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我闻

事繁勿慌,事闲勿荒。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日志

 
 
关于我

人之一生,如负重远行,切忌急躁。常思坎坷,则无不足,心有奢望,宜思穷困。忍耐乃长久无事之基。愤怒是敌,骄傲害身。责己宽人,自强不息!

网易考拉推荐

【原】北洋觉梦录--404血战涿州  

2016-11-23 06:41:12|  分类: 北洋觉梦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血战涿州

1014日黎明,几天没合眼的袁庆曾终于迎来了傅作义的第4师,自己终于还能活着见到师长大人,从官到兵,那眼泪就再也止不住了。傅作义也是接到电报后撒丫子飞奔,在沿途与奉军交火了,双方排pao互吐火舌,总算克服了困难,进入了涿州城。

涿州城距离京汉铁路只有千米之遥,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傅作义一屁股坐在这里,四面车辆和往来行人及驻军尽收眼底,这等于是用大力鹰爪功锁了北京的喉,用大力金刚掌拍了保定的背,用大力金刚腿踹了天津的腰,这都是傅作义补了大力丸的效果。奉军要是再一疏忽,这一个师能在半天之内窜进北京城撒欢儿去。

然而,傅作义此时还不知道,阎锡山的主力部队已经被张学良打回了山西,傅作义一个师虽然占领了战略要地,却没有外援,等于是进了一个兵法上的“死地”。

阎锡山是个谨慎的人,不肯行险。谨慎之人用兵,就会有诸多方面的顾虑。除非像孙子兵法那样十则围之,有绝对必胜的把握才会出手。否则是不会只身犯险、孤注一掷的。

正如《庄子·达生》篇引用孔子的比喻说:“以瓦注者巧,以钩注者惮,以黄金注者殙。其巧一也,而有所矜,则重外也。凡外重者内拙 ”。

意思是说,用不值钱的瓦块作赌注的,会感到轻快自如,技巧和手法花样繁多;用银钩作赌注的,便有些担心害怕;用黄金作赌注的,便心绪紊乱。赌搏的技巧是同样的,但因为赌注不同,怕一失手则血本无归、过于看重外物的时候,其内心必然顾忌与拘谨,物欲遮蔽了灵明,不能专注于赌博,其能力就大打折扣。

阎锡山与张作霖较量,其心态大概就是这样。

更何况,阎锡山此次羞愤交加。说好了大家一起动手打张作霖的,但当自己动手之后,蒋介石没影了,李宗仁与唐生智抢权去了,冯玉祥出兵不出力,别人都在敲锣打鼓,这不是把自己当猴耍了吗?自己一生惟谨慎,好不容易犯险一次,还被涮得这么惨。

眼下,只能看傅作义的造化了,舍了一个师钻进铁扇公主的肚里折腾去吧,再想派晋军前来与张作霖单挑,只能是羊入虎口,禁不住打的。

阎锡山采取的策略是:如果必输无疑,那么少输为赢。

傅作义啊傅作义,我老阎对不住你啦。但为了十万山西将士的身家性命,为了我个人不至于输得沦为乞丐,我不得不如此啊。

傅作义及第4师悲惨的日子已然降临。

1016日,张学良组织三万奉军,调来大小pao一百余门,团团围住涿州城,昼夜轮番轰炸。然而,涿州虽然是个方圆不过3里的小城,但由于拱卫京师,在修建的时候,有特别设计,所以城高墙厚,pao轰没有奏效。

好在张学良接到消息,说是阎锡山的十路进攻已经全退了,就剩下个傅作义孤零零地守在这里。张学良心里踏实了,拿下涿州城是必然的,只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

此时,傅作义已经与阎锡山的司令部失去了联络,他隐约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但大敌当前,不容他这一师之主有任何怀疑和动摇之心,那样的结果是毁灭性的。

奉军司令部,张作霖正铁青着脸在训儿子和众将领。当初让你们镇守涿州,同样城高池深,你们却轻松地玩儿丢了。现在傅作义坐在了那里,给你们几万人,用最现代化的武器却拿不下来,说你们是一群饭桶,还以为给你们戴高帽呢是不?

