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403孤军深入  

2016-11-22 06:44:18|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孤军深入

自国民革命军北伐后,冯玉祥也在西北地区向中原挺进,双方捷报频传,张作霖和孙传芳步步后退,这个时候,坐镇山西、实力让人不得小觑的阎锡山的态度就变得非常重要,各方都想拉拢他加入自己的阵营。

阎锡山本来自辛亥元年当上山西都督以来,一直闭门搞建设。我不去外省争利,你别人也别想打我来,我可不是好惹的。他本着“卖笑不卖身”的原则,与皖系、直系、奉系都虚与委蛇,却绝不投靠到哪一家。别人都在天天打仗争夺地盘的时候,山西却成了一个独立王国、世外桃源,老百姓生活得有滋有味儿,山西的实力与日俱增。

国民革命军北伐的时候,中国大地不管是南方还是北方,不管东面还是西面,都燃起了战火,阎锡山治下的山西也无法再像以往一样低头置身世外了。

即使你对战争不感兴趣,但战争却对你兴趣甚浓。

现在的问题不是战与不战的问题,而是站在哪一边战斗的问题。

阎锡山拿算盘子这么一扒拉,再经过一段时期的观望,孰强孰弱已是了然于胸,他决定加入国民革命军方面。192763日,阎锡山把手下12万晋军改编为北方国民革命军,他本人也于6日就任国民革命军北方总司令一职。

阎锡山最初加入国民革命军阵营的时候,并没有立即反奉,仍和张作霖维持着良好的关系。

当张作霖派参谋长于国瀚赴太原见阎窥探动静的时候,阎锡山告诉他的这位日本士官学校的老同学:我挂青天白日旗,只是为了自保,不是要和张大帅为敌。

张作霖手下另一员将领韩麟春也是阎锡山在日本士官学校的同学,他根据自己对阎锡山的了解,向张作霖保证,以阎锡山的性格和行事特征,他绝不敢向强大的奉军单独作战。

然而,韩麟春这次却预测失误了。

19278月间,张作霖为了应对局势可能发生的变化,让张学良、韩麟春对所属部队加紧训练。

大敌当前,张不良不敢马虎,马上补充兵员,调配物资,并成立三个校阅委员会,京绥沿线驻军由于珍负责校阅。

奉军又是训练、又是检阅的,这么一折腾,阎锡山紧张了。

本来,阎锡山就多心眼儿,张作霖就心眼儿多,双方的信任度一直不高,都怕被对方下手给算计了。吃亏大小的倒在其次,如果让别人认为自己智商低、被人耍了,那传到江湖上,得是多么丢人的事。

本来,双方都不敢轻易向对方下手。阎锡山不敢下手,是因为他知道,尽管自己治下有12万晋绥军,还收编一些杂牌部队,号称20万,但与张作霖这样的土豪比起来,那还是差得远呢;张作霖不敢轻易下手,是因为不想把阎锡山硬逼到对方怀抱。

但是,奉军这么一训练、一检阅,阎锡山害怕了,是不是张胡子要对我下手呀?老阎知道,公开地硬打是不行的,要形成对奉军的优势,就得突袭,先发制人。一不做,二不休,先下手为强吧。

927日,阎锡山趁奉军检阅使于珍到丰镇、平地泉视察部队、部署军事行动的机会,派晋军商震部拆了铁轨,阻断京绥西线的交通。29日,在于珍返回的途中,扣押了于珍,并将其解往太原。

导火索正式点燃。

当天,阎锡山发出讨奉令。大意是说,本来我是与你张作霖开诚布公地商量,不想开战,但你变本加厉,不听劝告,占据北京,压迫国人。我现在要替天行道,誓师北伐,救国救民。

接到消息的张作霖大怒,大骂阎老西忘恩负义,以怨报德,我绝不轻饶。

老张通电痛斥阎锡山,你截留火车,扣我官佐,实在可恨。本大帅一直苦心维持大局,你却甘为别人利用。现在你悬崖勒马,把我的人还回来,我们还有的商量,要不然,一切后果由你自负。

