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23苏联人的算盘(二)  

2015-10-26 06:33:13|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联人的算盘(二)

尼克松在《领袖们》的开篇,以自身的观察和经历指出:“由于饱受宦海生涯的沉浮,我懂得,除非你自己也经历过失败,否则,你难以真正地体会成功时的喜悦。假若你只是坐在一旁,袖手旁观,那也不可能完全明白一位领袖的作为究竟为什么所驱使。”

本来,孙中山最初也不想承认苏俄。

19224月,达林(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的成员之一)以苏俄政府全权代表的身份南下广州,希望与孙中山建立反帝同盟时,遭到孙中山拒绝。他对达林说:“请不要忘记了,香港就在旁边,如果我现在承认苏俄,英国人将采取行动反对我。”(达林:《中国回忆录(1921-1927)》,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年版,第113页。)

此时,距陈炯明炮轰总统府事件发生,还差两个月。

而这一切的改变,都从1922616日炮轰总统府开始。

在炮轰总统府之后的近40天,孙中山一直在海上漂泊,当他终于想明白革命该依靠谁、反对谁、走什么路的问题之后,他让朋友带给俄国人一张纸条:“在这些日子里,我对中国革命的命运想了很多,我对从前所信仰的一切几乎都失望了。而现在我深信,中国革命的唯一实际的真诚的朋友是苏俄”。(达林:《中国回忆录(1921-1927)》,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年版,第126页。)

孙中山想清楚了,要想突出重围,摆脱困境,美国式的道路已经行不通了,“民主”“共和”已经成为军阀所欺骗人民的工具了,要从这个链条中挣脱出来,就得像苏俄从帝国主义链条的最薄弱环节挣脱出来一样,采用一种全新的“游戏规则”,因此必须与苏俄结盟。

1922825,孙中山在上海会见越飞的代表马林。马林向越飞转达了孙先生的意见:“如果能实现同苏俄的联盟,他将在取得全国政权之后,允许苏俄参加中东铁路的管理。”(陈锡祺:《孙中山年谱长编》下,中华书书1991年版,第1496页。)

1922827“孙逸仙给越飞的信”中,孙先生谈到了外蒙问题:“至于蒙古,我完全相信贵国政府的诚意。我接受莫斯科无意使这一地区脱离中华民国政治制度的保证。我同意,在北京出现改组后的能同贵国政府进行谈判的政府之前,苏联军队应留在那里。贵国军队立即撤走,只会迎合某些列强的帝国主义利益。”(《共产国际、联共(布)与中国革命文献资料选辑(1920-1925)》,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97年版,第110页。)

1922830,越飞给加拉罕的“绝密”电报中,非常高兴地谈到了与孙中山交涉的情况。

“今天,我的信使回来了,带来了孙逸仙的复信。我通过信使把信转给您。现谈几点基本想法。孙上了这个圈套,回答了所有刺手的问题。他说,现时的中国政府没有任何意义,它完全处在列强的控制之下。他同意我的蒙古政策,即必须解决共同谈判问题,立即把我们的军队撤出蒙古对中国不利。”(《共产国际、联共(布)与中国革命文献资料选辑(1920-1925)》,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97年版,第113页。)

在这种情况下,才有了1923年的《孙文越飞宣言》。这是中国现代史上一份非常重要的文件。后来的改组国民党、国共合作、黄埔军校和北伐战争,究其起点,都是从这份宣言开始的。

宣言主要内容如下:

一、孙逸仙博士认为共产组织甚至苏维埃制度,均不能引用于中国,因中国无使此制度可以成功之情况。越飞完全同感,认为中国最要最急之问题在民国统一之成功,与完全国家的独立之获得。关于此项大事业,且可以俄国援助为依赖。

二、依孙逸仙的要求,越飞重申1920927日苏俄对华声明:即苏俄准备且愿意根据俄国抛弃帝政时代中俄条约之基础,另行开始中俄交涉。

三、因承认中东铁路问题只能于适当之中俄会议解决,孙逸仙以为现在中东铁路之管理,事实上只能维持现状。越飞同意铁路管理办法以双方实际利益与权利,适当时候进行改组。孙逸仙认为此点应与张作霖商洽。

四、越飞宣称俄国现政府决无亦从无在外蒙实施帝国主义之政策,或使其与中国分立。孙博士因此以为俄国军队不必立时从外蒙撤退。

(参见《广东省志·孙中山志》广东人民出版社200410月第1版)

在这个宣言中,孙中山的着眼点在第一条,即依靠苏俄援助,实现国家统一。

越飞的着眼点在第三条和第四条,即中东路现状问题和外蒙现状问题。

双方各取所需。

对于这个问题理解,一直有着不同的声音存在,今天也仍然是褒贬不一。

历史是要放长视野,才能看得清的。历史是要站在当时的背景之下才能更好地理解的。

首先,我们要明确的是,当时的外交大背景,是在巴黎和会与华盛顿会议之后,中国一直被英美法日等国耍了又耍,中国人民对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普遍产生了厌恶情绪;新文化运动之后,各种主义和思潮涌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开始在中国传播,引起了知识分子的广泛关注;苏俄从帝国主义链条挣脱出来,建立了崭新的社会制度,实现自立自强,对中国产生了示范效应。