大家谁也不敢吱一声。最后还是张学良打破尴尬,我们一定拿出最佳方案,打败傅作义,给您出口气。

张学良的这次进攻计划是,调来矿工,趁夜色挖坑道,挖到城下,然后用炸药爆破。

对于一个卓越的守城将领来说,即使对手不挖地道,也早就会想到并预防之。对于城外奉军的举动,傅作义在城上高处能观察的差不多,从动静来看,一定是在挖坑道。于是派人用大水缸扣地,伏地谛听,果然从几个方向都听到了动静。当认准了几个具体的坑道位置后,守城军用pao来个定点清除,奉军挖坑道部队损失惨重。

最后,奉军只有一处坑道没被发现,也埋好了炸药,进行爆破。然而,这个涿州城在修建的时候实在是太坚固了,炸药掀起了气浪把城墙一角轰开的时候,掉下来的碎石一落,把豁口直接填上了一大半。

进攻的军队和防守的军队都知道,这个豁口有可能成为决定己方命运的地方,全都不顾一切地往这里冲,死者像自动收割机割麦子一样的倒下,伤者在挣扎、蠕动、又倒下。

这里,成了地狱之门。

终于还是守军顽强地击退了进攻的奉军。

张学良叹道,我小看了傅作义,他真是一个奇才。

第三次进攻,张学良调来了飞机,配合着外面的大pao,炸弹、燃烧弹在这个方圆几公里的小城中肆虐,浓烟、白雾、烈火笼罩在涿州上空,劝降书、宣传单雪花一般从空中纷纷落下……然而,还是没有起作用。

城中,傅作义掐指计算,占涿州以来已经过去十多天了,与总司令部虽然恢复了联系,但几次接到的电报都是四个字:“固守待援”。眼见自己的士兵一天一天地减少,得不到任何补充,弹药补给也日渐紧张,更为要命的是,粮食马上就要没了。即使把全城百姓的粮食强行集中起来,一粒一粒地节省着用,也不能撑得了多久。军心开始浮动,大家眼巴巴地盼望的阎总司令,怎么连个动静也没有?傅作义有苦难言,只能以自己钢铁般的意志和军人的天职,全力以赴地死守这里。

城外,又一轮进攻开始了,这次来的是坦克。这些坦克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奉军从法国手里买来的淘汰货,动作缓慢不说,还不全是金属制品,那轮子是木制的,只是在外面包了钢皮。好在正面的装甲很厚,可以抵御机qiang和手榴弹。坦克开过来的时候,其火力压制住了守军的pao火,而奉军士兵躲在坦克后面,越来越近,眼看就奔东北角的豁口来了。晋军一面不顾一切的瞄准坦克及坦克后面的奉军,一面派人抱着集束手榴弹对坦克进行爆破。坦克终于趴窝了,在坦克附近,扔下了双方士兵横七竖八的身体……

负责进攻任务的奉军将领万福麟不断地受到越来越暴躁的张作霖的责骂。万福麟红眼了,他决定采取最“作损”的方法。万福麟悄悄向大帅禀告:大帅,我想用氯气pao

张作霖脸色刷地变白了:“你是说毒瓦斯弹?”

张作霖和张学良知道,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不仅要大失民心,更会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

万福麟说,现在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历来都是成王败寇,胜利了啥都好说。为了奉军,我作损啦。

张作霖一狠心,既然他们集体对我老张下手,打群架,把我逼急了啥都干得出来。行,就按你提议的,去执行吧。

张学良不忍心这么生灵涂炭,他苦劝父亲,咱们再给他一次机会,派人劝降。如果能和平解决,岂不是皆大欢喜?

张作霖答应了,攻击推迟两天,派于国翰进城与傅作义面谈。于国翰是奉军参谋长,在保定军校时曾教过傅作义。

结果还是令张学良失望了。即使傅作义从于国翰这里得知阎锡山军队大败,退回山西不出来,再也不会来援助的情况时,尽管心惊肉跳,但仍然咬紧牙关,决不投降。

奉军终于趁着黑夜从秘密军械库里运来了五百发毒瓦斯弹。

1128日,一切准备完毕。几十名pao手戴上厚厚的口罩,找好了风向。万福麟站在阵前,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作损了,这些pao弹发出去后,不要说人,就连耗子也不会剩。

万福麟下令,放!