看看阎锡山没有反应,104日,张作霖正式发表讨伐阎锡山的电令,晋奉双方开始兵戎相见。

当然,阎锡山不会做赔本儿买卖,他这次出兵是约好冯玉祥与他一起动手的。阎、冯在消除隔阂后达成谅解,统一行动,免得让对方看着有投机取巧之嫌。所以,阎锡山出兵的时候,冯玉祥也向张宗昌的部队开战了。冯玉祥当下已经拥有了三十多万人马,成了一支举足轻重的武装力量了。

晋军的作战计划,是沿京汉路、京绥路同时出兵,分进合击,二龙出水,速战速决,直取北京。

面对来势凶猛的晋军,奉军方面开始时采取了守势,避其锋芒。

奉军知道晋军的弱点是常年躲在山西,缺乏实战经验,不像奉军跟段祺瑞较量过,跟吴佩孚较量过,跟孙传芳较量过,临战经验非常丰富,所以要在防守中寻找机会,给对方以全力一击。

战争初期,晋军的进展很顺利,京汉路直指保定,京绥路于103日拿下张家口,随即到达宣化地区。

经过几次接触性的小战,奉军也基本摸清了晋军的路数,自己也从容布署完毕,东北和热河的援军也已赶到,108日,张作霖下令,全线反攻,揍阎锡山这老小子。

张作霖令戢翼翘、王树常两军分任左右翼,中路大门放开,设套诱敌。晋军果然没经验,初期的胜利让他们有些飘飘然,轻易地就钻进了奉军的包围圈,后路一下子被兜住了,立时全军震动。

张作霖这个乐呀,像网鱼似的,打呀。

形势登时来个大逆转,晋军全线溃退,撒丫子往回跑,一直撤回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才收住脚。阎锡山令各路人马分守要隘,把住井陉、娘子关、雁门关等处,不再冒险求侥幸了。

晋奉双方形成对峙局面。

阎锡山本想在吴佩孚、孙传芳大败之后,联合南京方面、武汉方面、冯玉祥的军队加上自己的力量,大家一起对士气受损的张作霖出手,趁乱捡个大便宜,说不定能抢先入京,来个“先入关者为王”,没想到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因为这个时候,蒋介石已经下野;汪精卫被李宗仁耍了一把,离开南京前往广州;唐生智想自立门户,且与桂系要一决雌雄。除了冯玉祥还在配合着阎锡山进军外,南方国民革命军的几支部队都去趁乱争权了,根本就不管阎锡山。如果不是阎锡山手下爱将傅作义率军占领了涿州,那阎锡山还不知会被奉军追到哪里呢。

那么,晋军全线溃退的时候,傅作义怎么会占领涿州、从张作霖的眼皮子底下钻出来了呢?

傅作义,字宜生,1895年生,山西荣河(今山西省临猗县孙吉镇安昌村)人,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五期步兵科毕业。1918年毕业后就回到山西在阎锡山的晋军中任职,从排长一步步干起。1927年初傅作义第8团驻守平绥铁路线上的天镇,阻国民军宋哲元部历时三个月的攻城,天镇仍牢牢地控制在傅作义手里,由此显露了他卓越的防守才能,战后被擢升为第4旅旅长,很快又升任第4师中将师长。

当阎锡山与奉军开战,指挥各路人马往北京进军的时候,傅作义率领第4师作为机动力量配合主力部队作战。但在确定行军路线时,傅作义向阎锡山斗胆直陈,决定率第4师一反常规,不走桃花堡的大路,而是从九宫口奔拒马河,走人迹罕至、曲折蜿蜒的小路,奉军不易提防和发现,对于攻取涿州很有利。这就像三国时魏延建议诸葛亮应出奇兵走子午谷直取长安一样。

