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17后悔当总统  

2015-07-07 06:12:45|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后悔当总统

让曹锟头疼的事,远不止此。

曹锟当上总统后,首先要做的事,就是要组阁,任命干部,论功行赏。

在由谁来组阁、当内阁总理一事上,曹锟并没有处理好。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曹锟才体验到当总统的酸甜苦辣。

在当时的情形之下,有两个总理人选,论功当属吴景濂,论情当属高凌

本来,曹锟在竞选总统的过程中,为了拉拢国会,就千方百计地讨好议长吴景濂,不仅许以重利,而且许以重权。事成之后,除了总统之位,你想要什么官,我就给你什么官。所以,吴景濂才头拱地似的为曹锟竞选而奔波,绝对当成了自己的事儿来办。

曹锟当上总统后,吴景濂也踌躇满志地准备组阁,认为总理一职,非他莫属,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另一位为竞选立下功劳的直系大将王承斌,也支持自己的表哥兼老师吴景濂当内阁总理。

可是,世界上最复杂的是政治,比政治更复杂的是人心,比人心更复杂的是政治中的人心。

曹锟本来是个很宽厚的人,吴景濂为他竞选总统立下了头功,他本应论功行赏,痛快地把总理之位交给吴景濂,可是,事到临头的时候,曹锟犯核计了。

为什么呢?因为有几件事情,他不得不慎重考虑。

曹锟考虑的第一件事,就是政治上的小圈子的问题。

几千年传统社会的中国官场,有时缺雄才大略的君主,有时缺深谋远虑的良臣,有时缺才能突出的贤士,但从来就不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各种小圈子。

从各方面来看,吴景濂都应该被任命为总理,但有一个理由,是曹锟不能接受的,那就是,吴景濂与直系的另一个山头的寨主王承斌关系太近,既是同乡,又有亲戚;既是文与武的结合,又是“笔和剑”的结合。这一点,是任何一个领导心中都会忌讳的事。

曹锟考虑的第二件事,是领导心中隐蔽而不好说出的事,那就是,吴景濂知道得太多了。

整个选举总统的全程,大事小情,吴景濂都参与其中,可以说都是他一手运作的。这样的人如果上来,曹锟的小辫子都在他手里捏着,那还能控制得住他吗?

所以,不管吴景濂为曹锟做了多少事,曹锟都只能心里无奈地说,对不起啦老弟,我真是不能让你上来。让你上来的话,我就没好日子过了。

高凌是曹锟的心腹,为曹锟筹过不少钱,办过不少事,渡过不少难关。尤其是张绍曾走后,内阁是由高凌摄政的。如果让他上来,工作起来应该是比较顺手的。

就在这个时候,吴佩孚打电报来了,他是为老领导下一步的工作着想,针对目前焦头烂额的内政外交形势,希望能选一个财政、外交都比较通的人,并把颜惠庆推荐给了曹锟。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选举总统之前,财政总长张英华就辞职了,曹锟想请出中国银行总裁王克敏任财长,各方面又反对,只好让张弧出来接职。外交总长也没人干,虚悬已久。

曹锟一想也对,自己不懂业务,应该是选一个业余精纯的人上来辅佐自己。而且曹锟觉得对子玉老弟有点儿愧疚,希望借机弥补并安抚一下手下头号大将,吴佩孚的话他是决定要听的了。

不料吴景濂不知从哪听说了此事,公开放出话来,别人想来当总理,门儿都没有,国会这关绝对让他通不过。

这话就是说给颜惠庆听的。颜惠庆一听,拉倒吧,没等上来就有人要拼命了,这样的职务,我可不干。颜惠庆主动退出。

就在吴景濂暗自得意的时候,不想高凌却不动声色地使出一杀招:鼓动反对吴景濂的人,声明议长任期已满,要求改选议长。

就这一件事,让拥吴与反吴两派发生分歧,直至大打出手。

1923116国会召开,吴景濂刚进入会场,就被人往台下推,旁边又砸过来几十个砚台,破鞋底子纷飞,文绉绉的国会顿时变成了武斗场。

京师地方检察厅过来验双方“伤员”的时候,因几句话不合,吴景濂居然下令拘禁检察官,惹得检察厅以妨碍公务、毁坏文书为名,对吴提起公诉。

吴景濂一看,曹锟反悔,国会分裂,地检挑刺,全是冲着自己来的啊。尤其是曹锟的态度,让吴景濂太伤心了,他一气之下,逃往天津,准备在津行使议长职权。但是,吴景濂想错了,他以为别人会把他当盘菜,实际上却没一个人理他,最后弄个自讨没趣。