涿州城上空,泛起了五色烟尘,一片天昏地暗。

就在烟雾渐渐升起变淡的时候,奉军冲向涿州城,然而,城里的无数qiangpao再一次喷出了长长的火舌。

原来,这些所谓的毒瓦斯弹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残余货,许多早就失效过期了,气味儿倒是很刺鼻,但杀伤力却远没有想像中那么厉害。人尿湿毛巾一捂鼻子也就基本上抵挡住了。

这把张作霖给气的,妈了个巴子的,这群洋鬼子,拿废品糊弄老子。

随后对大家说,谁他妈的说老子放毒气了?老子放的是烟幕弹,吓唬傅作义玩儿的,你看他们死人了吗?

双方大战两个多月,傅作义仍然倔强地把涿州城握在手里。

私下问一句,这一个师坚守两个月,粮食至少可以从城中居民那里搜来一部分,可是,哪来这么多弹药呢?真是神了。

张作霖气急败坏,下令:不要打啦,把涿州四周挖上壕沟,拉上铁丝网,他们不投降,就把他们全都饿死在这里。

张作霖没读过多少书,但民间故事还是懂的。他知道,再英勇的单雄信,想要独踹唐营也是不可能,最终也是会累死的。

这一招,比架pao轰还狠。双方就这么耗上了。

阎锡山虽然不敢大举进攻、援助傅作义,但傅作义给他挽回了失败的面子,不仅让张作霖犯了头疼、心疼病,也让中外各界竖指赞叹。阎锡山嘉奖令不断,但还是空话连篇,努力固守云云。

坚守到三个月的时候,城中已到掘鼠煮筋的程度,再不投降,真是玉石俱焚了。

张学良的劝降信再次派人送到傅作义的案前。

傅将军:

涿州战事,扰民非浅。十万军民啼饥号寒,我奉军将士实不忍再战。况君后路已断,蒋阎之流反复无常,置尔等生死不顾,一味保存实力,勾心斗角,难道君不痛之乎?为全大计,凭君才气,吾盼君毅然归顺,共举义旗,匡扶天下。盼君答复。使涿州军民免再炭。

张学良拜上。

傅作义虽然在张作霖张学良面前仍然坚持着自己的硬气,但他自己心里清楚,守军已经坚持到极限了。

为弟兄们计,为百姓计,都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傅作义对全城发出布告:“城食尽矣!如再不开城,全城将无噍类……作义早应一死,何可使无辜涿民与吾同殉。吾死城开粮进,亦吾所以谢涿人也。”

傅作义赴保定面见张学良,请求议和。

老对手见面,互相拱手,久仰久仰,恨不早日相识。

傅作义向张学良请求,说城中军民已经两天吃不到任何东西了。张学良马上令人给城中送到够三天吃的粮食,待谈判结束,立即罢兵。

张学良领教了傅作义的厉害,傅作义也见识了张学良的年轻有为,绝不是等闲公子哥可比。

学良,让我们真正交个朋友吧!

傅将军,我等你这句话好久了。

32岁的傅作义和26岁的张学良的手握在了一起。

1928112日,傅作义的第4师撤出涿州接受改编,由奉军指定第4师撤驻地点,涿州重新交给了奉军,傅作义被张学良软禁在了保定。(不过,到了5月,傅作义在监禁中逃走。紧接着,张大帅被炸,奉军失败,傅作义接收了天津,任天津警备司令。)

应该说,张作霖和张学良还算心存慈悲,没有赶尽杀绝。一个让己方丢尽面子的对手到这个程度,以体面的形式生存了下来,可以说是对一个真正对手的足够尊重了。

32岁的傅作义,率领不到一万人的兵力,孤军坚守百余日,足令中外震惊,可谓是一战而扬名天下。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