这个背景非常重要,既可以说是人心所向,也可以说是一种强大的“势”。

其次,前文有述,强人政治过后,后起之秀没有足够的实力和资历来震慑群雄,所以当时的中国已经陷入了一个怪圈圈,这就像一个无限循环小数的问题。要想突破,必须有非常之举,必须有外力。谁能找到这个点、这根杠杆、并引来这个力,谁就能撬起来这个重物。

第三,政治问题、外交问题,本身就是一门妥协之术,一门有取有予的艺术。何时取、何时予,怎样取、怎样予,都不是以一时一地一人一事来评价。如果谁把政治问题理解为强硬问题,那就大错而特错了。

这与某些有争议的地区相类似,如果强行收回的可能性不大,那就只能在发展中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或者说,我们的后代会有办法有智慧解决的。因为,一代人解决不了所有的事情。

第四,政治家做事,自有他最深沉的利益考虑。这个利益,既涉及到权力,更涉及到国家。如果心中没有国家,只有权力,这样的政治家也不可能立住足,更不可能在历史上立住足。

所以,这里面肯定有我们俗常之人所考虑不到的地方。

凡事要原其初心,如果其最初目的和最终结果有利于国家和人民,无论如何,都属正义。这不能用“112”的问题来直观看待。

这个选择,我们不能说它是“最好”的选择,但对于困境中的中国来说,这是一个“不坏”的选择了。

同时,政治家做事,一般都非常自信,有一种舍我其谁的霸气。

比如前面说的普列汉诺夫的“政治遗嘱”中谈到列宁的问题,普列汉诺夫说了这样一句话:“但是应该承认,列宁的不讲道德和残酷无情并非出于他本人毫无道德和残酷无情,而是出于对他自己真理在握的信念。”这个“真理在握”就是自信,就是霸气。

就好像曹操明志时说的:“如国家无孤一人,正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这也是政治家的自信。

孙中山先生,也自有他的自信,他的担当。

第五,无论是从历史上还是从现实生活中看,做事情时的利益出让和利益交换,都是必然的。

《三国演义》中,庞统身亡之后,诸葛亮不得不离开荆州,赶往四川。他把荆州交给关羽镇守之时,问了关羽两个问题,以考验他的政治智慧。

孔明曰:“倘曹操引兵来到,当如之何?”云长曰:“以力拒之。”孔明又曰:“倘曹操,孙权,齐起兵来,如之奈何?”云长曰:“分兵拒之。”孔明曰:“若如此,荆州危矣!吾有八个字,将军牢记,可保守荆州。”云长问那八个字。孔明曰:“北拒曹操,东和孙权。”

关羽的智慧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屯,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然而,这样威风的表象,是要吃大亏的。

也就是说,东联孙吴,北拒曹操,乃策之上也;而关羽却要东抗孙权,北拒曹操,是乃走麦城之路也!

当曹操取了东川、又奔西川时,诸葛亮为了让东吴出兵牵制曹操,答应把长沙、江夏、桂阳三郡交给东吴。这种利益出让、各取所需,才是外交之道。否则,如果一寸土地都不让,然后还想让人家帮忙,那不是妄想吗?

有句话说得好,把朋友变成敌人是一种愚蠢,把敌人化为朋友是一种智慧。

后来,孙权要与关羽通好时,派诸葛瑾为孙权之子和关羽之女作媒,关羽勃然大怒:“吾虎女安肯嫁犬子乎?不看汝弟之面,立斩汝首!”不嫁就不嫁,总会有说辞的,却以这样刚性的方式来处理问题,本来的盟友也变成了敌人,最后败走麦城。

其实在生活中也是一样,我们经常说,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只想从别人身上占便宜的人,不会有朋友。啥都不让,人家怎么和你交往?

四面八方什么利益都不让,是很硬气,也很风光,让人赞叹,但这样做的后遗症,极有可能换来四面楚歌。

不管怎么说,整个中国走出军阀混战的困境,开辟一个新时期,进而走到另一个更高的阶段,应该说是从孙中山开始的。

而我们,都在享其余荫。

尼克松在《领袖们》中说:“要把一位领袖列入伟人行列的可靠的公式,包括三个要素:一个大人物、一个大国和一个重大事件。”

应该说,此三者,孙中山都具备了。

孙中山晚年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这三大政策,哪一个都算得上是大事件。

因为这几件大事,不仅再创了他人生的辉煌,而且从某种程度上也改变了中国历史的进程。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