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398血战龙潭  

2016-11-15 06:37:46|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血战龙潭

在北伐史上,龙潭之役和汀泗桥、贺胜桥等役位列同等地位。

如果说汀泗桥、贺胜桥之战决定了吴佩孚的政治生命,那么龙潭之战也决定了孙传芳的命运。

孙传芳在这里押上了自己的全部家底儿,且模仿项羽攻秦时的破釜沉舟。

只不过,这是一次不成功的破釜沉舟。

因为,虽然蒋介石下野了,但孙传芳的克星白崇禧还在。

龙潭,位于南京市东北约三十公里,处在南京和镇江之间,沪宁铁路从镇上穿过,并有一个不大的火车站——龙潭站。龙潭镇是南京的唯一屏障,它北临大江,东南西面有宝华、汤山和栖霞山,控制着京沪交通的要冲。

孙传芳选择在这里作为渡河上陆地点,其意图在于:上可以逼迫国民政府的首都南京,下可以略取苏州和常熟,威胁上海。无论抢占哪个地方都不吃亏。

蒋介石下野之后,南京政权群龙无首,局面暂时由李宗仁、白崇禧、何应钦等军人维持着。

老大不在位了,大家对一把手宝座的争夺就更加激烈了。桂系有想法,汪精卫有想法,霸占两湖的唐生智也有想法。

这样一来,南京一带的北伐军就有四个指挥系统:何应钦部分,李宗仁部分,白崇禧部分,以及还有一些海军。

李宗仁的第七军为阻挡武汉唐生智的东征部队,主力布置在南京西南的芜湖一带;何应钦的第一军驻守在沪宁线上;南京城内的防守比较空虚。

孙传芳出手的时机应该说是不错的,选的地点也是要害之处,至于后来为什么没成功,那只能归之于天了。

孙传芳的军队共有十一个师,四个混成旅,两个补充旅,共分三路:

第一路以郑俊彦为总指挥,在浦口附近择机选择有利地点渡江,由下关方向往南京挺进。

第二路以刘士林为总指挥,在六合、大河口等处选择有利地点渡江,占领龙潭车站附近高地,掩护大家渡江,再往南京挺进。

第三路以马玉仁为总指挥,由扬州攻镇江,牵制上海方面敌方的援军。

820日,孙传芳的主力已进抵全椒、含山、浦镇、通江集等处。

25日,孙传芳让部分军队乘民船偷渡,被守军发觉而击退。

26日拂晓,重雾迷江,刘士林属下三个师抢渡成功,对栖霞山、南北象山一带发起进攻,一举占领栖霞山及栖霞车站。

与此同时,另一股孙军也在大河口抢渡成功,经过苦战,终于占领了龙潭车站及附近高地。这就截断了沪宁铁路及电线交通。

李宗仁、何应钦开始调集军队组织反攻。

这边激战正酣之际,白崇禧正在上海筹措经费,待取钱回返到达无锡时,接到急报,龙潭失守,铁路遭到破坏,前进不了了。

白崇禧马上在无锡下车,在这里设立指挥所,调集各路人马驰援龙潭。

龙潭这里的军队本来是何应钦的部队,但是由于沪宁铁路和通信都被切断,而何应钦人在南京城内,其驻在龙潭以东的所属部队就根本指挥不到了。

白崇禧命令驻镇江的第一军第十四师师长卫立煌立即向龙潭反攻,命令正自常州开往杭州的第一军第二师刘峙火速增援龙潭,指挥第一军的第三师和第十四军,沿沪宁线从东面进攻。这几股力量,都是何应钦的部队。

这可就巧了,何应钦所属的部队,自己指挥不到的,在外办事的白崇禧恰好回来开始指挥。要是没有这一下快速应变,待孙传芳军队全部渡河成功,展开阵势,那基本上就木已成舟、大局已定了。

卫立煌部队离龙潭较近,来的快,战斗力也不弱,两个冲击波下来,就把孙传芳刚刚上陆的部队给逐出了龙潭车站。

但是,孙传芳的抵岸部队仍据守江边,掩护大军继续在镇江金山、焦山等地乘船渡江。

此时的孙传芳已经杀红了眼,他拿出了狠招,不仅亲自渡江督战,而且学了项羽与秦军主力决战时的破釜沉舟法,他让大军只带数日干粮,渡江后即将所有船只调往北岸,告诉大家没有退路了。同时激励士兵,大家奋勇杀敌,我们要到上海去过中秋节,到那时候,灯红酒绿的十里洋场任弟兄们狂欢。

