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18曹锟执政二三事(一)  

2015-07-08 06:10:40|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曹锟执政二三事(一)

苏联末代总理雷日科夫曾说:“权力应当成为一种负担,当它是负担时就会稳如泰山;而当权力变成一种乐趣时,那么一切也就完了。”

美国总统尼克松在《领袖们》中说:“当人们把当总统(首相,或有实权的国王)想象为某种‘乐趣’时,那他们可能是想到了笑容满面的领袖在欢呼的人群面前出现的场面,而忘记了要花多大气力才能组织群众和保证领袖能笑对摄影机。”

曹锟本以为权力是一种乐趣,没想到真正挑在肩时才发现那是一种负担。这有两种可能:一是曹锟不会当官,会当官就会享受到其中的乐趣了;二是曹锟发现权力是负担时,可能也想做点儿事儿。

在传统史观和人们心目中,曹锟的形象确实像张作霖曾经骂的,比他的“祖先”曹操还坏,还是大白脸儿奸臣,好像他就没干过什么好事儿,而且还是小丑级的人物,惹人烦又引人笑。

可是,真实的历史就是这样吗?

我们先试着想一下,吴佩孚,那是多么傲气的人物,一生以关羽、岳飞自居,曾经把皖系、奉系打个落花流水的人物,他的眼中能有几人?却对曹锟忠心耿耿,忠贞不二,这不说明问题吗?

冯玉祥,敢和吴佩孚对着干,也是个桀骜不驯的人物。他有一次因一件小事在曹锟面前“乍刺儿”,态度很不逊,被曹锟一句话就给顶得老老实实的。当时曹锟刚当上总统,国务总理还没产生,国务院秘书长张廷锷担任府院之间联系。春节过后,元宵节之前,冯玉祥叫上张廷锷一起去见总统。见面之后,冯玉祥就对曹锟说:“初一这天,总统府的卫队把士兵打了,总统知不知道?如果总统知而不办,是总统护短;如果总统不知道,是被人蒙蔽。”就在张廷锷吃了一惊、感觉冯玉祥不该这样说话时,曹锟把眼睛一瞪,回问冯玉祥:“焕章,初一总统卫队把士兵打了,你们身为高级长官,为何不彻底追究惩办肇事的不良分子,我是总统,这种小事情还要我来处理吗?我几时对你们说情维护过总统府的卫队?”把冯玉祥顶得哑口无言。

顾维钧,民国第一外交家、民国政坛不倒翁,又是纯正的海归,哥伦比亚大学博士,从洋博士口中能对这位文盲总统多方称赞,而不是后人那样极尽讥讽之能事,这不说明问题吗?

带着这些疑问,我们翻开尘封的历史记录,这里主要摘录《顾维钧回忆录》中的一些关于曹锟执政风格的记述,寻找一个接近真实的曹锟。

第一,用人方面,曹锟的风格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据顾维钧说,他在孙宝琦内阁中担任外交总长时,保定派的三个红人陆军总长陆锦、交通总长吴毓麟和高凌霨分别找到顾维钧,极力要求顾维钧总长任命黄荣良为驻伦敦公使。黄荣良是个有经验的职业外交官,同时也是顾维钧的朋友。但是,顾维钧委婉地说,任命驻英公使需要慎重考虑。因为当时虽然美国崛起了,但各国在任命外交官时,仍然都认为驻伦敦公使是最重要的外交岗位。

第二天这三位又来找顾维钧,过了两天又来找,搞得顾维钧是不胜其烦。

看顾维钧仍然没有点头回话,这三位保定派的红人肯定就不高兴了,就想直接跟主子说。

几天后,曹锟在总统办公室召开内阁会议,在孙宝琦来到之前,这几位要打小报告的红人们先到了,他们一起在总统面前嘀咕关于黄荣良的任命问题,希望总统和顾外长谈谈。

交通总长是内阁中最有钱的位置了,担任交通总长吴毓麟自恃是曹的红人,满以为曹锟会替自己作主。结果没想到,曹锟听后把脸一沉,直接问道:“老弟,你什么时候开始学的外交?因为我不懂外交,才请顾先生来当外交总长。顾先生办外交有经验,我把这摊工作完全委托给他,你们为什么要出来干预?这件事应该完全由顾总长决定。”(顾维钧:《顾维钧回忆录(缩编)》上册,中华书局1997年版,第9899页。)

曹锟的这几句话一出口,立刻把这几个自认为是红人的人闹了个大红脸,谁也不吱声了。本来每个人都有一肚子话,一下子都憋回去了。

  曹锟的话,应对得很是得体,这种处理方式也很大气,简直是无懈可击。顾维钧暗自赞叹:“这件事给我印象很深,因为我并没有对总统提过黄的任命问题,也没有向他解释过对这项任命需要花费时间考虑的理由。但他能立即作出判断,认为他们不应该干预。”“在这些行动上曹总统表现了他的性格。每当他任用一个他认为胜任的人,他就放手让他拥有充分的办事权力。换句话说,他信守这个原则:‘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认为他处人处事的方式给人印象颇深。他可能没有从书本中学过这些,但他的行为却一直符合这句中国的古老格言。他也很恢弘大度,襟怀开朗。”