涿州位于北京西南部,被称为京畿南大门,距北京仅有百余里的路程,扼守京津保三角地带之要冲,自古就有“畿南第一州”之称,是为兵家必争之地。

奉军对这个位置自然不敢掉以轻心,派重兵守在这一带。

而傅作义选择从小路出奇兵直奔涿州,虽然犯险,但确实绕开了奉军重兵集团,沿途连个奉军影子也没遇到,达到了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效果。

真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既然涿州城硬攻基本不可能拿下,索性就智取;既然傅作义的第4师已经大胆犯险,索性一犯到底。

傅作义第4师的先遣团、第36团团长袁庆曾在望见涿州城的时候,他接到情报,有一支奉军队伍刚下火车,由南门入城,并说奉军臂戴黄色袖标。

原来是奉军在换防。

这就叫无巧不成书。晋军为了与奉军区别,规定是双日戴红袖标,单日戴黄袖标,现在是1011日,正好是单日,黄袖标。如果不细看,与奉军还真没啥太大区别。

袁庆曾乐了,真乃天助我也。眼见着奉军北门进进出出的,丝毫没有防备,袁庆曾下令:三营在城外掩护,一营、二营全副武装,跑步进城。

城上,张学良的卫队旅旅长王以哲刚还在给张学良打电话汇报情况:请少帅放心,涿州这里一切正常,没有发现晋军。晋军来了也休想靠近我城池半步。

这个时候,涿州城北门外,城上一个哨兵发现远远跑来一队人马,他惊慌大喊:有敌人!忙拉qiang栓就瞄准。

班长骂他,你瞎嚷嚷什么,那不是黄袖标吗?是自己人,赶紧开门,准备迎接。

那个哨兵嘴里还在嘟囔,不是从南门进吗?怎么走北门了?一边不情愿地把大门全推开。

说话间,晋军已经到了北门口,没等守军反应过来,就已经qiang声大作,xue rou横飞。袁庆曾的人已经冲进来了。

到这个时候,王以哲也没想到是敌人来了,还以为部下因为啥打起来了呢,带人出来弹压的时候才发现势头不对,差点儿成了俘虏。

惨烈的xue zhan就此开始。

王以哲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组织人马全力反攻。

由于傅作义的大部队还没开到,进城的只有一个团,所以王以哲的反冲锋起作用了,夺回了南门。

但是,袁庆曾杀红了眼,傅作义让他死死守住两天,第4师才能赶到。南门一失,非同小可,自己的北门很快就会成为压缩饼干。这怎么向师座交代?怎么对得起阎长官的教导?耽误了阎总司令的北伐大业,自己有几个脑袋来赎罪?他马上组织敢死队,这些人早就准备下了的,由五台山武艺高强的和尚指点训练而成,关键时刻,无不一以当十,甚至以一当百。趁着夜幕掩护,这些人带好大daoshou liu dan、盒子qiangzha yao包,就像虎入羊群一样。一夫拼命,万夫难敌。天亮时分,终于夺回了南门。

涿州城内两支队伍的电报分别发向自己的主子。

大败之后的阎锡山大喜过望,让手下人赶紧联系傅作义,全师迅速占领涿州,给张作霖点儿颜色瞧瞧。

张学良接到电报,一下子怔住了。各路人马收拾阎锡山的报捷电报刚向张作霖发出,此前父帅还特意询问过自己,镇守涿州的将领是谁,兵有多少,并为张学良把张作相的一个师调走而生气过。但张学良信誓旦旦地说没有问题,除非阎锡山的人从天上飞过来,要不然不会出问题的。结果,话音未落,涿州丢了。自己这么一疏忽可不要紧,给老爹惹下这么大的麻烦。要是不把涿州这颗钉子给拔下来,还有什么颜面回见关东父老?

张学良赶紧调集援军,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拿下涿州。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