曹锟让高凌霨暂代总理,稳定些时日,组阁已不成问题。可是高凌却使出昏招,于1924年元旦贸然签署众议员改选令,这本是曹锟竞选总统时答应众人要延期了的,高凌霨却一下犯了众怒,一脚被众人踹开。

就这样,曹锟当上总统都一百天了,连个内阁都没确定下来,袁世凯、段祺瑞之后的江湖,果然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最后,曹锟找了一个谁都没想到的人,一个年过六旬,任过前清督抚的孙宝琦出来组阁。

孙宝琦,晚清时期的外交家,出使过德、澳、法、西班牙等国,担任过山东巡抚,19139月,任北京政府外交总长。19142月,代国务总理。1915年日本提出二十一条后辞职。

孙宝琦本来当着税务督办,月薪千两纹银,小日子过得优哉游哉。可是当他乘车经过天津的时候,突然有人追他回来,赶紧前往北京,组织责任内阁。

老头乐颠颠地赶到北京,才知道这件好事是他的妹夫颜惠庆从中促成的。

曹锟选他上来,一是因为他代理过总理,且深通外交;二是因为颜惠庆促成;三是因为孙宝琦当过开平武备学堂总办,是吴佩孚的老师,为了讨好一下吴佩孚,曹锟也决定把这孙宝琦请来。

1924110,孙宝琦开始组阁。阁员如下:

内阁总理孙宝琦,内务总长程克,财政总长王克敏,外交总长顾维钧,陆军总长陆锦,海军总长李鼎新,司法总长王宠惠,教育总长张国淦,交通总长吴毓麟,农商总长颜惠庆。

本来孙宝琦还想自己揽几位老友入阁,可是曹锟把人员都安排好了,如果不是颜惠庆劝,差点儿惹得老孙先生直接撂挑子不干。

老孙担任内阁总理后,还是挺有想法的,总是要提出一些自己的方针意见,惹得曹锟非常不高兴,跳脚大骂孙为“老混蛋”。

朝内总统总理不和,朝外反直三角联盟又一直作对,国际上还发生许多事,诸多事情如乱麻一般,搅得曹锟心烦意乱,当上总统之后的曹锟整天愁眉不展。

曹锟想主动找到张作霖,希望和解,毕竟二人还是亲家嘛,你别老拆我的台行不?但张作霖就表示自己继续“保境安民”,其他的一概不知。

曹锟找来吴佩孚,商量解决办法。吴佩孚建议,应该分化反直三角联盟,拉拢皖系,这毕竟是北洋嫡系人马内部的事,而张作霖算是北洋的旁支,非小站练兵出身,应该孤立。曹锟觉得可以一试。正好马上是段祺瑞生日了,曹锟让各直系将领都给老段捧场,但老段却不以为然。曹锟还派人南下与卢永祥交涉,以副总统为交换条件,但仍然不得要领。

曹锟颓然地发现,没当总统时,自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当上总统后,反倒成了矛盾的集中地,大事小情啥都找总统来了。总统之位根本不是以前想像的那么风光,自己像个倒霉鬼一样天天挨骂。

处在这种境况中的曹锟经常对手下人大发牢骚,都是你们要捧我上台,叫我来活受罪。

这可真是,如何四纪为天子,不及卢家有莫愁。

做事粗线条的曹锟,还真不想干这倒霉玩意儿了,太他妈受气了。

北洋元老王士珍尖锐而又幽默地说:“如果要害人,最好请他当总统。”

曹锟啊,你就安心地好好干吧,不想当总统的总统,可不是好总统哦!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