第二,外交方面,既灵活,又有原则和底线。

顾维钧在回忆录中关于曹锟执政时期的外交事务,主要讲的是与苏俄交涉问题。

1923年至1924年与苏俄的谈判,其主要内容和目的是恢复中国与苏俄间的外交关系。这是当时莫斯科亟欲实现的目标。

这个问题说来话长,也非常复杂,直到今天也不可能窥见全貌。

不能窥见全貌的原因在于,历史的问题以政治的面目存在着,而不是以历史的问题存在。这里面加进了一个世纪以来诸多人为的价值判断,这就在相当程度上遮蔽了事实判断。

我们不妨从头梳理一下。

十月革命胜利后,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建立,新生的苏俄立刻受到帝国主义的封锁和围攻,力图将其扼杀在摇篮中。为了摆脱在国际上的孤立局面,打破帝国主义的包围,苏俄急需中国对它的承认,并希望与中国恢复外交关系。

在这个背景下,苏俄副外交人民委员加拉罕于1919年和1920年先后两次发表对华宣言,宣称废除以前与中国缔结的秘密条约”,把沙皇政府“从中国人民那里……掠夺的一切交还中国人民”,废弃一切在华特权。

本来,中国人对老毛子的印象非常坏,天朝衰微的时候,北极熊从中国北方割占了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制造无数惨案,烧杀淫掠,直到今天,民间许多老人仍然坚持说“大鼻子(指苏联)不好”,“小鼻子(指日本)好”。

彼时的中国刚经受了巴黎和会,因被各国出卖而掀起了轰轰烈烈的五四运动,有着全新社会制度的苏俄此举,在中国国内引起了强烈反响,一下子把沙俄的不好给忘了,原来是“社会主义”好,进而得出苏联就是好的结论。

一开始,苏俄派出了越飞来与中国谈判,但无果而还。

越飞开始交涉的时候,他“建议中国正式宣布废除与其他西方国家缔结的条约,苏俄将支持中国的这一立场。”然后苏俄将与中国展开合作。

关于这个问题,不明就里的人是不明白里面的奥妙的。一般的人看来,中国受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那么多欺凌,废除不平等条约,多好啊?

这是一个非常美妙的设想,但,理想与现实之前,有的时候存在着鸿沟,有的时候,存在着可怕而致命的鸿沟。

这句政治术语,如果翻译成通俗文,它的真实含义,就是不要与西方好,要与我好。苏俄与西方闹翻了,西方正在围攻苏俄,苏俄的处境非常困难。让中国废除与西方签订的条约,那么中国就会与西方闹翻,如果西方围攻中国去了,那就会大大减轻苏俄的负担。

单方面废约,其实就是找打架呢。弄不好会闹出战争问题。当年慈禧太后下令对八国联军开战的时候,与这个设想不是很像吗?但结果是什么呢?

顾维钧是个老外交,这些东西当然瞒不过他的眼睛,他说:“中国的目的首先是要废除不平等条约,并在平等互惠和相互尊重领土完整和主权的基础上与所有国家建立新的外交关系。在巴黎和会上采取的就是这种立场。中国将遵循这一政策。”顾维钧接着说,您对中国的目标的理解是正确的,但是您所提议的方法尚需慎重考虑。

顾维钧回去后,向内阁汇报了此事,内阁商量了两三天,最后,由顾维钧出面作了解释,回答得很策略,很“外交”:“中国政府已考虑了苏俄的建议,我们十分赞赏苏俄给予支持和实行合作的表示,不过中国政府对于不平等条约并不想采取单方面行动的政策。中国政府拟通过正常途径进行谈判,以期有关各国乐于同中国合作,实现中国所欲达到废除不平等条约的目的。”

越飞大失所望,他敬告顾维钧,你把希望寄托在西方人身上是靠不住的,必须要相信我们。

此时,广州军政府向越飞伸出了友好之手,这让越飞喜出望外。顾维钧在回忆录中记录了这件事:

“他(指越飞)表示,既然中国政府不愿接受苏俄进行合作的建议,他即将前往南方与孙中山博士商谈这项建议.他知道孙博士在政见上与中国政府并不一致,因而希望孙博士更加理解他的任务。我觉得他这番话多少是一种威胁,这是他感到失望的结果。据我了解,他于次日离开北京前往上海会见孙中山博士。他们就合作的广泛原则进行了交谈。他们二人所发表的公报内容不多。公报仅表示相互了解和友好地交换了意见。我记得公报本身并未明确提到有任何具体协议,尽管一定有一些协议。当然,随着其后所展现的事件,孙中山和越飞商讨和谈判的性质以及他们会见的意义就清楚了。后来的事实表明,他们之间已建立了实际上相当于联盟的关系,由苏俄提供军事、财政和政治支援,供孙中山博士进行第二次或第三次革命,夺取政权。越飞和孙中山之间所达成的协议成为国民党与苏俄合作的基础。”(顾维钧:《顾维钧回忆录(缩编)》上册,中华书局1997年版,第119120页。)

关于孙中山与越飞的交涉,后文有专门叙述,这里就不再多言。

  评论这张
 
阅读(481)|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