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12驱张倒黎  

2015-07-02 06:26:35|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驱张倒黎

526的国务会议上,交通总长吴毓麟首先发难,他认为“府方自定国会制宪经费,不经国务会议议决,实有违背责任内阁精神,予等应如何设法打消。”

内务总长高凌、司法总长程克认为这里面一定有黑幕,应该向总统问个究竟。

张绍曾一看这俩人一唱一和的势头,就知道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行为,他赶忙说,这些自己都不知情,这事完全是总统决定的。

新上任的财政总长张英华(原财长刘恩源于513日辞职)说,我刚上任,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

有的人别有用心,有的人推卸责任,但大家却都是心照不宣地悄悄把风向往总统那里吹。

会后,阁员照例要在总统府会餐。餐桌之上,大家继续向黎元洪围攻。

财政总长张英华说,从目前来看,这事在手续上有问题。

黎元洪解释说,这件事在办的时候,我就邀请过总理、财政总长次长、两院议长及议员都商议过,并不存在乱弄钱和所谓的内幕问题。

高凌说,总统得把这事交到内阁会议上议定,这才算符合责任内阁制吧?

言外之意,黎元洪是在破坏责任内阁制,这个帽子扣的可不小了。

双方越说越不投机,争执不下,饭也吃不下去了,会餐不欢而散。

责备黎元洪搞钱搞黑幕的声音越来越高,66日,黎元洪公开通电解释自己筹划制宪经费的原因,说自己就是为了促成宪法,并不是为了讨好国会、蝉联总统而做。

可是,保定派的人根本就不听他这一套了,也不想跟黎元洪和张绍曾多磨嘴皮子,没直接来硬的,已经照顾你们情绪了。你们却不识好歹,那别怪我们强行出手了。

既然你们这么恋恋不舍这个位置,那你们自己玩吧,我们不陪你玩了,看你能支撑多久。

6日举行的特别国务会议上,高凌手持辞职通电声称:“总统近来对于政务或不经国务会议直接处理,或以命令方式交院照办,实属侵越职权,责任内阁精神,至此扫地已尽。就我个人私见,总统既不信任我辈阁员,我辈惟有退避贤路,以免贻误国事。”

交通总长吴毓麟、司法总长程克和财政总长张英华,内阁中这几个最重要位置的人,一起跟着附和赞同,提出辞职。

眼见张绍曾和其他阁员还没表态,高凌便直接逼他表态,如果总理感到为难,那你好好干,我们几个单独辞职好了。

这既是以退为进,趁机拆台,又是居高临下,盛气凌人。

张绍曾一看,那还干啥呀,交通、司法、财政一撤,内阁已经塌了。张绍曾说,既然大家一起上来,也要同一步骤,要辞大家一起辞。

就这样,大家一起签了名,通电发出。

张绍曾内阁关门大吉了。

张绍曾走后,孤掌难鸣的黎元洪日子更加难过。

当黎元洪派金永炎等人赶到天津挽留张绍曾的时候,张绍曾说自己肯定是不回去了。但暗中还是想帮黎元洪一把,他让自己的秘书长张廷谔带上国务院的空白命令纸赶回北京,盖好副署印信,交给黎元洪,目的是为黎元洪继续组阁提供方便。谁想干总理,往上签个名就成了,不至于因为找不到要人副署而出麻烦。

黎元洪不希望自己像第一次当总统时那样,一受威胁就辞职,怎么也得拿出自己的威严来,这回还真想硬挺一下。

所以张绍曾走后的第二天,黎元洪就召集吴景濂、王宠惠、颜惠庆、顾维钧四人到公府,商量继任总理的问题。

黎元洪大概是想,你想逼我走?我偏要干,而且还要好好干一场。

曹锟的人一看,你还挺任性,给你机会、让你自己体面地退下去,你还不干,非等我们一脚给你踹出去你才喊爽吗?

因此,逼退内阁之后,津保派的人开始采取第二步行动计划,逼宫。当然,这里的逼宫是采取“文”的方式。如果说前面内阁采取了“不合作”,那现在的逼宫就是“非暴力”。

67,因与吴佩孚争斗落败而被曹锟保下来的陆军检阅使冯玉祥打头阵,紧随其后的是京畿卫戍司令王怀庆、步军统领聂宪藩、警察总监薛之珩等,借口内阁无人负责,鼓动所部军警,三五成群地拥向总统府,向黎元洪索饷。

黎元洪开始时派秘书出来接见,但这些人不依,非要总统出来对话,黎元洪只好露面。军警们声称已经有好几个月不发饷了,现在内阁没人了,担心工资发不下来,没法养家,请总统赶紧想办法,并给出具体期限。

黎元洪许诺,十天之内,也就是五月初三,端午节前,我肯定筹钱把大家的工资如期如数发放。这才把这些人打发走。

津保派的人一看,哟嗬,有两下子,这招居然接住了。那你的马步可要扎稳了,第二招马上就来。

68,津保派的人雇了一批所谓的“公民”,里面掺入一批穿便装的军警,来到天安门,高搭演台,当众演讲。声称当前的内阁总辞职,大总统难辞其咎。为国家计,请黎氏速速让贤。

69上午,北京的军警声称索饷不得,集体罢岗,京师秩序一下子无人维持,陷入混乱。军警罢岗惊动了各国使馆,他们表示严重关切,为了外侨安全起见,拟派洋兵巡街。这一来才让拥曹派慌了手脚,当晚7时,警察遂自动复岗。

10日的情形更加混乱。午饭过后,先是数百军警来到黎元洪家索饷,侍卫武官长荫昌出面,又作揖又鞠躬,说总统正在组阁,正在想办法,请大家务必体谅。

刚送走一拨,又有几百人的“市民请愿团”开过来了,举着各色小旗子,上写“财政无办法”、“市民饿、总统肥”等标语,嚷着要总统退位,又是拍门又是呐喊的,一直折腾到午夜才散去。

“请愿团”离去之前,总统家的水电都给断了,下水道也给堵上了。

我的那个乖乖,你们不是要搞拆迁吧?

面对外面这些人的胡闹,黎元洪反倒静下来了。他倔强地表示:我是依法而来,今天要走也要依法而去,不能糊里糊涂的被人赶走。内阁塌了,国会还在,我的任期自有国会解释。国会做出说明之后,我绝不恋栈。但是,如果有人想用暴力迫我去职,那也是办不到的,我不会重蹈民国六年覆辙,以误苍生。

黎元洪倒是想硬气,可是没有硬的资本,他想请顾维钧、颜惠庆组阁的计划也宣布破产,剩下老哥一个,那还怎么干?所以他只好一面拉硬,一面打电报向曹、吴求援,电词哀恳。同时,黎元洪通电全国,将其困境概述无遗。

等到61112日,形势就更加不好了。冯玉祥和王怀庆联名提出辞职,表示不再维持京师秩序。想让我们留下的话,除非现在就拿出300万元发放薪饷,否则,我们维持不了啦。

613,形势突然紧张了起来。上午十点,黎元洪接到报告,说外边人都在传说王怀庆和冯玉祥于下午两点要带兵到东厂胡同的黎宅,强迫总统下台。

虽说是传言,但黎元洪稍微一琢磨,回想一下近日来这些武夫的所作所为,越想越觉得心里往上悬,越想越觉得睡不着觉,说不定他们真能干出这事儿来。

黎元洪感到有股巨大的力量向他压了过来,必须做决定的时候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在与左右紧急蹉商之后,黎元洪决定,立即出京。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