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95如愿以偿  

2016-11-10 06:49:44|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愿以偿

南京、武汉对立,让败退在苏北观望的孙传芳看到了机会。

4月中下旬,孙传芳和张宗昌分两路南下出击,一路攻合肥,一路逼浦口,威逼南京。同时,张学良率奉军精锐自京汉线南下至河南驻马店,威逼武汉。

大敌当前,南京、武汉暂搁置谁是正统的争论,分头继续北伐,迎战孙传芳和张学良。

南京方面,兵分三路,西路以李宗仁为总指挥,直奔合肥;中路蒋介石亲任总指挥(由白崇禧暂代),渡江解救浦口,再以进攻徐州为目标;东路以何应钦为总指挥,在后面策应,随时出击。

北伐军的兵锋正盛,所到之处无不望风披靡,加之孙传芳的军队此前被北伐军打怕了,士气还没恢复过来,所以在北伐军的凌厉攻势面前,孙军节节败退。北伐军一口气把孙传芳从苏中南推回苏北徐州。

在攻打徐州的战役中,北伐军第十军军长王天培表现出色,歼灭孙传芳和张宗昌好几万人马,俘敌无数。

62日,南京国民政府的三路大军沿陇海、津浦路挺进,胜利会师徐州。

19275月,武汉国民政府也继续北伐,北伐军唐生智、张发奎部与张学良率领的奉军在西线遭遇于豫南之驻马店、郾城、周家口一线,双方狠狠地打了一仗。

张学良带领的是奉军的精锐,其手下有让国内各军谈虎色变的“七十尊重pao”。张学良令部下调这七十尊重pao排轰张发奎,但是,用政治工作武装起来的国民革命军就是不怕死,面对重pao都全然不惧,向奉军发起潮水般的进攻。

这样的攻击方式,把装备精良的奉军给吓到了。张学良晚年时回忆说,他们那时简直不敢开pao!为什么呢?因为国民革命军士气正旺,听见前线敌方哪里pao声最隆、机qiang最密,哪个地方就是北伐军冲锋的对象,所以奉军后来都不敢开pao了。

张学良之所以在河南兵锋受挫,也是因为冯玉祥在策应着武汉的北伐。张学良招架不住这种两面攻击。526日,冯玉祥的军队占领洛阳。

在这种局势不利的情况下,张作霖下令在河南的奉军收缩战线,放弃陇海路,退守河北。

30日北伐军与冯玉祥部队会师郑州,61日又占领了开封。

而津浦路上的孙传芳和张宗昌的军队也放弃徐州,撤还山东,退守临城、韩庄一带。蒋介石的军队占领了徐州。

63日,一直持观望态度的山西阎锡山宣布改悬国民党青天白日旗,5日,太原国民大会公推阎锡山为国民革命军北方总司令。

阎锡山接受易帜后,并没有直接反奉,而是和以往一样,与奉军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

这个时候,因为蒋介石反苏(确切地说,蒋没有完全反苏,主要是反鲍罗廷)、反gong,而张作霖也是坚决反苏的,所以蒋介石便对张作霖抛出了橄榄枝。他对张作霖说,只要你信奉三民主义,将安国军改为国民革命军,就可委任你为东北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然后我们实现南北议和。

阎锡山受蒋介石之托,派代表到北京斡旋此事。

奉军因为两路人马皆遇败绩,所以不得不郑重考虑阎锡山和蒋介石的意见。

69日,张作霖在北京顺承王府召集奉系高级将领会议,专门商讨与宁、晋妥协事宜。

张学良、韩麟春等年轻将领都主张顺应潮流,不能总是这样打来打去,能和则和;而老一代如张作相、吴俊升等皆不以为然,咱奉军怕过谁呀。经过激烈讨论,最后张学良说服了张作相等奉系老人,同意先进行和谈。

于是,奉军内部大致决定:

(一)奉方于赞成三民主义之外,并拟加以相当补充,加入民德主义,以示尊崇旧道德,改称四民主义。

(二)和山西阎锡山及革命军合作,先宣布停战。

(三)对于全国政治法律问题,以国民会议解决,反对一dang包办;在国民会议未开前,由南北两京政府各办权力范围内政务,惟外交则联合处理,一致对外。

(四)经过停战和合作后,即进行南北政府之合并。

(五)北京zheng fu应从速改组。

可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奉系内部又起了变化。

变化的起因是,据说革命军方面要求把孙传芳的can yu力量予以解决,而张宗昌又听说和谈条件于鲁军不利。于是,张宗昌和孙传芳联袂到北京,坚决反对奉方与国民革命军和谈。

616日,张作霖再次召开会议。进一步商讨战和大计。张宗昌和孙传芳也参加了会议。二人认为,应该趁南方内dou时机,起兵南下,收复失地。

会上,张、孙二人全力主张,北京政府应从速改组,组建强有力的“安国军政府”,请老帅张作霖出任安国军政府大元帅,统一军政大权,保证对南用兵的顺利进行。

张宗昌一改大老粗的形象,慷慨激昂地说:今日之事,战亡,不战必亡,与其入棺待死,不如痛快地大干他一家伙。升格之后即或情势不佳退出关外,有了大元帅的称号犹可仿照孙中山在广东局面,易于号召。

张作霖一听,是这么回事儿。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岂可仰人鼻息?进可攻,退可守,怕什么?还是年轻时那句话:要劫就劫皇杠,要抢就抢娘娘。