这一招果然奏效,手下兵卒个个奋力向前,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冲啊。栖霞山第三次被孙传芳军队占领,前锋已抵南京近郊。孙军的便衣队也在尧化门一带出现,弄得南京城内人心惶惶,一些机关开始把招牌摘下,许多人收拾金银细软,准备出逃了。就连何应钦都动摇了,如果不是李宗仁及时发现,何应钦自己就会跑了。

眼看着北伐军就要支撑不住了,白崇禧把其指挥所由无锡移往镇江,在激励大家增援的增援、死守的死守同时,又给海军总司令杨树庄打电话,要他开出舰队守住渡江口,切断孙传芳军后援。

一时间,江面炮声隆隆,渡江的孙军遭到很大杀伤。

海军出手,这也是孙传芳没想到的。因为开战前,孙传芳已经派人公关了,给了杨树庄和陈绍宽20万元,杨、陈二人答应严守中立,两不相帮。这也太不厚道了。有人据此写了两句讽诗:“钱可通神亦引鬼,方知风雪能坑人。”杨树庄号“乃丰”,陈绍宽字“雪暄”,风、雪就是他们二人。

桂系的李、白二将,果然是合力齐心。局势万分危急的时候,此二公居然临危不乱,毫不退缩。白崇禧从镇江往南京发报,约定双方往龙潭方向共同出击,内外夹攻。

一顿猛打之后,栖霞山第三次被北伐军夺回。

又经过一番血战,栖霞山重新被孙传芳占领,而李宗仁率军奋不顾身地第四次将其夺回。

北伐军的士气被白崇禧重新调动起来之后,李宗仁的部队,白崇禧的部队,何应钦的部队,三路大军于30日开始围攻龙潭。

孙传芳的军队也是全线逆袭,龙潭一带,血肉横飞,已成了人间地狱。

下午5时许,龙潭终于又被北伐军控制在手中。

31日凌晨,北伐军正布署追击的时候,孙传芳军队又展开了凶狠的反扑。这个时候,白崇禧与何应钦已经会师龙潭了,白崇禧亲临前线指挥,加上北伐军斗志正旺,越战越勇,终于彻底击溃了孙传芳。

31日下午2时,渡过江的孙传芳军队除了逃回北岸一部分,其余大部被歼。

龙潭之战,是北伐战争史上非常重要的一战,白崇禧在回忆录中甚至说:“龙潭之役在北伐大业中是最重要一仗。”已经下野的蒋介石对龙潭战役也给予了高度评价,称“此役关系首都之安危,革命之成败,在国民革命军战史上实占重要之地位”。

北伐的格局从此改写。

这一仗也奠定了 “小诸葛”白崇禧的盛名。

战役结束后,谭延闿赠送白崇禧对联:“指挥能事回天地,学语小儿知姓名。”

龙潭之战,桂系李、白二公可谓功不可没。然而,人事如此合心,而天命却也站在了李、白一边,正所谓“卫青不败由天幸,李广无功缘数奇”是也。

据唐德刚整理撰写的《李宗仁回忆录》中,李宗仁对这次战役有一个总结,有几个巧合点全赶上了,要不然,就打不过孙传芳了。李宗仁说:

综观此役我军虽获全胜,其得之于微妙的契机的,实有甚于作战的努力。第一,我自九江东返,如不在兔耳矶遇敌军偷渡,我便不会将八团预备队调往乌龙山后方集结,则敌军二十五日夜偷渡后,必能攻占乌龙山而直趋南京,则大局不堪设想了。

第二,如白祟禧不因事去上海,则东线便无兵增援,更无人统一指挥。再者,如白崇禧返京的专车,不因金融界巨子的推宕观望而避开,则必陷入敌人便衣队的陷阱,白氏或因此而遭不测,则战局也不可收拾了。

第三,二十九日晨,如我不因情绪紧张,心血来潮,亲往何应钦总指挥部探视,则何氏可能迳自向杭州方面撤退去了。何氏一走,不特第一军无法收束,第七、第十九军的士气亦将大受影响,南京秩序必愈陷于混乱,则大势也去了。有此三点的巧合,卒能使我军转败为胜,孙军一败涂地,虽云人事,岂非天命哉!

(《李宗仁回忆录》,广西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362页。)

另外,从孙传芳这方面看,张作霖的军队没能赶来援助,这也是孙传芳失败的一个重要因素。因为阎锡山摆开了架势,要对河北天津下手,所以安国军不得不防。

这一仗下来,孙传芳军队六万人中,被毙二万余人,被俘者约三万余人,缴得枪支四万余枝,炮数十门。

应该说,这一次不成功的破釜沉舟,把孙传芳的家底儿彻底拼掉了大部分了,孙传芳元气大伤。像他的老领导吴佩孚一样,再也不可能恢复到兴盛时期的水平了,连一半儿状态也达不到了。

孙传芳真可谓是一念起,万水千山;一念灭,沧海桑田。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