴佩孚琢磨用什么策略来达到己方目的的时候,旧国会众议院议长吴景濂献上了一计。

吴景濂,辽宁兴城人,秀才出身,又在京师大学堂毕业,1912年孙中山成立临时政府时,吴景濂任临时参议院的参议员。黎元洪时期担任了众议院议长。孙中山南下护法时,吴景濂也跟着南下,任众议院议长。1921年因反对孙中山担任非常大总统而离开广州。直奉战争后,吴景濂通过直系大将王承斌(吴景濂与王承斌都是辽宁兴城人,且二人是表兄弟)与吴佩孚进行了联络,并献上“恢复法统”的计策。

这条计策是这样的,为了让曹锟名正言顺地当上合法的总统,应该分几步运作。首先,恢复民国六年(1917年)时被时任大总统的黎元洪为张勋所迫而宣布解散的旧国会;其次,由旧国会把黎元洪请出来当总统――当然,这是过渡,或者说装点门面、掩人耳目;最后,利用旧国会把曹锟名正言顺地选举为大总统。

读书人果然不一般,献计者高明,听计者也立刻听出了门道,如果是秀才对着兵,这事就说不清。但两个吴秀才遇到一起,这事不用挑明,就已经心领神会了。

妙啊,果然是妙计。

吴佩孚发现,如果采取了这条“恢复法统”之计,既能让曹锟当上总统,又能实现全国统一。

具体说来,是这样的。当直系恢复了旧国会的时候,南方孙中山的护法军政府就没有存在的理由了,你们护法不就是为了那个旧约法、旧国会吗?我们直系现在恢复了,你还反对啥?还有啥说的?赶紧偃旗息鼓吧。

恢复旧国会,迎黎元洪回来当总统,一是顺利把徐世昌赶走,二是黎元洪成为傀儡,要你如何便如何。

可是,曹锟及其手下另一班人,还是转不过弯来。

曹锟手下一班大老粗、以及那些想早日沾“曹总统”的光、攫取更大权力的人认为,现在我们胜利了,我们就应该说了算,还用得着那么麻烦吗?这就像追女人,直接来个霸王硬上弓,不就到手了?还非得从“今天天气真好”这样的绕弯子话开始?有这个必要吗?

在吴佩孚看来,太有这个必要了。因为中国人重名,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吴佩孚耐心地向曹锟说明此中的奥秘:

我们和段祺瑞、张作霖各打了一次仗,尤其是和张作霖刚打完仗,此时要是先不推您坐上大位,这不是表示咱与张胡子打仗没有私心吗?

我们把黎元洪扶上来,一则显示我们的公心,二则他就是个傀儡,他坐不坐那把椅子都无所谓,真正说了算的,不还是您吗?

黎元洪回来后,我们看他的表现,如果表现好,听话,那就让他把当年缺欠的那个总统任期补满;如果不听话,挑个毛病就可以撵走,是因为他“能力不行”,然后再把您选举上来,这叫众望所归。

曹锟有点儿明白了。但他心里还是怪怪的,我们打了半天仗,这把争来的椅子却先给别人坐,怎么听起来也觉得不对劲儿。

但他还是听了吴佩孚的筹划与安排。

主要领导的工作做通了,接下来就要统一大家的思想,形成共识。

1922510,吴佩孚由天津到达保定,召开直系将领会议,讨论政局发展等重大问题。

在会上,吴景濂从政治角度表示拥护吴佩孚“恢复法统”的决策,又从法理角度对此项决议进行了充分论证。对于相关步骤事宜,吴佩孚请吴景濂全权办理。

会议统一了口径,曹锟身边那些原来打算采取军事政变赶走徐世昌的人,只好遵守曹锟与吴佩孚达成的协议,从“法律”角度来运作这件事。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