张作霖下令,北方各路军队一律改称安国军,以孙传芳、张宗昌、张学良、韩麟春(后改由杨宇霆接任)、张作相、吴俊升、褚玉璞分任第一至第七方面军军团长。

说干就干,616日晚上,由孙传芳、张宗昌领衔,拥护张作霖就任海陆军大元帅的通电正式发出。

为啥叫大元帅,而不叫大总统呢?大总统条条框框太多,不是与总理权力交割不清,就是涉及到军事指挥权力等,不如大元帅威武,军权在手,其他的就全不在话下。这就叫有总统之实,而不用总统之名。

618日下午2时,由总统府侍从武官长荫昌及大礼官黄开文乘礼车赴顺承王府迎接张作霖,请其到中南海就任海陆军大元帅。

250分,张作霖乘礼车抵达中南海怀仁堂。

330分,张作霖行礼,南向立,奏乐毕,宣誓就任中华民国陆海军大元帅。

张作霖宣言云:“作霖忝膺中华民国陆海军大元帅之职,誓当巩固共和,发挥民治、刷新内政、辑睦邦交,谨此宣言。”

军政府成立后,还公布了《中华民国军政府组织令》,然后张作霖又以大元帅名义任命潘复为总理,组织新一届责任内阁。这是北京政府第32任内阁,也是最后一任内阁,潘阁名单如下:

国务总理潘复,内务总长沈瑞霖,财政总长阎泽溥,外交总长王荫泰,军事总长何丰林,司法总长姚震,教育总长刘哲,实业总长张景惠,农工总长刘尚清,交通总长潘复(兼)。

这届内阁组织起来比较简单,没人和张作霖争,清一色的奉系人马,同花顺。

军政府组织令规定,大元帅不仅统治全国陆海军,而且代表中华民国行使统治权,国务院辅佐大元帅执行政务。也就是说,这个大元帅就是实际上的大总统。

眼尖的人可能注意到了,这内阁阁员中,熟悉的面孔比较少,但跟在张作霖身边、陪他就职的人中,有一张老面孔,那就是荫昌。

荫昌这人还真是奇怪,在大清时身居要职,却没发挥多少积极的作用,但在北洋时期却像个政坛不倒翁,成绩发挥得非常稳定,在袁世凯时就是总统府侍从武官长,在徐世昌时还是侍从武官长,到张作霖时仍然是侍从武官长。而且荫昌的生命终止在1928年,北洋也终止在1928年,看来是一个与北洋相终始的人物呢。

张作霖宣誓就职这天,有一个重要的插曲。据历史学家唐德刚记述:

“张作霖以中国元首之尊,在就职之日亦循古帝王及近总统旧例驾莅‘天坛’‘祭天。正当大元帅手捧金爵向苍天喃喃祝祷之时,不意失手,金爵坠地,爵扁酒流。闻者咸认为是不祥之兆;至少也是美中不足。──此一小插曲为当时卸任总理的顾维钧先生60年代初在纽约告我者,当非虚语。”(唐德刚:《段祺瑞政权》,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253页。)而顾维钧也曾拿着大帅的八字请术士为其算命。术士坦言道,这个命贵是贵,可是正如黎明前的灯胆,马上就要熄灭了。(唐德刚:《张学良世纪传奇――口述实录》上册,山东友谊出版社2002年版,第201页。)

张作霖终于攀上了quan li的最高峰,但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居然是北洋政府的末代yuan shou,而且时间仅仅一年。

这里还有一件事要强调一下。长期以来,我们把这位留着小胡子的东北胡子妖魔化惯了,啥事儿都给他来个恶意推断。就拿他入主北京来说,我们又说他是权力欲膨胀,又说他是沐猴而冠,这种偏见是不公平的。对于这位从来说话不拐弯、直抒胸臆的草莽大帅来说,我们何妨摘一段文字,欣赏一下他当上大元帅后如何对北洋官员讲话的,从中领略一下他的胸襟抱负呢――

张作霖就任陆海军大元帅后,对北洋政府官员有过一次讲话。他开口第一句话是:“我叫张作霖。”接着说:“跟我来的人都知道我张作霖是怎样一个人。我张作霖也是个人,并没有什么特别出奇的地方。我也常想和你们大家见个面,谈一谈,不过我一出门,这些捧臭屁的(指卫兵、秘书等人)就净了街,让我谁也见不着。人家都说我张作霖有钱,其实我哪里有多少钱呢?你们大家打听去,哪个外国银行有我张作霖存的钱?哪个外国租界里有我张作霖盖的楼房?便宜也要便宜中国人,我不能便宜外国人……过年三十那天晚上,你们大家可能都睡觉了,我张作霖并未睡觉。我拿着整股香,跪在院子里祷告。我说:‘天啊!要叫我张作霖平定中国,统一天下,老天爷,你就助我张作霖一臂之力吧……我早早地统一中国,叫百姓好好地过个日子……’你们大家记着,我张作霖绝不做伤天害理、对不起国家、对不起百姓的事。”(《“争议大帅”张作霖名言:不要想着糊弄老百姓》, 人民网湖北频道,201523日)

这是多么接地气的话呀。

想起了电影《烈火金刚》中的一个镜头:

鬼子喝斥中国农民:老头,你的什么的干活?

老大爷白了他一眼说:我什么活都干,就是不干坏事儿。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